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魔主假成亲后

作者:李安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5 章

      纵星阁大长老卧病在床的消息早就传得满阁皆知。阁中弟子忙里偷闲,便开始猜测着新来接任的会是哪位长老。
      
      赌桌早已摆上,纵星阁论武台的小角落里围着一大群人,庄家把人选一一写上,“十灵石一次,买定离手哈。”
      
      围观的说:“兄弟,你这写的也太没悬念了吧?阁内能教炼器的长老就那几个。”
      
      “对啊,除了有课业的长老,也就剩下那么几个了,随便猜猜就出来了。”
      
      “亏定了兄弟,生意这么做倾家荡产啊。”
      
      庄家不管不顾:“买了就是,一会炼器堂开课自然就揭晓了,不是我说,你们也太孤陋寡闻了,这家主都不压吗?”庄家看着地上写着沈的那栏空荡荡的。
      
      “家主算了吧,这些年也没蹭上一节课,宋大人要是请来了家主,怎么可能现在还静得跟鬼似的,大家早去占位听课了。”
      
      看热闹的人很多,多是其他分堂的弟子聚众围观。远处阁内钟声响起,庄家伸手拦住了摊位,“停了哈,等消息了。”
      
      旁边的人笑:“这么着急,卷铺盖走人啊?”
      
      “赔的钱准备了没?”
      
      庄家身穿黑色斗篷,遮住了大半的脸,他身旁还有个抱膝愣坐着的傀儡,像是落魄的主仆两在讨日子过活。
      
      “兄弟你裹这么紧,是不是真来骗的?”
      
      旁边知情的道:“习惯就好了,这兄弟每逢阁内大比就在这摆摊坐庄。”他又问:“不过兄弟,你今年也来得太早了吧,这下的也不是大比的胜负。”
      
      庄家朗声道:“也差不了几天,跑腿的兄弟回来没,谁替的课啊?”
      
      周围越来越热闹起来,远处几个身影匆匆跑来,过长阶的时候还摔了一跤,直直滚到了众人面前。庄家“哟”了一声,“人来了。”
      
      后来跑上的人把地上的扶起来,瞪着大眼喘气道:“来了……来了……”
      
      “来啥了?”
      
      “替课的是沈魔王啊!”
      
      满座哑然,庄家满意地将摊上灵石收入囊中,伸了个懒腰,心想着卖主求财果然是大路子。
      
      众人惊后,匆忙赶去炼器堂看热闹。庄家收完摊子,招呼自己傀儡:“孤鹜,走了,回去看落霞妹妹了。”
      
      那方才抱膝静坐的傀儡闻言爬起来,拉住黑袍男人的一角跟着他往青阶外走。
      
      沈魔王两口子去炼器堂讲课了。
      
      炼器堂位于纵星阁之北,与论武台相距不远。大长老因伤缺课,又恰好是阁比之前,炼器堂弟子只好找宋渭解决此事,本想着换来其他长老继续讲授。
      
      可当看到沈家姑爷领着一个小姑娘进来时,满座弟子愕然不语。虽说没见过林公子本人,但满天飞的传闻早就来到了纵星阁,哪怕是青阶上的扫地人都知道沈家姑爷叫林子舟,是个妖修。
      
      林姑爷是林姑爷,那后面跟着的小孩子又是谁?
      
      林子舟的妖息并未收敛,炼器阁的弟子几乎了然,坐在稍后的弟子还在惊愕新的老师是沈少主的男人,而前面的弟子看到跟在林子舟身后的小姑娘,好几人捂着嘴,满眼错然地看着周围人,不敢置信地说:“真的假的?那是少主?”
      
      沈不瑜站在林子舟侧边,仍感到那穿透四周投来的目光。她微微咬唇,眼色一沉,不就讲个课吗?看器还是看人啊?
      
      林子舟对四周目光毫不在意,炼器堂中林立了各式炼炉,他与沈不瑜走进来,恰好是炼器堂中央位置,中间立着巨大的炼炉。
      
      沈不瑜傀儡身矮小,现在又没修为傍身,修士外放的灵力放到她身上,就是成千上百的威压。
      
      堂中弟子从惊愕中反应过来,交头接耳谈论着,四周嚷闹。沈不瑜沉着目光站得笔直,抵御着周围肆无忌惮的灵力,眉头微蹙。
      
      突然,身边林子舟的妖息散发,强大的威压笼罩在阁内弟子的头上,堂中四散的灵气吓得逃窜入体。
      
      不是说林子舟是个金丹修士吗!这神魂威压比大长老还吓人。
      
      霎时寂静无声,堂内弟子额冒豆汗,微退了几步,不敢作为。
      
      沈不瑜没感受到林子舟那浩然威压,她眼皮一抬,与林子舟对上一眼,然后毫无负担地站到前头,用着平日淡然的语气道:“上课?”
      
      随着她声音轻轻响起,堂内林子舟的气息一扫而空。夫妻两人配合无间,沈不瑜狐假虎威十分自然。
      
      堂下弟子哪敢说话,外面都说沈少主身体出岔子,成了个娇小可爱的小娃娃。这哪里是小娇花,分明是带着家室耀武扬威的霸王花。
      
      霸王花十分满意现状,从林子舟手上接过那比她半个身大的卷轴,平铺在地上,“大长老上回给你们讲到哪里?”
      
