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反派座前大丫鬟

作者:轻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夺舍

      陆延慢慢向下落去,却不敢踩在沙漠上,只怕会突然从沙海中冒出巨怪。
      与其说他此刻是谨慎,倒不如说是紧张。
      
      他所有毛孔都张着,神魂微微抖颤,时刻消耗着巨量妖力。
      没有看见破碎的识海,已经让他感到不安,久久看不见殷玄听的神魂更令他觉得不对劲。
      
      可一旦进入对方识海,不攻破对方世界,不粉碎对方神魂,也难轻易离开。
      但一直如此消耗妖力,也不是长久之计。
      
      陆延正觉得棘手,天际远方黑暗中突然有什么东西翻滚起来。
      不一会儿,那翻滚着的东西破空而来,竟是一团燃烧沸腾的黑色火焰。
      
      陆延心神一窒,努力掩去眼中恐惧,佯装淡定悬空而立,微微眯起眼做出好整以暇的样子。
      心里却在咆哮:
      教主重伤之下神识世界该是坍塌。
      神魂也该是苟延残喘状态。
      为什么会这样????
      
      那团黑炎烈火愈近愈大,翻滚的也愈厉害,热度炙烤的陆延发丝微卷。
      他不得不调动更多妖力和神魂之力,护住周身才能免除神魂受创。
      
      “陆延。”黑炎火焰在几米外终于停下不再向前,其间终于有一道声音传出。
      沉稳浑厚,透着股亘古不变的从容,和无论如何掩不去的凌然之威。
      是殷玄听的声音。
      
      “教主。”陆延轻声回应。
      他神魂本能的便想向殷玄听行礼,不得不集中全副精力,才能忍住。
      
      “一千年前,我在玄龟岛上静修时,突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妖力爆发出来,同时这气息中,还有无止息的狂怒。
      “那边是你。”
      殷玄听仍站在黑炎中,黑色火焰燃烧不休,这是他的本命灵火,炙热无比,一旦燃到敌人身上,便只有将所烧之物完全变成灰烬,才会熄灭。
      他声音很平静,既没有发怒,也没有埋怨,但听者却不自觉想要打寒战。
      
      陆延抿唇没有开口,却有无数黑色羽刺从他神魂中炸出,向黑色火焰袭去。
      也许教主只是在硬撑,既然来了,总有一场非你死我活的架要打。
      
      黑色焰苗被羽毛割离火焰主体,渐渐熄灭,却也将羽刺化成飞灰。
      陆延见殷玄听没有反抗,便认定了对方仅剩的妖力已不多,再次射出黑羽去攻击火焰。
      
      那团巨大的火焰便被削的越来越小,到几乎能看到殷玄听墨色长发在火焰中若隐若现。
      教主再次开了口:
      “那时候你被人类修士豢养为灵宠,□□驭骑乘,被鞭打。可一身傲骨不堕,你从没放弃反抗……对人类的仇恨,也远胜玄龟岛上所有妖族。
      “我将你带回来时,你只是个瘦弱的少年,赤红的眼中充满了无法浇熄的怒火。
      “你拼命修行,逐渐从妖兵变成一名妖将,又修成妖帅,终于成了玄龟岛上最年轻的妖王。”
      
      殷玄听说到这里时,身上燃烧的黑色火焰几乎被削尽。
      忽然,他双臂猛然一阵,黑炎瞬间再次蓬勃炸开,从他健壮的手臂,蔓延至他苍白而修长的手指,最终嘭一声翻滚燃烧成初出现在陆延眼前时的模样。
      
      陆延被热意冲击,射出的无数羽刺瞬间化成飞灰四散进沙漠中。
      他咬紧牙关,张开双手,肩背微怂。
      接着,更多的黑羽铺天盖地从他身后抖颤的大氅中飞出,朝火焰激射。
      
