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合伙人

作者:荷风吹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8 章

      洪爽到家时曾淑琴已睡下了,听洪万好说她身体不大舒服。她估计继母在夏蓓丽那儿受了气,预备明天善加安慰。
      
      最近霉运不断,她特意在洗澡水里加了一把柚子叶,巴望驱驱邪。上床时又想试试手气,点开大众点评网的APP报名参加最近的霸王餐抽奖活动,选了三家餐厅,其中一家是新开业的粤菜馆,距她的单位三站地。
      
      次日起床时曾淑琴已去批发市场进货了,洪爽心想:“妈心里不痛快,我专门打电话问候反让她难堪,不如晚上再说。”
      
      中午她收到霸王餐中奖信息,抽中那家粤菜馆价值128元的单人套餐。看到短信内容,她振臂欢呼,中奖预示运势好转,看样子衰神总算抛弃她另觅新欢了。
      
      幸运趁热吃方可表达对神明的感激,她通知奶奶说晚上不回家吃饭,下班后喜滋滋去吃霸王餐。
      
      那餐厅地处闹市,装修典雅,桌椅、陈设、餐具都十分考究,老板想必狠下了血本,打着“正宗粤菜传人”的旗号,唬唬外地人足够。
      
      洪爽最喜欢的读物是各大餐馆的菜单,最大乐趣之一是品尝新奇菜品,点单时发现中意的菜都在霸王餐消费项目以外,情愿自掏腰包尝鲜,点了腊肉煎酿金蚝、红酒皮蛋黑叉烧和桂花柚子皮三样该店的创新菜。
      
      等餐期间她随意观赏室内环境,右手边的餐桌旁一位穿灰色绸缎唐装,剃平头的墨镜老先生正在用餐。
      
      只见他伸手摸索碗碟边缘,端起凑到鼻底嗅一嗅才下筷,看来是个双目失明的盲人。
      
      洪爽见着瞎子就想起冷阳,顺便默念诅咒,目光越过老者向远处延伸,立刻撞到一个熟悉的障碍物。
      
      怎么又是他?!
      
      她眯一眯眼调整焦距,确定坐在老头儿右边桌上的顾客就是她正在怨怼的167。
      
      这人照旧做独狼,桌上摆满杯盘碗盏,至少点了十来个菜,细嚼慢咽享用着。
      
      她先不考虑他的饭量和钱包,只感叹冤家路窄,榕州这么大,却哪儿哪儿都能撞见他,难道衰神太宠她这个旧爱,仍在身边流连?
      
      碰上他确实晦气,可我是来吃饭的,总不能为躲他放弃美食,先当他是空气吧。
      
      洪爽内心像油焖大虾,细腻与粗犷平衡调和,不介意与讨厌的人同处一地,坦然地品味菜肴。
      
      这家店的菜制作精致,味道也不错,但以专业标准评判,离优秀尚有一定距离。并非厨师技不如人,只因致力追求效益,舍弃了烹饪中一些精细步骤。其做法在高度商业化的餐饮业里在所难免,也就显得无可厚非。
      
      她能宽容谅解,别人却不肯放松要求,活体案例就是隔壁的老瞎子。
      
      “靓仔,你们的厨师手艺很不过关啊,三脚猫水平还敢自称粤菜正宗传人,太大言不惭了。”
      
      听他结账时冲服务员出言不逊,洪爽好奇偷瞄。老瞎子点了三个菜,都剩了很多,尤其是那盘广式蒸鲍鱼,几乎原封不动。
      
      新店开张,顾客的意见自然要紧,服务员忙请示他哪里不满意。
      
      老瞎子嘴瘪成鲶鱼状,轻蔑道:“这三样菜都很烂,中间这道蒸鲍鱼最差劲,正宗的广式蒸鲍鱼肉质细嫩,吃起来口感嫩滑。你们做的这个蒸鲍鱼软踏踏的一点生爽感都没有,是不是出锅的时候没攒油啊?”
      
