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白月光替身后

作者:黍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7 章

      两人都不是多话的人,玉球上的影像如水波一样漾开,眨眼又消失了,那浮在半空中的玉球,缩成了个拇指大小,重新落回了陆辟寒掌心。
      
      将玉球抄入袖中,正要下山,打山下突然急急忙忙窜出来一抹人影。
      
      陆辟寒站定了。
      
      这个时候,撞见陆辟寒对他而言无疑于救星一般,小松一见陆辟寒,眼睛顿时一亮,喘着气大叫道,“大……大师兄!”
      
      “青……青环峰上出事了!”
      
      “凤前辈,马前辈两个,打起来了!”
      
      瞧见小松狼狈的模样,陆辟寒双眉一蹙,冷下脸来。
      
      眼前一抹白光闪过,等小松再定睛一看时,面前已经没了陆辟寒的踪迹。
      
      小道童瞠目结舌,他……他还什么都没说呢。
      
      这个时候,玉清真人应该还在洞府。真人平日里最不喜别人来打扰。
      
      小松犹豫地想,到时候若是扰了真人,真人定要责怪他没照顾好那只秃毛鸡。
      
      大师兄过去了,想来再怎么闹也闹不出什么大事来。
      
      但那位可真是难对付。小松龇牙咧嘴,也不知这凤妄言如如何招惹到这尊煞神的。
      
      整个昆山派,似乎也就乔晚师姐与他走得近一些。
      
      想到这儿,小道童不再犹豫,改换了个方向,马不停蹄地往乔晚的住处赶去。
      
      凤妄言醒来的同时,乔晚也醒了。
      
      醒来后,下意识地摸了把被她乱丢到床上的传讯玉简。
      
      她那个“帖子”早就不知道沉到哪里去了。
      
      传讯玉简的功能辣鸡得要命,乔晚没指望还能找回自己那个“帖子”。
      
      举起玉简,刷了一会儿,其中一条讯息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出售白龙鳞一袋,有意愿的仙友,请联系在下。”
      
      乔晚心跳漏了一拍。
      
      白龙鳞。
      
      她正好需要白龙鳞。
      
      白龙鳞灵力丰富,是大补的材料。她灵气稀薄,只能靠点别的东西补一补,原理就和吃什么牛鞭驴鞭是一样的。
      
      怕被人捷足先登,乔晚反应很快,指尖飞快在那“甘南”的名字上戳了一下。
      
      小乔:白龙鳞怎么卖?
      
      对方的回复速度也很快:两百颗下品灵石。
      
      才两百颗下品灵石,这么便宜?该不会是骗子吧?
      
      小乔:保真吗?
      
      甘南:在下绝对不敢有任何欺瞒。请问道友现在就要买吗?
      
      小乔:你这么着急一看就很可疑啊。
      
      甘南:在下绝不会有任何欺瞒!QAQ仙友若是不信,不妨现在就到真武楼中寻我。
      
      小乔:万一我过去后被你打了一棍子套了麻袋呢。
      
      甘南:请仙友务必相信在下!在下绝不是会做出此等卑劣行径之人!
      
      小乔:我拿头相信你啊。
      
      甘南:仙子为何要拿头相信我?
      
      似乎是察觉到乔晚一直没有回复,对方又发了一条讯息。
      
      甘南:……这位仙友你还过来吗?
      
      小乔:过来,怎么不过来?
      
      虽然对面看起来很可疑,但两百颗下品灵石一袋的白龙鳞,乔晚实在无法拒绝!毕竟她向来勤俭节约,无法拒绝这种堪比大甩卖的超低价!
      
      过了一会儿,玉简上又缓缓冒出一行字。
      
      甘南:说来冒昧,在下还有一问,敢问仙友是男是女?
      
      好端端地问性别,看上去更可疑了!
      
      小乔:我是男的,腿毛二丈八那种。
      
      甘南好像松了口气:那便好。
      
      乔晚更疑惑了:……更奇怪了啊!这位仁兄难道想肛她吗?
      
      乔晚倒不是很担心对方能做出什么来,毕竟是在山门里,她虽然菜了点儿,但见势不妙逃跑这项技能还是掌握的,很快就和这个叫甘南的人约定了碰头时间和碰头地点。
      
      对方将地点定在了昆山派真武楼前。
      
      真武楼楼高百尺,是昆山弟子们常去的演武场。
      
      走到真武楼下后,乔晚拿出玉简。
      
      小乔:你在哪儿?
      