      远处一个弟子弱气道:“异火入炉,还有成器。”
      
      沈不瑜闻言眼皮一抬,假的吧?阁比当头,还在讲异火?“异火入炉,你们可取好了火种?”
      
      炼器不比炼傀儡,傀儡需要异火锻造的步骤简略,更多是在体内灵脉的贯通,炼器靠火炼,把握好异火则成功了大半。
      
      “取好了,只是……”
      
      堂下几人面面相觑,也不知当不当讲,又怕拂了沈少主的面子。
      
      沈不瑜见状,眼中有些阴沉,所以她才讨厌来上课,弟子磨磨叽叽先不说,就这畏缩的态度还修什么傀儡道?她耐着性子道:“直言无妨。”
      
      有个人壮大胆子上前来:“是此次的异火,我们难以驾驭。大长老上节课为我们带来了特殊的异火,这与我们以往接触的不同。”
      
      沈不瑜脸色稍松:“什么不同?”
      
      “这次的异火,是混元天心火的子火。”
      
      林子舟眸光一动。
      
      沈不瑜闻言,饶有兴趣地问:“混元天心火?大长老有这好东西?”混元天心火,可是早已失传的异火,虽说在星寰的异火榜仅排十五,但毕竟是子火难求的异火,在炼器师中闻名许久。
      
      她快步走去。周围弟子屏着气息看那小小的傀儡跑过来,心中难以抑制的情绪涌上,压抑着内心的冲动。
      
      冷静!那不是可以凑上去的小娇花。
      
      沈不瑜走近之后,发现周围弟子动作僵硬,眼中无光,她微蹙眉走到方才那人面前:“子火在哪?”
      
      那弟子反应过来,“我带您去!”说完头也不回往里走。
      
      混元天心火子火炙热,非一般器炉可以承受。大长老把混元天心子火置于宝器天工炉中,任炼器堂内弟子使用。
      
      沈不瑜未走到天工炉,便感受到迎面炙热,她如今是区区傀儡身,无灵护体根本不能碰这异火。她问:“大长老没有教你们如何控制异火?”
      
      那弟子面带愁容:“教是教了,可这混元天心火十分奇怪,我们炼器至后期,发现这异火越烧越旺,根本压不下来。”周围弟子附和道:“是啊,压根没法炼,而这次阁比又让我们必须用这异火子火来成器。”
      
      沈不瑜也好奇,“你们试试。”
      
      “我来。”一个身形健壮的弟子上前,双手凝力探进去天工炉中。过了片刻,跃动的深红火苗缠绕在他的灵力上,顺着灵力被勾了出来。
      
      沈不瑜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子火看,火深见红,烈而隐炙,确实是天地异火该有的表态。炼器弟子将一个雏形宝器拿出,火覆其上,辅以锻料。
      
      随着弟子的灵力加持越来越强,那异火的火身冲涌而上。炼器弟子见状,猛地撤回了灵力,可那混元天心火却如同被激怒般涌大,忽地倒冲而下往炼器弟子身上去。
      
      沈不瑜见状,惊呼:“林子舟!”
      
      一股强大的灵力拐上前去,勾住了失控的异火将其拖回。林子舟五指微合,那簇火被他控制在掌心,温顺听话。
      
      炼器弟子吓得倒坐在地。
      
      沈不瑜这才明白了,她问:“大长老也是用这异火被反伤了?”
      
      “是……长老没注意,这异火失控又难以控制,所以才……”
      
      林子舟用灵力裹好,才单膝微屈,将子火放近了给沈不瑜看。
      
      沈不瑜看了一会,疑惑道:“已驯服的子火没可能这么凶啊。”
      
      林子舟道:“凡异火皆有脾性,因主而异,混元天心火排名并不低,这烈性只强不弱。”
      
      沈不瑜半咬着唇想了会:“该不会这火压根没驯过?”
      
      林子舟面露赞赏:“不错。”
      
      身旁弟子听到他们两人的对话,不敢置信地问:“这没驯服的异火怎能拿来给我们练手啊?”
      
      “怎么不能?”沈不瑜瞥了他一眼,“说不定此次阁比,比的就是谁先驯服混元天心。”
      
      沈不瑜暗想,恐怕这大长老受伤也是他自己谋划的事儿,为了让弟子独立驯火,他也是耗费苦心啊。不过,这驯服异火,沈不瑜自己也未曾成功过,将此火放在炼器堂,大长老的心也是很大。
      
      她隐隐有了些兴趣,真的好想试试啊。
      
      林子舟看见小姑娘面露喜色,下一刻却又十分纠结,他问:“怎么,你也有兴趣?”
      
      沈不瑜明言道:“我也未驯服过异火,可惜如今这模样,也碰不了它。”
      
      林子舟轻笑:“你碰不了它,别人可不同。”
      
      “什么意思?”
      
      “你忘了?你今日来,可是来教人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前文一句话描写的侍从长天上线√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