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老攻拼命宠我[重生]

作者:夜鹿觅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2章

      清晨,震风陵雨不停,势头比昨夜要猛,闪电雷鸣反倒小了。
      
      苏煜然夹在手指上的筷子,慢吞吞地戳着碟子上的三明治,漆黑的眼眸此刻蒙上一层浅浅的雾,或者说是茫然。
      
      辗转反侧几乎一夜未眠,起床后,他没什么胃口。
      
      走近阳台,望着楼下被摧残了一夜的花草树木,他更是没了心情。
      
      小区的排水做得很到位,没有出现水淹的状况,可是移不走或扎根地下的植物,最终躲不过自然灾害。
      
      整个小区的绿化,差不多都被毁了。
      
      小区外边,可能也是如此。
      
      苏煜然忍不住思忖,早早出门的游博修,会不会被堵在路上?亦或是淋个湿透?
      
      他为什么不等雨停了再走?
      
      还是说,他不想见到自己?
      
      人类的思想非常活跃,一旦开始胡思乱想,怎么都停不下来。
      
      甚至越想越悲观。
      
      直到被手机铃声打断,苏煜然才堪堪回神。
      
      紧接着漆黑的瞳孔一亮。会是游博修吗?这个盼望一出现,胸口止也止不住地迅即涌起阵阵的欢悦。
      
      百米冲刺飞奔回房,掀翻被子摸出手机。
      
      苏煜然漾起的笑容顷刻凝结。是陌生电话。
      
      “喂?”
      
      “弟弟,我是贺泰。”
      
      苏煜然当即沉下脸,不管贺泰是如何得来号码,他现在给不出好脸色给贺家的人。
      
      “你等等,先别挂,我是来道歉的。”贺泰见对方缄默,担心他不愿意接听直接挂掉,急忙开口。
      
      电话这头,苏煜然挂起似笑非笑的表情,冷冷地道:“我受不起。”最主要是不想受。
      
      贺泰假装听不懂他的讥笑,打着哈哈说:“我们都是一家人,打打闹闹……才是兄弟,贺家需要我们团结友爱,弟弟你说是不是?”
      
      苏煜然嗤笑出声:“那里,不是我家。”
      
      “是!”贺泰坚定的语气,似乎想说服他,仿佛也在说服自己。
      
      “你只是对我们失望了。芙儿翻你东西,你生气是应该的,我让她跟你道歉……要不你出来?我们三兄妹约个地方,坐下来彼此了解了解,当然主要是让芙儿当面跟你道歉。”
      
      “不必了,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拒绝的意味十分明显,他现在不想见到贺家任何一个人。
      
      贺泰:“……”
      
      电话陷入一阵很长的沉默,听筒里只能听见疾风呼呼,连呼吸声都掩盖了。
      
      贺泰仍然不死心:“弟弟,一家人没有隔夜仇,如果你生气,我让你打回来,行吗?多少拳都可以,保证站着不还手,只要你能消气。”
      
      果然是一家人,贺正国的虚伪,贺泰学有九成。
      
      “没事的话,我挂了。”
      
      与贺家的仇早已结下,简单一句道歉,不能抵消所有。
      
      “别别——”贺泰心急如焚,顾不得再去打什么感情牌,拉好什么关系,他说,“煜然,你能不能让游少收手?”
      
      说完似乎觉得有些苍白,他补充一句:“看在爷爷份上,你能不能让他收手?”
      
      苏煜然怔在当场。
      
      至于后面贺泰又说了些什么,而自己又回了些什么,他都忘记了。
      
      只记得,贺泰说贺家新开的两家公司关闭了。
      
      是游博修背后动的手。
      
      .
      
      “泰儿,怎么样?他同意吗?”
      
      贺泰摔了手机在桌上,咬着牙关恨道:“他说我们活该,是不会帮我们劝那个疯子收手的。”
      
      “真是反了反了……”贺正国噌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回踱步。
      
      贺泰气得拳头紧抓,青筋突冒。
      
      贺芙躲在远处不敢靠近,脸上的巴掌印从左边换成右边。
      
      她也不敢走开,更加不敢去找妈妈。
      
      因为——妈妈被关了起来。
      
      刚想着,爸爸怒气冲冲的脚步已到眼前,重重的巴掌又挥下来:“都是你!家里缺你吃的还是喝的?鼠目寸光去乱翻东西!你妈平时……”
      
      提到杨莲,贺正国怒火更是冲上头顶,冒烟了。
      
      “滚,滚回房间去。”
      
      贺芙被打偏了的白嫩脸颊,须臾间呈现一个红红的掌印,耳朵传出嗡嗡的呜叫,泪水瞬间溢满眼眶,她死死地咬紧下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贺泰这回不再挡在她身前,他也是怪责妹妹的不懂事,还有母亲。
      
      那天从警察局出来,他们的脸都丢尽了。
      
      灌酒、下药、拍摄,查到的结果,是一个猥琐大叔干的,而大叔幕后主使的线索,指向了母亲。
      
      在震惊之余,贺家大院门口,突然出现一堆照片,一张张母亲与猥琐大叔有染的照片,床.照清晰无比……
      
      还有一封信,威胁信,猥琐大叔写的,如果他们敢追究,他肯定将所有底片发上网站,大家同归于尽。
      
      贺家丢不起这个脸。
      
      视频的丑态发酵到最后,贺家的股票大跌,损失两家公司。
      
      如果紧要关头再来一场艳.照曝光,贺家笃定要破产。
      
      “爸,你快想想办法啊!”贺泰心里急得像火烧一样。
      
      贺正国来回踱度后,搓搓手:“走,我们去趟范家!”
      
