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府沙雕白月光(重生)

作者:梓山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6 章

      说时迟那时快,柏紫苏忽然觉得有人提住她的后领,动作一点也算不上轻柔,那人像是拎着一块抹布,直接拖着柏紫苏墩坐在地上,将她朝后拽出数尺。桑儿的刀因此挥了个空,还没来及落下,阁中的灯火便已骤然熄灭。
      
      决云的寒光又忽然从柏紫苏头顶闪过,她隐约看到一道欣长身影出现在自己面前,伴随着这寒光闪过的,则是女子的惨叫声。柏紫苏完全被淹没在一片嘈杂之中,甚至觉得有什么东西溅在自己衣服上。
      
      黑暗中,一张带着獠牙的血盆大口忽然扑来,吓了柏紫苏一大跳。一切都变化地出乎意料,她搞不清状况,只能瘫坐在地上一动不动。
      
      半晌,声音总算是渐渐平息下来,几豆小灯这才缓缓被人点亮。阁中的场景已经与方才全然不同,只见二十八舍和乌恩其皆列在阁中,手中押了几个人。柏紫苏擦擦头顶的汗,心脏还在怦怦直跳。原来关键时刻是二十八舍中的一位挡在了自己前面,而昏暗中吓她半死的血盆大口也不过是二十八舍脸上狰狞的铜兽面罩。
      
      方才试图袭击柏紫苏的桑儿,被柏紫苏面前的人齐肩斩断了右臂,变作一团血肉模糊,刀刃上的血淙淙流下,汗珠和血皆溅在桑儿脸上,扭曲的表情和血腥的画面生生让一张俏脸变得十分恐怖。
      
      忽然出现在柏紫苏前面的人则伏下身子,一把捏住了桑儿的下巴,丝毫不带怜香惜玉道:“怎么?还想咬舌自尽?”
      
      话音未落,一声骇人的骨裂声从他手中传来,满脸痛苦之情的桑儿被他如同一滩烂泥似的扔在地上,“脱臼的下巴等回去再给她接。”
      
      柏紫苏借着微弱的光亮扫视一圈,终于发现所有人都朝自己跪着,连带看着便不好打交道的陆文修,此时也静静地单膝跪地,朝她拱手行礼。
      
      只是在妓院抓了一下他的现形,也不用这么道歉吧?这让别人看到还以为她陆夫人在家怎么虐待这位昭武将军了似的。
      
      柏紫苏有些不好意思,连忙摆摆手:“快起快起,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夫君何必行此大礼,我受之有愧的。”
      
      所有人纹丝未动,乌恩其这才对柏紫苏身前的人回禀道:“将军,一共抓了八个。”
      
      柏紫苏看着另一边同样单膝跪地的“陆文修”,不禁有些错乱了,她朝面相凶巴巴但却一脸毕恭毕敬的对方探探身子,颤着嗓子问:“你……难道不是我夫君?”
      
      “夫人真是折煞末将了,将军一直委身在二十八舍中,此时不正站在您前面么?”对方连忙解释道。
      
      柏紫苏:“……”
      
      她心里顿时有些混乱,但又很快分明起来。敢情所有人跪的不是自己,而是此刻在自己前面真正的陆文修,白让她过了一把狐假虎威的瘾。可这瘾过完了问题也就随之而至,抓奸竟然抓错了人,闹了个这么大的笑话。柏紫苏捂着脸,恨不得能找条地缝钻进去。
      
      尴尬的气氛再一次散入整间屋子,她对着面前真正的陆文修强撑出一个比哭更难看的笑脸,“呵,呵,呵……我说什么来着,我就知道我们将军不可能是那种寻花问柳……”
      
      陆文修瞪了她一眼。
      
      混在二十八舍中的陆文修虽然挡着脸,但舒眉朗目,倒是生的很好看。柏紫苏从他眸中看不出什么情绪,只隐约觉得陆文修可能和市井传闻中所说的不太一样。但联想到他方才手起刀落地斩断桑儿的臂膀,此刻的星目含威,即便只是一个眼神,也足以让人不寒而栗,透出的杀气更是不言而喻。
      
      就算柏紫苏再没有眼色,也该知道这一眼意味着什么,连忙悻悻住了声。她缩在一旁尽量不去看躺在地上的桑儿,不知道是过于紧张亦或是被吓得受不住,身子竟然不由自主地抖了起来。
      
      陆文修瞥着柏紫苏,心里约莫也知道,柏紫苏一个深宅内院的大家闺秀见不得这种血肉横飞的场面,如今亲历一遍,必然是被吓坏了。思及此处,陆文修解下自己身上的斗篷,劈头盖脸的扔在柏紫苏头上。
      
      行云流水地做完这一切,他不再理会柏紫苏,转而对乌恩其说,“今晚的事情,谁也不许外传。这些人全都带回去连夜审,我倒要看看哪个能挨得过一宿只字不说。”
      
      “是。”乌恩其领了命,迅速带着二十八舍将人押解出去。
      
      此后,陆文修方转身对廖知说:“阿知,妓院里的烂摊子,就劳烦你来料理。”
      
      廖知立即拱拱手道,“廖知明白该怎么做。”
      
      柏紫苏听着周围没了声,料想着众人大概都走了,才从斗篷里探出头来打量。这斗篷又厚又重,被囫囵盖住还真不怎么好受。眼前杯盘狼藉,除过地上的血迹,那些被抓走的刺客什么也没留下。
      
      陆文修手上正慢条斯理地擦拭着自己的金错流云刀,眼睛则死死地瞪着柏紫苏。
      
      柏紫苏一度怀疑下一刻对方是不是就准备提刀劈自己,她于是倒吸了一口凉气,放下撑着斗篷的手缓缓缩回里面去,只想假装自己什么都没看见。但陆文修却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毫不留情地一把将斗篷掀了起来。
      
      柏紫苏连忙伸手交叉挡在脸前:“奴……奴家错了,将军息怒。”
      
      “方才还自称‘老娘’,现在却成了‘奴家’,前倨而后恭,实在是贻笑大方。”陆文修将刀销回刀鞘,“罢了,夫人又是缘何出现在烟雨阁?”
      
