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反派座前大丫鬟

作者:轻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酥入骨

      乌云压顶,暴雨将至。
      
      通往药王别苑的石板路上,正有一人迈着两条大长腿,甩着黑色大氅,步履沉稳的走过来。
      正是准备来药王别苑取一些滋养受创神魂灵药的殷玄听——
      披着左护法皮的教主大人本人。
      
      ……
      ……
      
      殷冉深吸一口气,只觉得大雨前的空气实在太闷了。
      她一边等人一边调节呼吸,力图无论是在发呆,还是在讲话或做事,呼吸都不乱。
      
      有节奏的呼吸能引动灵气在体内自动运转,她极度渴望变强,分秒必争的努力修行。
      
      当白狐易淑真走进前堂时,便看到一个穿着一身灰色,却掩不住娇俏美貌的少女,正坐在别苑小亭边,望着池水发呆。
      少女呼吸绵长,显然是在静修。
      
      “是你拿了教主库令来取灵药?”易淑真率先开口,她穿着一身霜色长裙,长发松松的挽了个发髻,显得又慵懒,又妖娆。
      
      殷冉听到这声音转头一望,便对这人身份心里有数了。
      药王别苑是属于白狐妖王的,叫什么名字她忘了,但她还记得对方这号人,爱美以极,生了颗祸国殃民的妖孽之心,没什么特别爱好,就喜欢作。
      
      回想白狐妖王叫什么的功夫,殷冉微微怔在那里,便显得有点呆。
      等她回过神要回话时,便干脆就着自己发的这十几秒呆,演了起来。
      
      憋气低头的功夫,她眼神躲闪,做出一副想看对方,却又不好意思的姿态。
      作为前世影后,这些小动作小表情都表演的细致入微,经得起大特写,扛得住显微镜。
      
      易淑真瞧见小丫鬟的表情,瞬间明白过来,对方这似乎是被自己的美貌惊到了。
      刚才是看自己看呆了,这会儿反应过来,正害羞呢。
      她唇角不自觉一挑,不知不觉间便被取悦了。
      
      “小的参加妖王大人。”方才殷冉被小麻雀妖气的各种校长起刺,这会儿面对了易淑真,却表现的恭敬有礼,并在神色间恰当的填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倾慕。
      
      “嗯。”易淑真很吃她这一套的点了点头,居然非常平易近人的溜达到殷冉身边,坐在了小池子边另一个石凳上。
      长裙拖拽间沾了池边泥泞,坐下时裙尾叠在地上,下垂进池子里被沾湿,也丝毫不以为意。
      在殷冉倾慕的眼神下,她无法控制自己的摆出一副洒然又优雅的姿态,完全欲罢不能。
      
      站在边上的小麻雀精已经惊呆了。
      果然果然!
      人类丫鬟身份果然不一般!
      白狐妖大王纡尊降贵的姿态可太反常了!
      
      而且……不仅嚣张跋扈的人类少女变脸比翻书快,连他们家妖大王也完全变了脸呐!
      别说维持以往尊贵高傲的妖娆姿态,简直都不像妖了!
      像……像个妖大王最瞧不上眼的那种……那种菩萨般的仙女儿!
      
      “小的受教主之命前来取药,万没想到竟惊动了您。”殷冉站起身,虽然尊敬有加,却并不露怯。
      她脸上的微笑透着羞涩和一点点兴奋,话声不卑不亢。
      又因为憋了好一会儿气,脸颊终于憋红了,配上她那臊眉耷眼的神演技,简直含羞带怯偏偏还落落大方。
      
      落在易淑真眼中,简直是人间极品。
      真是有点讨人喜欢。
      
      瞧瞧这小姑娘被自己漂亮的,都不好意思成什么样了。
      她有这么好看吗?
      
      易淑真朝着小麻雀精一挑下巴,小麻雀精立马领会到白狐妖王大人的意思,转身吩咐院子里的下人去泡茶了。
      
      “教主伤的很重吧?这两味药都用上了,想来不是小伤了。”心里虽然被人类丫鬟安抚的服服帖帖的,但易淑真也没忘了自己亲自过来见人的初衷。
      
      殷冉悄悄抬眼欣赏了下易淑真的眉眼,心里倒真觉得对方很美。
      放在现代绝对能当个顶番大明星,放在历代历史里也得是个祸国殃民的妖姬。
      但她可不像表现出来的那么倾心,她清醒着呢,对方亲自出来给她送药,赶情是探听教主伤势来了。
      
