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愿长宁(女尊)

作者:且等花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7 章

      “化学啊是一门非常庞杂的学科,一时儿半会儿还真说不完。我先给你讲讲分子。”
      那边蓝釆在给苏长宁讲化学,这边苏长平在想昨晚上蓝釆跟她说的话。非属私人感情,而是如何联合宁远。
      昨晚,赶路辛苦的苏长平先行去休息,没多久,蓝釆就来找她,告诉她,要联合宁远,要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还要借势。
      她本以为玉涵关蓝釆的功劳是被长宁夸张过的,奈何,听过之后,她也不得不佩服自己这个未来弟妹。
      蓝釆言道: “皓月与宁远乃是牙齿和嘴唇的关系,唇亡齿寒,一旦皓月失守,那么刚占领皓月的九凤新都即使这会儿元气大伤,只需要经过一个冬天就又能生龙活虎,介时,宁远被九凤新都包夹东南角,一旦新都不讲姻亲关系与宁远开战,宁远便岌岌可危。”
      “那要是宁远女皇相信新都讲亲情呢!”
      “纵然而今的女皇与君后感情甚笃,然而,他们的感情一旦出现裂痕,或者君后的女儿并不能让女皇满意,新都随时可以扶持下一任皇女登基,甚至取而代之,介时,宁远必将落入他国之手。再退一步说,这两代都能和平共处,那么世世代代呢,怎么保证两边的每一代继承人都能够和谐相处。”
      “再者,原本太极大陆四国之间因为资源关系相互制衡,一旦皓月失守,这份平衡就会被打破,九凤新都想要对宁远下手,找一个借口还不是想当简单的事情,到时候整个宁远都将处于惶恐不安的状态,甚至陷入战火。”
      “你说的这些我又何曾没想过,可是如果宁远也想参合一脚,瓜分皓月,到时候三足鼎立,共享资源呢。毕竟相比于宁远帮助皓月来说,这样更节省人力物力。”苏长平想到了最坏的情况。
      “仗已经打到这个时候,宁远想要坐享其成,其他两国会不会同意,不会。即便同意,分给宁远的胜利果实也不会多。依然不能改变结果。何况宁远自来崇尚非攻,如果宁远现在参合上一脚,于她们的治国思想有背,相反,帮助宁远以维持太极大陆的平衡关系,则可以让他们传承自己的思想而不受到他国的威胁。”
      “还有什么?”苏长平问。
      “大皇女可曾打听过,宁远最近也在加紧练兵,边境四处都有宁远军队行走的痕迹,可见宁远女皇并不是没有准备,我想她也在权衡利弊,大皇女此行不但要把利弊摆在明面上,还要许给宁远好处!无利不起早,即便从大局出发,宁远应当支援皓月,但是你也不能一点好处都不给人家,至于要给什么,大皇女自己去想。”
      “那何为借势?”
      “我身后马车上的人来自神农谷,那位大婶姓范,注意神农谷是一个家族,据说都姓范,她想收我为徒,我现在把人给你匡过来了,至于你要把皓月和神农谷的关系说成什么样,我不管,但是事成之后,我们两个少不了要去二老跟前告罪,大婶人好,但不傻。”
      “现在看来,传闻果然都是虚的,我现在倒是担心,宁子那么简单,太容易被你欺负!”
      “那照皇姐意思,我再找个心眼多的成亲,到时候白天晚上的勾心斗角,也太累了。”
      “哈哈,我现在在想,以你的才智,怎么会二十年声名不显,还被诓骗到战场。”
      “皇姐厉害,这都知道,我自来潇洒不在乎声名权利,只因娘亲病逝,我意志消沉,人有失足,马有失蹄,这种情况下,皇姐还不许我被人摆上一道,未免太苛刻。不过,我没死在战场上,庶妹承袭不了我娘的家产,恐怕二爹爹要气的跳脚了。”
      蓝釆话锋一转,皱眉说道:“只是没想到会遇上长宁,长宁貌似武艺高强,实则性格简单,战场凶险并不适合他,如若皇室风波不平,还请将长宁留在草民身边,草民必将护他周全。另外,宁远事毕,大皇女务必快马加鞭赶回燕京,皓月无法同时承担内忧外患。”
      这话叫苏长平现在都还在思考,蓝釆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其实蓝釆啥都不知道,她蒙的,长宁自来玉涵关,成品就对他恭敬有加,甚至大事上都愿意听长宁的建议,然而一个不请自来的皇子怎么能保全自己,还能让一个将军把他的话听到耳里,只有一个可能,背后有人,成品是那人的人。所以她猜测长宁来战场是被人授意的。可是为什么要将单纯的长宁置于战场呢,只能说某个地方比战场更加凶险。
      范大婶的马车里,两人还在热火朝天的讨论蓝釆提出的那些新知识,丝毫不知道他们两个将被蓝釆摆上一道。
      一行人穿过森林,跨过河流,曾经的他们各有各的想法,但是命运的车轮将他们带向了同一个方向,并且在他们成功之后又无情碾压。
