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喜欢的人设我都有[娱乐圈]

作者:三无是萌点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刚过完年,国内首档男演员选秀节目《新生养成系》正式启动。
      《新生养成系》打着‘一番出道’、‘TOP选手出演影视剧男主’的噱头,吸引无数十八线演员争相报名。
      毕竟,比起C位和走花路那些虚无缥缈的玩意儿,实打实的一番男主资源,更值得大家铤而走险。
      
      第一次节目录制当天,用于拍摄初评级的大楼内挤满了练习生,粗略估计有上百个。
      
      节目组高层站在门口,望着里面上蹿下跳的选手们皱眉,“为啥来这么多人?不是说好60个吗?”
      “哦哦,原本是这么说的…但是吧,别人家选秀节目全都是100人起步,我们搞60个,听起来怪磕碜的。所以我连夜给几个娱乐公司老板打电话,让他们又送来几十个。”人事主管赔着笑解释,“凑个整,回头好宣传。”
      比赛人数几乎翻了一倍,高层不太放心,“新送来那些你都查过底细没?别闹出事。”
      “嗨,能闹出什么事?”主管随意摆摆手,“都是些出道好几年的老油条,过来回锅的。等第一轮比赛结束,把他们全部淘汰,不影响咱们卖出去的出道位。”
      “那就行。”
      
      他俩讨论的热火朝天,没注意外面飘进来一位来迟的练习生。
      回锅肉之一的蒲笙,悄无声息从他们身边绕过去。
      
      蒲笙捏着空白报名表,穿过录制大楼长长的走廊。
      正准备搭电梯上楼,大腿根突然感受到几波震动。
      他掏出手机的同时,迅速闪进旁边洗手间,钻进最里面一个隔间。
      电话接通,自己唯一的朋友段嘉韶,扯着他适合吹唢呐的嗓门喊,“笙笙,听说你去参加选秀啦?”
      蒲笙立刻按住音量-键,把通话声音调到最小。
      “嗯,公司让我过来凑数。”
      他跟经纪公司的合约只剩两个月,来不及进组拍戏。
      老板为了榨干蒲笙的剩余价值,就把他塞进选秀节目当炮灰。
      
      “啧,狗逼公司!等你解约了我就让它破产!”富二代段嘉韶愤愤骂了个爽,才话锋一转,“但是你既然要参加选秀,为什么不去参加观众更多的爱豆选秀?凭你的颜值和我的财力,咱肯定能C位出道。”
      “出道之后呢?”蒲笙语气平静的阐述道,“我不会唱、不会跳,性格也无趣。在男团里C位镶边吗?”
      “呃…”段嘉韶想了想,似乎是这个道理。
      
      蒲笙性格何止‘无趣’而已,很多时候,连段嘉韶都无法感觉到他的情感。
      心理学上把他这种情况称为‘情感解体’,段嘉韶也是认识蒲笙之后,才知道这个日常出现频率很低的名词。
      根据专家解释,情感解体主要表现为:冷静、纯粹的感情缺失,无法感知到正常的喜怒哀乐。
      就像蒲笙现在这样,即使亲耳听到自己一轮游,内心也没有任何波动。
      
      “……那你也不能去节目里凑数啊!”段嘉韶满脸愁苦,实在替他可惜,“凭你的演技、你的颜值,如果连出道位都挤不进去,太亏了。说起来,你家里会帮你投票吗?”
      蒲笙残忍的唤醒他的梦境,“我家里不打压我,已经很仁慈了。”
      
      话音刚落,隔间外面响起水流和脚步声。
      蒲笙又往里面靠了靠,把说话声压得更低。
      “艹!提起这茬我就来气!笙笙你也太惨了点。别人不红顶多退圈继承家业,但是你要继承皇位啊!”杠精段嘉韶还在那边翻旧账,强烈谴责把蒲笙变成这样的世界。
      而蒲笙本人,却没有任何情感起伏,像个没有想法的傀儡娃娃。
      
      其实,造成蒲笙情感解体的原因很简单,甚至会让外人觉得不可思议。
      他没有经历悲惨的童年。相反,蒲笙父亲是竹音国际最大股东,现任全国首富。母亲是V国皇室,享有继承权。
      蒲笙作为豪门继承人和皇室小王子,自幼在温室里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逐渐在金丝笼中变得无欲无求。
      当他的父母从利益权势中抽出空,只得到一张情感解体的诊断单。
      
