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府沙雕白月光(重生)

作者:梓山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7 章

      李氏同李夫人在府上装模作样的转了好一阵,这才回到屋里关上房门。
      
      “我的好孩儿,在陆府上未曾受苦吧?”李夫人见李氏关好门,连忙问道。
      
      李氏委屈巴巴地撇撇嘴,“娘亲,将军整日里考书,自大同回来后,连书也不考了,娘,咱们怎么办呀?娘亲?”
      
      “我儿莫慌,快细细与我讲来。”李夫人于是坐下身子,听李氏诉了半天苦。
      
      李氏越说越难过,眼泪跟开了闸似的往外流。
      
      李夫人听了个大致,心中有了些数,这才开始规劝李氏,“不要哭了,这个陆大将军他和你爹不一样,到底还是个行伍粗人,他不吃女儿家这一套。”
      
      这么一听,李氏哭得更凶了,“娘,将军是不是烦我了?那我可怎么办呀,娘?”
      
      “唉,你也不能总是这么没主意,娘听着你的说法,姓柏在府里也坐冷板凳不是?”李夫人拍了拍李氏的手,“所以你别着急,这事情总有办法。不就是床帏上那点事吗?只要你能把将军伺候好,管她姓柏姓白,都得靠边站。”
      
      “娘,可……可将军压根不同我圆房啊,娘。”李氏刚收起的泪水又一次决堤而出,“我,我难不成半夜去爬将军的床吗?将军向来不近人情,我可不敢,我。”
      
      “傻孩子,你爬什么他的床?”李夫人皱皱眉头,“你给他的餐饭里加些东西,他可不就上赶着来了?”
      
      李氏眼前一亮,忙抽噎着擦掉脸上的泪水。
      
      “再说了,平日里多找下人们闲话,多提提姓柏的让人讨厌的地方,久而久之,不就传到将军耳朵里了吗?”李夫人又嘱咐道。
      
      两个人正聊得入神,思雯忽然叩了叩房门,“夫人,姨娘,茶泡好了。”
      
      李氏一惊,朝着门外叫骂道:“死丫头,谁叫你泡茶了?我与夫人叙叙家常,你这不长眼的就会扫兴,死丫头。”
      
      “思雯啊,你先去别处吧,姨娘想家了,哭的没有样子,不好见人呢。”李夫人也连忙打圆场,这才把思雯劝退。
      
      本想讨好讨好新夫人的思雯碰了一鼻子灰,只好一个人坐在远处的树下发呆。
      
      “娘让你种的花你可种下了?”李夫人见望着思雯的身影走远了,连忙又继续问道。
      
      李氏也松下一口气点点头说,“娘说得都种下了,全听娘的,和别人说那是虞美人,娘你放心,娘。”
      
      “这便行了,旁人若是有疑,你只管一口咬定这是虞美人,若是有人识破,你且说自己也认错了便是。你听娘的,此花一旦成熟,你定要偷偷收好,届时便能用这东西做大事。”李夫人的嘴角微微一勾。
      
      “娘说得大事是指……娘?”
      
      “先前那个是怎么死的?”李夫人拍拍李氏的肩,“我孩儿天资聪颖,怎能屈居人下做个侧室?你且忍耐几年,待到这个再神不知鬼不觉的去了,陆府可不是该你主内么?”
      
      李氏低头思忖片刻,又问道:“娘,可女儿究竟该怎么做呢?我若是天天去碰她的吃食,旁人合该起疑的呀,娘。”
      
      “此事急不来,要慢慢行事。”李夫人又点拨道,“你要先在府中立起威信,在各处都埋好亲信才可行事。实在不成,你将厨房中的草果替换成阿芙蓉果,这两种东西实在难以分辨,只管由厨子放进她的饭碗里,省的脏了你自己的手。”
      
      “娘,珊儿都听娘的。”李氏点点头,“我便先在府中同将军……”
      
