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蜜沉沉烬如霜之吾生愿牵尘

作者:蓝色冰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8 章

      栖梧宫留梓池旁旭凤和润玉对坐,白夕在不远处的凤凰树下旭凤和润玉正在商议怎么对付彦佑。
      
      旭凤站起身道“到时我会风封锁南北天门和一切出口到时我会带人合围,不怕他不拼尽全力不过引蛇出洞后。”
      
      不待旭凤说完润玉接道“后面的事就交给我吧,我与那黑衣人交过手,只有彦佑敢拿出三分修为我定能堪验清楚。”
      
      旭凤在石桌前来回走着道“我敢断言这条蛇八九不离十。”
      
      白夕来到石桌前入座双手托腮道“你们要关门打蛇,完了完了这次够彦佑喝上一壶的了,怎么样要不要我给你们准备点雄黄”说着便从身上拿出一包雄黄在润玉和旭凤面前晃了晃“这可是我专从太上老君那里求来的,对付蛇虫鼠蚁最有效。”
      
      “白夕仙子还是自己留着吧,我和大殿联手任是彦佑有三头六臂也逃不了。”旭凤一脸嫌弃的道。
      
      白夕收好雄黄“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算了我对怎么捉蛇不感兴趣不陪你们了。”
      
      说完白夕起身俏皮对润玉道“润玉我先回璇玑宫了一定要小心记住打蛇打七寸。”
      
      “好,你先回璇玑宫等我。”
      
      待白夕走后润玉为旭凤倒了杯茶“我知你喜欢锦觅,放心我定当会解除与锦觅的婚约,到时如何让母神同意就是你的事了不过我看花界众芳主对你颇有微词。”
      
      “你的心意我自然明白,不过兄长我很好奇你是喜欢那丫头什么牙尖嘴利整人的鬼点子一大堆。”旭凤一脸不能理解的神情。
      
      润玉但笑不语反调倘旭凤道“你还是想想你与锦觅吧,我与夕儿之事就不劳战神担心了。”二人相视一笑这也许是二人紧剩不多的美好时光,谁有会想到现在兄弟情深的二人将来会势成水火。
      
      白夕在回璇玑宫的路上路过鼠仙府看到一个黑影进了鼠仙府,白夕偷偷跟着进去看到黑衣人在屋里不知在翻找什么白夕突然想到剧情是天后的杀手暮辞他是来找书信的看来天后还是怀疑上了鼠仙,不行不能让他找到没有证据天后不会动鼠仙“道友深夜拜访不如留下喝杯茶如何。”
      
      暮辞听到声音穆然转身“不必”说完便没了人影。
      
      这暮辞果然如剧中一样冷漠得很也许只有面对鎏英时会温柔点吧也是个可怜人。想什么呢大龙的事就够自己操心的了还有空操心别人,自己也是不请自来趁没人赶紧开溜,白夕刚要走就听到鼠仙的声音,遭了溜不掉了白夕看看四周闪身躲在书架后。鼠仙推开房门后面跟着彦佑,鼠仙一进屋便发现不对“我的香炉被人挪动了一分。”
      
      彦佑一脸不信“你确定不是风吹得吗?”
      
      鼠仙看到不对立刻在屋里到处查看,彦佑来到书桌前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双腿搭在书按上“可有异常啊”
      
      “万幸并没有翻动过的痕迹,我说少主那日真不该出手将锦觅与白夕救走,眼下天后和火神对你已有所怀疑,我们十二生肖平日你我来往最近看来我也暴露了。”
      
      “锦觅真身已露我们已达成目的,谁知那日状况连连白夕也牵扯进来我实在不忍心两位娇滴滴的美人被那老母鸡啄死。”
      
      “少主那样护着锦觅,可是对她动了心思少主可不要忘了他现在可是水神长女夜神有婚约和火神走得也很近。彦佑站起身“我们这位夜神大殿心思根本不在锦觅身上,听说夜神在九霄云殿当众拒婚虽然没有退成看来干娘这次是白忙一场,锦觅是我挚友我实在不想她牵扯到这场恩怨中我...。”
      