      她长叹一口气,做出一副十分痛心难过的模样,才真情实意道:
      “教主这次的伤真是前所未有的重。”
      
      易淑真也摆出担忧表情,跟着点了点头。
      当然是前所未有的重伤了,六大仙门掌门上下联手围杀一个人这种大手笔,也是前所未有的啊。
      
      “前几日教主让我去灵宝塔领了两样宝贝,之后都拆了,也不知道要做什么,看样子是要布个有助于疗伤的阵法。”殷冉适时提起之前取的渊煞四方阵和九毒针,以表明绝对不是教主已经弱到需要用这样的阵法自保。
      见易淑真专注听自己说话,又继续道:
      “昨天夜里教主教训左护法大人,身上的伤又崩裂了。今日召我做事时,神色非常不悦,吓的我——”
      
      殷冉说到这里戛然而止,似乎是忽然意识到自己话说多了。
      她露出有些畏惧又尴尬神情,敛目朝着易淑真行了个礼,示意自己不能说更多了。
      
      易淑真也不想让对方觉得自己故意探听教主伤势,如今得到的这些信息,已经够了。
      显然教主行动自如,还能暴揍左护法。
      而且教主在研制新阵法,虽不知干什么用的,但玄龟岛上所有教主研制出来的东西,不是毒辣便是强大,总之都十分可怕。
      再者,教主伤口崩了,但仍有打的赢左护法的战力,而且到现在为止都还行动自如。
      
      如此一来,易淑真很确定,即便是被六大仙门围攻后受了前所未有重伤的教主,也不是她能敌得过的。
      或许集全岛妖王之力有机会,但岛上众妖从来就不齐心,要不是教主太强,大家都不可能住在一块儿和和气气的说话。
      这样下去,教主很快便会痊愈,说不得趁这次劫难领悟天道,再突破一重,乃至飞升也不是没可能……
      
      “这药你收着,量够教主用半个月的,想必是够了。”易淑真彻底歇了乱七八糟心思,决定还是安安稳稳在玄龟岛上呆着,当她的悠闲妖大王吧。
      既然教主还是那个强大又靠得住的妖皇陛下,她也就依然是抱教主大腿的忠心好妖狐。
      
      “谢妖王大人。”殷冉忙恭敬收好两瓶极品圣药,便准备告辞了。
      
      易淑真心事放下,整个妖都显得更加放松慵懒,神态间便透出妖娆之色。
      她斜瞄一眼殷冉面容身姿,只觉得对方虽年幼稚嫩,但五官已显出大美人的雏形,又享受对方看自己的眼神,便开口道:
      “你叫什么名字呀?”
      
      “小的阿冉。”殷冉心内大汗,疏忽了,她居然忘记自报家门。
      
      “阿冉,嗯……真是个好名字。”易淑真语气里已带了几丝撩意,几个词说出来慢慢悠悠的,像缠绵悱恻的线,一字未落又说出下一个字,绵绵密密的搔人耳朵。
      
      殷冉简直被白狐狸精骚断腿,再抬眼看对方时,脸是真的红了。
      狐妖的媚态果然不是盖的,她浑身汗毛竖起来,耳根子也跟着红起来,有些磕巴道:
      “妖王大人谬、谬赞了……”
      
      “哈哈哈哈……”易淑真忍不住娇笑。
      谁都爱看漂亮小姑娘,尤其是殷冉这种随便一撩就脸红的小嫩苗。
      看殷冉一点不怕自己,反而被她调戏的手足无措,又欢喜又窘迫,易淑真更开心了。
      
      这小姑娘可比岛上那些糙妖怪可爱太多了,既不像那些大妖般完全欣赏不了她的美,还防她跟防贼一样;
      也不像中妖小妖们那般怕自己,一见到自己都哆嗦腿抖,仿佛自己会吃人一般;
      更不像她院子里的妖仆,虽然既没有敌意,也不会太怕她,但木讷讷的也实在没甚趣味。
      
      她忽然伸长白嫩嫩手臂,指尖微动便拉住了殷冉小手,将小姑娘拽坐下,接着身子一歪靠在殷冉肩膀上,磨蹭了两下殷冉肩膀,低声道:
      “你要是不忙,就常来姐姐这里坐坐,陪姐姐说说话,也省的我千年修行,日日修行,闷也闷死了。”
      
      “……妖王大……”殷冉惊的戏都忘记演了。
      刚才还能拿捏微表情戏精上身,这会儿是真的被白狐妖王给撩到不要不要的。
      表演倾慕、佩服简直不需要费劲儿,真情流露就完事儿了。
      
      太吊了!
      大妖怪可太厉害了!
      
