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接手了豪门祖宗

作者:惊猪一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节目

      月澜熙也只是磕破了头,伤口不深,也已经被陆以寒治愈,除了平时太过劳累和节食留下的贫血,她已经没有大碍。
      当天就可以出院。
      
      江灵离开病房后就没再回来,她只给陆尧打了一个电话称自己有事先走了。
      
      月澜熙今夜本来是想找月嘉欣好好谈谈,但看陆以寒深邃的眸和老懒的一再坚持便改变了注意,跟着陆以寒去了陆家。
      
      陆家的别墅群占据了整个山头,以庄园的形式成为华京地标性建筑。
      甚至在这山头下有个名为“陆家庄园”的地铁站。
      
      明月当空,疏星几抹。
      月澜熙坐在车里看这个地铁站飞快从视线中消退,劳斯莱斯平稳行驶在盘山公路,在半山腰的位置上就有一宏伟的铁栅栏大门,门上装置着数个摄像头,在探勘到车牌号后,大门缓缓开启,将盘旋在山间属于陆家的大路展示在众人前。
      
      汽车再次发动引擎驶入门内,不同于之前行驶的公路,大门内的公路有造型特别的路灯,随着汽车的驶过次第而亮,照亮路边朵朵野花。
      
      车子又行驶了大约十分钟后才可以看见一栋栋联排别墅。
      老懒带着陆家祖宗和他的妻子到了陆以寒一直居住的那栋被命名为“清水湾”的别墅里,之所以叫清水湾是因陆以寒这栋别墅外有一道人工修筑的小桥流水,修筑的风格是请江南大家设计,有梨花兼着芭蕉,又有溪水灌入墙内,围着院落淌了一圈后缓缓流至前院。
      月澜熙还未下车就可以听见悦耳的泉水叮咚。
      
      其实前世她居住在清水湾的那几天,闲暇时最爱坐在院落的石阶看溪水徜徉。
      她走到别墅里,老懒带着她一路到二楼的某个房间前。
      
      月澜熙微微一怔,这个房间就是当年她住的那间。
      推门而去,里面整洁如初,像是每天有人打扫,却特意没有改变房间里任何物件的位置。
      果然老懒笑意盈盈道:“夫人,房间每天都有人打扫,少爷吩咐过不允许碰房间的东西,所以当初您搬走是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
      
      月澜熙听出老懒话中对自己的抱怨,她当时只想着给自己最后一点颜面,招呼都没打就离开了。
      其实陆以寒根本就没有嫌弃自己的任何意思。
      就像现在,陆以寒又回到了他自己的房间,将房门紧闭。
      
      月澜熙道了声抱歉。
      老懒又道:“夜深了,就不打扰夫人休息,夫人又什么需要直接叫我就行。”
      月澜熙道:“谢谢。”
      
      老懒走后月澜熙才轻掩上门环顾房间,衣柜里有干净的衣服,每件衣服都有洗净的痕迹,想来隔断时间陆家下人就会把衣服重新洗过。
      盥洗间的洗浴用品都是新的,上面未落一点灰尘,甚至生产日期也仅仅是不久前,这些东西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换上一批。
      
      月澜熙心里忽觉暖意,虽然知道陆以寒不会如此贴心,但若他不在乎,下人们也不会如此细心。
      
      她拿着换洗衣服走进盥洗室,热水消退她今日的疲惫,舒舒服服泡过澡后,她才发现手机有一个胡容的未接电话。
      这个时间点胡容打电话过来,看来和今天受到刺激的江灵脱不了干系。
      
      月澜熙倒是想看看她们又要搞什么把戏。
      电话回拨过去后,胡容很快就接通了。
      
      胡容道:“明天6点到公司签合同。”
      月澜熙道:“除了解约其他一概不谈。”
      胡容笑了:“解约也得你官司赢了再说,我说过一天没和争渡解约,那么我就有权力决定你一切行程。”
      月澜熙一晒:“原来是有行程,我以为公司这段时间不会给我资源。”
      胡容道:“6点准时。”
      
