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作者:黍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 章

      
      但就算这样,他也没有让开半步的意思。
      
      就在两人僵持间,玉清宫里的人终于发话了。
      
      “晚儿?进来。”
      
      乔晚:“裴师弟?”
      
      裴春争闻言终于让开了半步。
      
      高兰芝嗓音柔和,“裴师侄也一同入内罢。”
      
      乔晚循着声音源头,一路穿过重重亭台楼阁,走到了一处偏殿前。 
      
      不过她没着急进去,而是先站在殿前,毕恭毕敬地行了一个礼,等他老人家玉清真人叫她进来后,才踏入了殿内。
      
      一踏入殿内,便发现她的师父玉清真人正坐在床上,沉默不语地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少女。
      
      他身旁或坐或站,分布着一个红衣青年,和一个宫装美人。
      
      乔晚一眼就认出来,那宫装美人正是栖霞仙子,执掌歧黄之术的高兰芝,至于那红衣青年,应该就是书中提到的凤妄言了。
      
      而穆笑笑,正躺在床上,隔得远了,乔晚也看不清对方的容貌。
      
      说不好奇穆笑笑长什么样是假的,但这么多年养成的习惯,还是让乔晚一进殿,就沉默地垂手侍立在一侧,她师父老人家不开口,乔晚就眼观鼻鼻观心,绝不主动说话。
      
      周衍神情疲惫,看见站在不远处的乔晚,略微一松,沉声道,“晚儿,你上前来。”
      
      乔晚依言上前。
      
      “过来。”
      
      她一直走到了床前,也终于看清了床上的少女长什么样。
      
      那就是穆笑笑。
      
      和大多数正在流行的女主一样,穆笑笑也是走得人美腰细身娇体软那一卦的。床上的少女,肌似羊脂,花容月貌。
      
      她眼睫黑而长,垂落在眼皮上,显得恬静乖巧,使人忍不住去想,倘若这少女能抬起眼帘,这长睫下的眸子定是水光潋滟,动人心魂的澄澈。
      
      饶是乔晚,看到穆笑笑那一瞬,也不由得愣了一愣。
      
      穆笑笑长得和她确实很像,但她比她更多一分娇,如今昏睡中,更是娇美堪怜。
      
      就在这时候,凤妄言也转过身来,凤眸一眯,打量了她一眼。
      
      这一眼他特地放出了点儿威压,但也就这点威压,差点没把乔晚压趴下去。
      
      乔晚收回了目光,冷汗都跟着落了下来。
      
      乔晚知道,她不应该表现出来,但在这跨境界的碾压之下,她手指指节僵硬得不可屈伸,就算再不甘,再咬紧了牙关硬撑着,恐惧还是不受控制地吞噬了四肢百骸,冷汗一滴接一滴地往下落,牙关不停地在跟着打颤。
      
      突然之间,那威压又如同潮水一般退了个干干净净。
      
      凤妄言收回目光,丹色的唇瓣,倨傲地吐出两个字,“废物。”
      
      这废物,竟然就是顶替笑笑的存在?
      
      凤妄言冷笑。
      
      他到现在还记得少女那双眼,像星星一点一点地暗了下去。
      
      她没想到,在她坠入碎骨深渊后,什么都变了,她被人鸠占鹊巢,师尊已经成为了别人的师尊,就连她佩剑也给了那人。
      
      而她虽然侥幸捡回了一条命,却饱受瘴气和热毒的困扰。
      
      要不是听说她师父玉清真人手上有一颗精心炼化的太虚清心丹,能解其热毒,凤妄言是绝不会带她回到昆山派的。
      
      他的笑笑,只要有他护着,就没人敢伤害她。
      
      威压退去后,乔晚站在床前还是没动。
      
      刚刚这么一下,她汗水就已经浸湿了背上的衣衫。
      
      要问她现在是什么感受,乔晚只能说是不甘心。
      
      她不甘心。
      
      倒不是因为凤妄言这不加掩饰的敌意,早在来之前,她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具备了一个被迫上岗的炮灰女配的自我修养。
      
      乔晚就是对这境界的差距感到不甘心。
      
      就算在心里告诉自己,凤妄言是书里酷炫狂霸拽的男配,修为肯定要比她这个小炮灰高深,乔晚还是不甘心。
      
      修炼这么多年,一朝被人轻而易举地碾压,乔晚悄悄地握紧了汗涔涔的手心,对这弱肉强食的修真界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少女狠狠地磨了磨后槽牙,脑袋上的粉色蝴蝶结也跟着晃了晃。
      
      不行,还是要努力。
      
      天道酬勤,早晚有一天,她也能做到像这样,轻而易举地释放出威压来装逼。
      
      整理好情绪,乔晚这才又看向了师父他老人家,周衍。
      
      她师父老人家玉清真人一向比较高冷,醉心剑道,平常没什么事,一般是不会叫她过来伺候的,这回叫她上来,恐怕也不是为了让她和穆笑笑见个面这么简单。
      
      “想必你来之前也已经听说过了,”果不其然,周衍又道,“这是你师姐,穆笑笑。”
      
      乔晚没吭声。
      
      穆笑笑还昏迷着呢,那“见过师姐”一类的虚礼自然就没了意义,她总不可能夸一声师姐长得真好看。
      
      周衍看了她一眼,想到接下来的话,又皱起了眉,难得有些为难,斟酌着说,“我此番叫你前来,也是为了你这师姐。”
      
      “笑笑她中了热毒,此毒唯有太虚清心丹可解。但半个月前,那太虚清心丹我已经给你用了,眼下一粒也未曾剩下,倘若你肯舍血相救,你师姐的毒便无大碍。”
      
