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温柔

作者:闻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7

      傍晚时分,夕阳犹如一颗燃烧着的橘子灯,向西方缓缓坠落。
      连绵的山脉呈现出黛色的轮廓,飞鸟投林,留下白色的残影。
      
      陈洛如昏昏沉沉地在柔软的床铺上躺了快一天,期间时梦时醒。
      门外传来笃笃的敲门声。
      
      “太太,您醒了吗?”是女佣的声音。
      陈洛如缓缓睁开眼睛,她懒得回女佣的话。
      
      女佣又道:“太太,先生回来了。”
      陈洛如一惊,赶忙又闭上眼睛装睡。
      
      许是等了一会儿没有动静,孟见琛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陈洛如正睡在床上。乌黑的秀发拢在一侧,两条雪白的胳膊搭在床畔,姣好的身段藏在天蚕丝被中,莹润的小脚从被子底下伸出来。
      
      女佣轻手轻脚地将餐盘放在床头,掩门离开。
      餐盘上有一碗生滚海鲜粥,添了贝肉、瑶柱和鲍鱼,滋补养人。
      旁边精致的小碟上还有虾饺、干蒸蟹黄烧卖和英式小松饼,都是合她口味的点心。
      
      “你还要睡到什么时候?”孟见琛居高临下地问道。
      “要你管。”陈洛如索性不装了,她翻了个身背对着他。
      真丝睡衣被扯出一丝波纹,隐隐可现蔷薇图样的暗纹。
      
      “起来吃饭。”孟见琛坐上床头,刚刚佣人说她一天没吃东西了,情绪还挺大。
      “饿死也好过被你关起来当禁丨脔。”陈洛如对他的虚情假意熟视无睹。
      
      孟见琛:“……”
      什么莫名其妙的“洛言洛语”。
      
      陈洛如确实饿了,在美食的诱惑下,她没能坚持多久。
      她不情不愿地从床上坐了起来,说道:“我只吃一点点。”
      
      虽说陈洛如是小孩脾性,但这么多年的英式贵族教育受下来,她到底是跟普通人家养出来的女孩不一样。
      她吃饭的时候仪态优雅,即使饿极了也是细嚼慢咽。
      就连吃小松饼的时候,都小心细致地不掉下一粒饼渣——据说以前在欧洲,人们常常用小松饼来检验贵族女性的用餐礼仪。
      
      可惜她吃得太多,把整个餐盘都清空了。
      她并不拿孟见琛当外人——若是在心仪的男性面前,她才不会不顾淑女形象吃那么多。
      
      嗯,也对。
      结婚四年的老夫老妻了,当然算不上什么外人了。
      
      孟见琛走到落地窗前拉开厚重的刺绣遮光窗帘。
      窗外暮色四合,青山绿树掩映间,恢弘如凡尔赛宫似的宅院被镀上一层淡淡的金色。
      
      他取下两粒金质袖扣,单手扯散领带。
      他身段笔直,背线挺拔,宽肩窄臀衬得包裹在西裤里的两条长腿格外引人注目。
      
      吃饱喝足,陈洛如的精神来了,她又有力气闹腾了。
      “我不要跟你睡一块儿。”她义正辞严地说道。
      孟见琛不疾不徐地提醒她道:“孟太太,我们是合法夫妻。”
      
      一没偷人,二没抢人。
      同屋而眠,天经地义。
      
      “谁让你娶我了?”陈洛如捶着枕头控诉道。
      “你全家。”孟见琛说得振振有词。
      
      陈洛如被他这句话噎得哑口无言。
      各种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起,她决定吹响反抗的号角。
      
      她穿着睡衣跳下床,踩着拖鞋“哒哒哒”地跑到卧室门口,冲孟见琛的背影大喊一句:“我要跟你离婚!”
      她是一只娇娇的金丝雀,可现在金丝雀要革命!
      