      说完就撂了电话。
      
      月澜熙握着手机,确实,在没有和争渡正式解约前经纪人有权力接通告。
      她揉了揉略胀痛的额角,看窗外月夜沙沙。
      
      就在这时,手机一声突兀的提示音打断了她的发神。
      月澜熙低头一看,有一条微信消息。
      
      以为是胡容或者段白发来提醒自己的消息,她不慌不忙打开。
      
      【陆以寒:/月亮】
      
      就像是迎面打来一击甜蜜枪,月澜熙心里忽的塞满了满足。
      她不受控制地扬起笑容,按住语音键,月澜熙道:“晚安,陆以寒。”
      
      这条消息发过去后,月澜熙便看见微信界面提示的正在输入。
      她静静等着。
      过了很久那头还显示着“正在输入”。
      
      不知道陆以寒要发些什么,月澜熙盯着他黑乎乎的头像等啊等。
      又过了很久,“正在输入”变成了“正在讲话”。
      
      月澜熙倏地坐起,三秒后,陆以寒的一条语音消息发来了过来。
      她忙不迭地点开。
      
      “晚……安……熙熙。”
      
      ‘晚安’两个字陆以寒说得磕磕巴巴,像是刚学会讲话的小孩,吐词并不清晰带着一股含糊的音量却说得无比认真。
      而相对‘晚安’,‘熙熙’流畅许多。
      
      月澜熙心募地一动。
      晚安,陆以寒。
      她心道。
      
      翌日,月澜熙4点过就起了床,陆家别墅在城郊,距离城南的争渡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
      因为房间挨着陆以寒的房间不远,月澜熙轻手轻脚从房间出来,再慢慢合上房门,怕自己吵醒了听力极佳的陆以寒。
      做好这一切后,月澜熙走下二楼阶梯,却看见一楼已经开始忙碌的老懒。
      
      老懒围着围裙正在一楼小厨房熬羊肉粥。
      陆以寒爱吃羊,几乎是顿顿不离羊肉,老懒便变着法把羊肉弄出新花样。
      
      羊肉粥要熬两、三个小时,老懒便早起守着熬粥,正巧碰见了要离开的月澜熙。
      上次月澜熙离开也差不多是这个时间点。
      老懒:……
      
      月澜熙赶紧解释道:“公司那边有点事,去签个合同。”
      老懒这才露出笑容道:“我让人送夫人去。”
      
      月澜熙想了想点头。
      反正她不是真的要离开,她是巴不得留在陆家。再一个虽然是夏天,天亮的早,但陆家外也不好打车。
      老懒让人把车开到清水湾院落前,把月澜熙送上车后道:“冒昧问一句夫人处理事务要多长时间?少爷说等你吃早餐。”
      
      坐在车里的月澜熙闻言下意识朝别墅大门看去,陆以寒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别墅门前正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
      虽然陆以寒表情少,但月澜熙还是忍不住朝他微笑。
      也不知道老懒隔着这么远是怎么看出陆以寒想要表达的话。
      
      月澜熙扬起一个笑,想着签一个合同不会有太久时间便道:“行,如果耽误太晚我再告诉你。”
      
      ***
      
      劳斯莱斯载着月澜熙一路畅通无阻地到了争渡。
      虽然避开工作日的早高峰,但月澜熙也是踩着点到的争渡。
      
      乘电梯上到14楼,胡容已经在办公室等她了。
      见到她头也没抬:“合同在桌子上,签个字就行。是个经营类真人秀,地点在非洲的开罗,节目是24小时直播类,为期三个月,已经开机一个月,所以你只用待两个月。你是中途加入,嘉宾阵容最低也是三线,你记得少说话多做事。机票是9点40,我让春天去你家收拾行李了,她会跟你一起去,还有什么问题吗?”
      
      “非洲?”月澜熙笑笑:“把我打发这么远?”
      
