仆人们每天都在为我繁衍下一代而操心

作者:巨兽少爷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2 章

      “进来。”伊芙如同风铃般的声音听不出任何的异样。
      
      侍从恭敬的走了进来,分别想伊芙和塞缪尔行礼。
      
      “殿下。”
      
      “圣主大人。”
      
      少女蓝色的眼眸清澈如水,看起来有些高不可攀,神圣不可侵犯。
      
      “何事”
      
      “殿下,虫族……”
      
      仆从并没有将话说全,但伊芙和塞缪尔都已经明了了。
      
      伊芙的目光闪了闪,“你先下去。”
      
      侍从得到应允,转身离开了房间。
      
      偌大的房间中又只剩下了伊芙和这个令她觉得棘手的男人。
      
      伊芙的一切情绪都归于平静,她冷冷的看着塞缪尔,转而笑了笑,“大人,您确定要与皇家为敌?”
      
      男人推了推金丝框的眼镜,“为与不为,不是是我一人能决定的。”
      
      “不过今日的事,我还是要先谢过殿下了。”
      
      “还有一点我需要提醒公主殿下,不要妄想去控制【神之子】,她为【神造之物】,精神力绝对在你之上。”
      
      伊芙嘴角笑意更甚,之前男人说的话,明显就是不给自己后路,也不给他任何余地。
      
      如此,也好。
      
      “大人多虑了。”
      
      “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倒是想亲自会会这虫王。”
      
      ——————
      
      戴尔怎么也没有想到,明明就快要到那处时空最稳定的地方了,半道上却被人类的军舰给拦了下来。
      
      说什么偶然的话,他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自从人类和虫族签署了和平条约之后,双方久甚少来往了。但戴尔还是认出了这是皇家的军舰,想当初,这军舰给他们虫族造成了不小的麻烦。
      
      他们的目的是……
      
      戴尔回头看了一样载着少女的飞船,眯了眯眼眸,一双青某中流露出担忧,男人背后一对透明的晶莹的翅慢慢的挥动着。
      
      尽管人类只是说请他上军舰,具体没有说什么事,但这架势摆明了就是他不同意的话,人类是不会放他们过去的。
      
      戴尔垂下眼眸,细细的估量了一下,他不在意那个可笑的和平条约,但如果双方真的打起来的话,他们虫族绝对占不了什么便宜,更何况……
      
      主人……
      
      戴尔最终还是进了人类的军舰,他自己不怕人类会对他做什么,他害怕的是人类会对苏梓不善,人类阴险狡诈,并且在上一代【神之子】做出那样杀戮的事情之后,人类对神明的态度就再不似从前了。
      
      踏进人类的军舰之后,对于虫族来说,那股残缺灵魂的恶臭不断环绕在戴尔的鼻尖,男人皱了皱眉,却没有表现出厌恶。
      
      人类和虫族从来都是相看两厌,这并不需要什么理由,就像有人会讨厌各种各样的虫子,明明虫子并没有做什么。
      
      如果非要说出什么理由来的话,大概是,人类厌恶着虫族,厌恶他们不过是些虫子,却拥有着人形,妄图和人类一样;而虫族厌恶着人类,厌恶他们残缺的灵魂,人不像人。
      
      其实不过是,人类嫉妒明明是虫子,却有完整灵魂的虫族;虫族则是嫉妒拥有残缺灵魂的人类却有着好看的人形。
      
      如此看来,倒像是神明跟他们开了个玩笑。
      
      人类的将军阿若德嘴角带笑向站在他身前的戴尔行了一个人类的礼。
      
      “虫王。”
      
      阿若德身上并没有那种久经沙场的血气,反倒是配上他那种过白的脸,显得有些玩世不恭,油嘴滑舌。不了解他的人根本不会想到,当初可以操控军舰与虫族精锐部队抗衡的会是这么一个人。
      
      在面对除去苏梓以外的人,戴尔俊美的脸上从来不带任何的表情,不是他刻意去这样做,而是他们虫族本来就是这样的,即使拥有了人形,也无法真真正正的了解人类的情感和表情。所以没次在面对苏梓的时候,戴尔总是面带笑容,很小一部分的时间,不是因为他开心,而是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来对待少女。
      
      阿若德也不在意戴尔有没有回应,他翘起嘴角,“虫王,不知你前几日去荒星是为什么?”
      