      往蒸好的肉菜上淋一勺热油再出锅,这个步骤称之为“攒油”,粤菜中叫做“包尾油”。
      
      因肉食中的可溶性蛋白质会被水油溶解,随着温度变化重新螯合。蒸制过程中被水溶解的蛋白质会螯合成络合物悬浮在食物表面,产生粗糙的口感。
      
      而淋上滚油,可溶性蛋白质遇油溶解将产生另一种润滑的络合物,与被水溶解的蛋白质混合,生成“油泡”、“水泡”两种截然不同的络合物,二者结合后,肉食不仅不粗糙,还能获得异常嫩滑的口感。
      
      该做法比较讲究,常被普通餐馆省略。这家餐厅保留了这一步骤,蒸鲍鱼出锅时淋过包尾油,所以服务员颇感冤枉,可老瞎子两眼是摆设,看不见他指出的证据,只根据口感认定菜没攒油。
      
      洪爽也点了一份蒸虾球,她双目健全,菜上桌时清楚看到虾球上裹着一层油,证明厨师没偷懒
      
      至于为什么没达到应有的效果,她已通过观察得出结论,见那服务员处境可怜,忍不住好意介入,对老瞎子说:“老伯,他没骗你,菜确实攒过油,现在还能看出来。”
      
      老瞎子徇声驳斥:“你别欺负瞎子看不见,我的舌头比眼睛灵,攒过油的肉会形成收瘪的水泡和臌胀油泡,我仔细尝过一只鲍鱼,上面两样都没有,吃起来只觉得揩口。”
      
      照情形看,详加分辩才能使其信服。
      
      洪爽起身上前,先盯着他的脸仔细打量,轻轻伸手在那黑漆漆的墨镜前晃了晃。
      
      感官敏锐的老瞎子感应到微弱的气流,勃然嗔喝:“你干什么!”
      
      洪爽受惊缩手,笑道:“抱歉,我没恶意,就想试试你是不是真的什么都看不见。”
      
      如今装瞎的骗子多,她吃一堑长一智,提防老家伙是隔壁小骗子的同类。
      
      冷阳今天似乎在扮聋子,距她不过三四米,却对她的声音毫无反应,慢条斯理夹着跟前的菜。
      
      洪爽知他在装样,瞟一眼餐桌,餐厅的特色菜无一缺席,每样最多动了两三筷,待会儿怕不是要学老瞎子找茬?
      
      听了她的话,老瞎子冷笑:“你怀疑我是骗子?我虽然瞎了十几年,但心地比绝大多数人亮堂,从不干坑蒙拐骗的事。小姑娘,你要是能对这道菜给出合理的解释,我马上结账走人,另外还会向这个服务员道歉。”
      
      洪爽轻松道:“攒油的效果取决于油温,只有当油温超过180°时才能使食物表面产生水泡和油泡,同时冲破可溶性蛋白质形成的络合物的网状结构,使食物呈现嫩滑爽脆的鲜味。加热一份油的时间很短,但许多道菜累积起来就很可观,特别是在餐厅营业高峰期会耽误上菜时间,并且占用锅灶,妨碍制作其他菜品。所以现在的餐馆厨师通常用电饭锅煲一锅热油,用的时候舀一勺。这么做方是方便,却欲速不达。因为用电饭锅煲出来的油,温度最多只有120°,不能对食物表面的络合物造成影响,充其量只能增加一点光泽。”
      
      厨艺是门包罗万象的技术,涉及化学、物理学、生物学、美学、营养学、心理学,将这些学科融会贯通方能奠定成为优秀厨师的知识基础。
      
      洪爽不能以厨师为职业,做为爱好来钻研更有动力,已积累了大量理论,这点见解仅算皮毛。
      
      服务员惊讶:“这位女士说得真准,我们的厨师还真是用电饭锅里的热油做蒸菜和拌菜的包尾油。”
      
      老瞎子点头:“你这么解释还有点道理,不过一家好餐厅应该精益求精,顾客也不介意为品尝一道好菜多等几分钟,为赶时间牺牲菜品的味道,就像一个人明明能学好却降低标准,自暴自弃,根本不值得提倡。”
      
      说完脸转向服务员:“我刚才也不是完全冤枉你们,所以道歉只有半句,去跟你们老板说,这家餐厅照这个开法是没有前途的,我以后不会再来了。”
      
      他干脆地掏钱结账,等待找零时问洪爽:“小姑娘,你是厨师吗?”
      