      胡容冷哼一声道:“别给脸不要脸。”
      
      月澜熙拿过胡容办公桌上笔筒里一支笔在合同上签下自己的名字:“既然容姐已经决定好了还叫我过来签字做什么?就算这个节目非要我签一个字,你让春天直接把合同带给我就好。怎么,容姐,还有别的事?”
      
      被月澜熙识破胡容也不尴尬,她往办公椅上一倒,抬高下巴露出一副看好戏的模样:“你把前经纪人害成这样,在离别前总要打声招呼。”
      
      “谁害谁?容姐别本末倒置。”
      
      她知道胡容叫自己来不会有什么好事,担心胡容录音套话,她答得挺小心。
      
      然而话音刚落,办公室门就被推开。
      
      伶卿卿拉着一脸憔悴的段白进来。
      
      段白本耸拉着脑袋,伶卿卿拍拍她的肩膀道:“白姐,你看看这是谁?”
      
      月澜熙好整以暇地看着伶卿卿和段白唱戏,然而当段白抬头看见自己那刻,忽然就跪了下去。就像是看见什么令人恐惧到极点的东西,段白不断摇晃着脑袋,目光躲避着月澜熙的同时还不忘拿手去扯自己头发盖过自己半张脸妄想以此让月澜熙看不见自己。
      
      “对不起,我错了。”
      “月澜熙我求求你,饶了我。”
      “求你了,我再也不敢招惹你了。”
      
      办公室里段白一声声发自内心深处的求饶如厉鬼凄厉,饶是做好准备的月澜熙一时也有些呆愣。
      伶卿卿怒道:“月澜熙,白姐好歹也带了你八年,你为什么这么对她。”
      “我怎么对她了?她怎么了?”
      伶卿卿冷哼:“别装了,你自己心里清楚。”
      
      月澜熙思绪飞转,随着时间一点点流逝,段白疯的更厉害。
      甚至她不断朝着月澜熙所在的方向磕头。
      
      很快的,额头沁出血。
      铮亮的地板沾了些许血迹。
      
      再这么磕下去,月澜熙担心段白会活活把自己撞死。
      然伶卿卿和胡容都没有去阻止段白的意思,月澜熙本担心其中有诈,但到底段白和自己没有什么血海深仇,不至于让她偿命相抵。
      月澜熙俯身去扶段白。
      
      只是她手指刚触及到段白的两肩,段白更是瑟瑟发抖。
      她磕得累了,蜷缩在地上:“我再也不敢招惹月澜熙了,我再也不敢招惹月澜熙了。”
      
      月澜熙手指停顿在半空中,她看着段白昏死过去。
      伶卿卿一把打开月澜熙的手,愤恨道:“月澜熙你太可恶了。”
      
      月澜熙懒得跟伶卿卿去扯,她拿出手机按下急救号码,报了段白的情况和地址后才盯着伶卿卿:“她怎么疯的?”
      伶卿卿笑了笑:“那不得问你啊,你心里不是最清楚吗?”
      
      ***
      救护车到的很快,当载着段白离开后,胡容才开口道:“行了,准备一下去机场。”
      争渡一直有月澜熙家里的地址和钥匙。
      助理春天收拾了满满一箱月澜熙的衣服出现在争渡后,胡容派了一辆保姆车送两人去机场。
      
      去机场的路上,月澜熙回想刚刚发生的事,饶是她再准备万全也没有料到段白会发疯。
      她和段白没有苦海深仇但也有两辈子加起来数十年的恩怨,她对现在的段白同情不起来。
      
      猜不到胡容这是要搞什么把戏,月澜熙干脆也不再想,她给陆以寒发了一条语音消息。
      【月澜熙:陆以寒,我要去一趟开罗,两个月后回来,早餐不要等我了。】
      
      微信那头静静地,既没有出现‘正在输入’也没有出现‘正在讲话’。
      
      就在月澜熙以为陆以寒不会回复消息把手机收起来后,保姆车到了机场。
      月澜熙一下车就看见不远处正看着自己的陆以寒。
      
      晨光中,陆以寒的面庞影影绰绰看不真切。
      月澜熙感受到一道锋利的注视正停留在自己身上,她愣了愣道:“你怎么来了。”
      
