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宠文炮灰重生后

作者:饮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9 章

      牧天衡在踏进病房、与床上那个半起身的少年对上眼神的瞬间,心底倏地一怔,又微微一跳。
      
      病床上的少年脸肿得青青紫紫,水墨画般的眼眸却仿佛被洒满了星子,全心全神地看着他,带着期待、感激、和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说是仰慕,但似乎又不是仰慕。
      
      牧天衡脚步微顿,把自己脑海里某个微弱的想法丢出脑外,看来他是被莱德斯那个家伙给影响了,刚刚居然会产生那么一个荒唐又禽兽的想法。
      
      “你感觉怎么样了?”
      牧天衡走过来,在莫第床边停下,“头还疼么,有没有特别不舒服的感觉?”
      
      “头不太疼了,只有脸和左胳膊右腿有点疼,谢谢哥哥。”
      
      进来的莱德斯正巧听到这么一句,顿时喊道:“叫什么哥哥,小朋友,他比你大十一岁呢,叫叔叔还差不多!”
      
      “但是哥哥不像叔叔,哥哥很年轻,很......”莫第拘谨地低了低脑袋:“很帅,是我见过的最好也最英俊的人了。”
      
      莱德斯顿时醋得心酸,他敢打百分之八十的包票,这个小孩儿喜欢上他的变态好友了!
      靠,真特么心难受,怎么那么多美女俊男都喜欢牧天衡!
      就不能来个慧眼识珠的看看他?
      
      牧天衡现在心情却是有些复杂,要是没有之前莱德斯那一番乱七八糟的话,他可能就坦然接受了这样的夸奖,甚至可能还揉一下小朋友的脑袋,现在却是......
      哎。
      
      不过他也不会因此就真的觉得这小孩儿喜欢他就是了。
      
      “我二十八了,的确比你大不少,不过你叫叔叔还是哥哥,都可以。”牧天衡拉过一把椅子,坐下微微笑道:“你要好好休息,听医生的话,我听你们校长说,你高三了是么?”
      
      “恩。”莫第点头。
      
      “你们是不是快要高考了,是六月七八高考吗?”
      
      “是,还有二十天就高考了。”莫第皱了皱眉,担心地说:“希望我能尽快好转,不要耽误高考。”
      
      “肯定会的,我提前祝你高考成功。”
      
      “谢谢哥哥,我,我能......”莫第小心翼翼又期待地看了一眼牧天衡,紧张得屏住呼吸:“我能知道哥哥的联系方式么,等我好了,我想请哥哥吃饭。”
      
      靠——!
      莱德斯简直想飞天旋转七百二十度然后大劈叉劈死自己,他好酸!!!
      这个叫莫第的美少年肯定是喜欢上他的禽兽好友了!
      
      牧天衡顿了顿,道:“其实你不用请我吃饭,只要你没事儿就好,至于其他的......”看着床上的小朋友原本期待紧张满是光彩的眼睛肉眼可见地黯淡下来,牧天衡突然就不太忍心说下去。
      哎,也罢,反正他在华夏的手机号也用了几个月了。
      
      “这样吧,你把你的手机号告诉我,我一会儿给你发个短信,怎么样?”
      