      洪爽正吃菜,摇摇头,想起对方看不见,快速吞咽后答话:“我只是对这个感兴趣。”
      
      老瞎子不再出声,接到零钱拄着探路杖走了。
      
      她直觉老头儿有古怪,一般残疾人难免畏缩自卑,他却透着股威风凛凛的精悍劲儿,瞧衣着谈吐经济实力不差,没准是位富家翁。
      
      她目送老者离去,眼角晃到异动。
      
      老瞎子结账时,冷阳也悄悄买完单,这时已拎起打包好的食物快步走向出口。
      
      碍眼的家伙离场,她食欲大增,节省了打包程序。
      
      酒足饭饱,买单之际却听服务员说10号桌的顾客已替她付过账了。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洪爽得知请客人正是冷阳,不禁懵然若迷,戒慎询问:“他只付了账没拿我抵押物品吧?”
      
      奇怪的提问引发质疑,服务员诧异:“他不是你的朋友吗?”
      
      洪爽急忙否认加强调:“我跟他半点关系都没有,仅仅认识而已。”
      
      服务员放下心来,善意揣测:“那位先生可能对你有好感,想请你吃顿饭。”
      
      哈~昨天我往他的云吞面里加了一大把盐,让他的脸绿成小青柑,这样都能对我产生好感,除非是个抖M。
      
      看他的言行就是个以S别人为乐的怪胎,替我买单多半是报复的第一步。
      
      洪爽判断此地不宜久留,连忙逃离餐厅,回到家中心里仍不踏实。
      
      换过衣服,她下楼陪奶奶看电视,曾淑琴刚好回来取东西。她忙尾随至二楼,跟到父母的卧房,关上门问:“妈,昨晚听老豆说你身体不舒服,现在好点了吗?”
      
      曾淑琴边开柜子边说:“我不过随口一说,其实只是困了,想早点睡。”
      
      “那就好。”
      
      洪爽亲热地帮她捏肩,问起还表的事。
      
      “那女人有没有为难你啊?”
      
      夏蓓丽泼洒的毒液还在曾淑琴心头沸腾,不想波及洪爽,甘愿独自忍痛,淡然道:“你妈是谁啊,天王老子都欺不倒我,她算哪根葱。”
      
      洪爽嘻嘻笑着,脸贴住她的后脑,懒懒靠在她背上。
      
      她从来没有后妈的概念,认定眼前这个就是她亲爱的妈妈,长大成人后仍无拘无束向她撒娇。
      
      曾淑琴打心底里喜欢她,这二女儿聪明活泼,孝顺懂事,模样一等一的俊,还有易于相处的爽直性情,拿榕州话形容:“湿水棉花,没得弹”,祖上积德才能生出这样的孩子。
      
      可欣喜之余又禁不住奢望:要是自己生的小女儿也像这样优秀该多好。
      
      近两年洪欢缺点激增,这一遗憾也越发明显,常令她白日兴叹,深夜失眠。
      
      怕被洪爽觉察心事,她反手拍拍她说:“现在来店里买东西的人还很多,我想整理一下明天的进货单,估计你老豆和阿辉忙不过来,你有空就去搭把手,主要是盯着别让人偷东西。”
      
      洪家的超市名叫“家家乐”,开了二十三年,店址固定在海河路一带。
      
      洪万好夫妇吃苦耐劳,大方诚信,街坊都乐于光顾,口口相传,成为当地的良心超市。
      
      经过数次搬迁,店面规模不断扩大,去年洪万好咬牙买下紫檀树街一个两百平米的商铺,增加了超市功能区域和货品种类,收入得以大幅提高。
      
      但买店铺也榨干了家里的储蓄,至今仍欠银行几百万贷款,房奴身份将持续到两口子都满70岁。
      
      今天是店里的折扣日,客流量比平时大一倍。
      
      洪爽去店里帮忙整理货架,打扫卫生,这些活儿她从小干到大,熟能生巧一点不累。在糖果货架后拖地时,隔壁生鲜卖场忽然响起冷阳的声音。
      
      “老板,这茄子能便宜点吗?”
      
      不会吧,又是他?!
      
