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清宫生存的一百条守则

作者:芳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到眼芳菲都惹恨

      婉秋等到亥时一刻,青玉龙纹更漏滴了几次,小太监们才拿着锦被进来。
      
      她解下身上的披风,裹紧了锦被中,被抬到了寝殿。
      
      乾隆懒散靠在床榻上,手里还拿着一本书翻着,明黄床帏金钩系,落了帐,四下宫人屏退,乾隆挑开了锦被。
      
      婉秋一张小脸半埋着,只露出一侧左脸,乾隆以为她是害羞,用手指在她脸上摩挲了两下,触感丝滑柔顺,不由低笑一声:“怎么了?朕昨夜初见你时,你倒是脸不红心不跳的,现在倒是跟朕羞起来了?”
      
      说着乾隆捏住了婉秋的下巴,将脸掰正却发觉美人眼含盈泪,右脸赫然红肿着,他吃了一惊:“这脸是怎么了?”
      
      婉秋挣脱不得他的手,便将脸埋在乾隆的掌中,几滴湿热的眼泪落在掌心里。
      
      “是鄂贵人,她对万岁爷昨儿去了乐寿堂心存不满,今早嫔妾给愉妃娘娘请安出来以后,她便掌掴了嫔妾。”
      
      嫔妃的容颜尤其重要,这关乎着皇恩荣宠,所以宫中嫔妃若不是犯了什么大错,一般也不会对着脸去下手,鄂贵人只比婉秋高了一个品阶,便敢随意掌掴低位嫔妃,实是放肆!
      
      乾隆收了手,脸色沉了下去,他从前顾念着鄂尔泰,对鄂贵人也多有纵容,现在鄂党已经被他铲除的七七八八了,鄂贵人竟然行事还如此不知分寸。
      
      今日讷亲和张广泗的事情本就搅得他心情不快,此刻乾隆对于前朝之事是极其敏感的时候,鄂贵人一事又让他想起了鄂党,乾隆从来不喜欢前朝和后宫有什么瓜葛,听婉秋这么一说,深觉鄂贵人和鄂党这是在向自己示威。
      
      他又看了一眼婉秋还红肿着的右脸颊,掌心的湿润还犹在,哼!他们还当是自己是从前那个受人钳制的帝王吗,任由他们拿捏不成?
      
      乾隆掀起帐子,把李玉叫了进来:“传朕的旨意,鄂贵人西林觉罗氏,形迹张狂,目无宫规,有失德行,着降为常在。”
      
      这一道旨意发的李玉是不明不白,万岁爷已经好几年都没想到鄂贵人这个人了,怎么今儿竟一下子降了她的位分?
      
      李玉躬身领旨,退下掩门时,窥见重重明黄帐帷下的那一抹身影。
      
      看来这个林常在,不是个简单的。
      
      烛影在笼纱的灯罩外摇晃了几下,婉秋藏于被中的手终于松开,乾隆替她擦了挂在脸上的泪痕,面色柔和不少:“安置吧。”
      
      鄂贵人被降为常在的消息是第二天宫门下锁时才传了出去的,延洪殿内的鄂常在听太监宣完皇帝的口谕,整个人直接瘫软的坐在了地上,面无血色。
      
      怎么会这样?万岁爷为什么降了自己的位分?
      
      还是她身边的红杏将人搀起来的时候,提了一句:“万岁爷昨儿是翻了林常在的牌子,您昨天早上又打了林常在一个巴掌,怕是叫万岁爷瞧见了。”
      
       鄂常在随即目光一滞,死死攥住袖角,原来是她,真真是好样的,自己才扇了她一个巴掌,她便跑去和万岁爷告状去了。
      
      婉秋睡到了日上三竿,昨夜闹了半宿,外头的太监敲了几次门,传了四次水,直到丑时乾隆才作罢,沉沉睡了过去。
      
      丹桂、竹影和松枝也都明白头回侍寝定是不大舒坦的,便任由着婉秋睡足了,连带着早膳时分也不曾叫人起来。
      
      还是她的肚子咕咕几声将人叫醒,婉秋撑着身子起来,只觉得浑身骨头都跟散了架一样,又酸又痛,下榻时还是丹桂在旁边扶了一把。
      
      三扇开的彩绘明窗上蒙了一层细绢纱,本是为了防夏日里的虫蝉蚊蝇,一把明晃晃的天光照进来,将窗子上的菱格模样都映全了。
      
       婉秋擦了一把脸,才稍觉舒坦些,见了光亮问道:“这是什么时候了?”
      
      竹影挽了面巾,搭在铜盆上,笑道:“巳时都快过了,小主您再歇一会儿,正巧是能赶上用午膳呢!”
      
