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老攻拼命宠我[重生]

作者:夜鹿觅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3章

      入眼是白色天花板,鼻子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苏煜然醒来时,脑袋空白一片。
      
      点滴缠在手背上,随着抬手的动作,在空中晃了两下。
      
      待看清身旁的司机——陈叔,正在认真地削苹果的画面,苏煜然才忆起某件事来。
      
      严重缺水状态下,喉咙干得生痛,但他顾不得这些,急忙扯着沙哑的嗓音问道:“游博修他人呢?”
      
      “你醒了?有哪里不舒服吗?我去叫医生……”陈叔放下苹果就去拿拐杖。
      
      苏煜然摇头不说话,他正等着他的回答呢。
      
      陈叔放下拐杖,坐回靠椅,那个削好的苹果静静地躺在水果盘上,在氧化酶的催化下,开始缓慢地变色。
      
      瞥见三少一直盯着自己,他回答:“游少送你回医院,见到我之后就走了。”
      
      陈叔多了个心眼,打探性问:“你认识游少?”没道理啊,他才从那个地方接他回来,他们是怎么认识的?
      
      苏煜然不答反问:“我的手机和钱包呢?”
      
      “在这里。给。”
      
      瞅见他开锁看手机的动作,陈叔拧眉提醒他:“医生说你脑震荡,需要多休息。”
      
      “嗯。”随意应着陈叔,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止,他传入一串号码,直接拨过去。
      
      这次的嘟嘟声比任何一次都要久,久到苏煜然的眉头紧紧皱着,最终仍是传出忙音。
      
      这混蛋,依然很有原则的不接陌生人电话。
      
      苏煜然实在没办法,手动编辑一条短信发送过去,告诉他这是自己的号码。
      
      然后左等右等,发现被告知发送失败,苏煜然气得直摔手机。
      
      游博修……游博修……真是前世欠你的!
      
      从病床上捞回手机,塞进口袋里放着,闭上眼睛安心养病,等出了院才能去找他。
      
      游博修,你给老子等着。
      
      坐在旁边观察好一阵子的陈叔担忧地问:“三少……”
      
      “别这么叫我。”苏煜然眼睛都不睁开,压下怒意说,“你叫我名字吧。”
      
      贺家三少的称呼,令他厌恶不已。
      
      “这不合规矩。”
      
      苏煜然的嘴角噙着一抹冷冷的笑意,看上去全是讥笑的意味。
      
      他是重生了,重生在老混蛋派人接回贺家大院的路上。
      
      车子半路失灵,他和司机都出了车祸,他就是在这时候醒来的。
      
      这场车祸不知道是贺家大少爷贺泰策划?还是贺家千金贺芙的手笔?
      
      或许贺家太太杨莲也有参与其中。
      
      不想他回贺家的,除了贺家爷爷,其他人包括那个老混蛋贺正国在内,都希望他死在外面。
      
      他永远的闭眼于他们而言,是最好的结局。
      
      贺家子女贺泰与贺芙担心从未见过面的弟弟会争夺家产,所以想置他于死地,这个他能理解。
      
      但他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连提供过一颗便宜精.子的贺正国也会处处针对他?
      
      难道他不是贺正国的亲生骨肉?
      
      但如果不是亲生的,又为什么会在外公死后,将他接回贺家?
      
      这些问题困扰他许久,直到他被推下三十楼的当天,他无意中听到贺老爷爷与贺正国的对话,才得知当年的真相。
      
      原来他的出生,是贺正国使用卑鄙手段玷污了自己母亲才有的结果!
      
      而他苏煜然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错误,他偏偏还要时常出现在贺正国的眼前晃悠。
      
      在贺正国看来,这个污点时刻提醒着过去所犯下的错!
      
      所以,贺正国眼里哪能容得下他?处处针对事小,想他永远闭眼是真。
      
      苏煜然甚至可以大胆猜测,如果不是贺老爷爷的坚持,贺正国是绝对不会承认他的身份!
      
      如果不是亲耳听见贺老爷爷与贺正国的对话,苏煜然直到死,也不知道自己过世的母亲还会被贺家的人提起,甚至是安上小三的罪名!
      
      贺正国为维护自身的名誉,把所有事情推得一干二净!
      
      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贺老爷爷的话,解释了他全部的疑惑。
      
      他愤怒,怒不可遏,他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以往一点一点叠加压制下来的怒火,全在这刻爆发。
      
      他愤恨地冲进去朝贺正国挥拳,连贺老爷爷是什么时候闭了眼也不知。
      
      从贺家大院怒气冲冲跑出来,他是存了跟贺正国断绝关系的心,所以属于贺家的任何东西他都不要。
      
      就在他无处可去,无人倾诉,只得在酒吧里买醉的时候,范文宇趁虚而入,才有后续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发生,甚至导致他死亡。
      
      好,很好!
      
      范文宇、贺家!
      
      都给他等着!这些账,迟早会找他们算清楚!
      