      她说着还有些害羞起来,“若是能得到将军的青睐便好了,娘。”
      
      “傻孩子,男人要在掌心里玩着,不能在心头上供着。”李夫人苦口婆心道:“只有你让他觉得有趣,他才会整天围着你转,你可万万不能围着他转。”
      
      “娘,可是,我去哪里弄那些让将军和我……的药呢?娘?”李氏又连忙问道。
      
      “娘都给你备好了,你瞧。”李夫人暗自掏出一个小瓶,“饶是他壮如牛,也抵不过绕指柔。”
      
      李氏面上一喜,忙慌慌接过瓶子藏了起来。
      
      “听娘的没错,你先让将军对柏紫苏心生厌恶,然后顺理成章的同将军生米煮成熟饭。等到柏紫苏在府里彻底没了威望地位,自然就不会有人关心她每日吃些什么了。”李夫人给李氏列出了缜密的计划。
      
      李氏连忙点头,只觉得迎来了救星。
      
      ————————
      
      “给我下春/药?李家人还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招数?”陆文修只觉得李氏失了智,听完陆言的话便冷冷笑起来,将茶船往面前的案子上重重一搁,“从前我只当她矮人观场,没想到她竟然还是个不自量力的蠢货,如今越发有本事了,上赶着来找死。”
      
      “后来她们还说了些话,但姨娘身边的思雯过来了,所以没能探听到。”陆言弓了弓身子,“再请问将军,院中的阿芙蓉要命人铲掉吗?”
      
      “先留着,不必铲,你也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搞清楚她究竟想干什么。”陆文修想了想,“到时候李氏若收集阿芙蓉果,再一举抄了。”
      
      “此外陆言还觉得有些疑惑。”陆言又补充道,“这李夫人是李郎中几日前才续弦的正室,按理说应当不是姨娘的生母,但陆言听姨娘口口声声都将李夫人唤做母亲,陆言以为,这亲密熟络地是不是太快了些?实在是蹊跷的很。”
      
      “我派去查李府的人还没有回来禀话,此事我已知晓,府中一切照旧,不要让李氏看出端倪。”陆文修旋了旋杯盖,让陆言出去了。
      
      然陆言离开书房还没有多久,陆文修就听闻屋外有人唤自己的名字。陆言去而复返,指着门外对陆文修道:“将军,您看谁来了。”
      
      陆文修定睛一看,是自己已经出嫁的长姐陆文娇风尘仆仆而来,一时也有些意外,忙迎了出去道:“长姐怎么来了?”
      
      “你姐夫今年进京述职,我便跟着一道儿过来看看你。”陆文娇也是一脸欣喜,“我听闻你才从大同回来,一切都还好吧?”
      
      “我无妨,父亲母亲可都还好?”陆文修问道,“先前姐夫修书说月底才到,怎么今日就已经来了?”
      
      “父母俱好,我常回府去探望,你不用担心。”陆文娇点点头,“本该是月底到的,只是来时西安府那头修了新路,路程少了好些天,今天就到了。”
      
      “陆言,将西厢房收拾出来让长姐搬进去。”陆文修吩咐完才又问道,“姐夫呢?”。
      
      陆文娇冲陆言点点头,才道:“京中有他的好些同科,他急着去叙旧,才将我送下便忙慌慌走了。”
      
      陆文修闻言笑笑,没了后话。
      
      陆文娇自知弟弟这是因为遗憾而伤神,一时也有些后悔自己失言,忙又转换话题道:“这次我给你带了好些姚子雪曲来,竹叶青和豆瓣酱也有,还有父亲特地捎上的一方砚台。”
      
      “长姐舟车劳顿,还要替文修带这么多东西,实在有劳。”陆文修眉脚微垂,一脸温良恭俭让。
      
      “你真是的,同姐姐还客套个什么?”陆文娇无奈的摇摇头,“如何?你同发妻过的可还和顺?”
      