      卖身葬父,卖身救母见过没,现实里肯定没见过,不过在这古代还真是层出不穷,蓝釆他们这一路上就遇见了仨。
      最后这个形势相仿,内容却有点不太一样,就出在郾城。周遭商铺林立,来往行人摩肩接踵的街道边上,有个男子垂首而跪,身上挂着木牌子,上书替妹求医。
      但是不得不说这位在蓝釆看来太过阴柔的男子在这女尊真是相当的受欢迎。不少女子驻足不前。偶尔有路过的大夫,看了一眼这人长相就摇头离开。
      明显有内幕,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正在街上陪苏长宁溜达的蓝釆决定绕路。
      苏长宁本来还为蓝釆盯着别人看心里不舒服,见蓝釆要走,自然紧紧跟上。
      昨日,一行人到了郾城,到宁远的驿站住下,大皇女就立刻向驿站守官打了今天要去皇宫觐见宁远女皇的申请,蓝釆不想入宫找不自在,就带了苏长宁出来逛街。
      陈米那个胖子非得跟着,说她想见识见识别国首都是啥样,查燕九则掉着一张我不放心你保护得了二皇子的脸紧随其后。
      遇到美男,查燕九一双眼全在苏长宁身上了,自然是跟着走,可是陈米就不行了,陈米这人机灵,但是有个致命的毛病好色,据说当初从军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村里首富家漂亮小弟弟说你有了军功就回来娶我,结果陈米当兵第二年那小弟弟就淹死了,为此陈米还消沉过一阵,说她再也见不到那么漂亮的人了。
      要不怎么说无巧不成书,巧就巧在这人眼睛长的跟陈米初恋一样一样的,还好看,陈米登时就挪不动腿了,一双眼睛全在这人身上,有好看的美男替妹求医,她又认识范大婶,心里顿时痒痒的紧。
      蓝釆走了几步觉得不对劲,怎么少了那个胖子走起路来山摇地动的感觉,回头一看,得,陈米老毛病又犯了。但她不准备阻止,这一路上陈米的好色她也看出来了,陈米在美色前能不能保持清醒的头脑,能否堪大用需要考验。但是为了确保万一,她就拉了长宁到路对面的茶摊上,准备情况不对的时候随时拦人。
      蓝釆看了眼紧跟来的查燕九,叫了两杯茶水,在查燕九震惊的眼神里将怀里揣的红糖递给老板让泡了,然后默默地看着陈米那边。
      那边陈米虽然想去英雄救美,奈何她不是一个人出来,回头看了一眼,大家都坐在茶摊上默默喝茶,便觉着这有点儿放任自流的意思,她就抬脚向美人走了过去。
      一番询问,原来美男家里原本是小有资产,可惜有人觊觎他的美貌强取豪夺不成便使人害了他的母亲,将他妹妹打成重伤,所以才想要求个神医治疗。
      陈米好色但是不傻,看这周围,有人叹息,有人摇头,但是除了她都没人敢上前一步说话,能在郾城干下这等事儿,还让人畏惧的人势必权利滔天,她凑上去不是作死。
      低头思量片刻,她就抬脚转身离开,来到了茶摊上,坐下,凉凉地问道:“蓝釆,你是不是早就看出来了。”疑问句却是肯定句的语气。
      “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查燕九一脸懵逼。
      “你听不懂正常!”陈米撇了一眼查燕九,就你个有勇无谋的听得懂才不正常。
      蓝釆将刚呈上来的糖水递给了苏长宁,蹙眉暗叹,这都五天了,小日子这么长对劲吗,不行她回头得问问范大婶。
      “喂!问你话嘞!”陈米被人坑了一把,这会儿又被人无视外带塞了一嘴狗粮很不爽。
      “我可什么都没看出来,就看出来那是个大美人。”蓝釆转过身来,慢悠悠地一边喝茶一边说话,“咋了,你看出来啥了,说说,我倒想知道你这个以色为天的人杂还回来了。”
      陈米……,你这么能怼人,你咋不上天呢。奶奶的,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她总不能说她担心得罪权贵,太没面子。
      就在这时,“啊!我去--”陈米大喊道,“蓝釆,快看,有人搭茬了。”说着指了指替妹求医那地儿。
      蓝釆才懒得看,干啥不比看热闹正经。
      “怎么看着有点脸熟。”陈米嘀咕了句。
      陈米这一句话让蓝釆抬了头,这一看,正站在边上那女的谁啊!是挺熟,等等让我想想,卧槽,那不是使节团的人吗?不跟着大皇女进宫,怎么穿着便服跑这儿来了。
      “使节团的人,她怎么没跟着你皇姐进宫?”蓝釆问苏长宁。
      “使节团那么多人,哪能都去!”苏长宁正要开口,查燕九却插了一嘴,被蓝釆赏了个卫生眼。
      “我有种不详的预感,怎么今天凑上去搭茬的尽是我们的人。”蓝釆低头,以拳抵鼻,想了下说到:“陈米,把那个人喊回来,就说二皇子在这边等她呢。”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