      “那里虽然是你我两族领地的交界处,但也不是可以随意就能去的,更何况那里还关押着有罪之人。”
      
      有罪之人自是指的上一代的【神之子】——宁。
      
      戴尔的指尖轻点着衣袖,青色的眼眸如同宝石一般璀璨。
      
      “人类,注意你说话的态度。”
      
      瞬间属于虫王的威压从空气中炸裂开来。一旁的侍从根本无法在这样恐怖的威压中站直身子,纷纷不受控制的跌倒在地,脸上滑落汗珠。
      
      “我要去哪,你根本没有资格过问。”
      
      阿若德好似根本没有收到戴尔威压的影响一般,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指尖,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在低下头后,艰难地将体内翻涌的血气压了下去。
      
      伊芙吩咐他要尽可能的拖延时间,不过照这样看来,他实在是坚持不了太久,毕竟此时站在他面前的可是虫族的王。
      
      戴尔看着强撑的男人,微微有些疑惑,这军舰是皇家的,仅凭这个人类的身份根本不可能驾驶这样规格的军舰的,那就说明这个军舰上还有比眼前这个男人身份更加尊贵的。
      
      忽然间,戴尔感到一丝异样,他眯着眼眸,迅速向军舰内冲了过去。
      
      瞬间消失的威压,让阿若德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他扶着胸口喘息着,他看着戴尔消失的方向,嘴角微扬。戴尔的速度太快了,就算他追的上,也不一定拦得下来,再说了,他可是已经尽了全力了呢!为了一个小公主的命令搭上自己的性命,不值得。
      
      戴尔寻着那一丝蔓延在空气中,令他感到不安的异样,来到了军舰最内部的一间房间外,即使是用宇宙中最坚韧的金属做的门,在戴尔凛冽的异能下,脆弱的不堪一击。
      
      戴尔在门口及时的停住了脚步,他缓缓的抬起左手,手背上面被划了一道极小的口子,正泌出绿色的血液。不过这样浅的伤口,在下一秒就已经愈合了。
      
      就在他击碎房间门的同时,一道极快的光影划伤了他的左手背。要知道戴尔现在似人类的皮肤可是由他坚硬的外壳化成的,能划破他的外壳,并伤了他……
      
      戴尔抿紧着唇线。
      
      房间内,几片绿叶悬在空气中,刚刚将戴尔划伤的就是着看似并没有任何威胁的叶片。
      
      但戴尔敢肯定的就是,如果刚刚不是他及时的收住了脚步,他决定会被这些难得一见的绿叶给撕碎的。
      
      在往内,一身雪白衣衫的男人半卧在躺椅上,手中端着一只瓷白的茶盏,细细的把玩。
      
      浓郁的茶香气遮住了那种灵魂残缺的味道。
      
      过了一会儿,塞缪尔才将视线缓缓的从他手中的茶盏上,移到门口那个绿色发丝的男人身上。
      
      “虫王。”
      