      要是陆以寒再聪明点,他会轻易发现月澜熙问的这句话很奇怪,陆家离机场几十将近一百公里的距离,就算是迸射太空的火箭也不能在一瞬间到达。
      月澜熙问的是‘你怎么来了’而不是惊讶于‘你怎么在这’,他不知道自己早就露馅,只略微抬起头,面上纹丝不漏。
      他感觉到了月澜熙的危险。
      
      远处的隐蔽夹角,男人按下耳麦小声道:“小姐,陆总也在机场。”
      
      ***
      
      春天提着月澜熙的行李从车上跳下来,她是个慢半拍的人,过了好一会儿才道:“陆总早上好,您是来送月姐姐的吗?”
      她在上次机场街拍事件里有幸见过陆以寒。
      
      月澜熙目光在四周梭巡,没见到陆以寒几个跟屁虫便上前问道:“懒叔没跟你一起来吗?”
      
      陆以寒盯着她,在她走近后才点了一下头。
      
      月澜熙仰望着陆以寒,这个距离清晰可见他好看到一塌糊涂的俊颜,像老懒一样从他的表情读取情绪:“要我和一起去开罗吗?”
      陆以寒并不知道开罗在哪,只听见‘一起’两个字后他又点了一下头。
      
      月澜熙伸手:“那走吧。”
      
      陆以寒低头看着月澜熙伸来的手,迟疑片刻后,他大步往机场里走去。
      剩下身后一脸尴尬的春天和含笑的月澜熙。
      
      这样的陆以寒,像个傻大个。
      冷漠又……可爱。
      
      走进机场,月澜熙不放心陆以寒和春天单独在一起,于是接过春天手里的行礼道:“这趟飞机给陆总买一张票。”
      “好。”
      春天点头,一直盯着面前养眼的夫妻俩却没有别的动作。
      
      好半天后月澜熙才反应过来对陆以寒道:“护照。”
      陆以寒:“……”
      “……”月澜熙:“没带是吗?”
      
      8点30。
      陆以寒瞬移回家把护照带出来也是来得及的,只是他不能被陆家之外的人知晓身份。
      于是他从裁剪匀称做工精细的高级定制衣服口袋里拿出手机,拨通了老懒的电话,随后递给月澜熙。
      
      月澜熙忍着笑意,接过陆以寒递来的手机。
      那头焦急道:“祖,您是去哪了?”
      月澜熙正色道:“懒叔,陆以寒跟我在一起呢,在机场。他一会儿要和我一起去开罗,但是他没带护照,麻烦你给他送来。”
      老懒愣了愣道:“好好好。”
      
      挂了电话后,月澜熙把陆以寒的手机还给他。
      她看了看时间,高峰期,老懒过来至少要两个多小时,她想了想对春天道:“改签吧。”
      
      春天点了点头,改签在网上操作就行。
      然而,她摆弄了一会儿手机道:“月姐姐,下一班飞机是在晚上九点。”
      月澜熙点头:“嗯,那就九点吧。”
      “不……不是,节目组给您布置了一个任务,要您给六个嘉宾做一顿早餐。如果是晚上九点的航班,那您到开罗就是第二天早上六点,再到达节目组就是八/九点了,那时候您的早餐就来不及了啊。”
      
      华京到开罗要九个小时。
      
      月澜熙道:“嗯,那就做一顿午餐吧。”
      春天想了想:“可是这样的话,节目组会不高兴的吧。”
      月澜熙笑笑:“没事,反正我的评价一直不好。”
      春天:“……”
      好,好的吧。
      
      春天改了签之后,月澜熙带着陆以寒找了一处咖啡店闲坐。
      春天向胡容汇报了改签的事情,出乎意料地胡容没有生气,她看着伶卿卿录制的段白发疯的视频,冷笑着回了春天一句:她自己作死,反正惹了节目组不开心,这罪也是她自己受。
      