      在识海中争斗,本就无需过多花招,拼的便是妖力和神魂之力的强大,谁最先耗尽一切,谁便会被彻底吞噬。
      陆延仍相信,那个输的人不会是自己。
      
      “教主,当年若不是您,我恐怕终会死在人类修士手中,一生不过怀揣悲愤,却没有修行之途。”
      陆延听到殷玄听提起从前,不仅没有丝毫惭愧,反而更坚定了动手的心。
      只有成为最强的那个人,才能享受最终极的权利滋味。
      也只有坐在黑炎宝座上,才能让一切朝着他想要的方向发展。
      
      “可是教主,您实在太瞻前顾后,总以为可以跟人类修士泾渭分明的活在乾州。您……你低估了人类的恶,低估了人类的野心。”陆延声音转冷,攻击更甚。
      
      六大掌门围杀殷玄听,陨落一名,厮杀如此惨烈……之后教主启动守山大阵也消耗掉巨大妖力,甚至陷入沉眠无法醒来,为何还能保持神魂的清醒状态,这识海又为什么没被破坏?
      陆延翻来想去,终想不通原由。
      但他认定了这不过是一些障眼法之类的邪术,不愿因此中计,自己吓破了自己的胆!
      
      他上句话落,本以为殷玄听会如过往一般,沉沉与他讲述因由,分析利弊,却不想对方没有应他一句。
      
      陆延又道:
      “雾海山我渡劫时,险些被心魔所伤……我还记得教主亲自为我护持,以一点纯阳血,洗我妖丹,助我跨越大境界,终成妖王。”
      口中讲着情谊,羽刺射出却丝毫未手软。
      
      殷玄听仍没有回应。
      
      陆延续道:
      “这些恩情,我没有忘。”
      
      黑色火焰中仿佛已没有人在,只剩黑火燃烧不休,抵御着羽刺的攻击,却始终未曾反击。
      
      “但教主……你被太多人忌惮了。不是我,也会是别人。”
      陆延妖力尚有许多。
      见殷玄听始终不答,亦不回击,他心底恐惧渐少,攻击愈发强横。
      
      随着陆延几句话毕,极寒沙漠中仿佛更加灰暗。
      黄沙褪去色泽,整个世界逐渐变成灰白色。
      四周弥漫起阵阵小风,卷起的仿佛是沉痛和悲愤,令人窒息。
      空气变得更加稀薄,寒意逼人,像是要将整个神识世界冻结。
      
      在铺天盖地的黑羽攻击中始终保持大小的黑色火焰动了动,隐约有一声极轻极轻的叹息响起,却不是从黑焰中传出。
      
      陆延微微侧耳,想要听清那叹息之声,四周却已再次沉寂。
      他皱起眉,不知殷玄听到底在耍什么手段,怒道:
      “在这个互相吞噬着变强的世界,没有人能得善终!
      “你我皆是如此!
      “杀你的是你付出真情调i教长大的我,难道不行?”
      
      就在他这句话方说完的瞬间,沙漠中突然卷起大风。
      黑风从四面八方而来,整个世界昏天黑地再难将四周看真切。
      
      沸腾的黑色火焰隐没在灰色沙海飓风中,陆延突然感觉到大事不好。
      释放了全数妖力护住全身,他微微眯起眼,知道即便是重伤中的殷玄听也极难对付,想要不费力气的杀死对方显然不可能,只得拼死一搏。
      
      陆延身后忽然展开一双巨翅,身形猛提数仗,操驭妖力化作数道极其锋锐的利剑,直劈向四面八方。
      黑羽利剑不断,他身上逐渐绽出金色,显然是动了金乌之力,誓要毁掉殷玄听识海。
      
      四周突然响起一阵冷笑声,这声极沉。
      陆延难以判断它到底从何处响起,仿佛便是殷玄听在他耳侧低笑。
      
      陆延皱眉激射出更多妖力所化利剑,妖力破风,噗噗噗刺进灰蒙蒙世界。
      可陆延已耗费身上半数妖力,仍没听到任何识海破碎之声。
      
      只有愈来愈尖啸的风声。
      
      忽然,黄沙被黑色火焰点燃,被风卷着猛地向陆延舔来。
      
      这一刻,陆延才瞠目恍然,他竟是被教主的黑炎极火包围了。
      
      陆延忙调动妖力护住全身,朝着一个方向猛冲,想要脱离火海。
      但急纵几里后,仍在火焰包围中。
      
      熟悉的恐惧情绪逐渐将他笼住。
      往日里被殷玄听支配的恐惧,铺天盖地困住了他。
      
      为什么殷玄听还能有这样多妖力?
      
