穿成反派座前大丫鬟

作者:轻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心理素质超群

      殷冉牵着呦呦的手,与它聊今天学到的修行知识,呦呦表现的很抗拒,声的也不吭一下。
      她无奈之下,只得摸了摸它头,轻声问它:
      “你喜欢来跟蓝狐先生学习吗?”
      
      呦呦抬头看了她一眼,没有开口,但也没有瞪她,显然是喜欢的。
      它一直生活在断刃山上,独自一个采果子偷东西过活,虽然通智了却还未化形,活的像个孤独的小兽。
      如今遇到那么多志同道合的小妖,新鲜又快乐,而且心里充满了对化形的渴望,简直恨不得跟蓝狐先生回家。
      
      “既然你喜欢,以后便每天早起下山上课吧,蓝狐先生学识渊博,你跟他好好修习,一定很快能化形成功。”殷冉说罢拍了拍它头。
      有些羡慕小妖生来只有两件事,一个是吃,一个是修行,没有生死之危,也没有成年人的思虑,妖生远超人类寿数,可以无忧无虑慢慢成长,多好。
      
      乌云趁夜再次压向断刃山大殿,抬头望去,只觉站在山顶仿佛可捞到黑云。
      大概是进入雨季之类,最近总是这种天气。
      
      才准备穿过小路拐到登山的小路,远远却听到山脚下有争执声音:
      
      “虽然没堵到那个白嫩嫩脾气不小的丫鬟,但你也不错。”
      这声音压的低低的,喉咙间仿佛含了一口痰,呜咽着还隐约有嘶嘶之声。
      语气淫i邪,阴沉沉的不怀好意。
      
      殷冉立即听出是淫蛇妖将凌溪,是那个在灵宝塔调戏她不成的坏妖。
      怎么这么阴魂不散?
      
      这次她没有逃走,反而是拉着呦呦快步走了过去。
      从凌溪的话里听的出来,他恐怕抓住了阿彤她们中的一个。
      
      “人类丫鬟的皮肤真好,温暖、滑嫩……”那声音还在继续。
      除此之外,还有挣扎撕扯的窸窣声,和女人压抑着愤怒的闷哼。
      
      殷冉再次抽出了匕首,垂下广袖遮住匕首冷光,快步朝着那处跑了过去。
      凌溪显然是有空的时候就到下山的路口堵她,今日没堵到她,反而堵到了其他人类丫鬟。
      
      绕过一片高树丛,她终于看到了站在山脚下的一人一妖。
      被凌溪堵到的是阿彤,她正竭力推拒,却还是没能阻止凌溪的手扯开她腰带,将手伸进她肚兜下。
      
      如果她独自下山的时候被凌溪堵到会发生什么,殷冉简直不敢想象。
      
      “放开你脏手!”殷冉猛地冲上去,亮起匕首毫不犹豫刺向凌溪的右眼。
      她松开呦呦的手,身形飘忽,危机感爆发的瞬间,自然而然使出了《三十六计》中的步法。
      
      凌溪原本早已发现殷冉的气息,但想着她不过是个没有任何战斗力的人类丫鬟,便浑然没在意,只想着今天运气好,可以将两个丫鬟都用了。
      却没想到随着殷冉一声暴喝,一道寒芒迅捷无比的从一个诡异角度朝着自己刺了过来。
      
      他慌张之下只得松开了阿彤,横步闪开才躲过殷冉的匕首。
      借着月光,他瞧见殷冉的脸,双目炯炯,满是怒意,丝毫没有人类丫鬟该有的懦弱。
      而她方才不知使出了什么诡异身法,居然让他一时都无法预判她的冲刺轨迹,不得不放手退离。
      
      被一个人类丫鬟逼到躲闪,凌溪腹中邪火更盛,眼神愈加阴沉,冷笑道:
      “今日运气真不错,送上来两道菜。”
      
      “阿彤,你快上山!”殷冉目光始终盯着凌溪,防备对方突然出手。
      决不能让他擒住,不然即便不被他玷i污,也少不了被欺负几下,恶心都能恶心死她。
      
      “阿冉……”阿彤眼中含着泪,拢着衣衫,有些犹豫。
      “快!”殷冉怒喝一声,又道:“那只小红狐是我新养的宠物,你带着它一起回半山腰,别怕,我很快就回来!”
      