      站在走廊里的佣人们顿时面面相觑,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如果他们没听错的话,刚刚太太说了要跟先生离婚?
      刚回家就闹离婚,有钱人果然会玩。
      
      一楼的别墅大门紧闭,陈洛如拧了拧门把手,被锁死了,她出不去。
      她又跑到窗户前往外张望,外面天色渐渐暗了,这房子又在深山老林,她人生地不熟,哪儿都不能去。
      
      她突然想到某部名为《嫁给大山的女人》的国产电影,她的处境比电影也好不到哪去。
      都是被“卖”到山里,都是被逼嫁给一个单身光棍——当然了,让她去奉献是不可能奉献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陈洛如的脑洞是如此大,所以写出那样的微博投稿毫不稀奇。
      她像是一只没头苍蝇一样在一楼打转,最后泄气地坐上沙发。
      她拾起一个抱枕,决定今晚就睡在沙发了。
      
      孟见琛站在二楼的栏杆处望着她纤细的背影,目光灼灼。
      “先生,太太她……”吴管家神色忧虑。
      “随她去。”孟见琛说完这句话便要离开,他想起什么,又叮嘱了吴管家几句。
      
      吴管家面露难色:“我觉得这不合适吧。”
      太太是娇生惯养着长大的,先生这么做未免也太绝情了,太太哪里受得了这样的酷刑。
      
      孟见琛:“听我的,就这样。”
      吴管家:“知道了。”
      霸道是霸道了些,可谁让他是总裁呢。
      
      孟见琛回屋后,吴管家叫来一个佣人,吩咐道:“把主卧以外的空调全都关了。”
      北京这会儿是夏天,今年的天气格外炎热,白天太阳火辣辣的,就连夜间也有三十摄氏度左右。
      哎,没了空调,太太可怎么办哟!
      
      陈洛如是被生生热醒的。
      这个房子像个蒸笼一样,而她就是笼屉里的小笼包。
      她抬手抹了一把额头,上面渗满了细密的汗珠,就连身上都黏答答的一片。
      
      孟见琛这个小人,省点电费留着给他买棺材吗?空调都不让人吹了!
      陈洛如一边用手扇着风一边在心底暗骂。
      
      她胸口像是被添了一把火,越想火越大。
      她怒气冲冲地摔开抱枕,准备去楼上替自己讨个说法。
      
      孟见琛此时此刻正躺在主卧的大床上悠闲自得地看着电视直播的球赛。
      两年前,他从美国回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斥资三亿欧元投资了一支意甲明星球队,并成为该球队的新任主席。
      
      外界对此举评价不一,大多是批评富二代豪掷千金玩物丧志。
      而孟见琛本人只是通过这件事向外界传递两个重要信息:一是京弘控股开始涉足体育界,二是京弘控股的太子爷已经归国。
      
      虽然,确实有一点他个人兴趣爱好的成分在。
      但是,三亿欧元对京弘这样的商业帝国来说,并算不上什么大笔投资。
      何况,这项投资从长远的角度来看,是值得的。
      
      门外传来笃笃的敲门声,以及某人气急败坏的声音。
      “孟见琛,开门呐!”
      “你有本事关空调,你有本事开门呐!”
      “开门开门快开门,别躲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里面。”
      
      孟见琛哑然失笑。
      他关了电视,这才慢悠悠地走到门前,打开房门。
      
      门口是一只暴跳如雷的小金丝雀。
      一双上挑的桃花眼被气得圆溜溜,红润的嘴唇里呜呜哝哝地发出埋怨声。
      
      陈洛如见到孟见琛,想厉声质问他为何心肠如此歹毒,豌豆公主都没受过她今晚这种罪。
      主卧里凉风嗖嗖的,他倒是会享受。
      
      可惜话还没说出口,她整个人就被孟见琛打横抱起。天旋地转间,她的双手不知不觉地环上他的脖子。
      孟见琛把她抱回主卧的大床,在她耳畔轻声问道:“还闹离婚么?”
      
      温热又危险的气息拂过她的耳朵,陈洛如一阵战栗,她像看着敌人一样看着他。
      她的眼角有薄红色,愈发衬得她柔弱可欺:“我——”
      
      他以食指堵上她娇艳的红唇,制止了她的发言,他说道:“再闹你就出去。”
      陈洛如不说话了。
      床头的灯被熄灭了,她被某人环在臂弯里,竟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法国大革命死于波旁王朝复辟,辛亥革命死于袁世凯复辟,金丝雀革命死于……不开空调?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孟总:洛言洛语,有趣。
    咳咳,再三告诫我自己,这本文是《霸道总裁爱上我》,不是《沙雕总裁夫妇的日常》。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