      “好!”莫第瞬间兴奋地抬起头,使劲点了点脑袋,结果因为动作太大扯到了伤口,疼得“嘶”了一声,捂住了腮帮子。
      
      牧天衡眼尾几不可查地弯了下,深邃贵气的眉眼间闪过些许笑意。
      其实这个小朋友不光长相极戳他心窝,性子也挺讨他喜欢。
      
      可惜太小了。
      
      牧天衡和莱尔斯在病房里停留并不久,不过十分钟,就离开了。
      
      在病房门被关上,连脚步声也听不到后,莫第脸上的乖巧拘谨,眉眼间的期待羞涩,完全消失了个无影无踪。
      
      莫第把自己放平在床上,闭上了眼。
      
      与牧天衡成为恋人这么个选择......也许的确是非常有利于他接下来的计划。
      
      但是他暂时,还是有些做不到的,或者说,是他暂时不愿意这么去做,毕竟还没到山穷水尽的时候。
      
      不过,这个备选,他从现在就记下了。
      至于这么算计牧天衡......他只能说声对不起了。
      
      ***
      
      当天晚上,莫第收到了牧天衡的短信,但他没有立刻回复,而是继续复习他的理综。
      
      重生回来,他决不允许自己与京大没有缘分,虽然现在凭他的本事来说,上不上大学都不会影响他重新建立一家公司,但是京大绝对会是一个很好的平台和跳板。
      而高考的英语数学对他来说,都非常简单,他不怎么担心,但是理综和语文,他还是要好好复习一下,毕竟时隔那么多年,很多知识点和答题技巧已经模糊。
      
      复习完今晚的任务,莫第打开电脑,想查一下莫家现在的情况,却发现了一个了不得的消息。
      
      他的好爸爸莫世鸿居然住院了!
      而且和他在同一家医院。
      
      莫家人可不知道被他们抛到脑后的莫第就在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毕竟昨天莫第一夜没回家,也没引起谁的注意,都在火急火燎地守着莫世鸿的情况。
      
      “世鸿你现在感觉好些了吗?”阮清丹在病床边抓着莫世鸿的手,眼睛通红,旁边趴着眼眶湿润的莫琉瑰,小声抽泣:“爸爸,爸爸你没事儿了吧,爸爸......”
      
      “我没事儿了,医生不都说了么,现在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莫世鸿虽然有些虚弱,精神还算不错,他揉了揉莫琉瑰的头发 ,心疼得不行,“乖女儿可别哭了,哭得爸爸心难受。”
      说完他又看向阮清丹,不悦地道:“你怎么把这件事儿告诉女儿了?!你这不是瞎添乱吗!”
      
      “我......世鸿对不起,我当时就是急坏了也吓坏了。”
      
      “你多大的人了还急得这么没分寸?!告诉小瑰她就能帮你分担了?!!”莫世鸿气得眼睛发红,简直想骂阮清丹。
      
      “行了老三,没事儿就好,你媳妇儿这次应该也长教训了。”坐在椅子上神色胃炎的莫老爷子敲了敲拐杖,“你现在不能激动,不能劳累,医生说是脱离危险,但谁能保证你现在身体就完全没事儿了?小瑰是你女儿,她那么关心你,就算不告诉小瑰,她知道了也要内疚的。”
      
      “爸。”莫世鸿眉头拢起。
      
      莫老爷子挥挥手:“我们就在这儿看看你,一会儿除了你媳妇儿,我们就都得出去了,不然会影响你恢复,我就想问你一句,你在喝酒前吃头孢了,还是什么抗生素类药片了?怎么就会中毒呢?!!”莫老爷子说到这儿,眼底带上了不可忽视的怒意。
      
      “我也不知道,我这几天根本没吃过药。”莫世鸿脸色也非常难看。
      
      “你没吃过药,怎么会和酒反应,生了那医生说的什么硫什么反应?!怎么会中毒?!!”
      
      “爸,肯定是有人下毒!”阮清丹抹着眼泪,声音发尖:“肯定是有人动了手脚,那酒大哥也喝了,根本没事儿。”
      
      “弟妹,你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觉得是你大哥下了药?!”大伯母一听,顿时怒了,“弟妹你说话可不能这么丧良心!”
      “大嫂我没这个意思,我这么说只不过是想表示问题出在家里,不在酒会。”
      “弟妹你可真会辩解,我就不信你刚刚一点那个意思都......”
      
      “够了!都别吵!!!”莫老爷子使劲敲了敲拐杖,气得脸皮发黑,“这什么时候了,还窝里哄!”
      
      大伯母撇了撇嘴,不再说话。
      
      旁边的大莫世强叹了口气说,“我理解弟妹的心情,也知道弟妹的意思,但是酒绝对没问题,首先酒是我开的,其次酒杯也是干干净净,三弟当时是一口闷,绝不可能有人去把什么药末放进去!这点三弟可以作证!”
      