      呦呦才要抗议自己不是宠物,可瞧见凌溪后却畏惧的发不出声音——像它这样的小兽,面对毒蛇这种天敌,根本无法抵受的住印刻在骨血的恐惧。
      它颤抖着转身便朝着断刃山冲去,全玄龟岛上的妖都不敢随便踏上断刃山,只要踩上断刃山,就安全了。
      
      阿彤听到殷冉的话,咬咬牙转身也朝着山坡跑去。
      
      凌溪却冷哼一声,好不容易在山下堵到两个人类丫鬟,他怎么会让他们随便跑掉。
      教主的丫鬟他是不敢打,但随便摸一摸,或者嘿嘿……想来两个丫鬟也不敢跟教主告这种状,他施与她们的闷亏,她们吃定了。
      
      盯住了阿彤,凌溪迈步便捉了过去,今天谁也别想跑。
      
      就在他手即将抓到阿彤衣衫时,殷冉那只匕首再次刺了过来
      他惊的双目圆瞠,想干脆挥手打飞殷冉,但想到不能让教主的丫鬟手上脸上这些露在外面的地方受伤,怕她们服侍教主的时候被看到,犹豫间竟再次被逼的缩手。
      
      只这片刻功夫,阿彤已经跑上了山坡。
      凌溪转眸望过去,咬牙皱眉。他知道教主断刃山上有护山大阵,其他任何妖进入断刃山范围,教主只怕都感觉的到。
      他虽然色i心重,却不敢冒险越雷池,想起教主往日的狠戾,他咬紧牙关,虽愤恨跑了一个到手的女人,也只能忍了。
      
      转回头,他阴寒湿冷目光如有实质般,卷向殷冉。
      
      她见阿彤和呦呦已经回了山上,正一步一回头的顺山路往上走,多少放下心来。
      尽管后背衣衫都被冷汗打湿了,但她面上却始终维持着沉凝无惧表情。
      
      “既然你放跑了一个,那就你自己多陪陪我吧。”凌溪说罢,猛然闪身化成一道虚影朝殷冉捉去。
      殷冉根本看不见他的身形,更不要提预判他的走位去躲开他的手了。
      但她也没有束手就擒,她记起《三十六计》中自己已背熟的步法身法,脚快速迈开,调用了体内所有灵气,几乎在凌溪冲来的瞬间,便也朝着山路入口跑去。
      
      凌溪不知道殷冉到底学的什么步法,他这样的妖将,下手去捉一个炼气初期的人类,竟一招未能得手。
      要知道,高上一个境界,修为往往便是天差地别!
      
      心内惊疑的同时,他干脆放弃了捉身形飘忽、步法诡妙的她,改而冲到山路入口,堵住了殷冉的去路。
      
      殷冉若要脱离小路,跑山路上山,就可能绊到树根杂草导致身形滞涩。
      本就不如他快,只凭着身法精妙侥幸没有被擒的殷冉也不敢随意往野地里跑。
      
      如此僵持下去,对她十分不利。
      修行初期,她体内灵气相比凌溪来说实在稀薄,再耗下去可能就要被捉住了。
      
      天色愈来愈额沉,大雨一旦下起来,她的状况就会更差。
      
      她忙压住惊慌焦躁,没再奔跑,反而于几步外停了下来。
      只要保持一段距离,凌溪想抓住她也不容易。
      
      冷着脸,她不仅没有因为自身状况不佳而瑟瑟发抖,反而露出一个张狂表情,朗盛道:
      “凌溪,阿彤已经回山上了,而且也有其他小妖怪看到了你欺负教主的丫鬟。
      “但凡我有个三长两短,你就等着给我陪葬吧。”
      
      “呵,你怎么会有三长两短呢?我只是想怜爱你一番而已。”凌溪竖瞳收缩,目光上下扫过她身体,令人不寒而栗。
      
      “我宁死也不会被你欺负,你大可试一下,看看我是不是会在被你碰到的第一时间自杀。”殷冉目光决绝,表情就像马上便要英勇就义的烈士,她演技超然,情绪饱满,丝毫不容人怀疑。
      
      “……”凌溪皱起眉,在他看来人类都是懦弱的,他怎么也没想到殷冉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他沉着脸盯了她好一会儿,有些犹疑不定,既怕她真的自杀把事情搞大,又不舍得到手的人类丫鬟再次跑掉。
      
      殷冉便默不作声,冷着脸与他僵持,完全不退缩。
      
      几息后,凌溪才皱眉问道:
      “你的身法是谁教的?”
      
      他从未在这岛上见任何妖族使出过那样诡异的步法。
      她每一步落脚,每一次扭身都出其不意,甚至似有一种禅机在其中,令他面对施展身法的她时,会不自禁有晕头转向的感觉。
      
      “你觉得呢?”
      殷冉听到他的问题,忽然得意一笑,下巴微微扬起,神情不可一世。
      “这个岛上,还有谁敢教教主的丫鬟学习功法?”
      
      “……”凌溪眯起眼,细长的眉毛卷皱成一团。
      她的意思……难道是……教主?
      
      可是怎么可能呢?
      这些年来教主一如既往的对她们四个人类丫鬟不屑一顾,他可从没听说教主待哪个丫鬟格外不同的。
      
      难道教主受伤后,觉得养伤闲着,不如趁机生一个孩子?
      或者教主将要飞升,准备留下一个后代,所以决定从四个人类丫鬟中选择一个,助其修行以强健肉身足以产下健康后代?
      