      悬在空中的叶片慢慢的飘落在了地上,如此对待宇宙中无比稀少的绿叶,无疑是暴殄天物。
      
      戴尔青眸中暗藏着寒光,他对上了塞缪尔的眼眸,虽然隔着镜片,但他还得感觉到了男人的棘手。
      
      说起来塞缪尔和戴尔并不是第一次见面了。
      
      塞缪尔舔了舔薄唇,上面沾染上了极淡的茶香。
      
      一想到是眼前这只虫子将他最珍贵的人给夺了去,塞缪尔眼眸沉的厉害,握着茶盏的手不断的收紧,细小的裂痕出现在了本是无暇的杯壁上。
      
      男人看似懒洋洋的半卧着,他悄无声息的将杯壁上的裂痕遮盖住,脸上的表情也并无异样。
      
      “虫王可是有什么事?”男人小抿一口茶水,似乎并不因为对面是虫族的王而感到害怕。
      
      戴尔看着塞缪尔,刚刚空气中传来的异样现在已经无处可寻。
      
      眼前的男人的确有资格使用皇家的军舰,虽然他不是皇家的人,但他作为圣教的圣主,想要使用皇家的军舰不过是动动嘴皮子的事。
      
      不过,戴尔之前听闻皇家和圣教的关系早就不似表面上那么亲密了。
      
      戴尔皱了皱眉,不知道为什么,他心中有些隐隐不安。
      
      此时,阿若德才姗姗来迟,他弯着腰,却不怎么恭敬的向塞缪尔行了个礼,“圣主大人。”
      
      塞缪尔没有理阿若德,他看着戴尔,“今天请虫王来不过是想了解一下那日的情况。”
      
      “不过,如果虫王不想说的话,我们也不会难为您。”
      
      “阿若德,送虫王出去吧!”塞缪尔这才将目光移到阿若德的身上。
      
      “虫王,请。”阿若德侧开身子,为戴尔让开了路。
      
      整个过程,戴尔一句话也没有说,他萃着寒冰的眼眸看了一眼半卧着的男人,然后转过身向外走去。没走几步,戴尔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房间,塞缪尔还是保持着刚才的姿势。
      
      戴尔担心着苏梓,想要带她早些回到他的母星,害怕夜长多梦,所以也不想做过多的停留。
      
      戴尔回过头,半敛下眸,走了出去。
      
      待到看不到戴尔的身影时,塞缪尔将手中的茶盏放到桌子上,他缓缓的直起身子,长长的发丝从他的肩头滑落,带着一丝的旖旎。
      
      “殿下。”
      
      但见一片叶子从空中凭空出现,绿色的叶片从叶柄处慢慢变成了黄色,一直蔓延到叶尖,叶片再还没有飘落到地上时,就已经变成灰烬,消散在空气中。
      
      少女曼妙到身姿出现在叶片消散的地方。
      
      “一叶障目,不见天日。”
      
      “大人果然很厉害,连虫王也被你骗了过去。”
      
      塞缪尔仅凭一片树叶便将她的身形掩盖住,并且虫王完全没有察觉到,此等能为,不愧是圣教的圣主。
      
      伊芙勾起嘴角,只是脸上有些惨白,看上去惹人怜惜。
      
      “成了”塞缪尔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语气中多了几分急迫。
      
      伊芙将脸颊上微微弯曲的发丝拢到耳后,她点了点头。
      
      刚才戴尔感到的异样的确存在,伊芙催动自己的精神力,将载着苏梓的飞船包裹住,并且成功的将她的精神侵入到了飞船上的虫族,除去虫王戴尔,虫族的精神力本来就不高,想要入侵他们的思维不是太困难的事情。之所以伊芙脸色有些苍白,是因为这距离实在有些远了。
      
      完成塞缪尔说的事情之后,伊芙本是想感觉将精神力收回来的,可是却被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吸引住了,有那么一瞬间她控制不住自己的精神力,精神力四散在飞船上,好在伊芙及时收回心神,不然她可能真的会因为失去精神力,变成一个失去神智的傻子。
      
      一想起刚才的事情,伊芙还感到有些心有余悸,不过……
      
      伊芙长长的睫羽轻颤了两下。
      
      那是【神之子】吗?
      
      她不去寻【神之子】,并不是因为塞缪尔的警告,而是因为时间根本不够,如果让虫王发现她做的事的话,估计连眼前这个男人也拦不住发怒的虫王吧!
      
