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愿长宁(女尊)

作者:且等花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9 章

      如果是个聪明人,肯定不会这么早就吓退自己的男朋友,如果是个爱男朋友的人,更加不会对他们的未来这样没有自信,但是蓝采不想要这样的聪明,也没有那么爱苏长宁,她只是喜欢他,只是而已。
      在她看来,苏长宁是这个世界上还算稀有的好看,脾气有点小坏,还不算难忍受,对她呢,那是真好了,可是感动不是爱,她想要的那种感觉没出来,而在现在这种成天想办法都快想的头秃的情况下,她真的没有什么心情去说那咱们慢慢磨合,还不如开门见山。
      颇有一种还没恋爱就开始聊聊怎么生活一辈子的姿势。
      苏长宁能说出那个好,也是很无奈,他不懂的蓝采的价值观,可是一旦喜欢上了,那喜欢的比较深的那一个注定卑微,他觉得蓝采离他这么近,又离他那么远,他却不知道该怎么样去抓住她。
      两个人都在思索。
      蓝采没有松开怀抱,许久又听苏长宁轻声问:“那你喜欢什么样的人?”
      蓝采想了想,还是说道:“你的样貌已经合格了,而且你很正直,也很善良,只是我不喜欢你的脾气,尤其是动不动摔东西那种,你知道一个词吗,温润如玉,他就坐在那里,也能让我感觉到着迷。”
      苏长宁没说话,温润如玉,他真的扯不上边,说他动如脱兔还凑合,不过他还是想争取争取:“我脾气不好,我知道,从小养成的,不过我可以改,你要什么样的都行。”
      蓝采听说过一句话,喜欢一个人不是要去改变一个人,所以她一听到这句,第一感觉,这大概不是她要的爱情,第二感觉,苏长宁没救了,能说出这话,真的是很迷恋自己了。
      她看了一眼他,突然觉得有点那个的冲动,又想着左右这个是女尊社会,便随口一问:“如果我是那种还没成亲就想洞房的人呢?哦,我忘了,你上次勾搭我来着。”
      苏长宁却没有说话,他虽然敢带着一群男孩子来投军,却从来没有想过把自己超出男孩子的界定,他不能无视那些礼教,就连上一次他也只是想试试她,如果她真的,那他当时可能就会反抗,可是现在,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如果--”苏长宁怯懦着,“如果—你一定要--”他真的说不下去了。
      蓝采盯着他,看他说了两边如果,然后摇了摇头,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你没救了!”
      在蓝采看来,苏长宁这个人虽然爱好什么的与这个世界的不同,但是能答应婚约的必然就是遵守规矩的那种,上一次的事情到了最后她也才发现他大概是在试探她,可是现在他在犹豫,甚至可能会答应。
      连规矩都不要了么?她不知道该说他蠢,这么容易就托付终身,甚至连一生都可能得不到那种;还是该说他喜欢她喜欢的这么深。
      “那就睡吧!”蓝采耸肩道:“反正我现在也喜欢你,你也喜欢我,不是吗,你也愿意了。”
      蓝采直接把人抱起来,走过去扔到床上,然后又去关上了门,走到床边道:“我给你最后犹豫的机会。你记住了,我现在喜欢你没有那么深,以后可能会换人,你自己想清楚。”
      这话说出来蓝采都觉得自己渣!
      结果苏长宁自己往里面滚了滚,面对着墙,一言不发,许久竟然哆哆嗦嗦地脱起衣服来。
      蓝采……你还真是给我一个当渣女的机会。
      她无力的摇摇头,把脑子里那点冲动压下去,刚想回过头说一声我走了就看见那个人外衣都已经脱完了,大热的天,大家都是两层,外衣脱了就剩内衣了,一副好身材一览无余。
      然后她,她现在要怎么办!两边打的好好的,现在对面一直不停地往塔下送人头,你收了吧!人家故意送的,于心不安,你不收吧!你还是个人吗?左边是不如禽兽,右边是禽兽不如。
      蓝采就看了一秒,她发誓就一秒,然后赶忙转过了头,背对着床边,道:“我认怂,行了吧!赶紧穿上穿上。”
      苏长宁一怔,看着她道:“难道我的身体也吸引不了你!”
      敌人已到塔下,目前被塔打的只剩下一丝血,请问是否补刀!
      蓝采拒绝补刀,端正了自己的站姿道:“不是你说的那样,我就是试试你,现在试出来了,你爱我估计是真的无法自拔了,不过我呢!我这个人有个臭毛病,我一旦真的跟人做到最后了,那绝对就是一辈子的事了,在这之前,要是不合适,我肯定还会反悔,我不想到时候渣了自己渣了你,你赶紧穿上衣服,不然别怪我忍不住,吃了你还不负责任!”
