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反派座前大丫鬟

作者:轻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废舍小妖

      乾州六大仙门各据一方,几千年来捕杀妖族,乃至妖族将绝。
      
      直至妖王殷玄听收服妖众,统一妖族仅剩族群,将玄教落于远古玄龟背负的玄龟岛上。
      
      六大仙门忌惮玄教,一月前趁妖王外出之际,同玄教内奸里应外合。
      战至两败俱伤,云剑宗掌门陨落,殷玄听重伤回到玄龟岛。
      
      五大掌门带门内精英弟子,趁玄龟沉睡之时前来围剿,登断刃山。
      
      殷玄听启动守山大阵,入侵者神魂震荡,死伤惨重。
      活下来的修士,在阵法引起的冲击波中,被迫御剑飞离玄龟岛。
      
      守山大阵威能惊人,玄龟缓醒。
      许多运气不好的仙门弟子,逃离时慌不择路,正巧路过玄龟i头部,惨遭吞噬。
      
      双方再次陷入焦灼对峙局面,殷玄听不再露面,无人知道他伤势情况。
      五大掌门重伤后,各自返回门派闭关疗伤。
      
      难得重创殷魔,众修士不舍放弃此次围攻行动,各门派长老暂留,带着部分弟子远远监视着玄龟岛。
      
      人类修士日日随玄龟前行,保持着安全距离,不舍离开,也不敢轻易靠近。
      仿佛饥饿的鬣狗坠着猎物,但凡嗅到一丝血腥气,便要一拥而上。
      
      殷冉便是这时候,穿进这本暗黑禁系小说《斩魔录》中,成了殷玄听座前4位人类小丫鬟中的一个。
      
      内忧外患,局势动荡。
      很快便会有内奸逼迫她一同背叛妖王,使她陷入——
      ‘若背叛妖王,眼下可保命,但百年后必遭虐杀;
      或拒绝背叛妖王,当下便会被内奸灭口’的两难绝境。
      
      殷冉拿着地狱难度剧本……觉得自己可能需要变得更坚强一点。
      
      ……
      ……
      
      栖霞晚照,山风猎猎。
      
      四个人类丫鬟已久未见教主,她们本来都住在山顶大殿外的小屋中,但守山大阵被触发后,小屋遭到损毁,又恐山顶再有危险,便齐齐搬离。
      
      殷冉忙活了一下午,从山顶归来,悄悄拐过灌木遮蔽的小路,拎着一小篮食物回到半山腰破屋前。
      她才从思绪中醒神,便听屋内阿彤凉凉道:
      
      “不过是取今明两天的食物,你怎么去了一下午?”
      语带不满。
      
      “山路难走。”殷冉没多做解释,进了木屋将食物放在桌上,取了小碗倒满水后一口饮进。
      
      今天她在山脚取了食物后,便又上了山顶。
      现在断刃山对于全岛大小妖来说都是禁地,殷玄听的性情出了名的暴虐,他遭遇六大仙门围堵心情必然不好,谁敢在这个时候往他跟前凑?
      
      可殷冉却不怕,因为她知道殷玄听已陷入重伤后的深眠。
      他将昏迷一百年。
      
      穿越前,殷冉是个全身心都投在事业上的工作狂,直到病倒将死,才发现自己除了工作一无所有。
      不懂得生活,没有爱情,没亲人朋友,连美食等一切美好事物,也都没来得及好好享受。
      
      病榻上,她只能一本本的看书,从丰富多彩的故事里,品味多样而美好的、不属于她的人生。
      
      临死前,殷冉忆起年轻时上学期间看过的古早男性狗血小说《斩魔录》。
      虽然因为太久远而将剧情忘的七七八八,但隐约还记得正反派斗的很刺激。
      
      可翻出来才看个开头,便进了抢救室,再睁眼已成了书中人物。
      
      别的剧情不说,小说开头她记的就很清楚了,毕竟才看过。
      
      后天,玄教左护法陆延就要回灵龟岛了——
      这个传说中离岛寻宝的左护法,正是玄教内部的叛徒之一。
      
      等他回来,便会把她们四个人类丫鬟当傀儡使唤,逼着她们当枪当盾,生不如死的背叛教主。
      最后还要被教主复仇虐杀,逃都逃不掉。
      
      鬼才要跟左护法那个臭傻b瞎搅和,殷冉决定改写小说中自己的命运,以后她就是忠肝义胆的护主小能手了。
      谁让她背叛殷玄听,她就跟谁急!
      
      她要借着这灵气充沛的世界,修个长生,享乐一番。
      
      是以,这些日子她都在绞尽脑汁想办法,头发都掉了一大把。
      
      穿过窗纸上破了的大洞,目光所及之处,落日隐没在旷野边际地平线下。
      殷冉从食物篮里取出一个糖饼,就着水慢条斯理的啃,表情凝重。
      
      阿彤和其他两个丫鬟也各自取了饼啃,瞧见外面天黑了,都忍不住害怕起来。
      这些日子荒屋里闹妖怪,姑娘们战战兢兢熬日子,晚上油灯都不敢灭,觉也睡不好。
      
      三个女人互看了一会儿,阿彤率先开口,朝着殷冉道:
      “你去把外面的灯笼都点了。”
      
      因为殷冉是四人中最好看的一个,慢慢的,其他三人便抱了团,常常排挤欺负她。
      
      殷冉皱了皱眉,却没多说什么,三两下将硬邦邦的饼吃光,擦擦手出了门。
      果然,她才走到门口,便听到不知从何处发出的声音:
      
