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府沙雕白月光(重生)

作者:梓山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 章

      柏紫苏静静欣赏了半天,竟然发觉这书生还是个耐看的美人儿。
      
      此时书生还在聚精会神地翻书,柏紫苏的目光却已经来来回回在他身上梭巡了三遍。她只觉得此人剑眉星目,文质彬彬,五官端正,妙有姿容,只是站在这里让人看,便已经让柏紫苏感到赏心悦目。
      
      柏紫苏支着下巴也望地出了神,可惜这样长身玉立的人却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眼见书生周身气质清冷,柏紫苏料想若是再站的离他近些,怕是得把人冻住。她不耐地叹口气,却在不慎之间把面前的书戳到了地上。
      
      书生抬起头,穿过书架与她四目相对,尴尬的气氛不言而喻,顿时萦绕在柏紫苏周围。
      
      她倒也不脸红,立即赔上笑脸,从书架后面探出身子:“我的书掉了,对不住,劳烦你帮我捡一捡。”
      
      书生的目光如同三月的溪水一般,即使只是轻轻从她脸上掠过去,就已经凉得让她背后汗毛直竖。柏紫苏心里顿时凉了半截,她不禁腹诽道,此人好看是好看,奈何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冷美人。
      
      对方并不搭话,扯着袖子俯身将地上的书拾起来,然而人还没有站直,嘴边就飘来一声冷笑,紧接着便道:“我当是何等用功,原来看地也不过是《搜神记》。”
      
      “《搜神记》又如何?”柏紫苏皱皱眉头,“你可‘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可知女儿家能识字已是几世修来的福气,既然都是能刊本的书籍,大家列在一个架子上,偏分些什么高低贵贱吗?”
      
      许是没想到眼前的这位“女儿家”能说出这么一番长篇累牍的大道理,书生愣了愣,最后挑着眉毛点下了头。
      
      “何况你看《春秋墨说》,若按你所说,这也算不得八股,亦非正道。”柏紫苏从他手中抽出书来,忿忿地搁回架子上,“咱们半斤八两,你又怎好嘲笑于我?”
      
      东晋郭元瑜的《春秋墨说》竟被她说作是和志怪话本一类,偏偏却还有几分道理,书生的唇角勾起一个弧度,缓缓道:“罢了,今日还真是受教。”
      
      “我不过一界小女子,教你是不敢的,但《春秋墨说》却还草览过两回。郭瑀著经学著作,为的是教你们功于社稷,造福黎民,《搜神传》的故事虽通俗直白,讲的却也无非是爱人者人恒爱之。事事可为师,若换了是我,必然不会将万般都作下品。”
      
      郭瑀一生清贫,无意为官。即使被强迫出仕,也要千方百计地逃回深山专心著书,这才留下了这些著作。但是他却在看到乱世统一的希望时,毅然舍弃安稳,离开了长久偏居的一隅。于他而言,又有什么比终结一个乱世,为百姓带来福祉更加重要呢?
      
      书生皱皱眉头,似乎对此不大相信,于是问道:“你读过《春秋墨说》?”
      
      “河西儒学数郭瑀刘昞一支最盛,岂有不读的道理?”柏紫苏脱口便道。
      
      书生侧过脸冷笑一声,正欲再开口,却忽然听得门口有人唤他姓名。他只好拿起手上的《春秋墨说》朝外走去。临了,又回头对柏紫苏说:“看来只能下次再找你讨教了。”
      
      柏紫苏看着他欣然离去的背影,顿时只好摇摇头。忽而又想起自己是带着任务来得这书肆,现下只顾着同那书生说话,把找书的事情给囫囵忘了。她忙慌慌爬在附近架子上寻了半天,总算是寻到了当年看过的《太子妃降职记》。
      
      这书中记载,人死可复生,女可为男,男亦可为女。
      
      柏紫苏挠挠头,再换一本旁边的《知否知否应是绿肥蓝瘦》。
      
      人的灵魂仿佛还可以跑进别人的躯体中去,真是光怪陆离,令人叹为观止。
      
      她越发坚定地认为自己的情况和书里记载的一样,真正的柏紫苏大概在水中就已经淹死了,而她却因为某种原因投生在了柏紫苏的身上。
      
      再翻一翻医书,柏紫苏忽然发现她上一世死之前,似乎是中了毒。
      
      要说起上辈子的仇家,那怕是数不过来。她拔过一只鸽子的毛,屁股差点薅秃噜才给放走;她还剃过领居家大黄狗的尾巴,邻居至今不知道是谁干的;再之前一点她爬树时还坐断了一棵老桑树的树杈。
      
      那么问题来了,鸽子,黄狗,老桑树,究竟是哪一个会给她下毒呢?
      
      柏紫苏百思不得其解,抓耳挠腮了好一阵,直等到毛桃儿找过来她都没注意。
      
      “夫人原来是想看书啊?”毛桃儿有些不解,又追问道:“府中的书房那么大,何苦要来这南安街的书肆?”
      
      “书房?”
      
      “是啊。”毛桃儿点点头,“不就是您让大少爷专门从柏府搬来的?还搜罗了好些散佚的古籍呢。”
      
      “哇哦。”柏紫苏两眼泛光,“那我们赶紧回去吧!你的羊肉粉买好了吗?”
      
