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老攻拼命宠我[重生]

作者:夜鹿觅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5章

    作者有话要说:
    反复读了两遍,依然不满意,南方决定修一下这章文,后半段改一些词和具体的人物反应,如果给大家带来阅读上的不便,敬请谅解,感谢!
    另外,求收藏,么么哒~
      “查到没有?”偌大的空间里,低沉的声音似在爆发边缘压抑着,与咬紧牙关一般无疑,开腔问。
      
      被问的几人,同时摘下耳机,摇了摇头:“通话时间太短,无法定位。”
      
      游博修冒着寒意的双眸,瞬间布满冰霜,偌大的空间也散不尽那股阴森森的冷气。
      
      他的拳头被纱布包扎过,此刻却是泛起淡淡的红,绷紧的神经将伤口扯破了,正冒着血丝。
      
      林萧站在他身旁,瞥见后想开口让他放松,在对上他疯狂的视线时,不敢动了。
      
      哪怕是多说一句,他也不敢,担心游少会当场发疯。
      
      但现在也差不多要疯了,他吼叫着推倒所有设备:“都给我滚!没用的东西。”
      
      其他人面面相觑,全都惊恐地跑出去,不愿多逗留,林萧也跟着离开,还体贴地给他关上门,留下独立的空间给他。
      
      游少是个高傲的人,他不会希望外人看到这幅发疯的模样。
      
      .
      
      下降几天的气温回升了些,蓝天白云下波光粼粼,是晴朗的天气。
      
      如此好的风景,某处大海,某货船上,却是低沉沉的气氛。
      
      范文宇跪在床边,手里拿着毛巾,旁边是蓝色的盆子,里面装着干净的水。
      
      拧干毛巾后,他伸过去的手在空气中以肉眼可见地颤动。
      
      他一边清理着血渍,一边哽咽:“对不起……对不起……”
      
      可惜没人回应他。
      
      在床上躺着的那人,闭着眼睛当他是空气。
      
      如果可以,苏煜然希望自己直接晕过去,而不是现在这样,大脑清醒无比,感官无限放大。
      
      胃部又开始抽痛了,真怀疑是得了胃病,吃什么吐什么,甚至比吃下去的吐得更多,吐完后又开始一抽一抽地痛……
      
      范文宇手上的动作很轻,但是即使再轻,始终会碰到伤口。
      
      被痛感刺得回过神来,苏煜然眉头紧皱,苍白的下唇用牙齿咬成充血,破皮也不放。
      
      因为脸上的痛,比这重几百倍。
      
      苏煜然想死,痛得想死。
      
      却又不想在范文宇面前示弱,所以他尽可能的放空。
      
      他去想游博修,想他就不痛了。
      
      他在想,游博修是否听到自己的告白?听到后的反应是什么?
      
      真希望能亲眼看到他的反应,哪怕是嫌恶也好。
      
      “煜然,你原谅我好吗?我不是有心的,真不是有心的……”
      
      范文宇很讨厌,一直在耳边嗡嗡嗡地说话,总想入侵他的思想,刷着存在感。
      
      微微松开紧抓被褥的手,他没有抬起来,饿过机的身体虚弱得连手都抬不起。
      
      况且铁链很重。
      
      忍着钻心的痛,扯着讥笑的嘴角,他冷冷吐出:“你让我捅两刀,我说一万句对不起,如何?”
      
      范文宇怔了怔,缄口不言。
      
      听他不哼声,苏煜然在心底嗤笑一声,而后继续放空自己,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痛感好像跟着飘散了,没之前那么痛。
      
      货船在海上摇了多久,他不知道,走完水路,换乘陆路,他也不知道。
      
      因为他晕过去了,那天范文宇帮他清理伤口后,包扎的那里,受到感染,当晚就发起高烧,然后开始晕晕沉沉,再没清醒过。
      
      这也算是好事,至少他感觉不到痛了。
      
      浑浑噩噩即将晕死过去之前,依稀记得范文宇在发火,问什么时候到?又问医生在哪里?
      
      他抱着自己的身体,似在哭,又似在笑,一遍又一遍地叫着:“煜然,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心的,不是有心的……”
      
      “我没想过伤害你,我是喜欢你啊,从第一眼开始就喜欢了,可你为什么偏偏要选那个疯子呢?他有什么好?他能给你的,我也能给……”
      
      “你醒醒啊,别睡……”
      
      “煜然,你不能死,不能死,疯子会杀了我的……”
      
      有那么一瞬间,苏煜然以为他疯了。
      
      又有那么一刻,苏煜然想朝他大吼:你不喜欢我!你喜欢的是你自己!从一而终你考虑的只有你自己!
      
      无论是重生前的下药,还是重生后的绑架,亦或是害怕游博修会动刀,他考虑的,自始至终都是他自己。
      
      他这个人自私,冠着‘喜欢你’的头衔,不顺他意时,背后实施暴行。
      
      简直令人恶心。
      
      被他喜欢,真是恶心。
      
      苏煜然吐了,意识回笼时,他正趴在床的边缘呕吐不止。
      
      范文宇伸手来扶他,被他一把拍开。
      
      “别碰我。”
      
      反应过猛,手背上的输液管随着剧烈的动作而晃动,他稍作休息后,稳住脑袋上的浑噩感,才抬手摸向头部,那里被包扎成粽子。
      
      范文宇退后一步,举起手来:“我不碰,不碰,你别激动,医生说你需要静养。”
      
      苏煜然想笑,他也真的笑了:“静养?”将手上的铁链举起,“带着这个静养么?”
      
