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别墅能穿越

作者:传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五十年代极品(12)

      一口气啰啰嗦嗦一大堆,说了好多话,累死人。
      
      周围不少人拍掌叫好,“对,就看不惯这样的老婆子,吃饱了撑。一天到晚找事,还瞧不起农村人,没农村人你吃西北风。”
      
      “就是,还打鱼,谁不知道咱这里周围的河,都很少打鱼,不遇见浅水边的鱼窝子,谁敢去打鱼。
      
      癞□□打呵欠,口气真大。一口气要一百斤,谁能保证,这不是为难人家吗?”
      
      “看老婆子的面相就是个刻薄的。”
      
      张家老太太转了一圈,周围的人全是指责她的,一直和她站在一起的两位老太太在两分钟之前已经悄悄的溜走。
      
      她一个人孤军奋战,看了眼周围嘲讽的眼神,还有谴责,第一次老太太不知所措,被吓到了。
      
      然后一屁股坐在滚烫的地上,拍着大腿哭喊,“我冤啊,冤死我了,我好心好意给她家介绍一桩生意。小丫头片子污蔑我啊,我一个老婆子……”
      
      可惜的是,在场没有一个人信她。一看就知道是装的。
      
      媛媛对着周围的人拱拱手,“谢谢大家仗义执言,也谢谢大家的信任。咱都散了吧,我也要回家。”
      
      说完,转身离去。
      
      余光都不瞟下地上一直哭喊着冤枉的老婆子,自作自受。
      
      确实极品,比原主还极品一百倍。
      
      一场小风波暂时结束,媛媛怼赢了张家老婆子,还害她丢了脸。但后续应该还有故事,遭罪的人可不是媛媛。
      
      当然,一时半会儿,媛媛的小姑不会有事,她那婆婆也暂时不会针对她。惧怕还在,得缓一阵。
      
      进村就发现疯玩的侄子,媛媛一把薅住保国,保家,保民三人,“走,跟我回家做事。不怕晒啊?”
      
      被小姑的魔爪薅住是保家,不安的犟嘴,“小姑,我不怕晒,真的?”
      
      三个孩子都是打着赤脚,一点也不觉得地面烫或者石子扎脚不舒服,对于他们来说,一点感觉都没有。
      
      还敢犟嘴,媛媛直接揪住保家的耳朵,小小的转了一下,“你们三个大的都出来了,保齐,秋燕,冬燕,他们三个小的睡带的?”
      
      “没谁带,在家睡午觉。小姑,跟你说,咱家不知道怎么搞的,别外边儿凉快好多,家里的院子里,都凉丝丝的。”
      
      保民五岁,与保家一年的,保家比他大月份。保民是老二彭大海的儿子,他下面还有一个两岁的妹妹秋燕。
      
      他小声的说着,声音小小的,只够媛媛一个人听见。
      
      “哦,那我回去也感受感受。既然家里凉快,你们三个跑出来干什么,不在家待着。”
      
      男孩子就是不一样,在家里待不住。哪怕家里舒服,凉快也待不住。
      
      三小只被媛媛给薅回家,只能与小伙伴们无奈告别,玩闹的的孩子中还有一位是关家的孩子,怕怕的躲在一边,他明白的很,彭保国的小姑是他未来的小婶。
      
      小家伙溜到边边上,观察着未来的小婶。
      
      媛媛没有注意到关家的孩子,带着自家的侄子回家。
      
      家里的院子地上晒着花生,晒衣的竹竿上,晾晒着衣服。
      
      进门就使唤三个小侄子, “去,洗干净手脸,再擦擦身上的灰尘,然后各自收衣服,自己收自家的。”
      
      “哦。”三小只怏怏的,屈服于恶势力,乖乖的去洗手脸。
      
      回到家,放好背篓,媛媛也洗了把脸,身上的灰尘掸掸,然后坐在一边,看着嫂子们摘花生。
      
      没有多少了,看样子,明天上午就能摘完。
      
      撒娇拉着彭母坐在房间,然后絮絮叨叨的说了在城里碰到小姑家婆婆还与她吵了一架的事情。
      
      “没事儿,那老婆子我也不喜欢。要不是你姑一家四口人不错,我早就骂人了。”彭母护短然后说没事,就是有事,自己也不怕那张家老婆子。
      
      这些年自家与小叔子一家,没少被她嫌弃看她的白眼,什么玩意儿。真以为自己多高贵,也没比这农民富裕多少。
      
      吃的也就那样,也没比自家吃的穿的好多少。
      
      彭母拍拍闺女的手安抚道。
      
      “嗯,妈,我爹回来了没有?”
      
      她还想着自家盖房子的事情。
      
      “回来了,去了隔壁村找瓦匠刘,盖砖瓦房,不能瞎盖,得好好的打地基。”
      
      “那就好。”
      
      她出钱,至于以后怎么盖的事情,她可不管。她也不愿意操心。拿着热水壶献宝,彩衣娱亲,哄的彭母喜笑颜开。
      
      等彭母离开,她搬着小板凳又坐在房间外的宽大屋檐下,摆弄着她的冰霄花,等到了冬日,冰霄花凋谢。进入休养期。
      
      她要在夏天,给分株成功,还得做多种尝试,普通的泥土不知道能不能养活冰霄花,她得试试。
      
      起身进房间,拿出来一个小铲子,一把小剪子,继续蹲在窗户下侍弄着冰霄花。
      
      昨晚已经搞到了侍弄冰霄花的方法,只是,稍有区别。人家那本来就是冰霄花的原生世界。
      
      气温,环境,土壤的情况都不同,自己有方法也只能借鉴,还得反复试。
      
      蹲在窗户下,背后传来喊声,“晓媛。”
      
      记忆中熟悉并憎恨的声音。都不用回头,她也知道是谁。
      
      “哦,你咋来了?”
      