      ——由于蒲笙变成这幅样子,心理医生建议他试试演戏,从别人的故事中捕捉情感。
      为了那微乎其微的治愈率,他那个死要面子的大家族,才勉强同意小王子进娱乐圈。
      这种事情,首富和皇室肯定不愿意声张,更别说动用资本势力,送他出道了。
      
      “你演技那么好,凭啥……唉,算了,不能耽误你比赛。”段嘉韶深深吸了两口气,平复心情给他打气,“加油,反正我会为你投票的!听说《新生养成系》的导师是邢清持,你可以跟他多多互动。”
      蒲笙应了声‘嗯’。
      “不行!我撤回上一句!”段嘉韶想起什么,又说,“邢清持好像有点凶。”
      “……有点凶?”蒲笙提起邢清持,语气终于有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波动。
      “哦,我说错了。”段嘉韶立刻改口,“他特别凶,离他远点!”
      “好。”
      
      蒲笙打完电话,顺着楼梯上二楼,准备完成节目组布置的第一个任务:初舞台抽签。
      
      《新生养成系》作为国内首档演员类选秀,在赛制上跟其它选秀类节目不同。
      初舞台评级时,选手不可以表演自己准备好的节目,而是通过抽签的方式,选择自己第一个舞台的剧本和搭档。
      节目组给出30多个剧本,按照演技要求分为A/B/C三个等级。其中有两两搭戏的剧本,也有多人合作的舞台。
      
      其他练习生来得早,已经选好了自己要表演的题目,抽签盒里只剩下孤零零一个信封。
      练习生们按照公司、或表演小组,三五成群抱成团,聚在一起审视议论别的竞争对手。
      
      靠门边的小组里,有个娱乐圈万事通,很老练的跟旁边人科普,“兄弟,瞧见斜对面那个男的没有?名校毕业的大学霸,前段时间全网吹他是500年美男。”
      旁边组员顺着他手指方向瞧过去,由衷觉得那位学霸脸上,有500年的沧桑和嶙峋。
      “还有那个淡黄裙子的伪娘,官方认证的5000年美男!而且还是能唱能跳的全能选手,人家之前已经演过男二号了。”
      万事通又指向正中央的练习生,用极尽浮夸的语气吹,“最厉害的是50000年美男,名字叫Lvan!听起来就很牛逼。”
      
      得,这几位都跟千百万年杠上了,仿佛卯足劲比谁更像活体木乃伊。
      到时候节目组把他们分到一个班,通稿可以这么写:开天辟地的容貌汇聚一堂。
      那个组员看向Lvan,非常怀疑给他割双眼皮的医生,之前大概是割包|皮的。刀口深且崎岖,生怕别人看不出他整过容。
      他侧脸和手背还有两个带着淤青的针孔,稍微懂点门道的人,都知道是瘦脸和美白针。
      
      混血?
      村头铁柱跟村尾翠花的混血吗?
      
      “哪里牛逼?因为他用了个英文艺名?”
      “呵呵,没见识了吧?人家那个是真名!网传他是V国贵族的小公子,家里特别特别有钱。他本人还自带流量,粉丝挺多又肯氪金。听说…”万事通压低声,小心翼翼跟他们说,“Lvan直接买了C位。”
      “卧槽!C位原来可以买?我们公司只有一个出道位,具体第几名还要自己争。”
      “嘘——你们小声点。有镜头呢,你们明目张胆聊内幕,万一被录进去怎么办?”
      万事通无所谓的耸耸肩,“醒醒,你仔细看看,摄影师都围着那几个开天辟地的人气选手转,谁拍你们?”
      拍都懒得拍,更别提正片中的镜头量了。
      “……别这么残忍,给我留一点念想。”
      “哈哈哈哈!接受现实吧,陈年回锅肉。”
      
      从始至终没有加入讨论的那位组员,觉得话题太无趣了,默默往门口方向靠了靠。
      他换了个更安静的位置,余光不经意一瞥,瞧见一个让他移不开眼的练习生缓缓走近。
      
      Woc!!
      好看、长得也太好看了吧!
      他目光紧紧跟随对方,忍不住在心里吹彩虹屁。
      这位练习生皮肤很白,比打了美白针的Lvan还要白两个色号。
      目测他应该有一米八左右,体形偏瘦。对上那双颜色稍浅的灰色瞳眸,能感觉到满溢的少年感。
      
