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愿长宁(女尊)

作者:且等花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9 章

      蓝采虽然躺在病床上,就连生活都不能自理,可是她的脑子一直在转,她左思右想,总觉得黄石这个东西还得让别人去找。
      毕竟皓月的战场上她现在最放心的人就是皇姐,其他的人她自从来这里见都没见过,你压根不晓得下一刻会不会有哪个猪队友跳出来又给你送掉几万人头,万一出个什么岔子,那皓月就真完了。
      她觉得后面自己还是得去一下!如果碰上真会打仗的,那自己退居一隅做一些研究什么的也是可以,要是碰上不会打仗的,那就只能借助大皇女的名头来一出越俎代庖。
      蓝采想了想,这个任务可以交给谁呢,要能经过神农谷去埋风沙漠,还要不引人注意,思来想去,那就只有干娘了。问题是人家能被她坑到这里帮了这么大忙,已经很讲情分了,她还要别人跑上几千里去找东西,是不是有些太过分?
      已经是晚上的时间,蓝采没有睡觉,反而在思考,苏长宁也就没有吹灭她的灯,等的时间有点久,苏长宁担心她的身份,便问:“你在想什么,有没有我可以帮忙吧!”
      蓝采闻言回神看了一眼苏长宁,他去,那不是成异地恋了,不成不成。
      “你有没有信任的人,我想让她去埋风沙漠找黄石。”
      苏长宁想了想说:“查燕九怎么样,她有武功可以自保,而且她的母亲是我母后多年好友,可以信任。”
      查燕九,情绪性人物,一冲动就容易坏事,不过这趟只是去找东西,而且这个太极大陆还都以为黄石是药材,路上应当不会遇到什么阻碍才是。
      蓝采点点头:“我明天让干娘写一份黄石的资料,你让查燕九去埋风沙漠寻找,找到了尽可能多的带回来,另外还要在神农谷外宁远的国界那边收购硝石,这钱……”
      这钱是个问题啊,不管干什么,寸步难行。
      苏长宁微微一笑,“你要是想在燕京买套百亩的院子我可能还会愁一下,不过只是收购一些材料的话,我还是有钱的,太极大陆用的银票虽然不同,但是四国都可以用,我明天给查燕九带上一万两,够吗?”
      一万两!平民一年花销才三四两,按一两换一千块算,一下就是一千万!蓝采睁大了眼睛,出手就是一千万。
      她有点风中萧瑟~曾经的她居然还想过要自己赚钱去娶夫郎,结果发现夫郎的储蓄能开银行,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体会,当然是贼6了!不行!一万两太多了,长宁的钱就是她的钱,要是查燕九本着口袋鼓,连价都不还怎么办!那不就亏大了,一定要用最低的成本拿下最多的黄石,然后等战争赢了,报给长宁她妈一个最不离谱的价格,她就是中间商,就要赚差价,美滋滋!
      苏长宁看她的眼珠子转了半天,试探性地问道:“我也不知道你需要收购多少,一万两不够吗?”
      蓝采猛点头,一千万要是还收不了两车材料,那就真的太离谱了,不过,钱一定要控制住才行,蓝采想,怎么样能让一个采购在不吃回扣或者少吃回扣的情况下还能帮你节约成本呢?
      “那我明天就去取一万两给查燕九带在身上。”
      蓝采回神,“别介!这事儿再考虑考虑,我明天再问一下干娘,看她知不知道埋风沙漠黄石的价格,毕竟这是战争年代,带的钱多,一个不注意,反而容易被打劫。”
      苏长宁点头,“是这个道理,那就先放着,我吹了灯,你睡吧。”
      “嗯。”
      苏长宁哪里知道蓝采根本就不是担心打劫的事情,就这么就撤了,剩下蓝采一个人死活睡不着,直到想出了法子才终于沉沉睡去。
      然后第二天早饭睡过去了,午饭,范轻辰来了,后边是端着饭的苏长宁。
      蓝采翻了个身,感觉到好像有人在摇她,就微微睁开了眼,嚯!一个大脑袋就杵在她的脸前。
      范轻辰看着她,问:“书都给你搬过来了,你看了几页了?”
      蓝采往床里面蹭蹭,她也不敢说一页没看,就说:“看了不到一百页吧!”
      “看的哪本?”
      哪本?哪本?她怎么知道?!撇一眼桌子上一大摞的书,找了一个看着能有一百页的书名,使劲地睁大眼想看清楚那是个什么字?
      “本草经!”蓝采终于看清楚了然后秒答。
      “哦—”范轻辰饶有意味地哦了一声,然后走过去将那本厚厚的《本草经》拿过来,随意翻着问她,“具体看到哪一页了?我来考校考校。”
      蓝采看她走过去要拿书的时候,心里就扑通扑通地跳,等到考校二字出来!蓝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心放了下来,然后砰地一声穿过她的身体,摔到了地上,稀碎稀碎滴!
      蓝采后头动了一下,“干娘,我一个字都没看,我错了!”