      耷拉的脸,十分不喜欢走进来的人。
      
      她可不是原主,态度直接,语气也不咋滴。
      
      陈玉莲诧异的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彭晓媛。她在笑,笑的很温柔,但眼神里面带着审视。
      
      浅笑嫣然,任谁看了都觉得眼前的陈玉莲是个温柔贤惠的姑娘。
      
      轻声细语的吐出来一句话,“晓媛,我前天落水了,昏迷了许久。”
      
      听到黑心莲的声音 ,保国不用谁提醒,哒哒的跑过来,警惕的盯着黑心莲,又装可怜来找小姑不是骗钱就是骗零嘴。
      
      好不容易小姑对他和弟弟妹妹们好了些,他也要帮小姑的忙,盯着黑心莲,不能让他再骗小姑。
      
      小姑咋就不聪明点,总是让黑心莲骗,他好操心哦。
      
      小小少年叉着腰站在媛媛的旁边,像头饿狼一样,凶狠的盯着陈玉莲。
      
      “哦。”没有多余的回答,然后望着天上白白的云朵,一朵朵洁白的云朵,悠悠的飘荡,看起来就软软的。她很像摸摸,至于眼前的人,不怎么在乎。
      
      心里还想着,怎么还不走啊,烦人!
      
      被一个字打发的人,此时表情委屈极了,黑黄的瘦脸上满是委屈,不知道的还以为别人欺负了她。
      
      “晓媛,你变了。”委屈的控诉着。
      
      “你也是。”媛媛面无表情,漠然道。
      
      “你怎么一下子就变成了这样?”
      
      “嗯,你愿意这么想随你。你不也从落水以后变的更奇怪更会演戏。”
      
      她不怕眼前的人知道自己的变化,陈玉莲只会以为她也是重生的,什么穿越 ,她肯定不知道。
      
      知道也不怕什么,她敢说吗?
      
      给她一万个胆子也不敢在外面说。
      
      “你,你也是……”陈玉莲吓得直哆嗦,不敢置信。
      
      瞪大眼睛望着比阎王还可怕的彭晓媛。
      
      怎么会,老天爷怎么能让彭晓媛也从几十年后回来,她的计划还能成功吗?
      
      惊恐的望着笑的肆无忌惮的“恶魔”,感觉自己不能呼吸了,她必须静静。
      
      踉跄的一步步退出去,她得好好再想想,再想想,哄彭晓媛说做军嫂不好多苦多累,已经行不通。
      
      人家不会相信。
      
      被吓得不轻的陈玉莲失神落魄的走了出去。
      
      保国诧异的看着战斗力空前强大的小姑,陷入新的思考中:
      
      小姑怎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淡淡的几句话就吓跑了黑心莲,厉害。
      
      真心想给小姑来一句表扬,可想想自己的身份,不合适,还可能会被小姑敲火栗子。
      
      不划算,不划算。
      
      嘿嘿,小姑总算明白了一回。但愿小姑以后一直这么明白,不被黑心莲还有别人骗,他就不用跟着操心。
      
      我容易么,真心不容易。
      
      小黑炭摇晃着脑袋又走了进屋,去和弟弟妹妹们玩。
      
      没意思,真想出去玩,可看看天色,出去也找不到什么人玩。
      
      算了,安心待在家里。带带弟弟妹妹,顺便教育他们,以后别被人骗。
      
      操心的第三代大哥。
      
      不知道大侄子心里的那些有的没的的心理活动,要是知道,媛媛一定敲敲他的小脑袋瓜。
      
      整天想些啥。
      
      坐在窗户下,一个人摆弄了一个多小时。
      
      一直到彭爹回来,回来的彭爹还提着一布袋胭脂李。
      
      进院就开始喊,“媛媛,看看爹给你带了什么好吃的回来。”
      
      隔着布袋,媛媛没有千里眼 但她有蕙质兰心,有张哄死人不偿命的嘴,有张萌萌的小圆脸。
      
      小小的脸,却是圆圆的娃娃脸。一笑有两个小酒窝。可爱的让彭爹彭母爱闺女爱到骨子里。
      
      多乖的孩子。孝顺体贴还有本事,又会哄他们高兴,哪哪都好。
      
      “爹给媛媛带的肯定是好东西,不是好吃的就是好玩的,对不对?”声音软萌软萌,小脸笑眯眯的,萌萌哒,可爱至极。
      
      “哈哈,对,是好吃的。”彭爹听到闺女贴心的话语,舒服的大笑起来。
      
      进了院子 ,他就感受到了与外面炎热不同的凉爽,舒服。
      
      家里凉爽可是多亏了自家的闺女,有福气的孩子。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