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尊她穿越回来了

作者:柯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还是独占

      不到半小时,宁真就到目的地了。
      
      西江峡口两面临山,狭长的道路从山谷中蜿蜒而出,两边陡峭的绝壁让整个峡口看起来就像一个凹槽。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是个埋伏的好地方。
      
      这里是西区、南区的连通出入口,平常车流量很大,但可能祭神日将近,又加上是夜半三更,现在路上空荡荡的,也没有路灯,整条道路掩藏在静谧的山林里,周围只听得到虫鸣鸟叫的声音,安静极了。
      
      远远有车灯晃过来,然后是越来越近的轰鸣声。
      
      一张小货车,三张小汽车,不过几个呼吸的工夫,就来到了近前。
      
      宁真从树上跃下,站在了路中央,声音裹着浑厚的灵力,震彻山林,“把陆隽意交出来,你们可以活着离开。”
      
      小汽车并排堵在她面前,有人探出脑袋来愤怒地咒骂:“找死!”
      
      “是宁真,只有一个人!”
      “她怎么赶过来的!”
      “别管她怎么来的!活捉太困难,下车单打我们不是对手,直接弄死,骆教授说了,尸体拿回去也是一样的。”
      
      车窗和天窗都开了,密密麻麻的火箭破空而来,宁真没有避让,浑厚蓬勃的灵力排山倒海,所过之处都被夷为了平地,弓箭还没有近身就全部化成了灰烬,车轮子在地上磨出焦臭的味道,当中踩满油门要撞过来的两辆车直接后仰翻出去,砸在地面上摔出去老远才停下来。
      
      火花过后是爆燃的熊熊大火,浓烟滚滚,整条道路火彤彤的。
      
      宁真把昏迷不醒的陆隽意卷出来,抱到一边放好,在其余几辆车里翻了翻,找到了一些文件资料。
      
      一大半都是锁在研究室里的实验数据,三十多种宁家药厂的药物配方都在,其中清灵片和诺凡托、TM试剂的原药结构图被做了特殊标记,每份文件上还附带一些样品试剂。
      
      车牌是S字开头,南区,文件袋子最下角有一行不起眼的小字:XC生物研究中心。
      
      做生意的都会了解同行,宁真也不例外,整个极乐桃源的药物研究中心、生产厂家都装在她脑子里,现在市面上流通的并没有这一家。
      
      陆隽意心里叹了口气,从装睡中醒来,唤了声姐,自两周前在事务中心牢房醒来那一刻起,他就再也不是原来那个小白兔陆隽意了。
      
      虽然他失去了魔界的修为,但那些武士想抓住他也没那么容易,他本来打算将计就计跟到南区去,然后把那些敢暗害她的人揪出来的。
      
      现在被她截住,计划就失败了。
      
      宁真走回来,给他检查过身体无碍,便问道,“TM试剂是什么。”
      
      清灵片和诺凡托她知道,是宁家的绝密配方,提神醒脑,增能补力的,工艺复杂,销量极好,有人来偷这个不奇怪。
      
      陆隽意提前理过这些事,回答起来也就不难了,“就是之前让你中毒的药剂,我还没起名字。”其实只是一种废品药,去年陆隽意研究家里的汽车时来了兴致,想尝试通过化学助剂燃烧血液里面的废气废料,转化生成能量,进而提高人体的战斗力和耐受力。
      
      但是实验失败了,试药用的兔子和白鼠全都死了,中间陆隽意去做了别的项目,这个设想就搁置了,半成品试剂堆在柜子里,什么时候丢的也不知道,“这伙人以为TM试剂才让姐姐变得厉害了,一直在逼问我药物配方,想让我追随他们家主。”
      
      她突如其来的杀伤力确实容易让人想歪。
      宁真看那边楚青衣也醒过来了,就吩咐道,“青衣你带着隽意回去,我去南区一趟,看一看这个xc生物中心究竟想干什么。”
      
      陆隽意想跟着一起去,但还是忍耐下来了,“姐姐你自己小心。”
      
      楚青衣头还晕着,想解释说他只是冷风吹多了不舒服,也想说她的真身很霸气漂亮,但在他晕过去以后,一切解释都显得非常做作无力。
      
      楚青衣就只沉默着帮她把那些绑匪都搬到货车上去,临走把楚家的信物塞到她手里,“凭玉佩可以调令楚家在南区的人力物力——万一能用上。”
      