      “恩。”莫世鸿应了一声。
      
      莫世强又道:“至于是不是在家里出问题......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觉得可以查查那些佣人?总不能和咱们家人有关系吧,难不成咱们家里会有想害自己亲人的人?不可能啊。”
      
      “爸,怎么不可能,咱们家里不就有个白眼狼吗?”
      一旁的莫斯朗突然开口,他刚下舞台听到他三叔醒了,就赶了过来,连妆都没卸,也没给歌迷签名,毕竟那些歌迷加起来也没他妹妹一根汗毛重要。
      
      “对,莫第!”最靠近门口的莫伍航一脸怒色,“肯定是他干的,可惜咱们家里没监控,不然逮他个正着!”
      莫伍航越说越觉得是这样,肯定是!不然他给莫第下的药怎么就跑他三叔杯子里去了?这一切都是莫第的错,是他心计太毒太深,不知什么时候调换了那杯咖啡!
      
      “这个小畜生去哪儿了?!”莫世鸿手按着胸口,突然想起来他几天没看见莫第了。
      
      莫伍航:“不知道,昨天就没见了,畏罪潜逃了吧?”
      
      “都去找,去问问,把这个小畜生给我带回来,要是他干的,就算要送去警察局丢整个莫家的脸,也要把他这个坏根子给掰正!!!”莫老爷子气得把拐棍砸了又砸,直咳嗽。
      
      “爷爷,爷爷你别生气,我明天就去学校问,问学校里有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儿。”莫琉瑰担心地看着她爷爷,端了杯水过来,“爷爷你喝口水,别生气了,这件事也不一定是小第做的。”
      
      “还是爷爷的乖孙女儿好啊,不像那个狼心狗肺的白眼狼。”莫老爷子喝了一口水,大喘了几口气。
      
      ......
      莫第可不知道莫家人这么一通“操作”,就有理有据地认定了是他干的恶事,不过就算他知道了,他也不奇怪,毕竟从小到大,他经常会被有理有据条理清晰地按上他压根不知道的罪名。
      
      等过了一天,莫世鸿身体确定没什么危险了,莫家人也通过莫琉瑰莫第的同学——朱文泽,知道了莫第原来因为作恶太多被打,住院了。
      并且那家医院,还就是莫世鸿所住的这家。
      
      不光如此,也不知莫第怎么把屎说成金子,怎么颠倒的黑白,居然让那些同学被安上了校园暴力的罪名,还记上了处分!
      可真是够厉害的!
      
      莫伍航主动揽下要把莫第押回来的任务,问清了莫第的病房号,就准备过去,但在出门前,遇到了他出完差赶回来的大哥。
      
      莫毅城穿着黑衬衫西装裤,身材高大面容俊逸,不愧被称为京城内最帅最年轻有为的总裁,但脸色显然不怎么好,见莫伍航要出去,问他:“你这是要去找莫第?”
      “对啊大哥,怎么了?”
      “我跟你一起去。”莫毅城面色不耐,但也解释了一句:“一会儿要先让他去给那些同学和家长道歉,再带他去警察局,公司门口都要让那几个家长给堵了!这个就会惹事的东西!”
      
      “对,应该的,就算那些只是些平民和小家族,咱们莫家这么讲道理的人家,可不会仗势欺人。”
      
      莫伍航边说边往停车的地方走:“莫第至少要亲自去道歉,再写份检讨,看看能不能把那些学生的处分给撤了!大哥我跟你说,朱家的小少爷朱文泽本来还是他好朋友,就因为帮小瑰说了几句话,就被他记恨了,被害得也得了处分,这个莫第可太毒了!”
      
      “行了,快上车。”
      
      ......
      
      莫第又在医院待了一天,左想右想觉得不太安全,毕竟朱文泽可是知道他住在哪儿的,那就代表他的好亲人们迟早也会知道。
      
      不过目前他身上伤势还没好到可以出院的地步,要想出院,怕是有点难,至少也要家长同意才行,而他当时住院,给他签字的所谓“家长”,是牧天衡。
      
      莫第想到这儿,浅浅勾了下唇,按响了呼叫铃。
      他乖巧又异常坚定地对护士说:“姐姐,我要出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言七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H.J.L、漪戚、slytherin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slytherin 30瓶;墨竹修然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