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香云绕

作者:林千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一波平

      无归崖边,猎猎劲风将女子一袭红衣扬起,山巅寂寥高远,仿佛凛然矗立于尘世之外,女子一脸孤傲决绝,颇有几分凄凉又壮烈的味道。
      
      如果我们忽略趴在她脚边、死命拽着她双臂的两个浑身灰扑扑的男子的话。
      
      “加把劲,赶紧的,把她给本公子拖回来!”
      
      林君暖又化了一脸黑乎乎的妆,在旁边粗声粗气地叫嚷道,要是不知情的人看到这一幕,指不定会想到什么纨绔公子调|戏良家女子的戏码。
      
      阿华站在旁边掩面叹息,明明是想救人,公子现在的模样瞧起来怎么就如此的……猥琐呢。
      
      嘉怡郡主毕竟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被两个男子拉扯着如何挣脱得了,很快就被拖离悬崖边。
      
      这两个男子也是无知者无畏,听了林君暖的吩咐,手上劲儿一点也没省,直接将郡主推倒在林君暖身旁。
      
      “你们动作温柔些!”林君暖对他们轻叱一声,弯腰朝嘉怡郡主伸出手,“没摔疼吧?快起来,地上脏。”
      
      嘉怡郡主一把拍掉她的手,恶狠狠道:“大胆狂徒!你们是何人,可知道我是谁?!”
      
      林君暖收回被拍开的手,连吹了好几口气,才分神看向她,语气也漫不经心的:“当然知道,嘉怡郡主嘛,不知郡主独自在这里干嘛,看风景?”
      
      听到郡主的名头,那两个男子不敢置信地看了林君暖一眼,赶紧把刚才拉人的手背起来,屏气凝神躲在阿华身后装死。
      
      “既然知道我的身份,还不赶紧滚开!”嘉怡郡主双眸怒张呵斥道。
      
      林君暖挑眉露出一个略带邪气的笑:“哎呀,萍水相逢就是缘,郡主就陪在下聊几句嘛。”
      
      要是她刚才没看错,应该有人去通知程江云了,在他带人来之前,她只需要先拖延时间就行。
      
      嘉怡郡主狠狠剜了她一眼,也不搭理了,坐在地上揉着刚才被拽疼了手腕。
      
      “京城人都说嘉怡郡主温柔似水,待人和善,我看怎么是个小辣椒呢。”林君暖装模作样地抚了抚手上的折扇,啧啧叹了两声。
      
      嘉怡郡主冷哼一声,不屑地瞟瞟她,双手抱在胸前,靠着一株歪脖子树闭目养神,微微颤抖的肩却泄露了她心底的怯意。
      
      林君暖一边把玩着扇子,一边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脑中回忆起几次在宴会上见到过的嘉怡郡主,那满脸和煦笑意的模样同现在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这也是合情合理的事。当你高高在上俯视众人时,大有余裕向全世界释放你的善意,问题在于这份善意是昙花一现,还是长久存留。
      
      她无趣地轻哼一声,也不再看嘉怡郡主,三两步走到她刚才站立的位置,从山崖朝下俯瞰,下方山谷中的山石树木都蒙上了一层灰白的迷雾,朦胧的树影随风轻摇,还真有几分氤氲诡谲的气氛,仿佛山谷中有某种声音在朝她呼唤,快下来呀,快下来呀……
      
      林君暖耸耸肩,抬高声音对着阿华几人道:“你们带骰子没,来玩几把猜大小,今天公子给你们散点财!”
      
      于是四人把嘉怡郡主丢在一旁,大呼小叫地玩耍起来。而方才还一脸决绝想赴死的嘉怡郡主不清楚这几人的底细,似乎也不愿意在陌生人面前丢脸,一直沉着脸冷冷坐在一旁。
      
      等程江云带着差役们气喘吁吁地登上山崖时,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幅诡异的画面,一边玩得热火朝天,一边眼神冷得似乎要杀人。
      
      林君暖说散财还真不是随便说说,她赌运一向不佳,就这么会儿工夫,已经接连着输掉了二十多两银子,好在都是输给自家弟兄们,也没什么舍不得。
      
      见到程江云来了,林君暖飞快地伸手把面前的骰子打乱,倏地站起来装模作样给他行了个礼:“哎哟,程少卿你总算来了,让我们好等。”
      
      嘉怡郡主是认识程江云的,这时候也总算明白了林君暖四人的目的,咬牙切齿地横了他们几眼,又要往悬崖边上冲,立即被大理寺的差役们拦下。
      
      程江云走到她面前,躬身行了个礼,一字一句道:“安华长公主在山脚候着,郡主切莫冲动。”
      
      “郡主身份尊贵,在下也不愿粗暴对待,希望郡主能配合。”
      
      “哼,量你们也不敢!”嘉怡郡主甩了甩衣袖,扬着脸气势汹汹地走在前面,“带我去见母亲!”
      
      程江云安排人跟在她后边,这才看向林君暖:“林公子考虑得果然周翔。”
      
      林君暖正偏着头和阿华三人说话,便朝他随意摆摆手:“没什么,都是侥幸罢了,人交给你了,我们这就离开。”
      
      “等等,”程江云对她的干脆颇觉意外,下意识伸手将她拉向自己,“难道林公子不想知道,郡主为何杀人、如何杀人吗?”
      
