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愿长宁(女尊)

作者:且等花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5 章

      蓝采跑去楼下要热水洗头换衣服了,她先用毛巾随便的擦了擦脸上的茶水,这才换了衣服,然后准备洗头,很惨的是,头发里夹了不少瓷片渣渣,她的手被划烂了,右手食指长长地一道口子渗着血,你不管它吧,一直出血,你管吧,这个时代又没有创可贴什么的。
      蓝采出了屋子,想去苏长宁那里要个帕子包上,在门口就看见了苏长平。
      苏长平感觉超尴尬,蓝采跑了之后,范大婶这才把蓝采被她天不亮就拖去学习的事情说了,她自知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肯定是要来道歉的,而且皓月那边的事情还亟待解决,所以她反应过来之后就赶紧跑来等着蓝采了。
      一时之间真是五味陈杂。
      蓝采瞅了一眼她,看那脸色肯定是有大事,而且要不是有大事,难道还真的半夜来抓奸啊!
      问题她真不想理。
      在经过了一场一对一的SOLO,并且以她惨败之后,虽然已经退出了地图,虽然她们下来还要继续双排一场用生命为赌注的王者级排位赛,但是她是真的很委屈啊!
      她要是真的偷人了也就算了,活该挨揍,问题她光明正大从中路一直勤勤恳恳清兵,默默往前推塔,眼看着要赢了,只是去草丛里刷了一波野怪消失了一会儿,就被抓了个正着,还被以为是要偷水晶,说好的信任呢?好歹也是加了好友一直2黑的人。
      这能忍吗?尼玛……不忍怎么办,排位还等着呢!
      蓝采站在苏长平面前伸着指头,没好气道:“让一让,我先去要个帕子。”
      “那个……”苏长平贵为大皇女,哪里跟人道过歉,一时就有些卡壳。
      蓝采深呼吸,“有什么要紧的不耽误这一会儿,道歉也不用了,时间长了,你自然就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是我的错,误会你了,对—”
      “不必—”蓝采打断她,脸色很阴沉,“我现在不想再谈论这件事,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等我去包扎一下再谈。”
      蓝采说完就走了,她脑子还在想,到底出了什么错才会导致这样的结果。她这个人有个毛病,就是如果说出错了,那第一个需要反思的一定是自己,只有当她再三确认自己没错之后,才会义正词严地指着别人的鼻子说,忒么错的是你,少推锅。
      她思来想去,她跟苏长宁就一起吃个饭,一起学习,没事儿出去逛逛街,就这样了!?她连手都没摸过呢,这就给了苏长平这样的错觉?!
      想不通,蓝采走到半路回头皱着眉头问:“苏长平,到底是什么让你觉得我会罔顾长宁的名声不要,半夜留宿的,我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挺规矩的吧!”
      屁股后面的苏长平听见自己的名字被叫出来,心道,药丸!蓝采是真的生气了。
      按道理说她一个大皇女,就算是冤枉她又怎么了,多大个事,可是她知道,这是一个聪明人,也是一个狠人,这事要处理不好,结下梁子,还不知道日后怎么着。
      苏长平换了口气,尽量镇定道:“我很多次看到你从他房间里出来,就一直想告诫下你,男子闺房不要随意进出,再加上你这个人做事一向出人意料,害怕你枉顾……今天这才……”
      “懂了—”蓝采点点头,刚好走到苏长宁的门口,也不进去,直接叫道:“长宁——给我拿个帕子出来!”
      苏长宁正在收拾被苏长平翻乱的一应物件,就听见了蓝采的喊声,忙拿了方帕子出来给她,看她包扎手,忙问道:“怎么伤着了?要不要紧?”
      蓝采包扎完,才抬头看着苏长宁,挤出一个笑来:“碎瓷片在头发里,洗头时就划了手,没事,你别担心,里面快收拾完了没?”
      “才刚把衣服叠完。”
      蓝采笑着点头,“那你慢慢收拾,我和皇姐去谈点儿事情,一会儿记得吃早饭。”
      苏长宁乖乖点头,又问:“早上的事儿?”
      蓝采低头想了一会儿才道:“都是误会,不过,我也想过了,我这样成天进出你房间不好,打今儿起,我就不过你房间这边来了,有什么要一起商量的,就去……就去皇姐那里—”
      苏长平一怔,“为什么是去我那里?”
      蓝采耸耸肩,露出一个不怀好意地笑,
      “因为他是你弟弟啊!这样才能避嫌不是!我们就在你的眼皮子底下看书,学习,下棋,吃饭,哦对了,我得赶紧告诉小二女去,帮我搬下东西。
      嗯……我肯定不能自己一个人读医书,毕竟我学识浅薄,肯定还得长宁教我,我就把医书也搬到你那里好了。对了,你是不是有事找我,我们先去你那里商量吧!”