      说完就跑出了房间,亏得还记得关上门。
      背后苏长宁看了一眼她的背影,笑了,然后慢慢地穿上了衣服,他想,他喜欢她更深了。
      苏长平带消息回来的时候,找了一圈愣是没找到蓝采,就连苏长宁都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最后又搜了一遍后院,才发现那货在井边,拉了个小马扎坐着,在一个木盆里说是洗脚,结果两只手两只脚在里面一动不动,也不搓搓。
      井水好凉啊!蓝采心想,幸好她没有从头上往下浇,不然那就真的是透心凉了。
      她闭着眼睛深呼了一口气,刚才的燥热缓解,整个人总算是舒服些了。
      空中一声乍起,“蓝采,你这是洗脚呢?”
      蓝采猛地回神,往头上一看,苏长平抱着双臂站在那里饶有兴趣地看着她。她再一看自己的姿势,确实有点像洗脚,干脆用手搓搓脚后跟 ,边洗边道:“皇姐,你来是有什么消息?”
      苏长平站着道:“我刚得到消息……”
      苏长平带来的消息证明,蓝采猜测的确实不错,太女现在确实气势压女皇一头,女皇不敢妄动,也是因为军中大将很多都是她曾经为了扶持太女而设立的,现在她们都是太女的人。
      可叹曾经的乖乖女得势之后,居然行事越发乖张,曾经的大将现在反而成了助纣为虐的人,只要这些兵一动,就不知道究竟会向谁挥刀了。
      蓝采手一顿,思索了一会儿,“有点麻烦,这牵扯的也太多了,我就想借个兵,现在还得给她平个乱。女皇什么意思,肯定是要废太女了是吧!”
      “至少是犹豫的。”苏长平想了一会儿道。
      蓝采低头有一下,没一下的洗着脚,想了想,深呼吸了一口气,“平乱就平乱!我们没法等到她们内部解决纷争,必须要干预了,皇姐,你再去打探消息,女皇有没有其他中意的皇女,以及现在的皇女谁都有势力,太女不行,推也推个行的!”
      “行,我这就去。”苏长平站起来又看了一眼她道:“你这脚准备洗到什么时候,水不凉么?”
      蓝采正在想事儿,刚好想到一个办法,又给自我否决掉了,就摇了摇头。
      苏长平就走了。
      “还有个问题。”蓝采突然道,抬头没见人,问号脸:“人呢?”
      蓝采……
      苏长宁适才穿好衣服,就见苏长平来找蓝采,所以他也下了楼跟着找,到这的时候就看见个苏长平的背影,他往前走了走,又觉得刚才的事情有点尴尬,往后退了两步,正好被蓝采看着了。
      蓝采不以为然,喊道:“长宁,给我管小二女要个擦脚的帕子,这布鞋,湿着脚就没法穿了。”
      苏长宁低低哎了一声就快步去要了个帕子回来,回来的时候,蓝采正在想事,手都没擦,就拖在脸上。
      他很想问,你不嫌弃你的手刚洗过脚么,不过还是没问,走过去把她的脚从水里拿起来就要擦,蓝采这才回神,忙自己擦了,完了将水随意地往花坛里泼掉,把一堆东西拿到房里去,堆在一边放着。
      苏长宁跟在她后边,看她回来放下东西,就坐在了桌子前写什么,就知道她在想事,也不敢打扰,将烛火拨地亮亮地,扯了把椅子过来,看她写。
      苏长平交待完之后,再回来看,人又不见了,想着应该是回房了,就上来找,果然在,一副聚精会神地模样趴在桌子前写什么。
      苏长平问坐在旁边的苏长宁:“她在做什么。”
      长宁摇头,“我也不知道,你走后,她回来就一直在写,她给我教过一些浅薄的东西,但我还是看不懂。”
      他当然看不懂,蓝采对兵法没什么研究,化学上能用于战场上的也很少,但是架不住她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多,就想弄出来一点东西帮助西面战场。
      然后她想到了望远镜,还想到了细菌武器,毒物这东西弄不好她还真做的出来,不过她不能让这个东西出现在这个朝代,至少不能是因为她,有些东西一旦被打开个口子,那就不是一个人控制的了的,就连□□,她都是思考了很久才决定去研究的。
      所以她把玻璃的制法,还有望远镜的图纸大概的画出来了,又想到战场上的死伤情况,弄出了青霉素,这是居家穿越必备之良品,所以一边学习,一边看小说的她还真就给记下了。
      其他的化学品,肥皂?这个不能用,又不是现在要发家致富,再其他的她根本想不到原料要怎么搞,需要特别多的试验去测试才行。
      反正这两个是当务之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