      宁真交代陆隽意几句,就分头出发了。
      
      玉景兮收到消息的时候正在审理李明,顺便翻楚青衣的资料———这个陪了宁真十年的男人。
      
      只是翻了两下就觉得心脏堵得厉害,扔到一边眼不见心不烦了。
      
      胖子李明在旁边抖成了筛糠,玉景兮嫌他抖得难看,直接让人把他绑在了车皮上,脑袋也固定好,昏过去就让人把他泼醒。
      
      李明拿别人的钱,给别人办事,祸害了事务中心,败坏的是玉家的声誉和西区的秩序,最重要的是,他不能动宁真。
      
      动谁都可以,动宁真,不行。
      
      车厢被分成了两节,一块帘布遮着,看不见里面什么情形,但尖锐凄厉的咒骂声从里间传出来,在昏暗的灯光里显得格外渗人。
      
      要的就是这生不如死,又求死不能的效果。
      玉景兮自己吃了个葡萄干,又给宁小真喂了一个,耐心的等着,长路漫漫,他有的是时间。
      
      火艳艳的光从布帘的缝隙中透出来,惨叫声骤然响起,震得人耳朵发麻,李明挣扎得更厉害,哭爹喊妈的动静比里面传出来的还大。
      
      玉景兮乐了一声,“不要这么着急,这还没轮到你呢,不要这么激动,安静。”
      
      李明也不敢叫了,身上的五花肉抖成筛子一样,水淋淋地小声呜呜不止,两只看向玉景兮的眼睛里满是要倾述的渴望。
      
      玉景兮示意刑小六扯了他嘴巴上的布,温声道,“好好交代,不要让我失望了。”
      
      李明大喘了一口气,直接就哭出来了,“我不知道啊,就一个戴面具的中年男子,拿我之前的黑案子要挟我,不照办我就是死,照办有钱拿,我想着小小一个宁家——”
      
      玉景兮不耐,“——说点我不知道的。”
      
      李明不敢二话,急忙改口道,“这伙人是冲着宁家来的,很着急要个什么药物的配方,面具男我找人跟踪了,但是对方很小心,我只知道他是XC生物研究中心的人,另外有次我看见面具男和人接头,好像他们不止要搞宁家,其它还有三所生药中心也在计划中,宁家只是第一步。”
      
      “本来是在饭食里下了药要毒死陆隽意的,不知道怎么回事陆隽意没死,宁真也没死,命令就变成活捉了……”
      
      有肉香飘出来,还有滋滋滋油炸的声音,配合着刺客凄厉尖锐的惨叫,李明生怕下一个被十大酷刑的是自己,绞尽脑汁地补充,“我还知道他们正在四处搜罗生药研究员,尤其是像陆隽意这样的,这几年陆陆续续从各区绑走了很多人,他们连死人也不放过,还有专门的人每天在街道上搜集尸体——”
      
      玉景兮看问得差不多,就摆摆手,“带他下去。”
      
      李明已经被吓破了胆,挣扎哭嚎着不想离开,“家主,家主,我还知道很多富商的黑历史,把柄黑料,您肯定用得上,求饶我一条小命————我不想死!啊——实在不行求让我死个痛快吧——”
      
      玉景兮嫌他叫的难听,“宋航。”
      
      “嘿嘿。”宋航就掀帘子出来了,身上穿着围裙,手里拿了一把串,竹棍上串着好几大块羊排,大块的肉被烤得外皮酥脆,细嫩多汁,焦黄油亮,外头裹着辣椒孜然。
      
      肉香和孜然香混合在一起,飘到心里勾得人馋虫发痒,肚子咕咕叫,算是一次比较成功的烧烤。
      
      宋航把录音笔丢给穿白大褂的杨俊,“换个电池,电量不足了。”自家主上简直是天才,车上用这样的办法就挺好,毕竟空间小,真搞得血肉模糊,气味不好闻。
      
      李明的哭嚎声就卡在了嗓子里,泪眼婆娑地看清楚里面火盆上还烤着肉,听着不断回放的录音,血液回涌到脸上,一口气没上来,直接就背过气去了,太他么缺德了!
      
