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府沙雕白月光(重生)

作者:梓山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 章

      愁云顿时密布在柏紫苏头顶,眼前的李氏虽和自己同名,却并非同一个人,难道是自己又搞错了什么?她不禁撇撇嘴,准备三言两语打发李氏回去。
      
      “夫人,我给您带了将军赏的燕窝补身子,夫人。”李氏招招手,“思雯,快给夫人端过来。”
      
      熟悉的名字忽然出现,思雯果然端着东西送了过来。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猫腻,柏紫苏强敛住自己的震惊,细细打量起眼前的李氏来。
      
      眼前的李氏一副小家碧玉之相,又穿着不怎么点眼的颜色,衣裙上连一朵绣花都不带,看着就是小鸟依人的那款,难怪那么能讨陆文修喜欢。然而再仔细看看,柏紫苏才发现李氏衣摆裙摆上无不是密密匝匝的暗纹,原来这素净竟也只是表面功夫。
      
      柏紫苏尴尬地笑笑,转眼瞥到了站在李氏身后的思雯。
      
      思雯倒还是墙角下站过的那个思雯,她此刻正唯唯诺诺地低着头站在李氏身后。柏紫苏望着她出神,心想非得找个机会好好拉住思雯问个清楚。
      
      “夫人的神思怎么越发忧郁了?夫人?”李氏装模作样的走到柏紫苏身边,表面和和气气,眼神里却尽透着不屑,伸手就要接过毛桃儿手里的梳子,“过几日将军回来,玉菡帮您请将军来看看您。”
      
      毛桃儿第一个见不惯她,一把将梳子抢了过去,不慎在李氏手上划出几道痕来。
      
      “哎呀……”李氏吃痛,娇滴滴地握住手,眼中顿时噙了三分梨花泪。
      
      虽说搞不清状况,但柏紫苏也不是傻子。眼前这位“李玉菡”八成是个冒名顶替的西贝货,顶着自己的名号在这里恶心人。
      
      可是论起飙戏,假的终究是假的,她哪里是柏紫苏的对手?想当年柏紫苏还是李玉菡的时候,五岁诬告堂哥,八岁气哭先生,十二岁时候的丰功伟绩能写一本书。
      
      “妹妹也太不小心了。”柏紫苏拉住她的手。
      
      李氏顺势象征性抹上两把泪,正要对着柏紫苏撒娇。
      
      柏紫苏一把将她的手摁在梳妆台上,“我帮妹妹砍了吧?没有手就不会再被划伤了。”
      
      李氏一愣,连哭都忘了。
      
      “毛桃儿,快去找管家要把刀来,要锋利些的,这样姨娘疼的干脆点。”柏紫苏朝毛桃儿叫道,“这刀万一钝了,一刀下去没成,姨娘疼坏了,那将军还不心疼?”
      
      李氏连忙把手抽回来,低声道:“夫人快别拿玉菡寻开心,被毛桃儿姑娘刮一下也不算什么的,夫人。”
      
      柏紫苏冷冷一笑,腹诽着这李氏真是个外强中干的蠢货。
      
      “想着是夫人您还没大好,玉菡也不便打搅您太久,夫人。”李氏又说,“夫人,玉菡这就告退了,夫人还需好好将养才是呀,夫人。”
      
      柏紫苏:“……”
      
      这家伙怕是个对子精吧?说话非得首尾呼应着?她心里是巴不得李氏赶紧滚蛋的,正巧李氏说了这话,她连忙挥挥手,就差说一句:“你退下吧。”但柏紫苏寻思着得找个由头把思雯留下,所以又捏着嗓子对李氏说:“你先回去,留思雯在我这。”
      
      “夫人,这不大好吧,玉菡在府中就是思雯伺候着,离不开她的夫人。”李氏又拿捏道。
      
      毛桃儿正欲发怒,却被柏紫苏一把挡住。柏紫苏笑了笑,“思雯不留下,谁知道妹妹拿来的这些将军亲自赏的燕窝该怎么做呀?”
      
      “夫人说的正是,燕窝倒也不打紧,贵就贵在是将军亲自赏的呢,夫人。”李氏得意地笑笑,“思雯,你且留在夫人这里吧,要给夫人交代清楚,记得了吗?思雯?”
      
      交代完这些,水蛇成精似的李氏终于扭着小腰走了。
      
      “什么东西,明明是她推夫人下水,现在还有脸……”毛桃儿冲着她走的方向瞪上一眼,“尽拿些什么,当我们柏府没见过么。”
      
      柏紫苏冷笑了两声,还真没见过。
      
      “毛桃儿,你和毛杏儿先出去。”柏紫苏扬扬下巴。
      
      这要是平时,别说留下思雯,李氏前脚踏出去,后脚柏紫苏该开始摔东西了,可今天怎的是这种反应?毛桃儿一愣,一时进退两难。
      
      “你活都干完了?”柏紫苏挑挑眉毛。
      
      “哎呀!”毛桃儿一声惊呼,“夫人养的兔子还没喂呢,毛杏儿快走。”
      
      兔兔!柏紫苏顿时两眼泛光,好吃的很呢。她的目光跟着毛桃儿出了门,眼见得就要把脖子伸到兔子窝边去。
      
      “夫人,这些燕窝按照平常的法子炖就可以了。”思雯低着头,小声说道。
      
      一句话把柏紫苏拉回了现实,眼前还有更重要的事。
      
      柏紫苏咳了两声,招手让思雯凑得离自己近些,然后伏在她耳边问:“怎么回事?不是都说好要逃婚了吗?”
      
      原本恭恭敬敬地思雯听到这熟悉的语气,一瞬间被吓得墩坐在地上,结结巴巴道:“小……小姐,你……怎么回来了?”
      
