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别墅能穿越

作者:传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五十年代极品(03)

      她找机会挣钱,真不是难事。
      
      “我信我闺女。”彭爹郑重的点头,他的眼睛里闪烁的骄傲的光芒:吾家有女初长成。长大了,也有本事了。
      
      骄傲的彭爹扫视了家里所有的儿子们一眼。
      
      因为老大彭大树有表明态度,彭爹给了老大一个善意的微笑。
      
      还说,“老大不错。是个有孝心的。”
      
      此话一出,老二大海,老三大江,老四大河异口同声的说道,“爹,娘,我们都听你们的。想怎么置办小妹的嫁妆就怎么置办,我没有意见。”
      
      三人无视身边媳妇儿的不高兴,只要爹娘高兴就好。
      
      “好,都是孝顺的。”
      
      家庭战争就此结束。还没有打起来,就结束了。
      
      下午,闲着没事的媛媛,提着鱼篓,还有鱼叉,能堵鱼的专用鱼簸箕走了出去。八岁的保国,打着赤脚悄悄的跟在小姑身后。
      
      他是小男子汉,要去保护小姑,小姑太蠢了。总是被陈家那位什么莲骗,每次都被骗不少零嘴出去还有零钱出去。
      
      媛媛一出家门,就知道身后跟着小尾巴。
      
      走了一段还跟着,“保国,你跟着干嘛?”
      
      转身,盯着一直跟着她的大侄儿,问道 。
      
      保国胆子大,没有被小姑发现倒好。被发现了,即使有些怕小姑,他也硬着头皮上前,尽量不让自己的声音颤抖,“小姑,我就是想与你一起去抓鱼。”
      
      说话的时候,右手还习惯的抓抓头发,脑袋耷拉着。小姑是家里的霸王,杀神。不只是他怕,就是弟弟妹妹也都怕。
      
      他晓得他爸妈也是怕的。
      
      不说别的,小姑上市里读书以后,回家就逼着他和弟弟改口,以前他们喊爸妈都是喊爹娘,被小姑逼着改了口。
      
      小姑自己也改了口,只是把喊娘改为妈,别的都没有改。
      
      几天时间在家里督促他和弟弟们都改了口。那时候只有两个弟弟会喊人,其余的都还不会说话。
      
      从那以后,他晓得小姑是家里的霸王,谁也比不了。
      
      爸妈怕爷爷奶奶,爷爷奶奶听小姑的。最最没有说话机会的就是他弟弟妹妹们。
      
      小家伙脑袋瓜子转的快,也特别的聪明。
      
      夏天被晒的黑黑的保国,两只小脚还在地上相互交替踢踏着。心中很是不安 ,他胆子大归大,可还是很怕小姑。
      
      “想去抓鱼啊,那就来吧,走。你提着鱼篓。”
      
      “好,谢谢小姑。”保国一下子冲过去,接过小姑手中拎的鱼篓。
      
      “谢啥,走吧,还看什么?”媛媛没有在原主的性格上做出多大改变。媛媛本人也是个随性的人,再说了原主的性格挺好的。
      
      虽然对哥嫂侄子侄女们极品点,但对父母那是百分百的真心。
      
      哥哥们都还好,嫂子们都多少有些那个啥。她的性格就维持原主的,哥哥们长期被吹枕头风,谁知道他们会不会被嫂子们同化。原主的性格还能敲打敲打哥哥嫂子们。
      
      免得她们以后对公婆不孝,哼。我可是一个善良又美丽,还孝顺的小美女。
      
      傲娇的走在前面,走出了六亲不认的步伐。
      
      村里有不少人路过姑侄俩身边,指指点点,“瞧瞧彭家晓媛指使她侄子拎鱼篓,真是……”
      
      余下的话都不好说,不知道怎么说。彭家幺女真是懒到死。
      
      啧啧啧,无限同情老关家,找了这么一个儿媳妇。
      
      对于那些人的啧啧声,媛媛充耳不闻,跟没有听见一样。
      
      “小姑,咱去哪儿抓鱼?”保国倒没有觉得小姑让他拎鱼篓是指使他,反正从他能打酱油开始,没少被指使,现在已经成了习惯。
      
      真的,家里的堂妹最大的就两岁,也没少被小姑使唤着拿块抹布啥的。
      
      “河里,深河。”凤阳村有两条河相交,一条比较浅的河(浅河),一条比较深的河(深河),都是两条天然河。
      
      深河可深了,最深的地方有十几米。
      
      好在凤阳村的孩子们被父母千叮咛万嘱咐,从不去深河,夏天即使玩水都去浅河玩。
      
      凤阳村,还有周边几个村也是共用这两条河。祖辈传下来的规矩,即使想死的人想自杀也不能选择跳河,几百年来,上中游的这些村子,依循祖辈规矩。
      
      保持着老规矩,他们没有什么环保概念。
      
      只是说,河里不能淹死人。哪怕是古时浸人猪笼都废弃了。
      
      据说,淹死的人怨念深,在没有找到替身之前不会离去。
      
      他们会拉人下水淹死人,成为他们的替身,才会离开,一任接一任的。
      
      为此,从源头到两条河水相交汇入大江支流的这段,几百年来 ,河里都没有死过人。
      
      过河的,平时宁愿多走一段路绕道去浅河那边过,也不去深河那边过。
      
      特别是下大雨涨洪水时,哪怕两边都有石桥,也不不会有人从深河的石桥上过。
      
      一听说要去深河,保国吓了一大跳,忙喊道,“小姑,深河不能去,危险。”
      