      鼠仙抬手打断彦佑的话“道友深夜造访,偷听别人谈话是不是有失妥当”说完鼠仙和彦佑一同看向书架。
      
      不好被发现了白夕缓缓从书架后面走出来“我不是故意听的,我刚刚路过鼠仙府看到有黑影就跟进来了。”
      
      “仙子可看清是何人。”
      
      “是何人我到没看清,不过我看他在找什么东西看到我就跑了然后您和彦佑就回来了”我说的可是实话那暮辞带着面具我确实没看清他长得什么模样。白夕看看鼠仙二人你们一定要相信我。
      
      彦佑与鼠仙对望一眼“仙子若要害我天后寿宴那日就不会出言提点仙子在夜神身边千年我自然信得过。”
      
      白夕颔首“今晚多有打扰,抱歉白夕先行一步。”说完意味深长的看了旁边彦佑一眼“今晚彦佑要好好保重”不等彦佑说话白夕就离开了鼠仙府。
      
      彦佑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真不可爱,还是我的葡萄美人好”鼠仙看着彦佑一副你没救的表情。
      
      行至璇玑宫门前白夕便听到邝露与栖梧宫的仙侍了听在争吵了听道“方才你是没听清楚吗,二殿下让我亲自当面的送于交于锦觅仙子你们璇玑宫还想克扣不成。”
      
      邝露也不买了听的帐“我好心帮你送东西你也太小人之心了吧。”
      
      哼白夕拂袖走至了听面前道“二殿下莫不是忘了锦觅与我家殿下可是有婚约的,这二殿下如此献殷勤传出去恐怕不妥吧。”
      
      了听看了一眼白夕“这不是璇玑宫的白夕仙子吗,你与夜神这一千年间不清不白的前段时间还纠缠我们家殿下仙子都不怕我们家殿下是天帝嫡子谁敢说三道四白夕仙子还不知道外面说得多难听吧。”
      
      邝露一听彼时脸色也不太好看大怒道“你...”白夕拉住邝露道“既然二殿下不要脸面,我璇玑宫还是要的东西你拿回你喜欢送到哪儿送到哪儿你栖梧宫的东西我璇玑宫收不起,邝露我们走。”说完拉着邝露进了璇玑宫。
      
      走进庭院白夕疑惑道“邝露怎么了听把东西送到这来了。”
      
      “锦觅仙子今晚来璇玑宫找你说要给你送东西此刻正在花园里等你呢,方才仙子为何要拦我”邝露解释道。
      
      白夕拉过邝露的手“邝露莫要放在心上,倒是你栖梧宫的人眼睛都长在头顶上刚刚让你受委屈了。”
      
      邝露摇摇头明明受委屈是你你还反过来安慰我。看着邝露不知在想什么“邝露我先去看看锦觅。”
      
      璇玑宫花园锦觅在逗魇兽玩显然魇兽有点不太爱搭理锦觅看到白夕耷拉着脑袋走到白夕身边白夕摸摸它的头,锦觅笑嘻嘻地来到白夕身边“白姐姐我来给你送昙花的种子。”
      
      白夕接过种子“谢谢,对了锦觅刚刚栖梧宫的了听来给你送东西。”
      
      锦觅头一歪“送东西,哦我想起来了凤凰说要给我一个灵力粽子。”凤凰果然守信“对了,小鱼仙倌呢?”
      
      白夕答道“润玉和旭凤在一起议事。”
      
      “小鱼仙倌和凤凰在议事,白姐姐我和你一起种昙花可好。”说着拉着白夕来到花坛边。
      
      栖梧宫了听在璇玑宫吃了闭门羹拿着食盒来到留梓池向旭凤复命,旭凤看着食盒一脸不解挑眉,了听看看旁边润玉道“锦觅仙子不在洛湘府在璇玑宫,我到璇玑宫找锦觅仙子被邝露和白夕拦在宫外,白夕说”了听用余光看了眼润玉接着道“白夕说栖梧宫的东西璇玑宫收不起,还说殿下你...”没等了听说完燎原君便匆匆赶来“不好了殿下蛇仙往璇玑宫方向去了”燎原君还没说完润玉化成一道光赶回璇玑宫,旭凤也没有犹豫去往璇玑宫。
      