      “不想。”林君暖轻轻摇头。
      
      “可是你之前……”分明对案子无比热心。
      
      林君暖抬起头,认真看着他的双眼:“所谓杀人动机,不过是将凶手的杀人行为合理化的某种借口罢了,我对此完全不感兴趣。”
      
      “在下是粗人,想法也很粗俗,有时间去关怀体谅凶手,还不如多给死者烧烧香,祈祈福。”
      
      程江云不自觉松开了拉着她的手,声音也压得极低沉:“想要查清案子,总得知道杀人的原因。”
      
      林君暖收回手背在身后,微微靠近他耳边轻声道:“左右在这些公主郡主们眼中,普通人的性命与蝼蚁无异,杀个人而已,需要什么理由。”
      
      说完后也不再看他,朝阿华三人吆喝了一声,越过走在前面的嘉怡郡主,快步朝山脚走去。
      
      程江云双手攒紧,目送着她的背影在眼前消失,半晌没有说一句话。
      
      ***
      
      持续了几个月的连环杀人案终于落下帷幕,林君暖没有刻意去关注案子的进展,只偶尔听手下的人提了一两句。
      
      听说几位死者的家人都得到了一笔丰厚的赔偿,就连许清涟的父亲许侍郎,官位近期也有望再进一步。
      
      嘉怡郡主是凶手的消息并没有传扬开来,外边都传着,安华长公主与嘉怡郡主二人不知何故惹怒了皇上,被查收宅院和封地,本来要直接贬为庶人,皇上却顾念了最后一丝手足亲情,在西北苦寒之地给她们封了个小县城,命她们即刻迁往封地,此生不得入京。
      
      虽然真相并未完全大白天下,但对二人来说,这样的惩罚不可谓不重,林君暖在心底也不由得对当今圣上生出一丝敬意。
      
      嘉怡郡主离京那日,从前交好的夫人小姐们没有一个来送,林君暖坐在城门口的茶楼上远远看了一眼,嘉怡郡主一改从前温柔亲和的形象,自始至终都没有低下她那颗高傲的头。
      
      如果一开始就以这样的面貌示人,她或许也不会走到这一步。
      
      在那之后,林君暖又恢复了从前的生活节奏,每天查查生意逛逛街,偶尔去花楼看看姑娘喝杯花酒,小日子过得挺舒坦。
      如果安氏没有每天在她耳边念叨着嫁人的话。
      
      “娘亲呀,你认真瞧瞧你家女儿,”林君暖臭不要脸地挨着安氏谄笑道:“咱要钱有钱,要颜有颜,何必要嫁个不知是人是鬼的男人,给自己找罪受?”
      
      安氏顺势掐了她的脸蛋一把:“就你这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要是每没个人压着,还不得把天都捅破了!”
      
      “这不是有你和爹爹嘛,有你们看着,我保证乖乖的!再不然,还有阿恒呢!”
      
      “我们一把老骨头了,又能管你到几时,”安氏叹息着帮她理了理鬓角,“阿恒就不说了,比你还不如呢!”
      
      后面的倒是句实话,林君暖偷笑一下,赶紧摇着安氏的胳膊撒娇:“怎么就管不了多久了,您和爹爹年轻着呢,说不定过几个月,我又会多出几个弟弟妹妹来!”
      
      “没大没小!”安氏笑着拍拍她的头:“这是你个大家闺秀该说的话吗?”
      
      再不入流的话都说过了,也不在乎这一句两句,林君暖吐吐舌头软声道:“您要是真担心没人管我,最好的办法就是别想这些有的没的,放宽心,调养好身子,这样才能长命百岁!”
      
      “反正我是说不过你,”安氏又气又笑地敲了她两下,又道:“以后我可以少管,今天你无论如何都得跟我出去见个人。”
      
      “见……谁?”不会吧,难道她遇到了传说中的相亲?!
      
      “你舅母,没问题吧?”
      
      “就……舅母一个人?”
      
      “当然不是,”安氏嫌弃地瞟了她一眼,“你舅母娘家的外甥前几天入京了,听她说,那外甥家世人品都不错,长相也十分俊气,你不是爱看脸嘛,咱们去瞧一眼。”
      
      林君暖一脸的有苦难言:“我能……拒绝吗?今天和人有约……”
      
      “就算你约了天王老子,今天也得给我推了!”安氏高声道,片刻后又放缓了语气:“娘又不会逼着你立即跟人谈婚论嫁,咱们就远远看一眼,不合你眼缘立即就走,可好?”
      
      母亲大人都这么说了,她还能怎么办呢,林君暖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点点头,就当是去围观帅哥了,看看也吃不了亏。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中不会讲嘉怡郡主杀人的原因,这里稍微解释一下。
    嘉怡郡主爱画,认为莫书白给她画的画像展示出了她的真实面貌,之后就开始钦慕莫书白,又发现了莫书白还给其他女子也画了像,一方面是嫉妒,一方面又高傲地认为除了自己其他人都很丑陋,配不上莫书白的画,于是干脆连人带画一起抹杀掉。
    女主因为一些原因想法偏激了点,以后会有改变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