      “叫我易姐姐吧。”易淑真顺手捏了下殷冉的腕脉,便觉得微弱的可怜。
      这么脆弱的一个小人儿,面对自己时没有发抖害怕,真是挺不容易的。
      之前每次有人类丫鬟看见自己,不是吓的远远避开,就是哆嗦着低头不敢出声。
      怎么她以前没瞧见这个叫阿冉的丫鬟呢?真是有趣。
      
      “易姐姐。”殷冉心里砰砰乱跳,不完全是被迷的,也是惊的。
      对方这手段,美是美,撩是撩,要说她不怕那是不可能的。
      如果她心里没b数,恐怕三两下便被钓的什么实话都给说出来了。
      
      若不是她穿书而来,带着上一世记忆,知道玄龟岛上的大妖没一个是好鸟,加上自己也是个身经百战的老戏骨,只怕此刻就要露陷。
      
      “我真的可以常来吗?”殷冉悄悄深吸一口气,找回自己理性,恰到好处的睁圆眼睛望过去,眼神天真而渴望。
      
      易淑真挑眉盯住了殷冉眼睛,望了几秒笑着点头,在小丫鬟手上摸了一把,点头道:
      “你要是常来,我还教你炼药呢,当然是真的。”
      
      “谢谢妖大……谢谢易姐姐。”殷冉腼腆低头,做出喜不自胜的模样,,“您……您真好。那么厉害……漂亮,还这么好……我真高兴。”
      若真能来跟易淑真学制药,那可中了大奖了!
      
      易淑真听着她的夸奖,掩在裙下的脚在地上点了点。
      真好啊,这人类少女真好啊,软绵绵的,天真又可爱,嘴巴也甜。
      
      “是吗?我很漂亮吗?”她问。
      “您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妖。”殷冉用力点头,“比最灿烂的晚霞还美,比最莹润的月色还美,最娇艳的花朵看见您都要羞的收起花朵,最窈窕灵动的鱼儿遇到您都要沉到河底再也不敢露面。”
      
      她这一大长段话说的脸不红心不跳,眼神真诚似明月皎皎,语气抑扬顿挫都恰到好处,情真意切。
      易淑真活了千年一老妖精,也不是没被人夸过,此刻却也忍不住老脸羞红,愉悦的眼睛都亮了几分。
      
      白狐妖王之前曾遇到过一只鱼妖,漂亮的迷倒了不知多少人、妖。
      那时候她还只是个小狐妖,好胜心强又幼稚,跟那鱼妖比美比媚,却输给了对方的圣洁姿态。
      男人都爱鱼妖那股子清纯无邪的假模样,哼。
      
      后来即便成了大妖,每每想起仍觉恼愤。
      
      “最灵动纯洁无暇的美鱼儿,遇到我也自叹不如吗?”易淑真转头又问。
      
      “嗯。”殷冉用力点头,确信无疑道:“您的美是这样的!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哈哈,哈哈哈……”易淑真再也掩不住得意,正被夸在最舒服的地方,直笑的花枝乱颤,快活敞怀之情溢于言表。
      沉鱼落雁……
      闭月羞花……
      亏这人类丫鬟嘴巴抹了蜜一样,还能编出这么好听又文雅的话。
      真比她遇到的所有人类和妖怪都更会讲话,夸的可真好听。
      
      “以后这亭子,就叫沉鱼亭。”易淑真微微歪着身子,愉悦的拍了拍手,只这么一个小动作,便透出无限媚态来。
      “真是个雅致名字。”殷冉转眼看了看这亭子,点头称赞。
      
      易淑真又一阵银铃笑,她可好久没这么肆意开怀了。
      
      真有趣。
      真好听。
      她心里赞叹,却不知赞什么有趣,赞什么好听。
      
      最后却又追加一句赞美,默默想道:她果然是最漂亮。
      
      终于笑够了,易淑真手指在自己脸上抚过,总算舍得将眼睛从殷冉面上挪开,转向正堂外面,媚声道:
      “左护法,你既到了,怎么还不进来?”
      
    插入书签 



    穿成反派座前大丫鬟
    穿成反派座前大丫鬟!来,大反派,本姑娘度你!



    这个爹我当定了
    腥加尖,赛神仙!



    我,C位出殡。
    穿书混迹娱乐圈,我是爸爸的戏精白月光!



    一卦定君心
    爱我,宠我,可解你卦中之凶!



    穿成虐文女主怎么破
    穿入虐身小黄文,成为甩了大佬的蛇蝎恶女!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