      要不是估计【神之子】,虫王戴尔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踏上他们人类的军舰。
      
      战争已经平息太久了,久到人们都不记得当初的虫族是多么的可怕了。
      
      “殿下,这是你想要。”塞缪尔拿出一个透明的琉璃小瓶子放到了桌子上,瓶子离装着一些粉末样的东西。
      
      伊芙拿起瓶子,如玉的指尖在琉璃的映衬下更加的晶莹。她打开瓶盖,放在鼻尖下轻轻的闻了一下,一种淡淡的香味围绕在她的鼻尖,这味道和她之前所有用过的香料都不太一样,有种宁神的感觉。
      
      “多谢大人。”伊芙眼眸中没有笑意,但语气中含着柔意。
      
      “殿下喜欢就好。”
      
      说完话,塞缪尔缓缓阖上眼眸,眉间有些疲惫之意。现在他要做的就是等待了,一向心如止水的他,现在却难以平静下来,一切事情都按照他计划的那样进行着,太过顺利了,反倒是让他觉得不安起来。
      
      “……”
      
      女儿……
      
      男人抿了抿唇。
      
      只是塞缪尔没有想到是,他计划的这一切,竟成了别人的垫脚石。
      
      让他悔恨不已。
      
      ——————
      
      从人类军舰里出来的戴尔,心中越发的不安了起来,明明知道苏梓在他们这里,人类却只字不提,只是寻问他去荒星的事,就算他们对神明的态度不复从前,但也没到了漠不关心的程度。
      
      看着安然无恙的飞船,戴尔将不安暂且隐藏在心底,赶快带苏梓回母星才是当前最重要的事情。
      
      戴尔开启了虫洞,因为从这里到虫族的母星的距离很远,戴尔不得不使用全力维持着虫洞的平衡。
      
      正当他们穿梭再虫洞内时,令戴尔不安的事情果然发生了。本是行驶的好好地飞船突然偏离了原始的轨道,向虫洞的边缘冲了过去,冲出了虫洞,消失在着宇宙中。
      
      本来虫洞就是极度不稳定的存在,更何况这样直接冲出虫洞,飞船可能会被传送到任何一个地方,也有可能从此无迹可寻。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是戴尔怎么也没有想到的,他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维持虫洞平衡上面,自然不如平常,更何况他现在维持着虫洞,根本抽不出身,当他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已经太迟了,飞船早已经消失在茫茫的宇宙中。
      
      不仅如此,戴尔还发现自己根本联系不上在飞船上的虫族。
      
      飞船是彻彻底底的消失了,没有任何的讯息。
      
      第一次,杀伐果断的虫王戴尔有了慌乱,那种失去珍视之物的痛楚在他的心上不断的蔓延,他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该如何办才好。
      
      如今想来,一定是刚刚人类做的手脚,不然怎会在那里等着他们,却只是单单问了几个问题。
      
      更何况……
      
      那个男人是圣教的圣主,又怎会眼睁睁的看着【神之子】在别族的手中,能在苏梓诞生之时陪伴在她的身边,是戴尔不知道费了多少心思才抢在了圣教的前面,那个男人自然不会善罢甘休。
      
      而他……实在是太大意了,只想着赶紧将主人带会母星,却忘记了那个男人的阴险狡诈。
      
      “……”
      
      主人……
      
      都怪我。
      
      戴尔狠狠的攥紧了拳头,指尖刺进了手心中,绿色的血珠顺着掌心的纹路慢慢滑落,男人却像是没有感觉到一般。
      
      虫族的军队静候在戴尔的身后,在没有王的命令之前,他们不敢轻举妄动,更何况他们的王周围充斥着刺骨的杀意,浓烈极了。
      
      “找……”
      
      人类,此事,我戴尔绝对不会轻易罢休。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坚毅着,不到毁灭绝不停止。
      
      ——————
      
      颠簸持续了很长的时间才归为平静。
      
      宁缓缓的睁开了眼眸,眼眸有些失去焦距,他低头看了看怀中的少女,少女晕了过去,好在没有受什么伤。
      
      在飞船冲出虫洞的那一瞬间,少年想都没有想,就将苏梓护在了怀里。此时见少女无恙,宁送了一口气。
      
      恍惚间,宁听到了脚步声,他慢慢的抬起头,略长的发丝遮盖着他满是疤痕的脸,穿过发丝,他看到一个身姿修长的人。
      
      “滴答……”
      
