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别墅能穿越

作者:传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五十年代极品(09)

      一共看着能长十几株冰霄花的地方,全都铺上花盆中的土。
      
      然后,自己又拿出来十三株冰霄花。
      
      又把原本铺在坑里的土壤挖松,再用手一捧一捧的装进背篓中。
      
      半背篓的土,还有十三株冰霄花。
      
      搞定,从下面爬上来,这里是虽然不是码头,是湖边偏僻的一块略低于堤坝一点的一块地方。
      
      这里平时很少有人来,太偏僻。走过来,要绕一个大圈。
      
      原主来过,还是四年前来过。
      
      媛媛找这块地方就是因为不走近,不仔细看,谁也发现不了这里有什么东西。
      
      这也是她能解释别人发现不了冰霄花的原因。
      
      她能发现,那是她运气好。
      
      为此,她还在湖水中撒了一些有益的东西,在刚才作假的地方也撒下了好东西。
      
      做好一切,媛媛才下山回家。
      
      六点半左右,彭家的男人,都背着背篓从田里回家。这几天全都在田里拔野麦子野草。
      
      一个个的晒的漆黑,黑的跟非洲黑人差不多。
      
      家里的几个侄子,已经在媛媛的指使下,洗好花盆,装了一多半的土。
      
      媛媛自己蹲在屋檐下,把背篓中的土,一个个的铺在已经装了一多半土的花盆中。
      
      “小妹,在干什么?”彭大河洗好手脚,走了过来。
      
      “装土,四哥,来来来,帮我。”坐在小板凳上的某媛,感觉腰快不是自己的,酸疼的很。
      
      今天比昨天还累。
      
      我真是太勤劳了,某媛很不要脸的感叹道。
      
      “好,怎么做?”彭大河看了一眼背篓中的冰霄花还有花盆,明白小妹要干什么,但具体怎么干,还得问问。
      
      突然,神经大条的他,惊叫起来,“好冷,小妹,这是啥?”
      
      进屋的彭爹转身,看向隔壁闺女房间外的屋檐下,走了过来。问道,“老四,稳重点,鬼叫什么?”
      
      冰霄花已经开花,白色的小花,俏丽的绽放着。
      
      老四稳重不了,别怪他见识浅薄,真的,他刚才因为冷好奇的摸了一下冰霄花,真冷,太冰。
      
      “爹,小妹挖回来的花很古怪。”
      
      没办法,他就是个没见识的农民,淡定不了。
      
      “闭嘴。”媛媛凶狠的骂四哥,大惊小怪,一点也不稳重。
      
      彭爹虽然也没有什么见识,可他经历过战火纷飞的岁月,经历过“人吃人”的年月,还有被有钱人万般剥削的年月。
      
      见过侵略者,见过地主老财,见过形形色色的好人与坏人。他反应很快,也对着老四呵斥,“别嚷嚷 ,蠢货。”
      
      好吧,老四郁闷的封嘴,自己都是蠢货了,还说什么。
      
      彭父拉拉闺女的衣服,轻声的问道,“媛媛,哪儿挖的?”
      
      “凤山湖,爹,你随我进房间。我慢慢说给你听。”
      
      这事需要爹的支持和帮助。
      
      “嗯。”彭爹望了一眼老四这个蠢儿子,然后说,“看着这些,还有不让人靠近你妹子的房间。就是你媳妇儿也不行。”
      
      “哦,好的,是。”老四耷拉着脑袋,继续填土,把背篓中的土铺在花盆中。
      
      进屋,媛媛坐在床边,让老爹坐在她书桌前的椅子上,叽里呱啦的说了前天无意中进山弄回来的花,当时挖一株就是觉得好看,想放在书桌上,给房间添添颜色。
      
      没想到,放了两天两夜,她发现房间里没有一个蚊子还有凉丝丝的,舒服的很。
      
      她也是今天回来后小睡一会儿才发现的。
      
      醒来以后,就上山全给挖了回来。
      
      “媛媛,别告诉别人。”彭爹知道说出去,会出事,怕人来偷。
      
      “爹,我不说出去。我还想培育这个,以后靠着这个挣钱孝顺你和我妈。”说道孝顺父母,媛媛侧身在枕头下拿出来一大摞钱,递给彭爹。
      
      “爹,这是我挣的,我今儿问了我同学,盖屋子需要多少建材还有钱,咱家边上还块地方是不是没有人买,咱家买下来做宅基地,我想把房子盖了。
      
      我进城得到消息,说是以后田要上交,集体出工,集体种,买瓦砖都需要条子,还不好买。
      
      现在在商讨可行性,要是上面商讨通过。以后盖房,比较麻烦……”
      
      她的言语中透露出来最近三四年要推出的一些政策。
      
      有的已经在推行,只是从上面到下面,需要时间而已。
      
      最后还让老爹保密,不能对任何说。彭爹知道闺女有同学的家里就在市府上班,他猜,肯定是从那同学家听来是,连忙保证道,“好,我不对任何说。
      
      媛媛啊,咱家是穷,可不能做坏事。”彭爹望着那摞钞票很是担忧。
      
      没有见到钱的幸喜只有无尽的担忧,这孩子,才两天功夫,哪儿挣来的?
      
