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愿长宁(女尊)

作者:且等花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0 章

      范轻辰顿了顿,突然转过头来问:“你问黄石做什么?”
      蓝采嘿嘿一笑,“干娘,我不瞒你,我要做一种武器,可以用在战场上,以一敌十。”
      范轻辰想了想,才说:“世人都说黄石在埋风沙漠多,我也曾在那里见过,太极大陆有些卖种子的也会赠送一些黄石防治病虫害用,她们的黄石也大都是埋风沙漠出产的,单买的话一克三钱银子,不过没有人大量用这个东西,而且它本就产自埋风沙漠,你如果需要的量多,从埋风沙漠的矿产商人手里买,价格应该不高。”
      价格不高!好消息,蓝采又问,“具体在埋风沙漠哪里?两个月够不够?能不能让查燕九从神农谷过去买,毕竟干娘你也知道,现在是战争时期,皓月的人路过新都到底不安全。”
      范轻辰点头,“这倒是,这都没关系,我到时候给她一个信物就好,从神农谷进去一路向北都是平坦的地方,去时走陆路,回来时走水路,两个月足够。”
      有范轻辰的话蓝采心里就有底了,又大概算了一下一车大概得多少钱,才发现就算是商人来回转手是两倍利润,一车大概也得五千两银子,还真是烧钱,就这还不知道纯度,看来那一万两还真得都让查燕九带上了。
      范轻辰看她在思考又问:“还有什么问题?”
      蓝采又问了路线图,又向范轻辰要了一个神农谷的弟子,这才让她走。
      等苏长宁吃完,蓝采让他叫查燕九来。
      查燕九这几天就翻墙了,都没什么正事干,这会儿听见苏长宁喊她,还挺高兴的,等听到是蓝采叫她,心里就不乐意了,毕竟谁都不乐意听曾经的情敌的吩咐,之所以是曾经,是因为她的认知里这两个人都同房里,她也不便再死缠烂打不放。
      蓝采也不待见她,不过这不是没人用了么。
      蓝采坐在床上,没好气地问:“查燕九,给你一万两去埋风沙漠收些东西,你能办到不?第一,一万两不能被人打劫了,怎么伪装你自己想办法,第二,收东西的时候尽量压价,第三,路上不能耽搁,因为让你收的东西很重要,事关皓月战事。”
      她本来不想提伪装两个字,又怕查燕九跟她置气,信誓旦旦地保证,回头就给事办砸了。
      查燕九还真听懂了,她是情绪化严重,但是不蠢,要是还在战场上,她的官比蓝采还高。
      查燕九没好气的道:“说吧!要收什么,收多少。”
      “黄石以及硝石,主要是黄石,收够一车之后回来神农谷外围收硝石,剩下多少银子收多少,不要超过半车,注意,收完之后直接运到燕京。”
      “好。”
      “另外因为这两样都是药材,所以我会向干娘找一个神农谷的弟子陪着你,帮你鉴定药材质量,以免你被人诓骗。但是她帮你收完药材就会离开,所以,长宁会给你带一个随从,你们一起走,路上也有个照应。”
      “可以。”
      “好,我现在告诉你怎么走……”
      交待完查燕九就撤了,苏长宁带着他去钱庄取银票,她将银票拿在手里,找到那个随从,两个人穿上乞丐衣服,又抹了一脸锅底灰,才一路向着神农谷出发。
      苏长宁回来告诉蓝采说,查燕九抹上灰时,真的是一脸都不情愿!蓝采乐的哈哈大笑,“我让她伪装,也没让她直接装的穷成这样了,一身短打像个农民也就够了,她对自己还真是够狠的!哎呀,想想就好笑。”
      “得了,她还不是为了安全,要是知道你背后笑她,能回来跟你拼命。”
      说到这,蓝采想起来了,苏长宁知不知道查燕九喜欢他啊!她要不要提这一茬呢,苏长宁要是知道了,大家以后难免一起相处,万一尴尬了怎么办,算了,现在看来查燕九都没那个意思了,自己也就别提了。
      苏长宁见她不说话,又问:“昨天的医书还读吗?”
