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清宫生存的一百条守则

作者:芳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看吹绿影成丝早

      “皇贵妃娘娘,嫔妾来给您请安了”
      
       门外传来一个声音,令妃魏氏扶鬓踏槛而来。
      
      令妃虽然位居妃位,但她也不过才二十一岁,和娴皇贵妃的端严自持不同,她生的娇艳明媚,一颦一笑之间都极具风姿,就算在满是美人的后宫,那也是数一数二的出挑。
      
      难怪乾隆会这么宠爱她,入宫不过三年,在无子的情况下,还能从贵人爬上妃位。
      
      她话里虽然说着是来请安,但也只不过是草草福身就过了。
      
      “昨儿万岁爷翻了嫔妾的牌子,嫔妾想着要尽心尽力伺候好万岁爷,直到二更时分才歇下,今日贪睡,耽搁了时辰来晚了,皇贵妃娘娘不会怪罪嫔妾吧。”
      
      令妃说着,还捏了捏肩颈,脸上都是得意和挑衅。
      
      娴皇贵妃一向看不惯令妃这轻狂的狐媚模样,但偏偏乾隆还喜欢的不得了,让令妃几次三番在众人面前给了她没脸。
      
      “令妃妹妹伺候万岁爷辛劳,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只是有几个新来的妹妹们还没侍过寝,令妃妹妹说话也要注意着分寸才是。”
      
      她脸上不露声色,将话头往新人身上引,告诉令妃宫里已经来了新人,任她从前再得宠,往后就不一定了。
      
      令妃闻言果然没了笑意,恨恨看了娴皇贵妃一眼落了座。
      
      见令妃吃了瘪,娴皇贵妃心情总算舒畅了许多,连话里也带着几分松快。
      
      “因今年逢了先后孝贤纯皇后的国丧,万岁爷便下令取消了本年的选秀,在八旗中挑了几个家世清白的女子进宫伺候,新来的妹妹们都出来问个安吧。”
      
      有娴皇贵妃发了话,自然都一个个站起来问安,首当其冲的就是蒙古镶红旗都统纳亲之女巴林氏。
      
      巴林氏因为是奉了皇太后的懿旨进宫的,身份尊贵,首封便是贵人,赐号‘颖’。
      
      她生的浓眉大眼,看上去颇为爽利,行了一个标准的蒙古见礼:“嫔妾颖贵人巴林氏,蒙古镶红旗都统纳亲之女,见过各位娘娘。”
      
      娴贵妃眼中含笑,赏下去一支鎏金累珠宝簪,一枚比目玫瑰佩,并三匹织锦缎,一匹缂丝,一匹软罗纱。
      
      “自古满蒙一家亲,都统纳亲大人是万岁爷倚仗的重臣,颖贵人也要好好伺候陛下。”
      
      颖贵人得了赏,哪有不应的,忙道:“嫔妾定会尽心伺候好陛下,请娘娘宽心!”
      
      要说颖贵人首封就是贵人还有封号也就罢了,毕竟身份摆在那里,但和颖贵人一同册封为贵人,得了封号的,还有一位。
      
      “嫔妾慎贵人舒舒觉罗氏,满洲正红旗太常寺典簿之女。”
      
      众妃嫔都看向了这个正在行礼的曼妙女子,
      
      一个七品典簿之女,凭什么和蒙古都统纳亲之女平起平坐?
      
      慎贵人接受着四面八方朝她投来的目光,面不改色。
      
      而见过慎贵人的样貌,除了新封的那几个,在座的几个妃嫔乃至包括上座的娴皇贵妃,都吃了一惊。
      
      婉秋眼观鼻,口观心,骤然死寂的气氛却没有让她产生疑惑,上辈子她也跟旁人一样不明白为什么她们第一次见到慎贵人后,脸色那么难看,但到后来她终于知道了原因。
      
      孝贤纯皇后。
      
      慎贵人长的肖像年轻时的孝贤纯皇后,正因如此,乾隆才会初封给她就是贵人,而‘慎’字的封号,是因为孝贤纯皇后生前为人谨慎心细,凡她经手的,基本上都挑不出什么错处来。
      
      后来当她回想到众妃嫔初次见到慎贵人的时候,慎贵人神色如常,想必也早就知道了自己为什么会入宫的原因。
      
      因为这张脸,被当做一个替身,她心里是极其不甘心的吧。
      
      也许也是因为这个,自她入宫起,就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包括对乾隆。
      
      娴皇贵妃勉强笑了笑:“你,很好,尽心伺候万岁爷。”
      
      她照着给颖贵人的份例,赏了一对金花雕美人图翠蝶珠饰,一柄吉祥纹玉如意,并三匹织锦缎,一匹缂丝,一匹软罗纱。
      
      “嫔妾常在白氏,汉军旗正黄旗户部员外郎白乐道之女,给娘娘请安。
      ........
      
      “嫔妾常在揆氏,汉军旗镶白旗刑部司狱揆康之女,见过各位娘娘。”
      ........
      
      婉秋来时为了不打眼,特地做到了最末的一个座上,轮到她时也是最后一个。
      
      她起身福了个礼,规规矩矩道:“嫔妾常在林氏,满军旗正红旗拜唐阿佛音之女,给各位娘娘们请安。”
      
      娴皇贵妃听了两个汉军旗的,私心以为最后一个应该也是个汉军旗的,没想到居然是满军旗的。
      
      “哦?不知林常在家中是有哪位长辈在朝为官?”
      
