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容王是女郎

作者:植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章送药

      “七殿下,能起来了吗?”
      清清冷冷的声音自她身下传出,隐隐还能听出咬牙切齿的味道。萧陵容猛地回过神来,连忙从谢庭安的身上起来。
      
      “你没事吧?”
      她低下头去想要拉他一把,却被他着痕迹的避开。萧陵容伸出在空中的手尴尬一缩,眼尖的瞥见他白皙的手带了些凌乱的血痕,出现在这双几近完美的手上尤为显眼。
      
      “你的手受伤了?”萧陵容瞳孔一缩,应该是刚才被她拉住不小心擦伤的。
      
      “在下无事,多谢七殿下关心。”
      谢庭安月白色宽袖掩住双手,神色疏离道。
      
      谢庭安这副对她避之不及的态度,与上一世两人最初在书院里接触时的态度显然不同。那时他虽骄矜,也隐约透出一股对她很是欣赏的意味。
      
      如今这样,怕是因为自己刚刚说的话所致吧。
      得,萧陵容扶额,这一世换她“断袖”了。
      
      她有些期期艾艾道:“谢兄,我那个,方才……都是在说笑的……”
      
      “殿下不必同在下解释。如今宴席已过半,再不回去怕是不妥,庭安先走一步了。”
      谢庭安垂下眸子,广袖飘逸,朝她一拱手,便转身走了。
      
      “哎!”
      萧陵容见叫不住他,气馁地放回了伸出的手。
      看他这样子,也不知道信没信。
      
      算了,以后还有机会的,到那时再同他解释一番吧。
      萧陵容在原地沉默了片刻,也终于返回了宴上。
      
      萧逸见她回来,随口问了句:“出去了这么长时间?”
      
      “呃……”萧陵容顿了一下,含含糊糊说道,“碰到采薇了。”
      萧逸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拖长了音调“哦”了一声。
      
      “皇兄,你那是什么态度!”萧陵容有些无力,压低声音道,“我对采薇只是兄妹之情。”
      萧逸面带笑意耸耸肩:“我也没说你们有什么啊。”
      
      萧陵容:……
      这一个两个的。
      
      她余光瞥见那边有人朝谢庭安敬酒,他举止得礼,举起酒觞微抿了一口。
      
      萧陵容蹙眉。
      他手上还带着擦伤呢。虽是小伤,也容不得这般不在意吧。
      
      谢庭安似有所感,微微偏头朝她这边扫了一眼,长睫半垂,遮出瞳中一闪而过的情绪。
      王昀之眼尖的瞥见他手心的几条血丝,疑惑道:“庭安,你就出去这么一会儿,还把手弄伤了?”
      
      “一时不慎,擦伤了。只是小伤,不碍事。”
      谢庭安淡淡道。
      
      毕竟是临安侯府老侯爷的寿宴,众人都十分给临安侯面子。整个宴上宾客尽欢,觥筹交错十分热闹。不过是宴终有尽时,未时末,寿宴到了尾声。
      
      萧逸和萧陵容站在临安侯府门口,眼看着众人纷纷乘上自家马车,在锦衣华服的人群之中那一抹清绝的月白色身影显得尤为鹤立鸡群。
      
      萧逸不由得感叹:“谢家玉郎果然名不虚传,但是这气度就让人不由得为之折服了。之前单是王昀之便在京城一众世家子中格外出众,如今再加上一个他,可并称王谢两家这一辈最出挑的两个后辈了吧。”
      
      萧陵容心不在焉的附和了一句。
      谢庭安何止气度出众,才学也远超书院里那些世家子弟,连好多夫子都不及他。
      上一世她一直以为他会入仕,只是后来……
      
      王昀之和谢庭安并不知两人对他们的评价,他们并行而立,到了各家的马车处,王昀之摇了摇折扇,道:“那么庭安,明日书院中见了。”
      
      谢庭安微微颔首。
      他毕竟是谢家嫡子,以前在外游学八年,如今归京,已经是决定会长期留在京城了。学业一事,他的老师孟颐希望让他进入泓山书院再修习一年,之后不出意外应该是会走入仕这条路子。
      
      是以,王昀之才会对他说明日书院见。 
      两人就此作别,上了各家归家的马车。
      
      目送他们的马车离开,萧逸看向萧陵容道:“七弟,走吧?”
      