      蓝采回神,“读啊!来来来,你昨晚睡着了,我又读了一点,有些地方不懂,你给我解释下。”
      两个人又开始愉快的学习。
      有一个词叫白驹过隙,蓝采特别希望时间就如白驹过隙,一下子就是十五天后,她可以仰头挺胸的带着皓月的援兵回去,但是老天总爱在你仰头走路的时候绊你一下子,让你摔个狗吃屎,比如,万莹府里的那个败类到底还是忍不住告诉万莹那是毒药了。
      然后震惊的万莹在她一脸期待的眼神里把她关进了柴房管控了起来,银子没给她,反而打了她一顿。
      败类悔不当初,早知道还不如不要多嘴,她哪里知道,谈条件永远都有对等的人才有资格,像她这种在外面是过街老鼠,在皇府里是人家的笼中客的人,能做的只能是任劳任怨,她还敢要好处,还张嘴就是五千两,四皇女又不是个傻子,当然直接是收拾她咯——
      四皇女对月想了很久,才知道蓝采对她下这种需要引发的毒药大概是也是为了控制她,避免她真的如她对女皇所言会拥兵自立,当真是够狠的手段。
      如果是曾经她大概还会委屈一下,她没有那个心思,但是后来,等到她知道她的病可以好起来的时候,她是真存了这样的心思的,可是这心思刚发了个芽,就被人一瓢凉水给溺死在泥坑里。
      这宁远的皇位真的跟她没有关系吗?她怎么有些不甘心呢!可是那个废物居然等她喝了药才告诉她这是毒药,她还不会解!还真是该死,但是这个废物还不能死,她活着就是蓝采的一个污点,说不定以后还是个证人。
      四皇女到底是不愿意放弃,听闻引发药性的是种气味,便想着要怎么弄,她养了那么多大夫,就不信找不出个法子。
      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还真有人想出了办法,用湿帕子捂住口鼻,不吸进去就好,一般这种气味儿只能持续一点点时间,时间过去就随风消散了,也就不存在威胁了;还可以远离下毒的人,让她没有机会靠近她。
      四皇女听了,决定回京弄死太女之后就反了,反正那个废物说了只要远离引发剂,她还有三年的时间去看病,到时候拿下整个宁远,她就张榜悬赏,重金之下必有勇夫,还不信没治了!
      就算没治了,人生在世,不就图搞一把大的么,眼看着太女把那么多对手都弄下去了,场上又只剩下她和太女两个,她还有外援,几乎是必胜的结局,为什么不反,不反对不上老天给她的机会!
      一切似乎进行的都很顺利,就连女皇都找到了藏身的地方,你问女皇跑到哪里去了。
      呵呵——说到这,蓝采就想骂人,因为她这会儿正在和女皇大眼瞪小眼。
      蓝采的胳膊腿算是好的差不多了,毕竟有她干娘在,想好的不快都不行,她正坐在床上活动自己的胳膊,连眼神都不想给对面的女皇一个,甚至想骂她,有病撒,让她躲起来,也没让她来这里啊!她现在就是一个移动的炸/弹,太女找到这里还不把这里铲平了,也不知道那个四皇女支援到位了么。
      “女皇啊!我这里虽然也是身处郾城中心,但到底也是闹市区,你怎么安排人保护你呢!”
      女皇微微一笑,“大隐隐于市,我在这里我那逆女肯定猜不到。”
      好一个大隐隐于市,蓝采MMP,你是隐于世了,回头我这边的人不但得保护你还得磕头下跪外加请安,有你的地方那气氛不得跟上坟一样。
      蓝采放下胳膊,笑笑,“女皇,实不相瞒,我们这里的人上不论皇亲国戚,下不论平民,大家都随意地很,我害怕有人万一冒犯了您,弄得您不高兴。”
      女皇很无所谓,“不用,不用,你们就当我普通人就可以,现在也就神医,还有你以及二皇子知道我的身份,不需要广而告之,只当我是朋友就好。”
      身份这么高的朋友!你拿我当朋友,我也不敢利用你,但是人家都这么说了,蓝采还能怎么办,只能是接收了。
      幸好女皇真的就跟她自己说的一样不摆架子,跟人来往时就连口头的朕都变成了我。
      陈米又来问问题了,那个李玉她妹子现在伤的严重,能不能带回客栈这边让范大婶给治治。
      恰好女皇就在旁边,听到李玉似乎有点熟悉,就问了一句:“是李尚书的外孙子么?”
      蓝采还挺惊讶,你倒是记得准!不过你把人家老太太都气的收拾铺盖回家了,这会儿居然还有脸问!
      陈米不知道这是女皇,接口,“可就不是么。他妹妹可怜巴巴地躺在家里,整个郾城都没大夫敢救治。前几天偷偷送了些伤药进去,这又不行了。”
      女皇突然惊愕说:“李玉还活着!”
      这话一出来,有些惊讶了,她惊讶的是,女皇整天待在皇宫里,老尚书都被她气的回家了,她还能关注这些小屁民的消息,居然还知道人死了。
      陈米说:“是的,还活着,总不能忍心真叫他死了。”
      蓝采问:“您是怎么知道他死了的?没道理这个消息会传到您的耳朵里啊!”
      女皇想了一会儿才略带些遗憾说:“算是我对老尚书不起,就想着找人去看一下她们家的情况,结果就听闻老尚书回乡了,李玉也被虐待死了。”
      这种先前不帮忙,事后悔断肠的事情,蓝采还真是不想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