      甘南:在……在下,如今正在二楼……
      
      乔晚照着这位甘南说的,进了真武楼后,走上二楼,二楼空空荡荡,没一个人。
      
      “甘南?”乔晚试探着喊了一声,“你在哪儿”
      
      话音刚落,似乎响起了什么东西被撞翻的,噼里啪啦的动静,半晌,桌子后面弱弱地伸出一只胳膊。
      
      “在下在这儿……”
      
      好端端地为什么要躲在桌子后面。
      
      一时间,乔晚脑子里飞速装过无数个念头,最终还是选择了最保险的方式。
      
      也就是——
      
      砰!
      
      乔晚猛地抬起腿,直接踢翻了面前的桌子。
      
      “出来!”
      
      “啊啊啊啊!”
      
      一道惊慌失措的男声顿时响起。紧跟着从桌下突然钻出了个没穿裤子的青年。
      
      乔晚:……
      
      她是不是真的碰上什么变态了!
      
      没穿裤子的青年,抬头一看到她,猛地抬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啊啊啊!抱歉!是在下失礼了!!”
      
      乔晚:……该捂住眼睛的是她吧。
      
      她都能看到对方小腿上迎风飘扬的白色腿毛了!
      
      “啊啊啊怎么办怎么办?”青年捂着眼睛,像煮熟了的虾子一样,白皙的肌肤迅速涨红,慌乱地扭身想躲,“该如何是好?实在太过失礼了。”
      
      “这位仙子,你不要看啊,”青年听上去好像快要哭出来了,“实在太过失礼了。”
      
      因为捂住眼睛看不见前路,青年跌跌撞撞,像无头苍蝇一样急得团团转。
      
      乔晚沉默地看着青年左脚绊住了右脚,在自己面前表演了个平地摔。
      
      面前的青年看上去好像有点儿眼熟。
      
      她想起来了!
      
      乔晚恍然大悟!
      
      那是她刚刚在梦里看见的那个没穿裤子的小师弟!
      
      “你躲什么?”乔晚伸出剑鞘,挡住了青年的前路。
      
      青年疼得眼泪汪汪,“因为在下没穿裤子,这么和仙子说话实……实在太失礼了。”
      
      乔晚走过去,将桌子扶起来,指了指,“那你还是先钻回去吧。”
      
      于是青年赶紧又缩回了桌子里。
      
      透过桌洞依稀还能看见一截白皙的小腿,和小腿上迎风招展的腿毛。
      
      缩回桌洞里之后,青年的情绪好像终于稳定了点儿,也能简单交代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
      
      青年战战兢兢地看了眼乔晚手上的剑鞘,
      
      “实不相瞒,在下是一条白龙,因为还没掌握好要如何化形……所以……”
      
      乔晚毫不客气:“所以一不小心把裤子撑破了?”
      
      甘南:QAQ
      
      乔晚干脆也靠着桌子坐了下来,“你大半夜跑到真武楼来干什么?还有那白龙鳞是怎么回事?你骗我?”
      
      青年小心翼翼地往旁边挪了挪,给她挪出了点儿空地。
      
      青年颓废捂脸,嗓音沙哑,“在下没有骗人的意思,在下确实是要出售白龙鳞。”
      
      “在下到真武楼上是因为,在下修为太弱了,这才想着半夜溜出来偷偷练习,没想到练习化形时,只化了一半就把裤子撑破了。”
      
      “裤子破了之后,在下本来是在玉简上求助的,结果没有人搭理在下。”
      
      乔晚:“你储物袋里没裤子?”
      
      青年垂头,“储物袋也丢了,灵石也没有了。”
      
      乔晚:所以才自己卖自己是吗?
      
      “在下只好又另发了一条出售白龙鳞的讯息,希望买家来的时候能顺便帮在下带条裤子,还能换点灵石。”
      
      乔晚纳闷:“我没看到啊。”
      
      青年弱弱地拿出玉简,摊开,指着最后一行小的不能再小的字,“在这儿,我发了,就在仙子你说自己腿毛二丈八之后。”
      
      乔晚:……
      
      乔晚深沉地又看了这二货一眼。
      
      留意到对方绿色的束发发带后,乔晚愣了一愣,“你不是昆山弟子?”
      