      “我……我闲逛来着……呵呵呵,你说这不是巧了……”
      
      “是吗?”陆文修抓着刀蹲下身子,“那可真是巧,陆言这么能耐,敢放你出来逛窑子?”
      
      柏紫苏瞬间语塞,吱吱呜呜说不出个所以然。
      
      “今日事关重大,却差点因为你横生枝节,不知柏大人从前有没有对你讲过,干扰军机该当何罪?”陆文修冷冷问道。
      
      “我……你不能杀我。”柏紫苏连忙摇摇头,“将军雄才大略,经天纬地,栋梁之才,国士无双,若是杀死发妻,则有损您的威名。何况我并不知今日还有此事,人人都道你要在妓院寻欢……不知者不罪,你若是愿意……愿意与我和离,我便可不计较你访花问柳的风月事。而且……反正我们两个也算不上有情义,其实我已经背着你和一个书生两情相许,这样的夫人你留着也是丢脸面,不如快刀斩乱麻。”
      
      “两情相许?”陆文修冷笑道,“是那个叫蒋英的吗?”
      
      “你怎么会知道……”柏紫苏一愣,自己明明已经那么小心翼翼地送走了蒋英,为什么陆文修还是了如指掌?难不成这家伙开了天眼吗?
      
      她连忙颤着声音说:“才不是……你……你不能滥杀无辜,他只是个文弱书生,什么都不知道,他是被我骗来的。”
      
      “文弱书生?连他是什么人都没有搞清楚,夫人就是和别人这般两情相许的么?”陆文修口中传来讥讽的笑声,“现在你还是不要忙着给别人求情了,不杀他也可以,但是你这样能说,这条舌头真是让我喜欢的不得了,既然要快刀斩乱麻,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柏紫苏连忙伸手捂住嘴,低下头再也不置一语。
      
      “皇上亲赐的姻缘,我怎么舍得与夫人和离?”陆文修站起身子,一把将柏紫苏从地上拎了起来,“当初是你硬要进陆家,陆夫人才做了三个月,现在后悔了?那我大可以告诉你,除非你死,否则陆府有得进,没得出,还是安安稳稳做你的陆夫人吧。至于和别人两情相悦,你若是胆量过人,大可以再试一次看看。”
      
      陆文修真的是个狠角色,被绿了竟然还面不改色心不跳。柏紫苏连忙摇摇头,她哪里敢说话?只怕是陆文修想要割她的舌头,于是柏紫苏也只能像小鸡仔是的安安稳稳被陆文修提下楼,继而被他塞进马车。
      
      “今天的事,不准对外泄露一个字,若是我听到一句风言风语……”陆文修的语气狠厉决绝,柏紫苏自然不敢违抗。
      
      她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只能努力让自己缩在马车的角落里,降低一下存在感。她思索着自己今天算是大错特错,实在走了一步烂棋,当众认错自己的夫君,这可当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说出去能臊到没脸见人。何况还差点打乱了陆文修的计划,这下可倒好了,弄巧成拙,不仅和离没戏,看起来要逃出陆府也没那么容易了。
      
      陆文修一上车便开始闭目养神,柏紫苏偷偷打量他半天,终于还是鼓起勇气张开嘴,她试探着说道:“今天实在对不住,我一定只字不提,但我要跟你说我不是柏……”
      
      陆文修没睁眼,只伸手把怀里的刀从刀鞘中推出一截来,昏暗的马车里顿时闪过一道金属光泽。
      
      柏紫苏:“……”
      
      看这场景,她还是闭嘴吧。毕竟陆文修砍人如同切菜,稍微一点搞不好,他便会一怒之下劈了自己。这好不容易重生的小命,整日还要游走在别人的刀尖上,行差稍有踏错就要魂归西天,每日活得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柏紫苏心里不由得一叠声地叫苦。
      
      那边的廖知寻去老鸨那里协商,鸨母怎么敢为难廖知?被砸了场子也只能自认倒霉,搞不好和那些细作扯上什么关系,赔了命也不无可能。
      
      这样看来,还能和和气气同她说话的廖知,算得上是个十足十的好人,鸨母自然顺披而下,连声同意了廖知的主张。廖知长袖善舞,再赔些银两,轻轻松松摆平了烟雨阁的一片狼藉。
      
      只一炷香/功夫,廖知便一同上了马车来。马车缓缓朝前行进,车里的氛围却静的让人害怕,现下还是初春的时景,一入夜,车里也冷得厉害。柏紫苏抽抽鼻子,努力将自己团作一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柏紫苏:我超厉害。夸人的成语都四个字四个字的233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