      ***
      老懒来的时候,陆家那三也不要脸地跟来了。
      春天问月澜熙:“陆总的护照,我这就去给陆总买机票。”
      
      陆然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要啥护照,小妹妹登机了。”
      
      春天:???
      直到春天坐上了陆家的私人飞机后,她默默把机票退了,然后发了一条朋友圈:有生之年第一次坐只有7个人的飞机。
      
      春天通知了节目组月澜熙到达时间,她还没稀奇一会儿就到了开罗机场。
      
      她把一个只寥寥放了几件衣服的行李箱给到月澜熙:“月姐姐,节目是24小时直播,从你下飞机起就开始录制了。这个行李箱不重,待会您到酒店后我再把你的行李箱给你。”
      因为身为助理的自己不会出现在镜头里,明星都是自己扛行李箱,春天特意带着两个一模一样重量却不同的行李箱,只为让月澜熙在镜头里表现一下,既让观众看见自己的动手能力自己也不会太累。
      
      月澜熙道了一声谢。
      春天又为难地看着陆家几个人。
      陆然道:“没事,不用管我们。叔母,你安心录节目吧,小叔叔我们会照顾的。”
      
      下了飞机后,月澜熙先一步走出机场出口,陆家几个人跟在她稍微后面一点的位置。
      
      月澜熙一出出口就看见来接机的节目组。
      节目名为《我是老板》,有一个摄像小哥和摄像导演。
      
      导演张薇薇一见到月澜熙便让摄像小哥把镜头打向她,又通过耳麦让电视导播把直播画面切成了月澜熙。
      月澜熙拎着行李箱朝着镜头打了个招呼。
      “大家好。”
      
      因为是网络直播,视频播放平台可以发布实时弹幕。
      【啊啊啊?代替年歌的新嘉宾竟然是月澜熙?】
      【有点尴尬啊。】
      【月澜熙不是和争渡闹解约吗?这么好的节目争渡会让她上?】
      
      在节目录制里,摄像导演有时候是会和明星交流的。
      比如此时,张薇薇把一张任务卡递给月澜熙道:“熙熙,辛苦啦。”
      
      月澜熙停下脚步,接过张薇薇递来的任务卡,拆开阅读:“欢迎新伙伴加入,请新伙伴做一顿美味的早餐拉进彼此的关系吧。”
      因为月澜熙阅读的语气太平淡,甚至没有别的自己的台词来增加综艺感,张薇薇为了节目效果便道:“呃,熙熙,你比约定时间早到了好多。辛亏我们迫不及待想要见到你,不然这么一个美少女在机场孤苦伶仃多可怜啊。”
      月澜熙抬眸看镜头:“嗯,私人飞机起飞和到达时间一般都不太准。”
      张薇薇:???
      
      【哈哈哈哈。】
      【月澜熙这是一本正经地在炫富吗哈啊哈哈哈。】
      【月澜熙内心os:不辛苦,私人飞机上睡一觉就到了开罗。】
      【导演内心os:打扰了。哈哈哈哈哈。】
      
      月澜熙拖着行李一路走到机场外,看见节目组来接机的三轮小破车。
      倒不是江灵故意和节目这边打招呼要欺负她,而是开罗这边多以这种三轮车为交通方式,虽然慢一点破一点但是胜在便宜,毕竟这个节目组的赞助多用在请大牌的片酬上了,其他地方就得省省。
      
      月澜熙倒不介意坐这种小三轮,就当她要把行李箱抬着放进三轮车里时,周遭一片外语交流里传来一道响亮的中文——
      老懒大吼道:“夫人,少爷让您坐这辆车。”
      
      月澜熙一愣,回头去看。
      节目组也回头去看,连带摄像小哥的镜头也扫了过去。
      
      一辆林肯加长在一堆三轮车里十分扎眼。
      
      【我靠,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陆总出现了?】
      【早该发现的,私人飞机,私人飞机,陆总肯定来了。】
      【陆总好帅。】
      【月澜熙参加节目竟然把老公带来了?】
      