      “滴答……”
      
      绿色的液体从那人的身上滴落,落在地上,溅起了细小的水花。
      
      “阿西娅……”宁记得这个虫族仆从的名字,他经常在苏梓的身侧照顾她。
      
      甜腥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阿西娅一路走来,绿色的血液染湿了他的衣衫,在地上留下了一道深绿色的痕迹,血液不断的从他那原本从未经过杀戮的手上留下来。
      
      他身上滴落下来的是虫族的血,却不是他的血。
      
      阿西娅走到少年的身前,看着跪在地上,护着苏梓的少年,嘴角扬起戏谑的笑容,沾染上血液的脸,也因为这个笑,变得柔和起来。
      
      宁看着眼前的阿西娅,他皱紧了眉头,紧紧的护住怀里的苏梓。
      
      “你不是阿西娅。”
      
      “阿西娅”垂眸看着宁,并不在意少年看出他不是真的阿西娅,毕竟这身体就只能用一次,再过不久恐怕就要腐烂了吧。
      
      真的阿西娅早就死了,现在站在宁面前的,不过是他被人操控的躯壳罢了。
      
      之前塞缪尔要伊芙给飞船上的虫族下暗示,让他们在穿过虫洞的时候,从虫洞的边缘冲出去,再飞到圣教所在的星球上。
      
      一开始事情的确如同塞缪尔计划的那样,可是飞船却没有和他想的那样去了圣教所在的星球。
      
      而是来到了一个充斥着罪恶,死亡与无休无止的屠戮的地带。
      
      是任何正常人都不愿意来到的地方。
      
      塞缪尔的计划正好很合“阿西娅”的心意,他将冲出虫洞的飞船带到了这里,并且屠杀了飞船上所以的虫族。
      
      除了苏梓和宁,他杀光了虫族。
      
      因为这幅身躯本来就不擅长战斗,“阿西娅”废了一些功夫,才将虫族处理干净。
      
      身上沾染的血液早已不再温热,看着抱着苏梓的宁,“阿西娅”的眼眸暗了暗,浓郁的像是夜幕一样,就像以前一样,伴随他的只有无穷无尽的冰冷。
      
      “怎么认不出我了吗?”
      
      “阿西娅”举起手,看着手上已经结渣的血液,嘴角的笑冰冷极了。
      
      “是你……”
      
      宁看着眼前的男人,琉璃般的瞳孔骤然一缩,下唇有些发颤,握住少女腰间的手不住的收紧着。
      
      “阿西娅”看着宁的动作,“呵!”浅笑了一声。
      
      他这次费了这么大的功夫,目的不是还在昏睡着的少女,而是抱着少女的宁。
      
      “上次我帮了你,你还没有付出相应的代价。”
      
      “我不是已经……”少年的指尖不由自主的颤动着,他好像很怕现在正在操控着阿西娅身子的那个人。
      
      “不,你那是为了见她的代价。”
      
      “而我的……”
      
      “你还没有给我呢!”
      
      宁死死的咬着下唇,苏梓的体温隔着衣衫穿到了他的身上,让他有些安心,又有些害怕。
      
      安心的是少女还在他的身边,害怕的是少女会在下一刻离开他。
      
      “你想要什么?”
      
      少年垂下头,隔着发丝,看不清少年脸上的表情。
      
      “阿西娅”点了点指尖,“你知道的呀!我的身子……”
      
      他话没有说完就停住了,眼眸重极快的闪过一丝似是恨意又似是痛苦的情绪,转瞬即逝,让人捕捉不到。
      
      “算了,不说这些了。”
      
      “阿西娅”蹲下身子,“你知道的,我需要借你的眼睛,借你的身子,才能……”
      
      “不……”
      
      “不……”
      
      宁打断了“阿西娅”的话,摇着头,发梢不断的抖动着,他害怕听到“阿西娅”下面说的话,也害怕看到他下面要做的事情。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一本正经的阿七 2瓶;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