      闻言,范文宇浅棕色的眼眸躲闪着,目光四处瞟觑,就是不看他。
      
      亮堂的房间,光线充足,甚至有些过分刺眼。
      
      清理了嘴角上的污渍,苏煜然慢慢躺回床上,视线却疑惑地审视着范文宇,不懂他之前的凶狠与疯劲怎么突然间敛个干净?
      
      是因为到达目的地,可以放松了?还是因为自己差点没命,他害怕了?
      
      无论是哪一点,对自己来说,都是好事,至少暂时不会受罪。
      
      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他躺在床上一躺就是半个月,吃喝拉撒睡,在指定的范围内进行着。
      
      他没想过马上逃走,这里时刻都有人把守,人很多,都是轮流值班,如果没有计划,他逃不掉。
      
      令他奇怪的是,这里每一个人,皮肤都是黝黑黝黑的,似乎是长期在高温下晒出来的肤色。
      
      但都是亚洲人。
      
      苏煜然时刻都在观察他们的行动,心里盘算着哪一个点,哪一个人,都干过些什么,有什么规律。
      
      他数着他们的换班时间,盯着他们会在哪里休息,休息多少分钟……
      
      当然了,这些都是偷偷进行的。
      
      没人跟他说话,除了范文宇,所有人都当他是空气,但当他独自踏出门口的时候,他们会突然当他是人,统一出来拦他。
      
      噢,不对,还有医生,每隔那么几天,范文宇会让医生上门检查,问他感觉如何?头晕不晕?还吐不吐等一堆废话。
      
      不过他都会老实回答,因为医生是这里唯一跟他说话的当地人。
      
      苏煜然在心里计算着,今天是医生上门的日子,之前每一次检查,范文宇都会守在身边,用心何在,不用想也知道。
      
      但今天的范文宇似乎被事情困住了,没有第一时间出现。
      
      医生却照常到来,而且是照例问话。
      
      苏煜然紧张地盯着门口,那里空荡荡,没有人出现,连声音都没有。
      
      他以最快速度,一把抓住医生的手。
      
      唇瓣微张,刚要说话,门口一声低沉的嗓音拔高:“你在干什么!”
      
      突然出现的人影,吓得他呼吸道堵塞,差些要窒息,手心不停地飙冷汗,虚得不行。
      
      范文宇一步一步走来,一声一声地问:“你、要、干、什、么!”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地从牙缝里蹦出来。
      
      那只抓紧医生的手,轻轻颤抖,苏煜然不敢对上他的目光,心虚地望向医生。
      
      “没什么,医生他……扶我一把而已。”
      
      他松开手,自觉地躺回床上,老老实实回答医生的问话。
      
      空气在这刻仿佛停止了流动,死寂一样静得可怕,范文宇立在身旁,释放冷气,又像在压抑着怒火,总之,气氛不太好。
      
      范文宇是个多疑之人,那双隐藏着太多事情的眼睛一路盯着自己不放,直到医生开完药,他终是不放心地叫了医生出去审问。
      
      两人在门口说些什么,苏煜然听不清,他也没心思去研究,他的眼视停留在医生写完药方的白纸与笔上。
      
      隔有那么一段时间,范文宇会回头瞅他一眼,苏煜然尽量控制呼吸,告诉自己要忍着,不能轻举妄动。
      
      直到医生被审完话回来,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他才突然翻身,将医生袭击。
      
      刚巧在门口被人叫住的范文宇听见动静,连忙赶来,他怒吼一声:“你又要搞什么花样!”
      
      “他弄痛我了!”被他拉开的苏煜然倒打一把,指着医生说道。
      
      范文宇额头上的青筋清晰可见,那双压着怒火的瞳孔死死地盯着他的眼睛:“你给我老实点!”
      
      苏煜然沉着脸倒回床上,背对着他们。
      
      范文宇盯着他的背影审视许久,而后扫向医生。
      
      医生捡起地上的眼镜,伸手抹了抹嘴角上的血丝,什么话也道不出来。
      
      范文宇最后只能挥手让他离开。
      
      虽然背对着他们,但是耳边时刻关注着动静,直到听见医生离开的脚步声,苏煜然拉在心底下那根绷直的弦,终于得到放松。
      
      范文宇轻轻地坐在床的边缘上,望着他的背影问:“弄到你哪里了?”
      
      苏煜然往床的里头靠了靠,连嗤笑也懒得甩给他,直接无视了。
      
      医生这边,一路摸着剧痛的嘴角,心里暗叫倒霉,他提着药箱,被人搜了身才离开。
      
      走得远些,感觉不对劲?
      
      袜子有点难受,他放下药箱,弯腰摸了摸,摸出一张小纸条。
      
      SOS,黑色字母出现在眼前。
      
      他茫然地回头望向这栋戒备森严的别墅,沉思良久,直到有人也朝他看来时,他扔掉纸条,慌慌张张离开。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