      “找他们做什么?他们现在都自身难保……”
      
      贺正国瞪他一眼:“瘦死的骆驼比马强,你还不明白这个道理吗!”
      
      贺泰脑袋里那根筋一拉,马上明白合作的重要性,他直拍大腿:“走!”
      
      .
      
      苏煜然翻出手机查看贺家的新闻,令他万分意外的是,一条醒目的标题冲入视线中。
      
      范家,出事了。
      
      先是报道范氏集团旗下的商品质量检验不合格,再是报表作假,偷税漏税……
      
      当天范氏集团的股市事例,短线持续下行,市场受情绪影响,5日线跌破时,持仓者就已经开始疯狂抛售,连续三天的缺口一直没有回转,反弹的趋势渺茫,范氏集团出现历史上创新低,跌停了。
      
      而在最关键时刻,一匹黑马横空出世,疯狂收购范氏集团的股票……
      
      最后一段话,是他找林萧套出来的消息。
      
      一切都证明着,游博修在背后行动了。
      
      苏煜然握住手机的指尖情不自禁地轻颤,他的嘴角轻轻地勾起,漆黑的眼眸里流转着星河一样美的光。
      
      游博修是因为他才动的手吗?
      
      是吗?
      
      这次不是自作多情吧?
      
      手机点到通讯界面,苏煜然盯着那一串号码傻笑。
      
      温情脉脉地盯着游博修三个字,心里头似灌满了蜜。
      
      甜滋滋的。
      
      叮咚——
      
      “啊,外卖到了。”苏煜然放下手机,踩着拖鞋跑出去。
      
      .
      
      游氏集团。
      
      林萧捧着笔记本来到总裁办公室,脸上的喜悦随处可见,就差拍着胸.膛大笑了。
      
      他兴奋到门都不敲,直冲进去:“游少,你猜我们收购了多少?”
      
      宽大的红酸枝办公桌上,游博修头也不抬,依旧签着自己的大名:“不到50%别烦我。”
      
      “嘿嘿,快了快了。”林萧放下笔记本,从桌上挑了要雪茄来抽。
      
      盯着游少无所谓的表情,林萧翻了个白眼,问道:“你玩了一手好牌,怎么一点笑容都没有呢?”
      
      游博修的眼角余光扫他一下,只一秒便回到自己的正轨上。
      
      林萧被他睨得不乐意,吐出烟雾问:“你家小骗子知道你这么无趣么?”
      
      已经停产了的黑色钢笔在某合同上一顿,游博修不在意地继续签下去。
      
      “你啊——”
      
      西装外套里的手机蓦然响了,林萧咬着烟,伸手摸了摸,半晌才抽出来。
      
      盯着上面的号码,雪茄上的烟灰掉到裤子也忘记挥掉。
      
      游博修见到他的反应,握紧钢笔的手微微地颤抖。
      
      “说!”
      
      手机的传出的声音比不上外放,但是到底令在场的两人听得一清二楚。
      
      游博修胸口瞬间漏了一拍。
      
      什么都顾不上,疯狂地冲出办公室,等不及电梯,他往楼梯口飞奔。
      
      似火箭,或许更快。
      
      林萧回过神来时,已经不见他的踪影。
      
      他冲着手机猛吼:“给我封锁所有出口!”
      
      电话那头连连答应。
      
      挂上电话,林萧也顾不上股票,追着游博修而去。
      
      游博修自始至终抿紧的薄唇在疾风中结了霜一般寒。
      
      车速前所未有的飙增,右脚踩着的油门从未放松过。
      
      似乎在替主人说着:再快一点,快一点!
      
      缘安小区。
      
      绿化一带被破坏后,阻拦了一半的路,天空黑压压的云层罩下来,给人呼吸不顺畅之感。
      
      楼下遇上电梯维修,另一边迟迟不见下降,游博修一刻不等,跨步爬上去。
      
      到达31楼时,他整件衬衫西裤都是湿的,连袜子里都是水。
      
      额头的汗珠大滴大滴往下掉,他握上门把的手似得了帕金森,一直抖个不停。
      
      心跳的频率如舞台上疯狂的鼓率,快要跳出来了。
      
      拧开门的时候,一声沙哑得不像样的嗓音叫出:“煜然?”
      
      空气中是静悄悄的,连回音都没有。
      
      游博修踩着最沉重的脚步走进去,拖鞋都忘了掉。
      
      “煜然?”又叫了一声,比先前更沉了。
      
      客厅里一个人影也没有。
      
      亮起的手机孤独地躺在沙发上,主人却不见了。
      
      短短的一段路,游博修似走完一生。
      
      界面上他的名字大刺刺映入眼里。
      
      游博修的眼眶是红的。
      
      整栋楼猛地响起一声嘶吼:“苏煜然——”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