      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和清亮中略带磁性的男中音太有辨识度,不大可能认错。
      
      她透过货架缝隙偷张,还真是那阴魂不散的167。
      
      他刚打包了那么多菜,还买茄子做什么?莫非知道这是我家的店,专程上门来报复?
      
      洪爽严阵以待,准备在他冒出寻衅苗头时狠狠修理。
      
      洪万好不知对面的青年是个辣手人物,当做顾客热情接待。
      
      “这茄子是今早从批发市场拉回来的,别家买6块5,我只卖6块,拿来煎炒闷墩都好吃。”
      
      今晨店里新进了两百斤外地茄子,肉厚饱满,紫黑发亮,蒂头的刺摸着还硬硬的,几乎无瑕疵磕伤,是实打实的优质鲜货,上架后广受欢迎,当天已销出100斤。
      
      这两日榕州白天连遭暴雨,物资运输受影响,外地瓜果蔬菜紧俏,导致城内的农产品价格上涨。
      
      洪万好听说茄子价格还会涨,打算明天再去补一批货。
      
      商品已很物美价廉,冷阳却得寸进尺问:“5块钱卖不卖?”
      
      讲价是顾客的权利,不少人从中寻找成就感。
      
      洪爽恶其人,不由自主心生鄙夷。
      
      刚刚还在餐厅摆阔,一个人点了一大桌子菜,花掉上千块,转身却为一两元的买菜钱斤斤计较,真是虚伪小气鬼。
      
      洪万好苦笑:“我进货价就是5块2,一斤只赚你八毛钱,看你第一次来,这样吧,5块5卖给你,真的不能再少了。”
      
      不止洪爽,连冷阳都笑他太实诚,轻易将底价示人。
      
      “住这附近的人都知道,我们家家乐基本做熟客生意,你觉得好以后常来,也当交个朋友啦。”
      
      可能被他的友善感动,更可能别有用心,冷阳与他攀谈起来,接着套出他的进货量。
      
      “你进了200斤茄子,每斤进价5块2,售价6块,利润8毛。这批货售罄,能赚160块,按今天的销售速度需要两天,每天盈利80块。”
      
      他做完小学二年级的数学公式,让洪万好换个算法:“如果你每斤卖5块8,大概多久能卖完?”
      
      店里的售价已比别处低,若再减两毛,估计不出一天就会销完,说不定出货量还能提升至300斤。
      
      冷阳说:“按这个售价,你每斤有6毛钱的利润,一天卖200斤,你一天的收益就是120块,等于每天多赚40块啊。”
      
      洪万好笑道:“薄利多销是好,但这两天下雨,批发商说明天茄子批发价还会涨两毛。我今天卖不完,明天可以多加两毛,卖到6块4一斤,照样能卖100斤,也能赚到120块。等茄子批发价降低,我肯定会降价加快销售的。”
      
      冷阳接话:“明天茄子批发价涨到5块4 ,你再去进200斤货,按6块钱卖,连上今天的,一天能卖完全部的300斤货吗?”
      
      “应该没问题。”
      
      “那好,你卖掉300斤茄子,每斤利润6毛,一天收入180块。后天再去进300斤,还是按这个价卖掉,两天的利润加上今天的总共是440块。而按照你现在的售价,明天6块4卖掉100斤,赚120块,后天再卖100斤,截止后天,这三天的利润是320块。你比较一下那种方式更赚钱?”
      
      洪万好脑子不太灵光,寻思半晌明白过来,搓手大笑:“到底是你们读书人聪明,我怎么就转不过这个弯呢?”
      