      萧陵容回过神来。
      “皇兄,我好多天都一直待在宫中,好些时候没出宫来玩了。不如你先回去,我自己逛逛?”她朝萧逸笑笑,试探性的问道。
      
      “你啊你,还像个孩子一样。要不是我有要务在身,陪你去逛逛也无不可。”萧逸无奈道,“去吧,别误了宵禁就行。”
      
      “多谢皇兄。”萧陵容笑逐颜开。
      虽然这么想觉得很对不起皇兄,但要的就是你不能陪着去,要不然她还怎么安排行动。
      
      待萧逸走后,萧陵容行至一条人迹罕至的小巷口,朝空中打了个响指,一道黑影就出现在了她眼前。
      
      无双一如既往地沉默,等着她的吩咐。
      萧陵容从怀中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瓶子递给他:“你到谢府上,把这个给谢庭安。”
      
      幸亏她随身带着这一小瓶金疮药,这可是太医院弄出来的上品。如今送给谢庭安赔礼应当会显得她很有诚意吧。
      无双接过,人形一闪就消失在了这条巷子里。
      
      好了,接下来该进行她的打算了。
      这一世她想要对付萧岐,手上能用的人太少太少了,如今她想要阻止萧岐发展势力,就得有自己的势力才行。
      
      上一世封王之后她有了实权,倒是训练了不少人手,只是现在她才十七岁,离那个时候太远了,等到那时只怕会重复和上一世一样的路子。
      
      思前想后,现在只能求助于那个人了。
      萧陵容做下了决定,转身出了巷子。
      
      比起刚建朝不久的朝廷,盘踞京城百年的世家们可谓是根底深厚,颇有底蕴,其中又以琅琊王氏、陈留谢氏、清河崔氏和谯郡桓氏四大世家独领风华。
      
      乌衣街上,王家和谢家在京城的本家都建造在此处。正红朱漆大门,精致大气的灰瓦白墙,透过其中隐约能看见玲珑清幽的亭台水榭,颇有风雅。
      
      无双办事速度很快,在谢庭安乘坐的马车回府之前就把药送到了门房那里。
      待他回到自己的院子不久,谢府的管家就把东西送到了他院中。
      
      “这是七殿下派人送给公子的东西。”他的书童离舟把药呈给他道。
      
      七殿下,萧陵容?
      谢庭安眉头皱起:“将它扔了吧。”
      
      离舟挠挠头,有些不解却还是领命了,正要转身出去的时候,却又被他叫住。
      “算了,把东西拿过来吧。”谢庭安眉依旧拢的紧紧的。
      
      他修长如玉的手拿起那个精致的白瓷瓶,瓶身很小,底部印着太医院的标识,看上去就绝非凡品。
      
      他想起穿着绯衣,面容清俊的七皇子,陷入沉思。
      不知道为什么,他似乎对萧陵容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明明全然陌生,却有隐隐有一种奇异的熟悉感,叫他心中微悸,难受得紧。
      
      ————————
      琳琅阁前,萧陵容站在门口,望着牌匾上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微微一笑走了进去。
      
      琳琅阁乃是全京城最受欢迎的珠宝铺子,凡它出品的首饰头面,精巧玲珑,极受夫人小姐们的喜爱,便是宫中的妃子,也十分偏爱琳琅阁的款式。
      
      但今日萧陵容来此,并不是为了买首饰的。她来这里,是为了找一个人。
      
      她一进门,就有热情的店铺伙计迎了上来。
      “公子想要些什么?”
      
      “我想见见你们东家。”萧陵容温和道。
      
      伙计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大概是看出了她身上的衣料和所佩的头冠的玉佩皆是上乘,这才谨慎朝她道:“公子稍等,我这就叫我们掌柜的来。”
      
      不多时,一个身量不高但长相十分面善的中年男人下了楼,面带笑容对萧陵容说:“公子想要找我,可是有什么事?”
      
      萧陵容看着他,忽而一笑道:“我说有事想要找你们东家,可不是你。”
      
      掌柜面色一变,却很快恢复原本的神色。
      “公子说笑了,我便是这琳琅阁的东家,这可是客人们都知道的事,公子怎么说我不是呢?”
      
      萧陵容展颜一笑,凑近他身边低声说道。
      “天下万象,终至归元。”
      
      她后退一步,微微远离掌柜。
      “怎么样,现在,我可以见你们东家了吗?”
      
      掌柜瞳孔一缩,谨慎地打量她好几遍,半晌才道:“这位公子稍等。”
      
      他转身上了楼,萧陵容知他应当是去询问那人的意见去了,所以也不着急,悠闲地看起首饰来。
      
      果然不过半刻,掌柜又重新下来了,朝她微一拱手道。
      “我们东家有请。”
      
      萧陵容唇角勾起一抹笑,随他上了楼,一路行至三楼,掌柜把她带到了一间包厢前。
      “公子请。”
      
      她推门进去,一道颀长的身影正站在窗边,眺望街上的繁华景象。听到响动,这人转过身来,露出一张长相极盛的脸来。
      
      剑眉斜飞下,一双狭长的桃花眼似多情又似无情,丹唇不点而朱,五官无一处不美。他着一袭红衣,比萧陵容身上的绯袍更艳,仿佛盛开的荼靡,极尽风华。
      
      显然,比起萧陵容,这人长得更像个女子。
      
      那双潋滟多情的桃花眼上下扫了一遍萧陵容,那人启唇道。
      “听说,你想见我?”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