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温柔

作者:闻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14

      玻璃客舱在摩天轮的最高点停留了约半小时,直到所有的烟花都湮灭在夜风中,摩天轮才重新开始转动。
      陈洛如晚上喝了些香槟酒,又被这漫天花火炸得有点懵,下客舱的时候脚底是飘着的。
      “哎呀——”一个不小心,她刚刚恢复好的脚踝又遭了罪。
      
      孟见琛垂眸一瞧,想不通她是怎么在被他牵着走的情况下还崴着脚的。
      “脚崴了?”
      “唔……”陈洛如翘起那只脚,微微蹙眉。
      
      她重新坐回客舱的座椅上,孟见琛蹲下身,将她的右脚抬至他的膝盖。
      层层叠叠的纱裙从腿上滑落,她匀称白皙的小腿在灯光下呈现出玉石一般的色泽。
      
      孟见琛扶住她的脚踝,将她的紫水晶高跟鞋轻轻剥落。
      她的脚型很漂亮,脚踝纤瘦,足弓优美,趾形饱满。
      薄玉似的趾甲涂了一层透明的护甲油,骨骼突出的地方在深夜里泛着淡淡的光。
      
      孟见琛将她的脚虚虚握在掌心,这脚真小,细细比对,还没有他的手长。
      他以指尖轻揉她受伤的脚踝,陈洛如咬着唇儿发出奶猫一般的呜咽,也不知是疼还是羞。
      
      “有点儿肿了。”孟见琛说道。
      “那怎么办?”陈洛如问。
      “用冰敷一下,”他说道,“走吧,先回家。”
      
      他放下她的脚,将她的一双高跟鞋拎在手上,转而起身去抱她。
      他一只手扶着她的后背,另一只手穿过她的膝弯,将她轻而易举地托了起来。
      
      陈洛如失了重,她瑟缩在他怀里,悄悄抬头看他。
      孟见琛的下颌线条棱角分明,紧抿的薄唇和凸出的喉结散发着男人特有的魅力,就连那股淡淡的冷香都透着一种说不出的性感来。
      
      她被他就这么抱上了车,到家后又被这么抱下了车。
      回到卧室的大床上,陈洛如的脑子还没有清醒过来。
      
      孟见琛拿过一个小圆凳搁在床边,将她的脚抬了上去,又从制冰机里取了几块冰敷在她脚踝上。
      陈洛如被凉得“嘶——”了一声,小腿下意识往后躲。
      孟见琛箍着她的脚,淡淡说道:“别乱动。”
      
      现在的情况是陈洛如活了二十二载都未遇见过的。
      她光裸的小脚被男人握在掌心,冰凉的冰块贴着她温热的脉搏——最开始她确实是凉的,可随着冰块融化,她竟渐渐开始发热。
      
      这种热跟天气无关,全因她身体里有一簇火苗在燃烧。
      而她面前的男人却八方不动,镇定自若,这叫陈洛如心底生出一种羞耻来。
      
      她想起今天下午陈漾教她的东西,她突然很想知道孟见琛是不是真如他表现出来的那般淡定。
      陈洛如的好奇心和坏心眼同时作祟,她决意要试探一下孟见琛。
      
      “嗯……”她轻哼一声,声音嫩得像是能拧出一滴水来。
      “还疼?”孟见琛手中的冰块早已化成冰片,床脚下的地毯都被水淋湿了一片。
      
      陈洛如斜靠在枕头上,轻轻摇了摇头:“我好热。”
      “热?”孟见琛反问一句,她眼眸半阖,脸颊有两团浅浅的绯红。
      “嗯,好热啊。”陈洛如的嗓音细细柔柔的,像一根羽毛拂过心弦。
      
      孟见琛瞧了眼正在静音运作的中央空调,室内温度控制在最宜人的二十六度。她怎么会嫌热呢?
      他在床头处的空调按键上按了几下,空调冷风下降到了二十二度,他说道:“这下应该不热了。”
      
      陈洛如眨了眨眼,把他这套行云流水毫无毛病的操作看在了眼里。
      她不禁疑惑,阿姐明明说,这句话很管用的啊。
      
      “那个……”陈洛如扭捏道,“衣、衣服太厚了。”
      她身上这件晚礼裙是露肩款,面料是薄烟一般质地的轻纱,这条裙子要是长了张嘴都得喊冤。
      
      孟见琛靠近陈洛如的身侧,望向她那双魅惑人心的桃花眼。
      他哑着嗓问道:“你发烧了?”
      
      他的声音如同大提琴一般低回绵长,一边问还一边伸出手来试探陈洛如的额头。
      她的脸是有点儿烫,但应该没有发烧。
      孟见琛担心她是晚上吹了风给吹感冒了,不然怎么会说出这么奇怪的话来。
      
      “才没有!”陈洛如微愠地偏过头去。
      她被他这么一碰,脸红得快要滴血了。
      他一定是故意的!她都暗示得那么明显了,他怎么能无动于衷呢?
      
      “那你去浴室冲个凉。”孟见琛扯了几张纸巾擦了擦手,顺便帮她脚上的水珠也抹了去。
      陈洛如活动了一下脚踝,好像是没什么事了。
      
      她心底生出了些微妙的小情绪,刚刚对他的那么一丢丢好感度瞬间消失殆尽。
      想她堂堂陈家小小姐,天生丽质,仪态万方,只有男人对她献殷勤的份,哪有她向男人发出邀约的道理。
      这也就罢了,孟见琛这人竟是如此不解风情。
      这不是故意叫她难堪么?
      