      洪爽经济系毕业,平时也常就超市的经营事项向父母支招。今年四月份店里才开始卖鲜蔬,她还没过问货品的定价,这会儿方知疏忽。
      
      很多商人都易犯老爸的错误,听说货物要涨价便不急于销售,白白损失机会。
      
      须知生意是靠进货和出售实现利润,市场流通次数越多获利越大,第一赚钱要领是提高资金利用率,将理论差价变成实际收益。
      
      为感谢冷阳的指点,洪万好主动送他几斤茄子。冷阳拒绝,让他按5块一斤收钱,似乎在标榜自己绝没贪图小利。
      
      选好茄子,他步入调料区购物,洪爽暗中监视。
      
      她可不像父亲会因此人的小聪明倾倒,仍怀疑他居心不良,躲在对方视线死角里,时而猫腰时而下蹲,不放过他的一举一动。
      
      她果然没多心,冷阳转到巧克力货架时,见周围无人,以极隐蔽的动作拿起一块德芙巧克力揣进裤兜。
      
      在超市内偷偷往兜里塞东西的铁定是贼,洪爽大吃一惊,尽管深知他属性劣等,但这个下线未免刷新得狠了点。
      
      是有一种心理疾病会滋生偷东西的嗜好,167心理比一般人阴暗,有这种怪癖不足为奇。
      
      饶是如此,她仍抱着“别错怪好人”的心态耐心等他结账,见他付钱后仍未掏出巧克力,立即像缉捕罪犯的警探快步拦截,准备来个人赃并获,以报前日之仇。
      
      见到她,冷阳疏无诧色,像跟熟人寒暄似的笑问:“这超市是你家开的?”
      
      洪爽不接茬,板起脸质诘:“你是不是有东西忘了付款?”
      
      “没有啊?”
      
      他提起购物袋看了看,装蒜水平发挥稳定。
      
      洪爽急于打脸,尽情往面上堆积讽刺,叉腰警告:“劝你趁早把东西拿出来,别搞得自己下不来台。”
      
      冷阳用欣赏笑话的表情回应:“你好像很擅长说各种奇怪的话,行动也很独特,我实在猜不出你接下来准备干什么,请赶快揭秘吧。”
      
      “我才是从没见过比你脸皮更厚的人!”
      
      洪爽克制不住恼怒,大嗓门将父亲引了来。
      
      “二妹,怎么了?”
      
      以为女儿和顾客起了摩擦,他忙向冷阳赔礼:“这是我女儿,来店里帮忙,出了什么事吗?”
      
      冷阳耸肩:“这位小姐突然拦住我,先是问我有没有东西忘记付款,后来又逼我交出那件莫须有的物品,否则就让我下不来台。我真搞不懂她在说什么。”
      
      洪爽若是刺猬,已被气成了海胆,向父亲嚷道:“老豆,这人偷了店里的东西,我亲眼看到的!”
      
      洪万好分外惊疑,下意识问她是不是看错了。
      
      “没有啊,我看得清清楚楚,他偷拿了一块德芙牛奶巧克力揣在衣兜里,没结账就走出来,不是偷是什么?”
      
      洪万好百分百相信女儿,登时震惊无言,呆呆望着冷阳,惋惜比气愤领先了好几个赛程。
      
      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冷阳没有一丝慌张迹象,平静地郑告洪爽:“小姐,我没偷你店里的东西,如果你坚持指控我,需要对后果负责。”
      
      一个人若反复在同一个坑里跌倒,不是瞎子就是傻子。
      
      洪爽自谓脑力视力都过关,再不被他的演技迷惑,底气十足道:“好啊,只要你敢让我们搜身,搜不出赃物,你尽管去告我诽谤!”
      
      “这种小事靠法律维权成本太高,回报太小,很不划算。我只要求你当着在场所有人向我郑重道歉,能做到吗?”
      
      左近已围了好些看客,更多的站在远处观望,各自猜测剧情走向。
      
      洪爽以为结局铁定与她的判断一致,豪迈地应了。
      
      冷阳放下购物袋,向两边张开双臂,做出等待搜身的姿势。
      
      洪爽示意父亲动手,洪万好毫无失主应有的气势,尴尬地立在原地。她心急,干脆亲自上前将右手插进冷阳的衣兜,里面空无一物。
      
      肯定换到另一边了!
      
      她转移目标,仍一无所获,后脑勺像被重物击中,身体陡然僵硬了。
      
      额头被男人鼻孔喷出的嗤笑砸中,反射性抬头,那狡猾的狐狸正笑微微注视她,一脸请君入瓮的得意。
      
      她不甘心,双手慌乱上下摸索,犹如遭遇野猫追捕却死活找不到地洞的田鼠。
      
      冷阳咳嗽一声,以端庄文雅的语气提醒:“小姐,你再不住手,恐怕不止犯下诽谤罪,还涉嫌性骚扰了。”
      
      洪爽触电般弹开,急赤白脸怒瞪他,意识到自己又中了骗子的圈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