      这么不经吓,也是外强中干,宋航嘿笑了两声,把烤得最好的羊排递给玉景兮,“主上,吃早饭了。”
      
      玉景兮哪有心情吃,让人去查这个生药中心,又道,“把那个C10拖过来。”
      
      这个嘴硬的刺客之前就在地牢里吃过苦头了,现在身上没有一块好肉,刑小六把人弄醒了。
      
      只是双眼聚焦后这人就不怎么安分了,“我家主上和西区素来无冤无仇,玉家主要是肯放了我,这件事就到此为止,我家家主绝不会追究——”
      
      玉景兮打断他,长话短说,“CX生物研究中心,这胖子已经全交代了,你再遮掩也没意思,说吧,说完你可以远走高飞,谁也找不到你,能捡回一条命,你该庆幸我今天没心情跟你玩,也不想弄脏车厢。”
      
      玉景兮的手段名声圈里人都有所耳闻,连主上都交代不要轻易招惹玉家……C10犹豫挣扎,最后还是松下劲来,“我们听骆教授调令,三十个埋在西区的暗哨全部都出动了,清理宁真,只是任务失败了。”
      
      就这点人还想拿住那暴君,玉景兮翻了翻眼睛,示意刑小六给他灌点水,“这个姓骆的是男是女,身份,年纪,职业,你老巢在哪里,全都交代清楚。”
      
      男子喝得急,呛咳了好一阵才接着说,“是xc生物中心的负责人,男,年纪大概五十岁,具体叫什么没人知道,我们所有的武士都会服用他给的药物针剂,配合训练,开发体能,刺杀宁真我们损失了三十个高级武士,骆教授很兴奋,任务变成了尽量活捉宁真,实在不行尸体也成,要拿回去做研究的。”
      
      啥?
      竟然还有人想将这条龙做成实验标本,这暴君在这个世界居然混得这样惨!玉景兮无语,又有点生气,“还有呢,一说了,也不差二。”
      
      C10摇头,“我们是武士,平时只管出任务,知道的就这些了,是杀是刮,请便吧。”
      
      有这些就够了,顺藤摸瓜,他倒是看看,这次能提溜出几个香瓜来。
      
      C10挣扎了两下,“我可以走了么?”落在玉景兮手里,算他倒霉,他诅咒这毒蜘蛛一辈子娶不到媳妇。
      
      “稍等一下,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玉景兮从盒子里拿出了一样宝贝,这是从他捉到的一些逆贼手中缴获来的武器之一,一种叫枪的东西,逆贼说这是他们那最低级的武器,一个机械币就能买到一把枪,配备三枚子[弹。
      
      速度和杀伤力都非常让人惊艳,神奇的是子[弹只要接触到人体的血液,就会自主消解融化,不会在人体内留下任何痕迹。
      
      三年的时间总共缴获了三支,有意思的是每个逆贼只要被问到那里是哪里,就会直接爆炸成冰晶,然后消失融化,这导致他一直没查清楚这武器的来路。
      
      这很难解释得通啊,毕竟只要拥有这样的‘低级武器’,轻而易举就能制霸极乐桃源,为什么这东西还没人见过呢,这么多年过去了,极乐桃源一点水波都没有,实在是怪异得很。
      
      他也在地底下修建了工厂,找了一大批工匠和研究员,每天足不出户的仿制,却卡在子弹的制造上,效果不太理想。
      
      不管怎么说,这是种能带来格局变化的武器,他不但要制造,也要知道这东西出自哪里,被谁握在手里。
      
      尤其他现在找到了宁真,他再也不会做那个无能得连她的尸身都护不住的玉景兮了,这二十多年勤练不缀,能打败他的,一个巴掌都数的过来,但出现了‘枪’这种东西,他不得不重视。
      
      玉景兮看住男子的表情,“认识这个么?”
      
      男子茫然地摇摇头,“没见过。”
      
      玉景兮有些失望,又把宝贝收起来,摆手道,“把研究中心的地址,布局交代清楚,你就可以去了。”
      
      拿到地址玉景兮就安排调配了人手,先一步去查这个CX研究中心,那男子下了车,大声诅咒他将来会后悔这么对他,跳湖逃走了。
      
      玉景兮没放在心上,他两辈子唯一后悔的事只有一件,那就是在魔界勾引那暴君七百年,却依然没能把那暴君勾上床,到死都是个处男,可悲,可叹,可气,可恨!
      
      这辈子他可不会再这样了。
      
      玉景兮长长吁了一口气,然后抱着宁小真在摇椅上躺下来,设想着即将和她相见的情形:
      
      比如他盖世英雄一般的出现在她面前,成为解救她于水深火热的大英雄!
      
      到时候像楚青衣这样的,就能自行惭秽,有点自知之明,离宁真远一点了吧。
      
      玉景兮伸了个懒腰,看宋航进来,就问道,“什么事。”
      
      宋航:“陆隽意已经被救出来了,宁家主去了南区,让楚青衣送陆隽意回家,车坏了,楚青衣重病昏迷,你小舅子正在路边拦车求助。”
      
      楚青衣?他正在想他,这就来了!
      
      呵!
      玉景兮从摇椅上站起来,“停车去看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