      陆文修点点头,“文修一切皆好,姐姐不必担心。”
      
      陆氏姐弟聊了半天,柏紫苏才姗姗来迟。
      
      陆文娇对二人的婚事也知晓一二,心里明白陆文修对柏紫苏无意,于是也不曾对她显得亲热,但柏紫苏倒丝毫不见外,又是命人端茶,又是遣厨房里的拿些干果点心,待客待得井井有条,一时竟让陆文娇也有些吃惊。
      
      陆文娇这才趁着柏紫苏出去的空档,低声对陆文修说:“我瞧着你这夫人是个能主事的,不愧是大家闺秀,若是父母能来,也一定中意的。”
      
      “她?”陆文修发出一声冷笑,“不闯祸便万万大吉了。”
      
      “文修,你不要嫌姐姐啰嗦,家中只有你一个男儿,你该考虑考虑子嗣了。”陆文娇皱皱眉头,“姐姐知你志在四方,但这大志也得有人承了才行啊。”
      
      柏紫苏刚走到门边,听到这位催生代表队的大姑姐正在对陆文修循循诱之,吓得连忙贴墙一站,说什么也不敢再进去了。
      
      “文修不孝,但此事还请长姐勿要再劝。”陆文修回绝道。
      
      陆文娇还想再说两句,却只见陆文修找了借口推脱,丝毫不给面,直接起身离开。
      
      良久,柏紫苏才端着点心回来,看到陆文娇一脸伤神地坐着,只好装作什么都没听见似的问了她几句。两人面对面坐下,陆文娇方叹了口气,“文修这样,哪有让人不担心的道理?”
      
      “姐姐莫急,将军定是自己有想法。”柏紫苏又安慰道。
      
      “怎么能不急啊?”陆文娇皱皱眉头,“文修从前待人宽厚,温文有礼,根本不是现在这样的性子。若不是见多了那些尸横遍野的场面,又怎会如此?现在跟你们住在府中,大抵整日也都冷冷的吧。”
      
      陆文娇这话说得倒是没有错,若不是今日陆氏长姐到来,柏紫苏还从未见过陆文修笑地那样干净明朗。他那样笑着的样子明明好看极了,可惜比传闻中一掷千金的花魁还难见。
      
      陆文娇说着叹了一口气,“陆氏从祖上便从文,也有官至内阁首辅的,文修十二便过了童试,就连陆言本都是他的书童。人人都说他是读书的好苗子,安安稳稳地科举做官倒也罢了,可他……算了,不提这些。”
      
      陆文娇欲言又止,似乎是刻意隐瞒了些什么,见柏紫苏并未起疑,便又同她说道起来。
      
      “眼下文修已经从了武,这战场不比朝堂,整日朝不保夕的,文修现在是风头正盛,但我朝向来重文轻武,这到头来还是得做碌碌庸人,不若现在有了孩子,早些培养着是好。唯有如此,我和父母方能安心啊。”
      
      “姐姐此言差矣。”柏紫苏轻轻抓着陆文娇的手为她定定心,方才道:“紫苏以为修文可图家国大志,习武亦能报效朝廷,皆是为着黎明百姓,谁也不高谁一等的。”
      
      陆文修本未走远,忽然听得柏紫苏这一句,登时眉头微皱。
      
      这句话,曾经有个人说过的。陆文修只觉得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涌上心头,现如今的柏紫苏难道真的只是籍籍无名一女子?他隐隐觉得一定还有些事情没有搞清楚。
      
      安排陆文娇在府中住下后,陆文修加紧了查某些事情的步伐。
      
      “将军。”陆言忽然走过来低声唤他,“郑国公世子来了,好像是有些事情要找您细细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陆文娇:文修,你要早些要孩子啊!
    陆文修:还请长姐莫劝。
    (几个月后)
    陆文娇:文修,你要早些要孩子啊!
    陆文修:夫人不同意怎么办?急,在线等!T_T
    以及姚子雪曲就是五粮液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