      高兰芝一旁听着,也帮着劝慰。
      
      乔晚这下总算明白了周衍叫她过来是为了什么事。
      
      “你可愿意?”周衍问。
      
      乔晚沉默了一瞬,没立即回答。
      
      要放血救人,肯定要损耗元气。
      
      如果是以往,她就权当义务献血了。但她冲关在即,又和萧博扬约战在前。她跟萧博扬积怨已深,如果在擂台上输给了他,到时候萧博扬必定不会轻易放过她。
      
      《登仙路》的剧情乔晚说实话也记不太清了,来的时候根本没想到还要她英勇献血救人。
      
      周衍的目光落在她身上。
      
      凤妄言、裴春争和高兰芝也都在看着她。
      
      虽说给了她选择的机会,但乔晚心里清楚,今天她这血不献也得献,死撑着除了闹得难看之外,没什么意义。
      
      更何况她和穆笑笑之间的关系仔细盘算起来,确实是她沾了穆笑笑的光,如果不是因为穆笑笑,到现在,她恐怕还是山下那个村姑。
      
      要放血救穆笑笑,乔晚没什么不情愿的。被当成了她的替身确实是悲惨了点儿,但这毕竟不关穆笑笑的事,也不应该牵扯到她头上来。
      
      在心里权衡一番之后,乔晚还是决定再献血之前为自己争取一下,就将她与萧博扬之间有关赤云草之争告诉了周衍。
      
      说完,乔晚装作没看见凤妄言讥讽的目光,平静地等待着周衍他发话。
      
      她和书里这些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人不同。赤云草在凤妄言眼里肯定算不上什么,但对现在的她而言,却是再重要不过了。
      
      她必须要拿到。
      
      凤妄言瞥了她一眼,瞧见她这镇定的神色,不禁嗤笑了一声。
      
      就她这模样竟然还能代替得了笑笑?
      
      眼皮子浅,又唯利是图,庸俗得令人生厌。
      
      虽然看不起她这挟恩图报的举动,凤妄言还是轻蔑地答了一句,“你尽管放心,好处少不了你的,这赤云草等我回转之后,便为你寻来,你无需同他相争。”
      
      那赤云草虽然算不上什么极其珍贵之物,但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得到的。赤云草生长在女阳山峭壁之上,女阳山酷热,一般人上不去,但对于出生丹穴山凤凰一族的凤妄言而言却是分外轻松和自在。
      
      这就行了。
      
      乔晚直接忽略了凤妄言话里不加掩饰的嘲讽之意,转向他礼貌地说,“多谢前辈体谅,既然如此,我也就放心了。”
      
      她这彬彬有礼的态度,倒让凤妄言一噎,想说点儿什么又说不上来,只能闭上了嘴。
      
      “那开始吧。”乔晚道。
      
      见她答应了,高兰芝点点头,“裴师侄,烦请你到那边帮我拿个玉碗来。”
      
      裴春争没啰嗦,走到桌前拿个了玉碗。
      
      一抬眼,又对上了乔晚的视线。
      
      裴春争移开视线不去看她。
      
      “将碗放在她手臂下。”高兰芝示意。
      
      少年垂眸照做,端着碗伸出手。
      
      秉承着同门之间的情意,乔晚抬了点儿胳膊。
      
      少年将碗探入了她胳膊底下。
      
      “好孩子,这可能有些疼,委屈你了。”高兰芝抬头看了乔晚一眼,却见她心神湛定,双目平静,倒是有些意外。
      
      高兰芝又捋起她袖摆,露出一截小臂,只见那小臂白莹莹的,手臂上分散着大大小小各色疤痕,新伤叠着旧伤。
      
      高兰芝微微一愣,才知道自己刚刚好心的劝慰实际上对她来说其实并没有多大的意义。
      
      高兰芝不由得又多看了乔晚一眼。
      
      她倒是个心性坚韧的。
      
      看来她这短短数十年,接了问世堂马怀真的命令,确实为门派做了不少实事。
      
      虽然决心不去看她,但袖子被捋起时,裴春争眉心一跳,还是忍不住看了一眼。
      
      待看清这凄凄惨惨的模样之后,裴春争也愣了愣,旋即又蹙起了眉。
      
      “你这手臂上是怎么回事?”
      
      差一点,他就皱眉问了出来。
      
      就像之前几次那样,拉过她胳膊帮她上药。
      
      但对上乔晚那双平静的眼时,他这一句话又梗在了嗓子眼里,不上不下。
      
      人都是有私心的。
      
      不同的人,在心里的分量也不同。
      
      笑笑。
      
      想到床上沉睡不醒的少女,裴春争定了定心神。
      
      笑笑她还在等着。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Sherry凌子、古汉药丸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入髓 3个;猫沐沐、翩翩倾城、小牙、时时时yi、珂珂爱学熙、洛、清酱小松菌、清平、宁有一只小黄犬、nn、lilili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喵白粥 80瓶;皮皮皮皮皮卡丘 30瓶;青鸟 28瓶;我有青春综合症` 16瓶;BobbidiBoo 14瓶;王汤姆呀、时时时yi、冬瓜糖、菜罐子全是肉、糖醋君、糯米、恋恋水无痕 10瓶;韭鹫 9瓶;千慕兮 8瓶;让我再吃一口、姐妹,要减肥吗?! 7瓶;他的小腿袜、薇诺、四槿晚络、松桐汨、青砖伴瓦漆、未见、柳菲菲、滁州里、好观众 5瓶;倒春山 4瓶;星屑飘飞 3瓶;楚狂人 2瓶;樱雪、棕棕和驼驼、珈然、慢慢高高、秦晓以、爱学习的牛奶糖、sinna_、黑山老幺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