      陈洛如气得“哼”了一声,下床往浴室走了。
      孟见琛望着她娉婷袅娜的背影,无奈摇头一笑。
      
      这糊涂是装也得装,不装也得装。
      他将手中的纸巾揉成团儿丢进了垃圾桶里。
      
      *
      
      陈洛如站在浴室的镜子前,委屈得心底直冒酸泡泡。
      她瞧着镜子里的自己,明眸善睐,韶颜稚齿,哪个男人见了不会心动呢?
      孟见琛倒好,跟块木头一样。
      
      【陈洛如:我美吗?】
      【陈筱:……】
      【陈筱:我又不是魔镜,你问我这个干吗?】
      
      【陈洛如:快告诉我,我美不美?】
      【陈筱:你美不美,你心里没点儿AC中间的数么?】
      
      【陈洛如:没有。】
      【陈筱:那你等着啊,我找点儿词夸夸你。】
      
      两分钟后,两人的聊天记录被陈筱的彩虹屁刷屏。
      【陈筱:陈洛如小仙女,全因上帝眷顾,创造出了惊艳世俗的你。】
      【陈筱:你以一人之力拉高了整条街的颜值,你就是罪无可赦的芳心纵火犯。】
      【陈筱:你这个该死的女人,请你不要再到处释放魅力了。 】
      
      【陈筱:天上有多少星光,世间有多少女孩。但天上只有一个月亮,世间只有一个你。】
      【陈筱: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我的狗子。】
      
      【陈洛如:狗子?】
      【陈筱:不好意思,复制的时候忘记替换名字了。】
      
      陈筱立刻将消息撤回,重新发了一遍。
      【陈筱: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我的陈洛如小公主。】
      
      这虚情假意的吹捧,陈洛如倒是很受用。
      【陈洛如:哎,像我这样的女人,竟然也会有烦恼。】
      【陈筱:请开始你的表演.jpg】
      
      陈洛如将她今天发生的事娓娓道来,陈筱听完后只想黑人问号脸。
      有钱人的生活多姿多彩,没钱人的生活百无聊赖。
      
      今天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周一,她上着普普通通的班,搬着普普通通的砖。
      而这个女人,姐姐疼老公宠,徜徉在自家的游乐场里,受人追捧,还享受着专属摩天轮和烟花。
      
      可恶的是,她现在居然还在倒苦水。
      陈筱很想送她一句话,贱人就是矫情!
      
      【陈筱:我没有get到你的点,这是什么狗屁的烦恼?】
      【陈筱:想炫耀就直说,不用拐弯抹角!认识你这么久,我的心脏承受得住!】
      
      【陈洛如:因为我是他老婆,所以他才对我好。】
      【陈筱:不然咧?你还指望他对谁好?】
      
      【陈洛如:换了任何一个女人在我这个位置上都一样,我的婚姻就是一场悲剧。】
      【陈洛如:生活不易,仙女叹气。】
      
      【陈筱:我觉得你得认清一点,不是任何女人都爬得上你的位置。】
      【陈洛如:那又怎样,我不稀罕。】
      【陈筱:那你跟我在这小嘴叭叭叭说半天是干嘛?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爱上他了。】
      
      陈筱的这句话戳中了陈洛如心底隐秘的小角落,她立刻产生了应激反应。
      【陈洛如:我才没有!】
      【陈洛如:我要跟他离婚!】
      
      没错,她不该被摩天轮和烟花蒙蔽双眼,忘记初心。
      趁现在跟他还没有感情,立刻快刀斩乱麻!
      
      【陈筱:……】
      【陈筱:你老公对你不好是错,对你好也是错。】
      【陈筱:合着他就不该出生在这个地球上,对吧?】
      
      男人真是难,陈筱很同情孟见琛。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他家这本特别难念。
      
      【陈洛如:明早我就跟他提离婚。】
      【陈筱:不是说要“秋后算账”吗?】
      【陈洛如:来不及了。】
      再拖拖她怕是要陷进去了。
      
      【陈筱:行吧,等你离婚那天我给你放个大炮仗庆祝一下。】
      【陈筱:现在我要去睡觉了,明早还要起床搬砖。】
      
      陈洛如关了聊天软件,这才去冲凉。
      一边冲凉一边暗搓搓地骂孟见琛,什么人啊这是!
      
      第二天早上,陈洛如冷着个脸吃早餐。
      孟见琛:“脚好了没?”
      陈洛如:“要你管!”
      
      六月的天,陈洛如的脸,说变就变。
      幸好昨天没有就坡下驴,小姑娘家心性不定,若孟见琛真遂了她的意,今早她肯定一起床就后悔了。
      
      陈洛如喝完最后一口粥,终于下定了决心。
      她说道:“我们谈一谈。”
      孟见琛:“谈什么?”
      她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说道:“我们离婚吧。”
      
      空气瞬间安静。
      孟见琛慢悠悠地喝了一口咖啡,说道:“不离。”
      
      陈洛如:“你又不喜欢我,干嘛假惺惺的。”
      这句话里掺了些莫名其妙的小情绪,听上去更像是撒娇了。
      
      孟见琛放下咖啡,静静地打量她一番。
      片刻之后,他缓缓说道:“那我要是说喜欢,你就不离婚了吗?”
      
      陈洛如立刻拿乔道:“你想得美!”
      孟见琛:“……”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孟总:我在媳妇心里连呼吸都是错了。QAQ
    继续50只小红包~~大家多多留言呀~~
    ps:陈筱的彩虹屁有些是从网上摘抄来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