      说着又看向苏长宁说道:“长宁,你做的那些笔记,还有范大婶要让我学的医书,棋盘什么的,你下去叫个小二女这就往过搬吧!”
      苏长宁怔怔地说了一个好。
      苏长平还想说什么,就被蓝采揽着肩膀走向对面她的房间,蓝采皮笑肉不笑地说着:“走吧!皇姐!我们去商量事去!”
      苏长平看着她的笑,总觉得她不怀好意。
      当然不怀好意了!蓝采是谁,有仇报仇,有冤报冤,今天能解决的事儿一定不会拖到明天!不就是避嫌么,那就好好地避避呗!虽然她知道人家要求合情合理,但是今天吃的亏,不找补回来,她这气儿不顺!
      苏长平的房里,蓝采想了一下要怎么整她,然后才稍微用点心地听了一下苏长平说的事。
      说不严重还挺严重的!西面一塔血量快到底,敌方现在碾压过来,人数比四万对九万!战事危急!
      为什么是四万对九万呢,蓝采离开玉涵关的时候,皓月东面全军覆没,皓月就只剩下西面的八万军队,现在再一分兵力,西面就只剩下四万。那会儿九凤新都联盟军就有二十万,两边各十万。西面是赫赫有名的老将带队,所以靠着城池了消耗了一部分敌人,现在是四比九。目前防守的是皓月边境第一城萧城。
      蓝采想了想问道:“东面怎么样?四万对战十万吗?”、
      “不—”苏长平有些疑惑地说:“四万对七万,锦城破了之后,她们就撤回去了一部分兵力,据我们在九凤的探子所言,新都和九凤今年的收成依然不容乐观,但是九凤依旧在对皓月作战,所耗费的军粮持续不断地增加,增加军粮就意味着要从国内购买,粮食都被国家买了运往边境,国内的粮食供应不上,粮价就会上涨,百姓怨声载道,所撤回的一部分兵力现在已经分散在皓月各地,大概是为了防止暴动。”
      看来九凤的情况也不怎么的啊!
      蓝采又问:“她们粮食不够,那我们的战备资源怎么样现在?”
      “堪忧!”苏长平脸色凝重地叹了口气:
      “没有棉纱倒还好,还可以用布匹暂时凑合下,可是武器,这是个大问题,再来两场大的战斗,估计武器撑不过这个冬天,且不说冬天,就目前来说最严重的就是萧城告急,城墙损毁严重,撑不住一个月。
      我们已经丢了玉涵关,锦城,再被下一城,丢失的国土不算,士气必然暴跌,民心不稳,这才要出了大乱子。”
      蓝采听着听着也没有心情去想什么整人的事情了,注意力都被萧城的事情拉了过来,她双目无神地看着虚空,手指颇有节奏地一下下地敲击在桌面上,明显就是在想办法。
      苏长平也没有打扰她,静静地坐在一边。
      苏长宁带着小二女过来,一趟一趟地搬着东西,站在门边,一看蓝采那样子也不敢打扰,轻声问道:“皇姐,到底怎么了?”
      苏长平长长地唉了一声,“萧城告急!”
      苏长宁一惊就要叫出来,苏长平赶紧阻止他大声喊,小声道:“别吵,她在想办法。”
      “嗯。”
      蓝采一心只想自己的事,都没主意到苏长宁来了。
      地图上只有两路,一路现在已经被推到二塔了,另外一路还在一塔下,二塔的情况稍微好点,应该能守住,一塔却只剩下一点点血,就要被点爆,两路敌我双方人数差距巨大,全靠塔防。
      不好打也就算了,要是一塔被破,队友心态崩了,发挥不好不说,弄不好还要点投降。
      这就很尴尬了。
      但是一塔肯定守不住,对面现在分开两路还是因为她们自信兵分两路也能很快推平。
      那就只能放弃一塔,撤回队友,保存实力守二塔,至于心态问题,队友需要一盆鸡血,这个鸡血从哪里找呢!
      从哪里找呢……
      蓝采灵光一现,对面不合兵,我们可以啊!留下一万在一塔那里随便守守,拖拖时间,剩下的三万人全都兵和东面战场,七万对七万,再加上□□,陷阱,乱七八糟地阴谋阳谋,先发制人,赢他一场,就算不能把敌人赶到河道,也能鼓舞士气,再然后是一路推过去还是再分开各自守二塔,就要看这场架结果怎么样了。
      说的简单,操作起来特别难,而且就怕队友不给力,配合不好,那就凉凉了。
      战场上的事情苏长平清楚,还得问她。
      蓝采突然看向苏长平,问道:“萧城如果有一万个人守能守多久,这个时间够不够三万人马赶往东面增援?东面的战场形式能不能设伏,我们的将领怎么样?”
      这才是大问题,还有一堆小问题,不着急,慢慢解决!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