      “夫人吩咐的事,毛桃儿自然是紧着去做的,您瞧。”毛桃捧着荷叶包好的吃食,还拎了个葫芦,大概是灌了摊上的羊肉汤。
      
      说起这汤,那简直是逆风香煞三十里,顺风直香下江南,堪称是一碗羊肉粉的点睛之笔。仅是被这汤勾来的老饕便不在少数,汤也自然不是浪得虚名,毛桃儿远远地循着香味就找了过去,这摊子虽然不大,人却络绎不绝,由是柏紫苏一早就让毛桃儿去买,也废了好一番功夫这才买到。
      
      “夫人,您什么时候知道了这样的吃食?”毛桃儿笑起来,“连毛桃儿都馋了。”
      
      “那还不快些回去?”柏紫苏想这味道久了,也迫不及待起来,她朝毛桃儿招招手,“走走走。”
      
      主仆由是匆匆回府。
      
      一碗羊肉粉引得柏紫苏食指大动,据说这位摊主来自贵州,用得是当地最正宗的制法。仅这汤就得每日用新鲜羊肉和母鸡熬煮三四个时辰,再加上密不外传的佐料,才能坐稳了京中羊汤一霸的位置。放些粉进去,再加上晶莹剔透的白萝卜片和细细切过的羊肉,不腥不膻,好肉纯汤,实在让人大饱口福。
      
      只可惜没些番椒来佐味,到底还是美中不足。
      
      旦日,柏紫苏直睡到日上三竿才跟着毛桃到了昨日所说的书房。看着满目的书架,柏紫苏变成了一只柠檬鲸,心想着有个内阁大学士的爹就是不一样,能让原本的柏紫苏藏这么多好东西。既然已经活在当下,那边先在陆府中安身立命罢。她于是名正言顺地继承了这个书房,开始规划起自己的幸福生活。
      
      说起来,陆文修本来要娶的人就是李玉菡,是柏家横插一脚黄了这门婚事。现在陆文修又独宠侧室,看来对原本的柏紫苏实在是没有什么兴趣,这倒是正和了她的意,但是飞鸟安可笼,她盘算着如果能从陆府溜出去就更好了。
      
      柏紫苏心不在焉地翻翻桌上的书,又干脆合起来摊在椅子上。
      
      “夫人,您怎么把桌上的书都收起来了呀?”黄昏时毛桃儿端着茶碗进了门,又点上一盏灯,“您不是说书都要时时摊着,将军万一来了才好赶紧读吗?”
      
      “啊?”柏紫苏一脸懵逼,搞了半天她低头看着桌上的《西域图记》,这么难得的宝书,坊间早些年间就传言佚散了,好不容易见着个成本居然是拿来忽悠陆文修的?
      
      毛桃儿放下茶碗,“夫人您不是看李氏整日书不离手,猜着将军喜欢才女,这才从家搬了这好些来,说是将军说不定就会注意到您的吗?”
      
      “……”以前的柏紫苏可能是个傻子,只知道学着李氏走,一点都没有科学发展观。
      
      想通过读书去吸引一个撕过狼的武将这能靠谱吗?她难道不觉得去陆文修常出没的地方,然后抡抡大刀崴崴小脚更有用?反正晋江书肆的小言常这样写,若是柏紫苏肯试试,也不至于被李氏骑在头上作威作福。
      
      柏紫苏想得正出神,毛桃儿又兴奋地说:“将军回朝了,这一两日便到京。”
      
      谁知话音还没落,思雯便紧跟着进了书房,对柏紫苏福了一礼。
      
      “你来干什么?”毛桃儿皱皱眉头,“我看是你们西苑那位李姨娘又在打鬼主意。”
      
      “姨娘只是遣思雯来问,夫人之前撞了脏东西,现下可大好了?”思雯喏喏道。
      
      柏紫苏端起茶碗喝一口,“自然已经大好,多谢她关心。”
      
      话也应过,思雯却还待在书房不愿离开,毛桃儿一时也有些奇怪,“你怎么还不回去?难不成是要等夫人打赏不成?”
      
      结果思雯朝着柏紫苏直直跪下,磕了好几个头才说:“听闻将军要回京,夫人行行好,把将军劝到您房里过夜吧。”
      
      柏紫苏不禁有些好笑,怎么着?李氏这是要效仿贤妾,在陆文修心里树立一下自己的高尚形象?
      
      思雯低着头又道,“将军每次夜宿,姨娘就发火,还要责打思雯。”思雯说着撩起袖子,虽说已经过了月余,疤痕还是隐约可见的。
      
      “将军在西苑过夜,我瞧她欢喜的很,打你做什么?”柏紫苏有些不解。
      
      “夫人您有所不知,将军的确是在西苑过了三宿,可是那三宿两个人根本就没合眼,将军考姨娘背书通宵达旦。”思雯说着又开始磕头,“姨娘急得转圈圈,将军考书考得不分黑夜白天,您知道春宵有时只在一瞬间,转眼会不见,整夜都是冒险。”
      
      柏紫苏:“……”
      
      卧槽,看来陆文修不仅十分彪悍,而且还是个连夜考试不让人睡觉的变态。山迢迢水迢迢地求娶,最后哪怕是横插了一个柏紫苏也想把李玉菡娶进门,到头来就是为了天天考李玉菡的书?
      
      自己前世才女的名声已经这么广为流传了吗?柏紫苏嘴角一抽,难怪李氏书不离手,原来玄机在此。柏紫苏心下发毛发地厉害,这陆府简直就是狼窝虎穴,要是真等到陆文修回来,指不定还能想出什么招来折腾人,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日常安利河西儒学233333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