      “我会杀了你们,剥掉你们的皮做被子,炖煮你们的肉,吸你们的骨髓……”
      这声音呦呦嘤嘤似是孩童,语气却阴森恶毒,听起来格外诡异可怖。
      
      团坐在木屋中的三个女人果然吓的发抖,最胆小的更是轻声啜泣起来,抖如筛糠。
      
      “我们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非要害我们呀?”
      “呜呜……我们是教主的贴身丫鬟,你……你敢?!”
      “求求你不要杀我们啊……”
      三个丫鬟有的不甘心的发问,有的外强中干的假咋呼,有的干脆直接躺平嘤嘤嘤。
      
      那声音并没回应,大家本以为没事了,却突然从房屋暗处吹起一阵阴风,吓的三个靠在一块儿的姑娘阵阵低呼。
      接着,又从屋内四处飞射来多个砖片,各个砸在丫鬟们身上,打的她们嗷嗷叫。
      
      殷冉躲过几颗石子,也不敢在门口多呆。
      
      今夜天阴,四处黑黢黢不见光影,方才那声音飘忽不定,根本无从判断从哪里传出。
      石子更是像有自己意志般飞射不休,仿佛有鬼怪从四面八方抛砖掷瓦。
      
      这世界实在太可怕了,当年看这本书的时候,就记得是很酷的虐爽文,哪里知道置身此间,还要面对鬼神灵怪。
      
      她紧张的吞咽口水,伸手按住插了把小匕首的腰带,深吸一口气,余光扫一眼屋内,便果断摸黑出了门。
      
      可才听了那奇诡声音的诅咒之言,又差点被石子砸中脑壳,殷冉置身荒芜院落,总觉得阴风阵阵,后背发凉。
      半山腰这边的房舍实在太荒了,教主住在山顶,自打右护法从半山腰搬离后,便没人敢住在断刃山上了。
      
      树影幢幢,她左手捏着火折子,先点了屋门口的灯笼,原地深吸一口气,才敢继续朝院子里另一个灯笼走。
      可刚走了两步,她便心有所感的豁然转头,果见有人站在身后,是方才还在屋子里吓的绝然不肯出来的阿彤。
      
      怎么走路一点声音没有?
      
      “你怎么出来了?”她开口问询。
      “陪你。”阿彤小声的快速应了句,语音有些含糊。
      
      殷冉借着不远处灯笼里的光,仔细望了一眼阿彤,却见对方面无表情,眼神呆滞,看起来不似一个人,更像是个人皮糊的假人。
      再结合对方靠近时竟没发出一点声音,她被吓的后背发凉。
      
      攥紧拳,硬忍着头皮发麻的恐惧感,她又望了眼不远处的屋舍——
      终于有人壮着胆子点了油灯,从窗子处能看出,昏黄室内正不多不少三个人影。
      
      殷冉瞬间起一身鸡皮疙瘩,胳膊上所有汗毛都竖了起来。
      现在站在自己身边的又是谁?
      或者……是个什么东西?
      
      咽一口口水,她感觉自己心跳已经乱了。
      这时,她突然想起一句老话:鬼怕恶人!
      
      硬提起精气神,殷冉恶狠狠转头怒瞪,显出几分气势来。
      “怎么知道陪我的是不是妖精?”压低声音,她直对着那双无神的眼睛。
      
      对方被戳破的瞬间,身躯僵直,原本直立着的人忽然弯折,化成一道虚影,从殷冉身边窜进边上草丛。
      
      殷冉被这变故吓的一身虚汗,强撑着没有动,只怕自己一迈步便要踉跄着漏了怯。
      
      可悄悄深呼吸后,她就反应过来,对方竟然在被自己戳破后逃走了。
      这说明什么?
      那妖怪也怕人!
      
      她又转眸朝屋内看了看,大脑飞速运转:
      接下来她要应对的事太多,都是要拼出命不要,小心谨慎去布局应对的凶险,任何细节都不能出错。
      
      而现在时时牵绊她的正是扰的她睡不好觉的妖怪,和屋子里那三个随时可能拖后腿的‘同伴’。
      
      也到了不得不解决掉一些小问题的时候。
      再说,如果这事都解决不了,那接下来要面对的生死局,她也不必铤而走险,干脆躺倒挨锤得了。
      
      如此一想,殷冉便下定了决心,一如上一世里她应对工作时的样子,拼命三娘,不服就上!
      
      没有点院子里的灯笼,她拔出腰间匕首,直朝着影影绰绰的高草丛走去——
      那里正是方才妖影消失之处。
      
      肾上腺素疯狂分泌,她仿佛能感受到身体里正快速奔腾的血液,和一股在体内横冲直撞无处宣泄的‘气’。
      
      她是要在这个世界再好好走一遭,活个几千上万年,当个快活享乐的老妖女的。
      可不能被个过路小妖阻了光明前途。
      
      来啊!你刚才放阴风、发恶言、丢石子的时候不是很威风吗?
      怎么这会儿又躲到树丛里去了?
      
      居然还敢使低劣幻术靠近我,想干嘛?偷袭吗?
      是不是给你脸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新书起航,2分评论随机掉落60个小红包,希望小天使们爱护我,跟读现杀哦~~
    ……
    【全书永久需求营养液哦,谢谢大家~】



    穿成反派座前大丫鬟
    穿成反派座前大丫鬟!来,大反派,本姑娘度你!



    这个爹我当定了
    腥加尖,赛神仙!



    我,C位出殡。
    穿书混迹娱乐圈,我是爸爸的戏精白月光!



    一卦定君心
    爱我,宠我,可解你卦中之凶!



    穿成虐文女主怎么破
    穿入虐身小黄文,成为甩了大佬的蛇蝎恶女!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