      月澜熙看了眼张薇薇,用眼神询问自己是否可以坐林肯加长。
      因为陆以寒在镜头下出现,弹幕数量多了几倍,甚至观看人数也猛地增加起来。
      
      张薇薇点头道:“如果有摄像小哥的位置和我的位置当然是没问题,好吧,我明说了,其实我也想坐一下林肯加长。”
      
      这是一辆12米的林肯加长,可以坐10人左右。
      陆家那几个加上春天还有这边录制节目的三个人一共九人。
      
      张薇薇和摄像小哥欢天喜地地坐上了林肯加长。
      
      【哈哈,别的明星参加《我是老板》是体验下乡生活,月澜熙参加《我是老板》是帮助开罗脱贫致富。】
      【这一个月我看小三轮已经看得视觉疲劳,终于可以看见四个轮子的。】
      【我觉得陆以寒好帅啊,月澜熙也好美。其实两个人挺般配的。】
      【这就是为什么明星削尖了脑袋想嫁入豪门,真恶心,不看了。】
      【不看滚,没人求你看。】
      
      月澜熙倒没想到陆以寒会让自己跟着一起。
      不过在月澜熙上车后,陆以寒就阖眼休息。
      
      镜头在陆以寒睡颜上停留了两秒,弹幕快炸了。
      【神仙颜值啊,我恋爱了。】
      【恋爱个屁,人家正主在车里坐着呢。】
      【强烈要求陆总出道!!!】
      【强烈要求节目组给陆总片酬!!!】
      【+1】
      
      因为陆以寒休息,张薇薇准备的几个问题就没问。直播的画面切回到了已经在开罗待了一个月的老嘉宾身上。
      一直到月澜熙一行人到了节目地点后画面才重新回到她身上。
      
      《我是老板》的mc加上月澜熙一共七人。
      节目之初节目组向众人发放了一笔创业资金,mc可以自己选择行业,节目组的要求是mc在三个月后原始资金要翻一倍。
      月澜熙没有在第一时间参加节目,所以她也没有提供什么创业建议。经过另外六个嘉宾的一致商量,他们开了一家火锅店。
      因为火锅底料可以直接从国内邮寄,他们只需要每天买新鲜蔬菜就行。
      
      月澜熙到达火锅店时,火锅店还亮着灯,六个mc还忙碌着。
      张薇薇和摄像小哥从车里跳下来,镜头轻轻摇了摇以示搭便车的感谢。
      张薇薇对月澜熙道:“熙熙现在还不能跟小伙伴们见面,咱们先去住处把行李放下吧。”
      
      她说着就准备带着月澜熙往火锅店旁边的酒店去。
      而这个时候她发现陆家人竟齐齐的跟上了。
      
      节目组入住的这家酒店生意很好,若不是节目组早一个月定了房间,现在去肯定是没有空房的。
      但是张薇薇不好提醒,万一人家陆总只是送送老婆呢?
      
      因为节目请来的mc有两个大咖,节目组不好让大咖住的太差,所以选择的这家酒店是当地四星。
      
      一入大堂,就有侍者向来宾问好。
      月澜熙的房卡是和任务卡放在一起的,她直接去到房间就好。
      
      回去房间前,月澜熙对陆以寒道:“陆以寒我上去了。”
      陆以寒看着他,老懒拿出几个人的护照对陆然道:“小少爷,我去办入住。”
      
      【???】
      【这到底是经营类综艺,还是明星夫妻旅游撒狗粮综艺?】
      
      月澜熙含着笑,她干脆等着陆以寒他们办好入住一起上去,可老懒在前台站了半天也没办好入住。
      月澜熙见状走到前台问老懒道:“怎么了吗?”
      