      青年发带上绣了一簇竹叶暗纹。
      
      这是青阳书院的标志。
      
      昆山、青阳书院、云烟仙府和大悲崖,这修真界四大派之间联系非常紧密,不仅平常会互派交换生,每隔几年还要聚集各派弟子切磋一次。
      
      在昆山看到其他门派的交换生,并不算奇怪的事。
      
      “你是青阳书院的?”
      
      “是……在下确实是青阳书院的弟子。”
      
      据青年交代,他叫甘南,是青阳书院弟子,出生阳虚山玄扈水龙族。
      
      乔晚:“你们那边的山头名字挺别致的。”
      
      “是吗?”甘南愣了一下,看上去有点儿受宠若惊,“多谢仙子赞许。”
      
      青年没什么心眼,三两句话就把自己老底掀了个一干二净。
      
      青年说,是龙王最小的儿子,上面有两位庶兄,他两个哥哥如今正在争夺王位,而他,则在青阳书院念书。
      
      乔晚马上就抓住了漏洞:“等等,你不是嫡子吗?你那两个哥哥才是庶子吧?你不去争夺王位?”
      
      她虽然懂得不多,但好歹也知道嫡长子继承制的吧。
      
      “噗呲”——
      
      甘南心口默默地扎了一箭。
      
      “实不相瞒,因为在下实在……实在……”
      
      “实在”了半天,甘南也没说下去。
      
      想到对方化形撑破了裤子这件事,乔晚敏锐地抓住了重点,“废物?”
      
      “噗呲”——
      
      甘南心口默默地插上了第二箭。
      
      “是……的确如此,因为在下实力太弱,无法肩负起统御我玄扈水水族的重任,所以……”
      
      “所以你父王根本没有考虑过要立你为储君?”
      
      噗呲噗呲噗呲——
      
      青年已经心口插满了箭,被打击得体无完肤。
      
      甘南:@_@
      
      龙王唯一的嫡幼子,是个废物,连化形都化不好的废物。
      
      像他这么废物的龙实在是不多见了。但凡他稍微一点儿出息,也不至于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王储之争,和他半点关系都没有。
      
      不过也正因为太过废物,所以两个哥哥掐得你死我活,也根本没考虑到他坐收渔翁之利的可能性。
      
      他这才得以避开风波,安安心心地在青阳书院念书。
      
      青年生得白白嫩嫩,容貌清俊秀丽,额上生了对晶莹的小龙角,拇指大小。
      
      他眉发皆白,甚至连腿毛都是白的,看上去有点儿像白化病人,不过发梢尖儿却带了点儿墨绿色,像是海藻的颜色。
      
      在眼睛周围,还生着一片淡得看不见的洁白龙鳞。
      
      青年伸手指了指自己眼睛,垂头丧气地说,“我连化形都化不好,才会被父王丢到青阳书院。”
      
      每次化为人形,连眼角的龙鳞和头上的龙角都收不起来。
      
      看到青年失魂落魄的蚊香眼,乔晚叹了口气。
      
      她其实也怪感同身受的。
      
      乔晚抬起头,看了眼头顶的横梁,幽幽地叹了口气。
      
      “其实我和你差不多。”
      
      “仙子你?”
      
      “我本来是个凡人,家父是个庄稼汉,结果有天上山砍柴的时候,被天上飞来的一块石头砸死了,我十四岁的时候,碰上了现在的师尊,被师尊带上了昆山,因为资质太差,一直被人拿来同师姐相比。”
      
      甘南一愣,“没想到仙子你……”
      
      目光相接的刹那,那一刻,是两个废物之间感同身受的默契。
      
      “唉。”
      
      青年和少女一齐移开了目光,一齐塌下肩膀,默默捂脸。
      
      乔晚:“我也是今天才打算一定要努力,一定要变强的,不然也不会跟你买那袋白龙鳞片。”
      
      “是……是吗?”
      