      这份少年感不是什么白衬衫、背带裤,胡子拉碴还强行甜美。也不是简简单单咧嘴笑、打篮球。
      而是他澄澈的眼睛里,有着属于少年的纯粹和孤勇,也有着日月星辰的征途,和春天里的清风明月。
      组员盯着他,眼睁睁看着那位少年拿走抽签盒里最后一个信封,然后又像来时那样,悄无声息带着信封离开。
      旁边的摄影机只是扫了一下,并没有像拍其它人气选手那样,推进镜头给他大特写。
      
      这很正常,毕竟他整个抽签过程中没有说话,甚至没有多余的动作。
      不像某几位表演型人格,抽个签要磨蹭三分钟,变着法子向摄影师要镜头。
      一直密切关注少年的组员,觉得非常可惜。
      像这种大杂烩综艺里,有趣的灵魂比好看的皮囊还重要,往往‘作’和‘婊’更容易出圈。
      如果他稍微为自己争取一点,多得到几个镜头,肯定比什么‘开天辟地的美男’更加圈粉。
      凭那张脸,绝对有一大批富婆在后面追着赶着,要他的收款二维码。
      
      组员天马行空的想了会,回过神才发现:自己一个不留神,那位少年已经消失了。
      正中央,终于有人注意到空空的抽签箱。
      
      “Lvan,刚才你想要的那道题,被别人拿走了。”
      “咦?”Lvan对着拍摄自己的机位玩了个歪头卖萌,露出充满遗憾的表情,“好可惜啊,我本来还想挑战自己呢。”
      “谁啊?那么狂?居然敢选唯一一道S级题目。”
      “欸?很狂吗?”有练习生发现盲点,“难道不是因为,抽签箱里只剩下一个信封了。”
      “对哦,你们都不想要那道题。所以哪个小可怜抽走了?”
      
      练习生们抽签之前,才知道抽签箱中有一道神秘的S级题目,难度是A级题目的好几倍。
      S级题目是所有剧本中,唯一一道单人表演的题目,由《新生养成系》的首席导师亲自出题。
      原本想选这道题的练习生们。看到出题人的名字,纷纷缩回自己蠢蠢欲动的手。
      到时候如果演得不好,舞台翻车还是小事。万一毁了题目,肯定会被导师骂到当场退赛,从此职业生涯黯淡无光。
      
      而那个‘会影响职业生涯’的S题信封,此刻正握在蒲笙手里。
      他避开人群,找了个安安静静的角落,缓缓取出信封。
      
      任务卡右下角,签着出题老师的名字,走笔利落的三个大字——
      
      邢清持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蒲笙:你的一番已上线。
    邢清持:我真的出场了!
    *甜文,日更。
    *无原型!请勿带入三次元明星!
    ————————
    接档文《跟十年后自己互穿之后》求大家收藏!
    文案:蔺棠溪跟十年后的自己互穿了。
    17岁的蔺棠溪穿到十年后,捡到一张八卦小报。
    商圈秘闻:蔺氏财团太子爷破产后,欠了商界新贵卿潭998亿,只能卖身抵债一夜六次……
    蔺棠溪随意暼了一眼:这不是我那死对头吗?居然成了新贵,呵。
    再看第二眼:艹,卖身那个人怎么跟我长的一样?!
    蔺棠溪单枪匹马杀回自己家里,推开门,看到卿潭懒洋洋躺在沙发里,还带着一脸事后余韵。
    蔺棠溪满脑子爆满了血红的感叹号。
    我他妈真的卖身了!!
    还卖给卿潭这个狗比!!!
    艹,老子要干翻卿潭!
    蔺棠溪订下目标,迅速制定了一系列复仇计划,正准备实施——
    卿潭突然翻了个身,迷迷糊糊问,“宝贝,再来一次可以吗?”
    **
    六中的学生都知道,校霸卿潭最讨厌家里有矿的蔺棠溪,天天找茬跟他打架。
    高三刚开学,卿潭又像以前那样,把猛然蹿高高一大截的蔺棠溪堵在校门口。
    他想把小少爷弄得满面羞红,气呼呼瞪大眼睛,露出只有自己能欺负的模样。
    结果,蔺棠溪却笑着摸摸卿潭头发,拿出一本《五三》塞进他怀里。
    “乖,好好学习,我不喜欢学渣。”
    同学们惊恐地发现,开学之后,校霸悬梁刺股拼命学习,竟然还报了高考冲刺班!
    卿潭(自我洗脑):我要考北大,我要考北大…
    本文又名《穿到破产后欠死对头氪金养我》
    【在我的专栏可以找到预收文,虔诚的求求大家收一下吧~我会努力写的又甜又爽又好看的,爱你们~】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