      璇玑宫内锦觅崔动灵力让昙花盛开“白姐姐你看爹爹让大神仙给我解了珈蓝印我的灵力现在是一日千里。
      
      “锦觅美人你也在此真是太好了”原来是被润玉与旭凤逼得无路可走的彦佑。
      
      彦佑走到白夕身边抓着白夕的手“美人借你一用,今晚我走霉运你不帮我我非脱层皮不可。”
      
      “信不信现在我也让你脱层皮。”
      
      “哎,美人今晚火气这么大,要不要本君给你泄泄火。”
      
      锦觅一脸惊讶“噗嗤君发生何事。”
      
      “夜神和火神布下天罗地网想要吃蛇羹。”说着润玉已赶回璇玑宫看着彦佑拉着白夕的手脸色下沉彦佑看到润玉还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大殿借美人一用,讨论灵修之真谛。”说完旭凤也来到了璇玑宫,旭凤结印运转灵力向彦佑打去彦佑见旭凤丝毫不顾及白夕怕真的伤到白夕只能放开白夕运起灵力抵挡趁此润玉瞬间转移将白夕拉离彦佑。
      
      看到润玉已将白夕带离,旭凤示意燎原君,彼时一群天兵围住彦佑,彦佑看着情况唤出碧玉萧使出灵力将一众天兵放到,见众天将不敌旭凤上前与彦佑打了起来,彦佑勉强能与旭凤对几招。
      
      看着战局锦觅为彦佑涅了把汗“小鱼仙倌,大家有事好好说不要让旭凤伤了彦佑。”
      
      “锦觅你放心我们只是为了证实一件事来证明我的清白。”说着抛出冰魄剑飞身接住剑远转灵力攻向彦佑见润玉上前旭凤退之一旁,面对旭凤的火系灵力彦佑尚且能抵挡一时面对同样使用水系灵力的润玉彦佑渐感吃力。
      
      看到彦佑渐渐不敌旭凤道“彦佑,我方才见你水系术法修为尚可,不知遇见你们水系术法大师夜神大殿,你又能挡过几招,我们夜神大殿只修炼水系术法,打不过的话不妨,加点火系术法调剂一番”。
      
      旭凤话音刚落一颗红色的珠子向润玉飞去,一旁的白夕向润玉大喊“小心!”显然来人没有要伤润玉的意思,润玉飞身用脚踢开了火灵珠落地看了看被火灵珠烧坏的鞋子,黑衣人拉开彦佑让彦佑先行离开,自己到时没有反抗束手就擒,拉开面罩原来是鼠仙。被擒的鼠仙要求面见天帝,旭凤也答应了鼠仙,旭凤看了看润玉征求润玉的意见,润玉点头道“你先去面见父帝,我善后”说完旭凤和一众天将压着鼠仙去往九霄云殿。
      
      白夕看到所有人都离开后来到润玉面前“可有受伤。”
      
      “没有鼠仙似乎并没有要伤我他只是想帮彦佑脱身。”
      
      看到润玉无事白夕也放就放了心“我有点累了,先去休息了”说完转身回了寝房。
      
      润玉明显感觉白夕不对劲询问锦觅道“锦觅今晚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没有啊,不过今晚白姐姐的确很奇怪话也不多。”
      
      连锦觅都意识到夕儿的异样“锦觅你先回去休息吧,我还有事要处理不能陪你望你见谅。”
      
      “那我先回洛湘府,你帮忙转告白姐姐让她有空来到洛湘府找我。”
      
      润玉微微颔首“好我一定转告夕儿。”
      
      看到锦觅离开润玉换来了邝露“邝露今晚璇玑宫可有发生什么,怎么夕儿如此异常。”
      
      “回殿下是栖梧宫的了听来给锦觅仙子送灵力粽子在宫外与我发生争执还与白夕仙子说了些难听的话”邝露将当时的情景告知润玉,润玉眼神示意邝露继续说下去“了听说仙子与殿下不清不白还去纠缠火神殿下”邝露看着润玉,此时润玉脸色如常邝露看不出润玉听到后的反应,在邝露看不到的地方润玉袖内的手紧握极力压制情绪。
      
      夕儿对不起都是我无用。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