      看着是多,也就是三百块钱,其余的,媛媛也没有拿出来,她怕吓死老实陀。
      
      笑着,耐心的解释一番,说是找自己同学拿货在黑市赚来的。
      
      彭爹在家里对着儿子霸道,但依然是个老实人,一辈子本本分分。听到在黑市卖东西挣钱,依然担忧,“那危险不?”
      
      “不危险,至少现在不危险。也许已经时局变化会危险,但我又不长期做,就今年做一做。以后做不做再看吧?”
      
      媛媛低声的解释,然后父女俩说了很多事情,大致的调子就在父女俩今天的交谈中定了下来。
      
      她的巨多解释也安抚了彭爹,她未来要做的事情,需要有人配合。
      
      不告诉不行。
      
      彭爹是她目前能确定的最好的人选。
      
      疼她,还是家里最有话语权的人。
      
      在家里能震四方。
      
      出门的时候,彭爹揣好钱,笑眯眯的,还是闺女贴心。
      
      离开闺女房间,出门就嘱咐老四,“媛媛的事情,谁也不许说。这花的事情,也不许说。”
      
      “哦,不说,谁也不说。”老四做了一个封嘴的动作。双手都是泥,还把十几株冰霄花全种在花盆里。
      
      彭爹大步走了出去,他得去村长家,还得把隔壁的那块地方买下来。
      
      他刚才看了闺女画的草图,蛮好。这样一来,多了几间房子。
      
      闺女结婚以后,他也给闺女把房间留着,以后回家时住。
      
      还有,他顺便把闺女以后的宅基买下来。
      
      彭爹脑海中已经转了很多圈。
      
      吃晚饭前,彭爹彭母的房间也摆上了一盆冰霄花,一个小时以后,屋子里清凉,舒服的很。
      
      彭爹一直等到温度有了变化,才拉着老妻在房间里嘀嘀咕咕说了许久的悄悄话,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他是一个字都不说。
      
      夫妻俩嘀咕许久,彭母感叹道,“老头子,我就说吧,咱家闺女是个有大福气的。你看看,有福气又孝顺。”
      
      “对,媛媛比那几个臭小子都好。咱俩以后老了,还得靠媛媛。聪明,孝顺,遇事不慌有主张。咱家以后的顶梁柱是媛媛。”
      
      彭爹不重男轻女,他虽然老实,但看的很明白,只要是自己的孩子,男的还是女的,都没啥。
      
      有孝心的就是嫁出去了,也不打紧。她依然孝顺,比那些只知道剥削老人的白眼狼不知道好多少倍。
      
      市府宿舍大院
      
      何家
      
      傍晚,云云妈下班回到家,桌子上已经做好了饭菜。
      
      她宠孩子,但不过分,孩子们都要学会自己独立生活,打扫家里的卫生,洗衣服,拆洗被单被套,还有做饭,这些基本技能。
      
      家里的孩子从小学毕业时就开始学习这些技能,孩子们放假时,她与丈夫就能出差,或者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中。
      
      以前在部队,大儿子,小儿子还在读小学就学会了这些,那时候部队长期移动,学会生存技能是必备的。
      
      “哇,好香啊,谁做的?”白秀梅进屋就闻到了香味。
      
      “妈,我做的。”拿着锅铲从厨房蹦出来的何彩云骄傲的指着桌子上的菜,回答道。
      
      在一边帮忙的何建国笑笑没有说话,他负责择菜,洗菜,切菜,做的人是妹妹。所以这功劳也是她的。
      
      白秀梅嗅嗅空气中的菜香味,暗自诧异,真是香,清香不腻人,还有比一般的蔬菜香味浓郁许多。
      
      洗洗手,然后问,“家里怎么有这么多菜,哪儿买的?”
      
      厨房里还有许多没有做的菜,依然还是水灵灵的。
      
      “妈,不是买的。是我同学来我家玩送的,你认识的,就是我的同桌彭晓媛。”
      
      何彩云把锅铲递给大哥,自己要休息,坐在客厅眼巴巴的望着茶几上的小瓜,是媛媛送的,一共也就十个,每一个一斤左右。
      
      香香的,她从媛媛拿出来时就想吃,可爸妈还有二哥都没有回来,吃独食她还干不出来,只能等着晚饭以后再吃。
      
      “云云,爸爸妈妈怎么教你的?怎么能收你同学送来的菜?”洗手洗脸以后,白秀梅坐在客厅教育闺女,有点不像话。
      
      何彩云不喜欢听妈妈这样说,嘟着小嘴,不高兴的说道,“妈妈,我一直都听你们的话,不收同学的贵重礼物。
      
      今天媛媛来,大老远的背来。我能说不收,让她背回去。我可不好意思,再说了,她虽然来我家请我帮忙,可她没有提什么过分要求。
      
      只是她家想盖几间砖瓦房,然后让我打电话帮忙问问,需要一些什么建材,大致要花多少钱而已。”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