      “我不回来谁回来?”
      
      这口吻,这神态,分明就是从墙头上跌下来摔死的李玉菡,思雯一脸见了鬼的表情,浑身也跟筛子似的抖动起来,连说话都带上了颤音,“不关思雯的事呀,您不要缠我。”
      
      “小……小姐……你从墙头跌下来所以殒命,也不是思雯害地你,冤有头债有主。”思雯欲哭无泪,连忙摆摆手,“您已经往生三个月了,还是早些去投胎吧。”
      
      柏紫苏听到这,不禁尴尬地笑了几声。
      
      谁知听过这笑声之后,思雯抖得越发厉害起来,急忙跪在地上开始磕头,“老爷也是没有法子,这亲都提完了,总不能交不出人来。也是实在没有办法,这才让这个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李玉珊替你嫁过来的,这些都不关思雯的事呀,我只是个下人,小姐你看在思雯从前尽心尽力伺候你的份上,就饶过思雯吧。”
      
      “李玉珊?”柏紫苏瞪着眼。
      
      思雯连忙跪下朝柏紫苏磕了三个头,“小姐,你听我说,咱们李府家的丫鬟数不清,没有大事不出门,虽说这假的小姐思雯不想认,可老爷说这新小姐必须当成你来亲。老爷将她唤亲人,这里的奥秘你肯定能猜出几分,从此她便和你一样,都有个叫李玉菡的名。”
      
      眼看着思雯快唱出调调来了,柏紫苏总算是搞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自己真的已经死,虽说不知怎么怎么又投生在柏紫苏身上,但此事暂且还不是自己最关心的问题。现在柏紫苏只想知道这个李玉珊又是谁?家中难道不是只有自己一个独出吗?
      
      思雯又磕了三个响头:“该说的思雯都说了,小姐早去极乐,千万不要缠着我。”
      
      “你回去吧,我不缠你。”柏紫苏低着头,神色郁郁道。
      
      话音一落,思雯连滚带爬地跑了出去。才过晌午,府里便把夫人柏紫苏鬼上身的事情传遍了。
      
      毛桃儿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在柏紫苏身边踱来踱去,“夫人肯定还是身子虚,咱们找个道长做做法吧?要不毛桃儿这就去给您请个平安符。”
      
      “你消停着。”柏紫苏端着红豆汤,心里盘算着思雯道出的那几句真相。
      
      从墙头跌下来时的感觉还历历在目。但柏紫苏知道,自己恐怕是回不到李玉菡身上了,李府的小院,墙外树上的榆钱儿,还有被她藏在墙角的番椒,从此也不再和自己有没关系。思雯说自己是因为从墙头上跌下来所以才死的,但李府的后墙海拔实在有限,她往昔作案多次,不是没有失足过,所以柏紫苏心里深深明白自己根本不可能从上面摔下来跌死。
      
      更何况,她分明记得自己摔落之前还呕了血,这事情蹊跷的很,柏紫苏心中愤懑不平,自己决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掉。
      
      “我要出趟门去。”柏紫苏对毛桃儿说,“去去就回来。”
      
      “夫人且稍等,毛桃儿这就去禀给管家。”
      
      两个人匆匆收拾好行装出门,柏紫苏就直奔南安街的晋江书肆而去。她曾记得以前在这家书肆看过一本有关怪力乱神的书,也许会对自己现在身处的环境有所解释。除此之外,若是能找些医书,也可验证自己死前究竟是为何会有那般反应。
      
      柏紫苏是大家闺秀,何曾像如今这般走地像阵风一样。毛桃儿紧赶慢赶,才堪堪跟上柏紫苏的脚步。
      
      上一世她是极爱看书的,每每逢年过节便会来书肆淘上几本,再看它一整天,总得做点不花银子的买卖。由是这南安街她熟悉的非同一般,连街边的羊肉粉几文钱一碗都心知肚明。
      
      毛桃儿还没反应过来,自家小姐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何时来过这些地方,不由得气喘吁吁地对着柏紫苏发问。
      
      “梦里来过。”柏紫苏顾不上回头,转身折进拐角的书肆之中。
      
      说起晋江书肆,那可在整个京里大有名头。多年来,它经营的书目繁杂多种,类目丰富,所以在进京赶考的举子们中间口碑十分优秀,夸它的人连起来可以绕护城河一圈。即使是在京外,它也久负盛名,这天底下提起书肆,没几个不知道晋江的。
      
      所以,只要是柏紫苏想要的,这里一定有。如果这里也找不到,那整个京城怕也无处可寻了。熟悉的墨香忽然袭来,柏紫苏心中甚是愉悦,她又想了想,三月不知肉味,倒有些想念街边的羊肉粉了,于是又遣毛桃儿去买些以回府一解相思之苦。
      
      一切安排妥当,柏紫苏只身进了晋江书肆。
      
      书肆内的架子鳞次栉比,书本排列其上,更是数不胜数。柏紫苏循着记忆找寻曾经看过的传奇话本,顿时感到好不自在,犹如一条游刃有余徜徉在书海中的鱼儿。
      
      绕来绕去,书倒是没找见,一个人却忽然撞进她的视线。
      
      只见那人身着出炉银色道袍,头戴四方平定巾,正拿着典籍细细翻阅,看样子应该是要参加今年秋闱的书生。书生立在那里好似尘泥中生出的一棵芝兰玉树,昏暗的书肆并掩盖不住他白皙的肤色,一双丹凤眼只盯着手中的书,显然是看地出神。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将将将将,男主登场
    以及本来是想写牛肉粉的
    写完才想起明朝还不能吃牛
    emmmm,真是有点点惨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