      婉秋一惊,原先还不信,将窗子推开见了日头才信了:“我竟睡了这么久。”
      
      简单洗漱后,松枝拿了件八成新的胭脂色月牙缂丝的薄绸袍给婉秋套上,又松松梳了个髻,散了大半头发下来,只拿一根香玉嵌珠子的簪别住,这一身又舒服又清爽。
      
       丹桂捧了碟奶白枣糕来,这枣糕酸酸甜甜的又掺着奶香,入口软糯,正好给婉秋垫了垫肚子。
      
      敬通拿了份漆金的册子进来,婉秋疑惑,擦了擦沾着糕点碎屑的手,接过去翻着。
      
      “小主,这是今儿一大早,万岁爷那边的李玉公公亲自送过来的,都是万岁爷今早一下了朝安排赏下来的。”
      
      那册子上除了裙钗金玉,玉器古玩,难得的是赏了上等的御用本色宣纸二百张,罗纹纸二百张。
      
      敬通又添话道:“万岁爷还说了,花房内的花种,小主若有用得上的,尽管去取,花房总管查公公也差人来递过话了。”
      
      婉秋一笑,敢情这是打定主意想让自己将十色笺做出来呢。
      
      午膳后,婉秋将那制好的葵笺那绣了莲荷的绢子包起来,分为两份,放在黄杨木盒中,带着先去了承乾宫的袭芳室。
      
      袭芳室外桂树开了浓密,此时已经冒了花苞子,白常在身边的玉成正拿了支竹竿子粘蝉,见婉秋来了,忙停下手里的活计。
      
      “林常在,常在可是来寻我家小主的?”
      
      婉秋扬了扬手里的盒子,道:“给你家主子送好东西来了。”
      
      玉成笑着将人引进去,边搭话道:“可算巧了,揆常在也在里头呢。”
      
      银丝帘半勾着,白婵儿神色倦怠的歪在罗汉床上,纱衣松鬓,一脸素净,也不曾涂脂抹粉,那模样瞧着是快睡着了。
      
      而揆常在则是端正的坐在绣墩子上,腿上隔了个绣绷子,手里捏了根针线忙活着。
      
      “林常在来啦!”
      
      玉成嗓门不小,昏昏沉沉的白婵儿和正在聚精会神绣花的揆常在都抬起头,将目光看了过去。
      
      婉秋微微侧身见了个平礼,半带三分打趣道:“算来是我今儿个走运,正好少往永寿宫走一趟了。”
      
      揆常在被分在了永寿宫,整个永寿宫内除了住着主位嘉贵妃,就只有她了。
      
      说着她将手里的两个盒子分给了白婵儿和揆常在。
      
      白婵儿见婉秋带了物什,起了好奇心,接过去就打开盒子,从莲荷绢子里抽出一张葵筏来,那葵筏做的精巧,上头还绘着花蝶,一看就知道是下了心思的。
      
      白婵儿摸着葵筏赞叹道:“这样好看的花笺子,想必是娘娘们才能用的吧。”
      
      成璧挪了个绣墩子给婉秋,婉秋坐下笑道:“这不是内务府供应的,是我闲来无事制了几张,分来给你们顽,你们写字画画,都是使得的。”
      
      婉秋是真心存了相交的意思,上一世她性子怯弱,遇事总是要三思后行,没有几个知心的朋友,大多都是点头之交淡如水,虽说宫里无真情意,但她也不想再像上一世那样孤零零一个人,就算能交两个性子合得来的,平日里说说话也是好的。
      
      不然深宫岁月漫漫,她岂不是要憋死!
      
      白婵儿得了葵筏一个劲儿的啧啧称奇,脸上难掩喜悦之色,她本就年纪小,是最好玩耍的时候了。
      
      倒是揆常在,只是淡淡笑着,并不曾打开盒子。
      
      婉秋问道:“揆姐姐,怎么不看看这个花笺?”
      
      揆常在眉间微动,含笑道:“白妹妹开了盒,我也算是见过了,这一份便等着回去放起来,多谢林常在了。”
      
      婉秋敏锐捕捉到揆常在言语之间‘白妹妹’和‘林常在’的区别,又观人对自己神色带了几分疏离,虽然她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但也只能侧首回之一笑。
      
      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了,察觉出来对方与自己的疏远,就应该知趣收敛起自己来,而不是追问对方为什么。
      
      出了袭芳室的门,揆常在回宫里走的时候,以南明显感觉到自家主子心情相较于来时不大好了,便问可是哪里不舒坦。
      
      揆常在颦着眉,满腔愁绪:“你说,林常在的咸福宫与永寿宫同在西六宫,为何林常在舍近求远,先到东六宫的承乾宫来给白妹妹送东西呢?”
      
      以南被她这话给噎住了,她知道自家小主是个一事一物都能拆成几瓣儿来数算的,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劝解,只好道:“许是林常在还有别的打算也未可知。”
      
      这话揆常在明显没有听进去,她叹了口气,垂下了头:“到底说,我只是个九品芝麻官的小小汉女,比不得白妹妹家富贵,林常在她是清贵满人世家出身,自是体面,她有意与白妹妹多亲近一些,也是有的,也罢,往后我便离她远些就是了。”
      
      其实婉秋真没有厚此薄彼的意思,只不过是她出门先往花房去了一趟,正好从琼苑东门过来,便先去了承乾宫,盘算着回去的时候再从隆福门过永寿宫,正好顺着夹道回宫。
      
      没想到揆常在正好就在承乾宫,更没想到因此这件事,揆常在心里竟生出了别的心思。
      
      揆常在生性敏感,咬了咬唇又道:“若不是嘉贵妃如今将近临盆之期,永寿宫我不敢多待,这承乾宫..我也是该少来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