      拜唐阿是各衙门管事而无品级者,是作为候补人选,一般是家中族内有六品以下及候补五品以上官员,其弟兄子孙年满十八岁都会上报到军机处,挑选备用。
      
      婉秋道:“回娴皇贵妃娘娘的话,是嫔妾祖父现任从五品翰林院侍读学士。”
      
      娴皇贵妃点了点头,又问道:“林常在既是满军旗的,又为何姓林?”
      
      婉秋在袖中的手微微一颤,这个问题上一世娴皇贵妃也问过,当时她哪知道什么叫做人心险恶,如实俱都答了,结果被有心人利用了,吃了好大一个亏。
      
      这一次她不会再这么傻了。
      
      “听嫔妾父亲说,嫔妾家祖上本叫阿林勒库鲁达氏,后来因为名字太长,便取了个其中一个林字,念着也简单方便,其实嫔妾本姓应该叫阿林勒库鲁达氏的。”
      
      这个姓氏极拗口,婉秋又用满语念了一遍,将座上的都逗了一笑。
      
      满人取汉姓也不是没有的,像先皇后孝贤纯皇后的父亲,察哈尔总管李荣保,本姓是富察氏,但为了凑汉人的雅趣,给自己也取了个汉名。
      
      “倒也是难为你了,春娘,赏罢。”
      
      娴皇贵妃赏下来的与前面两个常在的份例并无不同,一只成色上好的翡翠玉镯,一对彩珠耳坠子,并两匹织锦缎,一匹软罗纱。
      
      婉秋领了赏谢恩便坐回了位置上,看向了上座的舒嫔。
      
      上一世她不晓世事,直说了祖上改了姓氏的事情,后来被舒嫔拿捏住到乾隆面前有心提了一嘴,乾隆斥责婉秋跌了满人的身份,虽然后来没有对婉秋的家里下什么旨意,但自此以后,婉秋就失了乾隆的欢心了。
      
      她上一世并未和舒嫔结下什么仇怨,直到现在婉秋也想不通舒嫔为什么这么做。 
      
      “既然进了宫,那大家都是姐妹了,往后一同侍奉万岁爷,当尽心竭力,为皇家早日开枝散叶,延绵子嗣,不得恃宠生骄,须知宫中的一言一行都是有规矩可言的,你们可明白?”
      
      娴皇贵妃说到恃宠生骄的时候,淡淡瞥了一眼一旁的令妃,而令妃似乎毫无察觉,自顾的摆弄着指甲上的丹蔻。
      
      婉秋等人起身道:“嫔妾等谨记皇贵妃娘娘教诲。”
      
      从翊坤宫出来,已经过了辰时三刻,眼瞧着天光也越来越亮堂,怕是再过一会儿日头就要出来了。
      
      婉秋来时匆忙还没用早膳,方才翊坤宫座位旁边的小点心她也不敢去动,此时肚子已经咕咕叫起来。
      
      丹桂眯眼笑着给她塞了一块用帕子包着的羊奶糕,婉秋感动不已,深觉丹桂贴心,正打算离翊坤宫远些将这块羊奶糕用了。
      
      “林常在,林常在请留步。”
      
      婉秋一愣,将糕点塞到了袖子里,转身看到白常在和揆常在,
      
      白常在才不过十四岁的年纪,包子脸杏仁眼,整个人像粉雕玉琢过的一般。
      
      “林常在,咱们都是一同入宫的,也算是有缘,不如一同去我那儿小坐一会,吃盏茶说说话怎么样?”
      
      揆常在也跟着细声细语道:“是啊,合该咱们姐妹三个要多亲近亲近的,相互之间也有个照应。”
      
      婉秋摸了摸袖口的羊乳糕,迟疑了一下,觉得她们头一次邀请就拒了不大合适,也就同意了。
      
      等请安的妃嫔们都散了,娴皇贵妃回到内间坐下,春娘替她取了簪花松了鬓,主仆两人之间说着悄悄话。
      
      “这一批新人虽不是通过大选进来的,但瞧着一个二个都是个角儿。”
      
      娴皇贵妃阖上了眼,叹了口气:“是呀,真不愧是万岁爷亲自选的,颖贵人按下不说,就是那慎贵人,就够受的了。又有白常在,林常在,相貌一个赛一个出挑。”
      
      春娘用篦子替人轻轻梳着头:“您也不必太过忧心,左右您现在也不跟着那些新人争宠,只需要将六宫打理好就是了,争宠什么的,不是还有令妃和舒嫔吗。”
      
      “话虽如此...”娴皇贵妃眉头轻皱:“但万岁爷一日不将册封礼办全了,本宫这皇贵妃的位子,就一日坐的不安宁,”
      
      七月初乾隆虽下令晋娴贵妃为娴皇贵妃,嘉妃晋嘉贵妃,令嫔晋令妃,婉贵人晋位婉嫔,但乾隆也以嘉贵妃月份大了,不好行册封礼为由,只下了旨意,授了册宝,但将行册封礼的事情压了下来。
      
      其他几个晋位的嫔妃也就罢了,但她是要摄六宫事的,不行册封礼,总归显得名不正言不顺。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