      老懒道:“夫人,我听不懂英文。”
      月澜熙便开口用英文向前台小姐姐道:“你好,六间房。”
      
      【怎么回事?月澜熙不是不会说英文吗?】
      【我记得好像是,月澜熙出道的早,连正常课程都没有完成,怎么会说英语?】
      
      在前世,月澜熙逼着自己苦练演技的同时也学习了英语。
      前台道:“不好意思,小姐。已经没有空房了。你可以留下联系方式,若有空房我们会通知你。”
      
      月澜熙对老懒道:“懒叔,没有空房了。”
      
      这句话落到了陆以寒的耳中。
      老懒看了眼自家老祖宗的表情,转头对月澜熙道:“夫人,麻烦您告诉她,这酒店陆氏买了。”
      
      【我勒个大曹】
      【真·霸道总裁】
      【啊啊啊啊我也好想当一个有钱人】
      
      月澜熙愣了愣,她看向陆以寒,见陆以寒面上纹丝不动终于忍不住笑了笑,随后对前台道:“麻烦联系一下你的老板,我想谈一下酒店的收购。”
      
      【月澜熙这笑好宠溺。】
      【你们有没有发现,在之前月澜熙对着镜头一个笑容都没给,但是她的笑全部给了她的老公!】
      
      没一会儿酒店的经理就来了,经理本以为是来一行找麻烦的人,但一听陆氏集团名号,便立即联系了酒店老板。
      因为涉及陆氏集团的交易,在月澜熙和酒店谈收购的时候镜头没有跟上,但是弹幕却不减反增。
      
      【你们猜月澜熙买下酒店没有?】
      【好激动,好想知道结果。】
      【就算买下来又怎么样?酒店满房,叫其他客人滚出去?】
      
      两个小时后,酒店老板和月澜熙握了握手。
      陆以寒皱眉。
      
      陆然跳到月澜熙小声说了几句。
      月澜熙便再次走到前台道:“询问有没有愿意退房的客人,补偿客人五倍房价。”
      前台道:“好的,老板娘。”
      
      【我的天啊,这就老板娘了?】
      【前一秒:你好,小姐。后一秒:好的,老板娘。】
      【需要你们担心酒店客满?有钱人的解决问题的方式真是直接又暴力,月老板娘,我爱了。】
      
      ***
      华京,江灵一打开直播,就看见这一幕。
      她砰的把手机砸碎。
      
      一旁伶卿卿吓得够呛。
      江灵愤恨道:“现在立刻把段白发疯的视频传上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开罗时差应该是慢5个小时,因为为剧情服务,就设置的一样的时差~】
    emmm,可能很多小天使要和我说拜拜了,所以v前写了一个大肥章,好聚好散23333。
    愿意支持本猪的小天使们,本猪不胜感激。谢谢支持,鞠躬。
    明天万字奉上。
    《穿着校草舅舅的同桌》指路专栏——9月23日开~
    金郁的俩舅舅都是雷厉风行的霸道总裁,对她也格外严厉。
    金郁不敢告诉他们自己有一求而不得的暗恋对象。
    十六岁这年,金郁意外穿越,来到舅舅们的高中时期。
    同是十六岁的舅舅们好像有哪里不一样。
    具体是——
    金郁十六岁已经自学完所有高中课程,舅舅们十六岁,学校周围黑网吧去了个遍。
    金郁十六岁三好学生奖、高中生文学奖、奥数竞赛奖…各种奖状拿到手软,舅舅们十六岁上课睡觉、逃课被逮…各种处分拿到手软。
    金郁十六岁被誉为校园女神,舅舅们十六岁和褚流年为个校草头衔争得头破血流。
    金郁:所以到底你们哪里来的脸?
    面对这样的舅舅们,金郁很不好意思的告诉他们,她的暗恋对象就是褚流年。
    -
    褚流年和金家这两个狗男人互看三生厌。
    他们向来井水不犯河水。
    直到有一天他下课被这俩人堵,其中一个拽着他的衣领,语气跋扈嚣张:“褚流年,我家姑娘看上你了,你说怎么办吧?”
    褚流年:“那必须得好好捯饬一下。”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