      两个废物,一齐仰望头顶的横梁,长长地叹了口气。
      
      本来是打算买白龙鳞的,没想到,现在却变成了两个废物之间的抱团取暖。
      
      过了一会儿,乔晚又发觉出来一点儿不对劲:“我记得你们这些外派的弟子另有住处吧,还自带演武场的,你半夜无视夜禁跑到真武楼,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夜夜夜禁?”甘南结结巴巴地问。
      
      “你不知道夜禁?”乔晚蹙眉。
      
      她还以为他知道呢。
      
      昆山有夜禁的。
      
      从子时到丑时,范围是从栖霞峰到太玄峰这一大片山头,而真武楼正好就在这一大片范围内。
      
      之所以实施夜禁制度,也是因为昆山弟子种族各异,既有那每逢月圆之夜要变身的狼妖,还有从西边漂洋过海来的蝙蝠精。
      
      这些乱七八糟的种族,每到子时,就开始蠢蠢欲动,为了确保其他弟子们的生命安全,门派干脆就实行了夜禁。
      
      每天晚上都有问世堂暗部的“巡夜人”四处转悠,专抓那些到了夜禁时间,不好好睡觉打坐,跑出来干点见不得的人的事的弟子。
      
      她来之前,还以为他和她一样,早就是老油条了,没想到是颗青葱的小白菜。
      
      看着面前青葱的小白菜,老油条乔晚默然无语。
      
      好像是为了印证乔晚的说法,楼下的门忽然开了,有人提着灯走入了真武楼中,听脚步声似乎还不止一个人。
      
      这是……问世堂暗部的巡夜弟子?!
      
      巡夜弟子一进门,顿时就察觉出了楼上的动静,一边快步往楼梯前赶,一边厉声呵斥到,“是谁在那里?!”
      
      乔晚脸色一变。
      
      “仙仙仙子!现在怎么办?”甘南惨白着俏脸问。
      
      因为过于软弱和废物,所以从来没犯过什么错,也不敢挑战什么规则,一听到楼下的动静青年顿时就慌了神。
      
      乔晚站起身,“还能做什么。”
      
      “当然是跑了啊!!”
      
      说罢,乔晚拽起桌下的青年拔腿就跑!
      
      青年慌乱无措地大喊: “等等等!!在下还没穿裤子!”
      
      这个时候还穿个鬼的裤子啊!不跑等着被巡夜人逮吗?!
      
      提着甘南,乔晚提起一口气,翻过二楼栏杆,纵身一跃!
      
      巡夜弟子刚快步赶到楼梯前。
      
      “等等,”其中一个巡夜弟子抬起手,“你们看。”
      
      众人错愕地抬起头,只见少女眉眼冷厉,手上拽着个青年,从栏杆前纵身而下。
      
      而被少女拽着的青年没穿裤子,两条毛腿上的汗毛时不时在风中摇曳,一阵夜风吹来,吹动青年堪堪遮住大腿的衣摆,露出了两只比翼双飞的小鸟。
      
      巡夜弟子顿时就被眼前这画面震撼了:……
      
      其中一个巡夜弟子眼神呆滞:叼……
      
      众人面面相觑了一秒后,这才反应了过来。
      
      这是……
      
      跑真武楼偷.情来了?!
      
      “站住!别跑!!!”
      
      下落的间隙,乔晚看了眼真武楼前的大门,巡夜弟子也扭头看了一眼。
      
      四目相对的刹那,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同一个明确的信息。
      
      那就是门!
      
      砰——
      
      落地的刹那,乔晚拖着甘南闷头往大门冲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晚妹小伙伴一号,废物龙甘南。
    晚妹(拽):我小伙伴是龙!比你这只火鸡牛逼多了!
    甘南(被拽):QAQ在……在下只是来打酱油的。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一颗甜橘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苍墨、明河 2个;时时时yi、sleepy梅、观玉山、19106019、一杯白开水、lyim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温篞 31瓶;master 20瓶;智熄、32226118、我回家吃饭了、27902040、时聿津子、一笑泯、真不吃香菜 10瓶;树洞2018、捏一下嘤一声 6瓶;不准给我加香菜、leroi、月下丽人、狼麦子 5瓶;你拿我头干嘛、是小天的爱丽吖 3瓶;策策跟你拼惹 2瓶;23445032、韩紫漪、28274848、每天都在爬墙、无期、布奈、心远天涯、不吃鱼的星星、王汤姆呀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