      苏煜然白皙的手臂抵在额头上,平静问出:“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医生说需要观察,看情况而定。”
      
      苏煜然沉默半晌,开口赶人:“我想一个人静静。”
      
      陈叔看他几眼,默默地拿起身侧的拐杖,拄着离开病房。
      
      听着关门声,苏煜然陷入沉思。
      
      有贺老爷爷的吩咐,陈叔必定会将他带回贺家大院去。
      
      他也愿意跟司机回去,毕竟贺家人想方设法阻碍他回贺家大院,如果自己就这么离开的话,岂不是顺了他们的意?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
      
      他得回去,回去出现在他们面前,时常刺激下,让他们急得跳脚,气得牙痒痒却拿他没办法,这种情形想起来还蛮不赖。
      
      况且他总要面对贺家的,所以他必须回去。
      
      而且贺家老爷爷,人是不错,与外公一样和善,他愿意见一见。
      
      想到外公,苏煜然的情绪忽然一阵低落。
      
      他从小便是外公养大,记忆里,外公从来都是和善的,面对任何人都是一副乐呵呵的模样。
      
      母亲挺着大肚子回家的那天,是外公此生唯一一次被愤怒激红了脸。
      
      外公当场要找母亲的负心汉理论,可惜最后还是不了了之,是母亲自个儿不愿意再提。
      
      这都是外人茶余饭后的谈资,苏煜然长大后无意中听到这些,当时他整个人都被气得不轻。
      
      更心酸的是,外公到死也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到底是被怎么欺负的。
      
      苏煜然的记忆里,妈妈总是沉着脸郁郁寡欢,他从未见过她展露过一次笑容,小的时候不明白,他还会经常问外公:妈妈为什么不开心?
      
      每次问到这个问题,外公都是无奈地摇头叹气,稍微懂事一点后他依然不明白,但再也不问这种问题。
      
      直到妈妈病逝,他仍然以为是那个负心汉抛弃了妈妈,才导致她郁郁寡欢一辈子……
      
      妈妈走后,外公一夜间变老了,他能明显感受到他的伤悲。
      
      外公开始沉默寡言,隔三岔五走神,恍恍惚惚的,仿佛整个人都失去了支撑。
      
      那段日子是苏煜然最灰暗的时候,加上他被检查出患有轻微的性瘾病,连老天爷都乐于坐在他肩膀,不停地往下施压。
      
      就在他快要喘不上气时,外公又一夜间变回以前的模样,见人就笑呵呵。
      
      外公不责怪,不埋怨,甚至不问问他心里的想法,干脆让他穿起宽松的汉服,束起长发,打起太极拳,一日三次,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绝不落下一回,以此来消化掉他多余的时间,不让他去想或做其他事情。
      
      当然,方法也确实奏效,苏煜然把所有关于那方面的想法通通压制下来,每回起了邪念,他都会立马挥起太极拳,哪怕是三更半夜或天寒地冻,他绝不放纵自己。
      
      外公是爱他的,用自己的方式来守护他长大,同样的,他也爱外公,不想让外公继续为他操心下去,所以任何时候,任何地点,只要穿着汉服,他都将自己约束得十分严格。
      
      只可惜,外公再也不能继续陪伴他了。
      
      阳光透过白色的窗帘洒在病床上,伴着花香的春风悄悄来了,它们的动作很轻,像亲人的手,抚着悲伤的孩子。
      
      床上的人一动也不动,他的薄唇抿成一条直线,手臂遮掩着的眼角,滑落某些透明的液体。
      
      时间静止了,画面定格了。
      
      许久许久过后。
      
      床上的人动了,动作有些猛,手臂一抹,蓦地睁眼,瞥向空气,眼里的情绪敛个干净,他将所有埋在了心底。
      
      他的双手紧握成拳头,微红的眼眶狠瞪着,整副模样犹如愤怒中的狮子。
      
      贺家,贺正国,我要你为从前所做的错事付出代价!你所维护的名声,总有一天我会一点一点将它击毁!
      
      .
      
      休养一段时间,苏煜然回到贺家大院。
      
      他将自己反锁在房间里,除了贺老爷爷,任何人也不见,除去每日练太极拳的时间,他甚至连房门也不踏出一步。
      
      其实如果贺正国一家都住在贺家大院的话,他是不介意每天出门来刺激他们,起码让他们看见他时,影响了每天的好心情。
      
      可惜啊,他们一家子独自在外头住了,只留下贺爷爷跟司机、保姆住在一起。
      
      刚养好伤,他暂时顾不上理会他们,更因为是,他联系不上游博修,心里有些暴躁。
      
      这混蛋电话不接,公司没人,听前台回复的行程,说是出国去了。
      
      苏煜然没办法,只得乖乖回去等待。
      
      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遍又一遍地挥着太极拳,他尽可能的放松身心,努力控制着不去想游博修。
      
      他在等,等林家千金生日晚会的到来。
      
      林家与游家交情匪浅,撇开这层不谈,单是以林萧与游博修好哥们的关系,游博修都会给足面子参加。
      
      所以如果想见他,这是大好机会。
      
      最重要的一点是,上辈子,游博修曾经说过,他就是在这次宴会上对自己一见钟情!
      
      故而苏煜然更不可能错过。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游疯子:不接电话,然然肯定不高兴了。
    苏煜然:你给老子等着。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