      八岁的孩子都早就被家里的爸妈耳提面命的提醒,不能去深河玩水。
      
      村里的孩子,大孩子带着小孩子一直叮咛着,不许去深河。
      
      头也不回的人也大声说道,“我不去深河 ,就在三角滩抓鱼。”三角滩是两条河相交处的一个高地,一边是深河,一边是浅河,还有一边是通往村里的大路。
      
      整块的漂亮草坪,美得哟,没得说。
      
      有阳光的日子,你会看到无数的妇女在三角滩浅河这边的几个码头洗衣服,洗蚊帐洗床单等。
      
      洗完,无数的白色,泛黄的蚊帐,铺在草坪上晒。
      
      一眼望去,白茫茫一片。中间还有小片的绿色,煞是好看。
      
      “那好吧,深河不能去。”小姑的脑子有坑,他得看着。操心啊,真是的。
      
      小小少年望天小小忧郁了一下下。他真是操碎了心,摸摸自己小小表扬下自己。
      
      我真是不错!
      
      “知道 ,保国,我才发现你挺啰嗦的。”媛媛回头撇嘴鄙视大侄子。
      
      无语的保国朝天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真是的,还不领情,真不让人省心的小姑。
      
      行吧,你是小姑是家里的霸王,怎么说都是你有理。
      
      我闭嘴。
      
      小保国拎着鱼篓亦步亦趋的跟紧不省心的小姑。
      
      小姑可不能出事,她要是出事,爷爷奶奶会疯了去。
      
      以后家里会无宁日。
      
      摇摆着小脑袋的保国还负责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走在前面的媛媛已经走到三角滩深河那边,也有码头。
      
      边边上不深,就刚刚到脚踝。
      
      有一两米的距离都只是到脚踝与小腿肚子深。
      
      倒也不危险。
      
      蹲下,卷起裤腿走下去。回头看了一眼大侄子,吩咐他,“保国,你在边上都编点提鱼的草绳。”
      
      “好。”
      
      边上有长的比较长的水草,扒下来,能几根编在一起,提鱼。
      
      一屁股坐在草地上,扒拉着水草,开始认命的编。眼睛却盯着河里的人。
      
      可千万不能出事啊。
      
      小小少年的心底念念叨叨,不停的祈求上天保佑自家小姑平平安安。
      
      河里的人,悄悄的买了一份鱼饵。撒下一点点,试试。
      
      撒下鱼饵,没有等几分钟。周围的鱼群躁动起来,纷纷朝着媛媛撒下鱼饵的地方游来。
      
      清澈见底的河水中,溅起缕缕浪花。翻腾跃动的鱼儿们,争先恐后的挣抢水中那诱惑至极的鱼食。
      
      “嚯,好多鱼。小姑怎么那么多鱼。”保国急啊,想下水也帮着抓鱼,可,长辈的千叮咛万嘱咐还在耳边,岸上的小小少年急的抓耳挠腮,跳着脚张望。
      
      “保国,快回家,找你爷爷还有你爸他们来。”
      
      媛媛着急的大喊,好多鱼。她一个人也抓不了。
      
      “哦哦哦,我跑回去。”说完小小少年快速的奔跑着。
      
      河里的鱼,不是谁家的,都能抓鱼。
      
      遇到鱼窝子的机会不多,大部分的人都不会告诉别人。自家抓,说不定还能进城换点钱。
      
      淳朴善良肯定也有,但也不代表他们就会事事无私奉献。
      
      大侄子跑了回去,站在水里的媛媛用鱼簸箕一直撮,撮了不少的鱼,一斤半以下的,全部放生。
      
      深河多年都没有人打渔,最多与她一样,三角滩深河边缘用鱼簸箕撮鱼。
      
      再深点就不会再去。
      
      也有人家里有木船,家里喂养着鸬鹚,叼鱼上船。
      
      他们在船上撒网捞鱼,但一年也就那么几次,慢慢的,喂养鸬鹚的人家很少。不划算。
      
      绑在码头上的鱼篓中已经装了不少的鱼。
      
      一路极速奔跑的保国,飞快的跑到爷爷与爸爸,叔叔们做事的田里。
      
      使出吃奶的力气喊到,“爷爷,小姑找你。爸,二叔,三叔,四叔,你们都来。小姑说了,找你们有急事。”
      
      晚稻刚插下午没有几天,有些家里劳力多的人家,先忙完双抢,田里的晚稻已经生根站稳,能下田扒野草野麦子。
      
      周边别人家的田里,一些人家听见保国的声音。嗤笑一声,摇摇头,弯腰继续拔野麦子野草。
      
      有人还与身边的人聊天,“老彭家的八斤宝(娇宝贝)又作什么怪(又闹什么幺蛾子)。”
      
      “哪个晓得,反正彭家八斤宝一天到晚作怪。”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发红包了,求收藏,求评论
    发评论有红包,两百个红包,发完即止。
    推荐一波下本接档文: 求收藏
    《[综]万能朋友圈》by传山
    死在马嵬坡的杨贵妃玉环,洗去记忆,穿越诸天。
    感恩答谢……
    蜗牛左左扔了1个地雷
    夜魅扔了1个地雷
    夜魅扔了1个地雷
    蜗牛左左扔了1个地雷
    珊瑚扔了1个手榴弹
    小小燕子飞啊飞扔了1个地雷
    谢谢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么么哒!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