      如果不是刚才那波骚操作,指不定凭着这一身伤再加上这认错的好态度,范轻辰还能饶了她,但是现在,没那么简单!
      范轻辰轻轻地将那本书放在了蓝采的床头,温柔说:“看在你还卧病在床的份上,干娘不为难你,不说一百页,十页,你什么时候看完,什么时候吃饭,怎么样?”
      蓝采想了想,十页而已,作为一个学霸,不怕不怕的。所以她点了点头。
      范轻辰满意点点头,然后站起来就从苏长宁的手里把午饭端走了,端走了……
      蓝采突然想起来她还有问题想要咨询啊!算了,先看书吧!十页而已。
      可是当她打开那本《本草经》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脸特别疼,这本医书简直不是给人看的,繁体也就算了,它还是彻底的文言文,文言文她也能看懂,大不了慢慢翻译,可是这字怎么回事,她就没见过这么小的字,这字有一公分没,吉尼斯纪录最小的毛笔字也就八毫米,这样一来,整整一页满满当当都是字,十页,算了,饿死比较快。
      蓝采已然生无可恋,苏长宁看的一脸乐呵,颇有些幸灾乐祸的感觉。
      蓝采委屈地看了他一眼,“我饿—你居然还笑!你来看看这医书!这么小的字,谁写的啊!说好的毛笔字都很大呢!”
      “你不是讲究什么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怎么样?阴沟里翻船了。”苏长宁说是这么说,终归是不忍心蓝采挨饿,偷偷靠近她,低声道:“我一会儿给你带点糕点来。”
      蓝采听到阴沟里翻船就不开心了,瘪着嘴嗯了一声,又得寸进尺,“你陪我把这些书读完吧!你给我解释,我负责听!”
      苏长宁抿着嘴笑着点了点头,“我现在让楼下的小二去买些糕点,我都还不知道你喜欢咸的,还是甜的?”
      “咸的!甜的腻,吃两块吃不下去了我回头还得饿死。”
      “行!”
      苏长宁快步出去了,此地空余一个蓝采,蓝采饿着肚子等,又想早早地看完十页医书,只好一个一个地文字往下啃。
      那一天蓝采都是靠着糕点过的,她十分想念面条,没有面条,米饭也可以,只要不是糕点,这东西吃多了肚子里抓挠抓挠地,难受。
      点灯熬蜡到半夜,苏长宁都困了,拿着医书趴在床边上就睡着了,索性是夏天,他这么睡也没关系,蓝采就又拿了医书过来打着哈欠继续看。
      还有五页,加油,努力,加油!呼呼呼ZZZ
      第二天,范轻辰又来了,还是个午饭的点儿,她还专门告诉小二女不要上来,自己端上来的,来了就看见两个人四个黑眼圈,一个靠在床角,一个趴在床边睡地呼呼的,蓝采的手边还躺着那本《本草经》,她把午饭放在桌子上,走过来拿起来一看,有看过的痕迹,满意地点点头,心道最少没有偷懒。
      就想着把人叫醒,喊了一声,“吃饭了!”
      饭!蓝采垂死梦中惊坐起,环顾四周,“饭在哪里?!”
      苏长宁也醒来了,窗外的太阳都进来了,他用手遮着太阳光,适应了半天才算是缓过来,回过头看了一眼范轻辰,道了声,“早!”
      范轻辰将托盘拿过来,端了一碗给苏长宁,又对蓝采道:“书先放着吧!看在你还算诚心的份上,今天就不饿着你了。长宁你别管她了,我给她拿了勺子,你先自己去吃吧!”
      “好。”苏长宁说罢端着饭碗站起来就要去桌子上吃,然后,露出了自己趴着一直压着的一块糕点!!
      蓝采心道,药丸!
      幸好范轻辰只是看了一眼,也没计较,笑了笑说:“怕什么,我还真饿坏你不成。”说完就把托盘放在了蓝采膝盖上的被子上,又递给她一个勺子。
      蓝采左手拿着勺子,特别诚恳地说:“谢谢干娘。”然后就赶紧大大的挖了一勺子饭,塞进嘴里,吃的痛快!
      范轻辰坐到床边上,轻声问:“你是不是不想学医?”
      谁想学啊!那么苦,我就为了抱上大腿而已,蓝采心里想,可是等她咽了那口饭,却说:“不是,干娘我知道你的医术别人想学都学不了,我能学是我的荣幸,虽然要吃苦受累,可是我也知道多掌握一门技术,便会多一份生存之道。”
      这才是蓝采能学习上品学兼优,游戏上……虽然操作不咋的,但是意识特别好的原因,她虽然怕苦累,但她对所有的知识都怀着渴求之心,而且一旦开始,绝不放弃!
      虽然这也改变不了她是个青铜渣的事实……这真的不怪她,手速跟脑子没关系的。
      范轻辰颇为满意地点头,“那你吃着,我就先回去了。”
      还未起身,就被蓝采叫住了,蓝采咬着勺子问:“干娘,你知道黄石这种药材哪里多吗?价格怎么样?”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