      “啊——”他低喝一声,再次提气猛冲。
      可前方没有豁然开朗,只有无边无际的黑色火海。
      
      陆延脸色渐渐转白,无法逃脱教主手掌心、将在这火海中焚烧殆尽的想象,让他微微颤抖。
      
      “殷玄听!”他猛地仰起头,目呲欲裂,仰天长啸。
      却只觉得妖力正在一点点被黑焰舔舐,在燃烧中成为殷玄听的养料。
      
      接下来几分钟里,陆延便如一只困于瓮中的蚂蚁,无论如何奔逃冲刺,都无法离开。
      终于,他心神失守,妖力护罩破了一道缺口,火焰趁虚而入。
      下一刻,陆延疯狂嘶吼,黑色火焰点燃了他神识……
      
      几息后,大殿外陆延的肉身微微抽搐,他神识断开了与肉身的联系。
      
      而在殷玄听的极寒沙漠识海中,火焰终于慢慢平息。
      四野风停,沙漠中,一个男人身姿笔挺,昂首凝目,静静悬浮于空中,面容逐渐又恢复了冷酷无情。
      
      他望着火焰消散后,慢慢被风卷散的那团黑雾,和飘飘荡荡落在沙漠上的一片金色羽毛。
      
      “只要我是世间最强者,只要我不会死,就无所谓善终恶终。”
      
      他声音很轻,仿如呢喃。
      陆延已经听不到了。
      
      鲜血从殷玄听七窍中流出。
      他的确已是强弩之末,若非陆延神魂经受过罡风境阵三日三夜的磋磨,又受渊煞四方阵的二次冲击,殷玄听即便要灭杀陆延,只怕也需付出更大代价。
      
      甚至可能无法留下陆延神魂。
      到时陆延从他识海脱逃,仗着他重伤无法苏醒,会在玄龟岛做什么,就很难说了。
      
      殷玄听慢慢落在沙漠上,强忍痛楚坐定调息,面色如纸,状况显然极糟。
      
      他神魂中慢慢渗出鲜血,血滴在黄沙中,悄无声息,却在气海里引起震荡。
      
      四周咸腥弥漫,殷玄听眼底沉痛。
      悲呛以极。
      
      ……
      ……
      
      守殿禁阵内的殷冉瞧着左护法面色越来越难看,委顿姿态也愈发软瘫,料想着这应该不是装的了。
      
      她听巨蜥妖帅说九毒针会让人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却没听说会使人神志丧失啊……而且,怎么看着左护法那样子,像是快死透了呢?
      
      就在她准备冒险踏出禁阵,去查探下左护法状况时,殿外远处突然传来脚步声——
      似是有人正踏山而来,方向正是云顶大殿。
      
      “!!”
      殷冉瞠目咽了咽口水。
      这左护法还没搞明白呢,又……又来了个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陆延:杀你是我,为何不行?
    殷玄听:就你不行。
    ……
    感谢在8月11日23点~8月14日13点期间为我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甜食蛀牙 50瓶;豆芽 40瓶;追梦*思苦 35瓶;薄鼎凉椰 28瓶;今天大大更新了吗、李酒、甜党、yixiaxiang 20瓶;翅中 18瓶;沈长鎏。、阿茗 10瓶;so、玲珑红豆 5瓶;喻^O^、kincat、白开水、阿筱、44724537 1瓶!



    穿成反派座前大丫鬟
    穿成反派座前大丫鬟!来,大反派,本姑娘度你!



    这个爹我当定了
    腥加尖,赛神仙!



    我,C位出殡。
    穿书混迹娱乐圈,我是爸爸的戏精白月光!



    一卦定君心
    爱我,宠我,可解你卦中之凶!



    穿成虐文女主怎么破
    穿入虐身小黄文,成为甩了大佬的蛇蝎恶女!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