      想到这里,凌溪又联想到了前两日殷冉拿着教主的库令去灵宝塔。
      难道教主将库令给她,派她为他跑腿做事,也是在锻炼她?
      比如赋予未来孩子母亲一些权力?
      
      凌溪又仔细打量起殷冉的表情,企图从她脸上找出一丝破绽——
      证明她在撒谎的破绽。
      
      可他什么都没找到。
      少女神态完全就是得意又骄纵,威胁意味十足,丝毫没有心虚之态。
      
      怪不得以前胆小又怯懦的人类丫鬟会突然变得这般猖狂,原来如此……
      他总算明白原因了。
      
      咬了咬牙,他转转眼珠,虽然不甘心,却还是不得不自动让出了一条路。
      
      殷冉冷冷哼了一声,似乎早料到他会如此选择。
      更加气的凌溪额头青筋冒起,却只死死瞪着她,不敢再随便碰她。
      
      当殷冉从他身边走过时,是他对她最后的考验。
      如果她是从他身边跑过去的,显出畏惧模样,他就要再抓住她好好盘问一番——如果说出那些话来,还是会怕他,就有可能说明她是撒谎。
      
      但殷冉却没有跑,她甚至在与他擦肩而过时,转头狠狠瞪了他一眼,目光含恨,却没有惧怕。
      
      “……”如此一来,凌溪更加没有怀疑了。
      毕竟本来他就不觉得这岛上有谁敢拿教主当挡箭牌撒谎,大家平日里可是连教主的名号都不敢提的,只怕教主觉得自己不敬,会招致大祸。
      想来这小丫鬟更不敢随便撒谎,尤其她那么年轻,世人都知道,如此年纪的人类都愚蠢天真的可笑。
      
      凌溪再回想方才殷冉看自己的眼神,不仅完全没了馋她身子的兴致,甚至还有了丝担心。
      她会不会在得势后报复自己?
      
      “阿冉姑娘,方才我都是跟你们闹着玩的,你不会太——”他盯着殷冉背影,心里不安,终于还是硬着头皮喊了出来。
      
      殷冉脱离了他的掌控范围,若不是怕他以后仍缠着自己,早就小跑逃出他阴冷黏腻的视线范围了。
      听到他的话,她只觉得心里一阵阵反胃。
      恐惧感萦绕周身还未完全褪去,恨意和恶心之感又浓浓翻腾起来,她难受不已。
      转头便朝着他怒叱道:
      
      “滚!”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有书评掉落大量红包活动哦~】
    【小剧场】
    凌溪离开后,仍犹疑不定。
    甚至开始担心将来殷冉真的顺利产子,地位愈加不同以往,若记恨他曾对她不敬,那他在玄龟岛上的境况岂不是很糟糕……
    可怜的妖蛇,被殷冉唬的一愣一愣的,无心修行不说,觉都有些睡不好了。
    …………………………………
    预收新书求收藏!!!:
    《学画画考情况[重生]》
    简介:上一世,华婕浑浑噩噩过一生,所有美好的东西,好像都与她无缘。太多遗憾,太多不甘。
    重回2000年,捏着期中考半数不及格的成绩单,
    她不惧摩拳擦掌的妈妈,真诚道:“妈妈我要考清华!”
    华母:“……”

    沈墨既是学霸也是校霸,
    考第一是为了更方便当校霸,也为了不学画,
    他爹是国内最富有的画家,但他最恨画画。
    ——说不画,便从8岁起,再未碰画笔。
    后来他爹收了个小徒弟,酷爱画画,又乖又凶,
    他爹说:“我毕生所悟都教给她,养的这么好…可惜了…不如让她当我儿媳妇?”
    沈墨果断拒绝,一如他拒绝学画。
    后来…
    沈墨将自己从小到大所有奖状堆在她面前,
    沉声说:“我给你打下的江山。”
    华婕愕然,面前这都是什么啊?‘三好学生奖状’‘十佳小队长’‘一等奖学金’‘硕士学位证’…
    想问一句“我又不是你妈,要你这‘江山’何用?”,忽然翻到他的户口本、房产证和银行卡…
    华婕:??
    沈墨:走去扯证。
    沈父:你不是不娶吗?
    沈墨:…真香。
    …【这是一个,学了他爹的画技,就得长大给他当媳妇的有爱故事。】…



    穿成反派座前大丫鬟
    穿成反派座前大丫鬟!来,大反派,本姑娘度你!



    这个爹我当定了
    腥加尖,赛神仙!



    我,C位出殡。
    穿书混迹娱乐圈,我是爸爸的戏精白月光!



    一卦定君心
    爱我,宠我,可解你卦中之凶!



    穿成虐文女主怎么破
    穿入虐身小黄文,成为甩了大佬的蛇蝎恶女!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