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容王是女郎

作者:植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七章传闻

      这日天色晴好,日将过午,正是一天中用午饭的时候。拓拔嫣在驿馆中待的烦闷,也厌了里面的饭菜,索性带着侍女阿琼来摘星楼用膳。
      其实自从她本想去找萧陵容的,可是上次她那番话一出口之后,萧陵容的脸色很不好看。她只当他一时接受不了,于是只能忍住去找他的冲动,想着再给他几天反应时间。
      反正她就不信自己这般出色,长久下去萧陵容能不动心。
      
      之前萧陵容带她游历京城的时候曾经来这里吃过饭,摘星楼之所以能被成为京城第一酒楼,除了雅致舒适的环境,自然还有别具风味的佳肴美酒。
      
      酒楼大堂宽敞明亮,一个正在门口迎来送往的小二一见他们进来,立刻热情地过来问道。
      “姑娘,可是来用膳的?”
      
      “嗯,来间包厢。”拓拔嫣朝他摆摆手。
      “好嘞。”小二笑盈盈的应下,连忙在她们前面带路,一路领着二人朝二楼去了。
      正值午饭时间,整座楼中生意异常火爆,气氛热闹极了,就连二楼的许多包厢也都敞开了门,隐约能听到里面热切的话语声。
      
      “公主,这里可真热闹。”阿琼道。
      拓拔嫣有些自得的笑了笑:“那是。一会带你吃摘星楼的招牌宴,那味道更是一绝。”
      
      两人说话间,正路过一间包厢,里面的谈话声隐隐传来。
      “我说,那个关于容王的传闻是真的吗?”
      
      拓拔嫣耳尖的捕捉到那两个字,停下了脚步。
      小二见她停下,好奇地朝她问道:“姑娘?”
      拓拔嫣伸手,示意他先等等。
      
      “京城里都传遍了,我有一喜好男色的同窗,那日他恰好去南风馆寻个乐子,谁想就撞见容王和谢家玉郎在那里拉扯,你说这还能有假?”里面又一道声音说道。
      
      “竟还有谢家玉郎?那不是世家里最出色的子弟之一了么,竟也同容王一样有那种癖好?”
      “嘿,就算人再出色又怎么样,还不是一样有那种上不得台面的嗜好哈哈哈哈……”
      里面的声音轰然大笑起来。
      
      拓拔嫣和侍女阿琼两人俱没看见,低顺着眉眼的小二眼中闪过一道冷光。
      那放肆的笑声还在继续,拓拔嫣再也忍受不下去了,怒气冲冲地冲到了那间包厢里,两个油头粉面的年轻男子正“相谈甚欢”。
      
      “你们再说一遍?”拓拔嫣厉眸看向那两人。
      其中那个笑的最大声的男子不服气的挑了挑眉,正要开口,忽然被另一个拦了下来。那个人是个有眼力见的,看她眉眼不似大梁人,心中猜测她很有可能便是西夷公主。
      他虽不知拓拔嫣为何朝他们生气,但若是她将他们扣一个非议皇族的罪名,那可就不好了。
      
      “对不住啊姑娘,我们方才有些口无遮拦了。”他微微躬身,赔着笑对拓拔嫣说。
      “别让我再听到你们那张臭嘴乱说话!”见两人还算识相,拓拔嫣警告性的看了他们一眼,这才愤然离开,由小二领着去了她们所在的包厢。
      
      才落了座,阿琼有些担忧的问道:“公主,他们方才是在议论容王么?”
      “他们是什么人,也敢说他的坏话。”拓拔嫣掷了筷子,冷嗤一声,忽然想到两人口中说这传闻已竟传遍京城了,这两人说话况且这么难听,那其他人呢?会不会对他的名声很影响?
      
      这么想着,她食欲也没了,一阵担忧涌上心头,便是连她一个外族人都知道,断袖之癖恐怕不是什么好名声,那些有这种喜好的人也大都私下里悄悄地来,并不想让别人发现。可是现在若是再任由这个传闻继续下去……
      
      这顿饭因着这段插曲的缘故,拓拔嫣吃的一点也不尽兴,反而有些心事重重。待她们回到驿馆之后,偶然撞见两个宫人又在讨论这个传闻,拓拔嫣气的将他们训斥了一番,又交由管事处罚了一番,这才稍稍解了气。
      
      只是怒气虽然稍稍平复了,担忧却愈深。连驿馆的人都在谈论这个,可想而知外面肯定也传遍了。萧陵容他……
      
      拓拔嫣忽然道:“这个传闻不能在继续发酵下去了,我要嫁给萧陵容,来破除这个传闻。”
      阿琼吓了一跳:“可是公主,上次您不是说容王殿下喜欢男子吗,您若是嫁过去了,就算能够破除这个谣言,那您也恐怕不会幸福的。况且国师那里……”
      
      拓拔嫣皱皱眉:“国师那边不是问题,我的婚事自然是由我自己来做主。。”
      “这么大的事,您还是和容王殿下好好谈谈吧。”阿琼劝道。
      
      想起萧陵容上次对自己敬而远之的神色,拓拔嫣抿了抿唇,心下还是有些担忧自己如果真的先斩后奏了,他恐怕会对她更加冷淡。
      她思虑片刻:“也好。等我写封帖子,邀他仔细谈一谈。”
      
      ————————————
      容王府这边却仍然对此一无所知。昨夜因着谢庭安的夜探,萧陵容心绪杂乱,又有些失眠了。可她前晚就没睡,身体实在困乏得很了,到后半夜才迷迷糊糊睡了过去,睡到今日日上三竿才醒。
      
      她随意洗了漱,将衣裳穿好又将满头发丝用发带草草束了束。
      寒枝早就准备好了早膳,一直等着她醒。见卧房这边有动静了,这才将又热过一次的早膳端上了桌。
      
      她拿起箸,看向一旁的寒枝:“坐下一起吃点吧。”
      “奴婢吃过了。”
      寒枝虽然这么说着,却仍然坐下,拿起公筷为她布菜。她一面将萧陵容平日里爱吃的菜夹到她碗中,以免不经意的提起。
      
      “奴婢听无双说,昨夜谢家公子来过。”
      萧陵容夹菜的手停在面前,顿了片刻才将它夹入口中。
      “嗯。”
      
      “殿下最近几天似乎有些神色不属,可是有什么烦心事了?”寒枝对她的并不在意,声音温和的问道。
      她将殿下这两日的异常看在眼中。
      
      “你不用旁敲侧击了。”萧陵容又夹了一筷子米饭,声音有些闷闷的,“确实是因为他。”
      “他说,他喜欢我……”她咬咬唇,平日里作为容王如男儿一般洒脱,可是此时在寒枝面前,才显出一副小女儿为情所困的情态来。
      
      “可是,可是他并不知道我是女子,所以他喜欢的到底是作为男子的我,还是真真实实的我呢?”
      况且,她面对的不仅是这个,还是他两辈子诚挚的情感,此情太过于深重,她怕自己会伤害他。亦或是,当她揭晓自己身为女子的秘密时,他是否会觉得深受欺骗?或者,后悔喜欢上自己……
      
      寒枝静静的听着,温声道:“那么,殿下对他,感觉如何?”
      “我……”她蹙眉,“我不知道……”
      
      “若是殿下对他无意,尽管拒绝了便是,对谢公子而言,长痛不如短痛。”寒枝道。
      “可是……”萧陵容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自己该反驳些什么。
      
      寒枝笑了笑:“殿下看上去似乎并不是对谢公子全然无情。”
      真的是这样吗?
      萧陵容半垂下眼睛,她扪心自问,上一世谢庭安同她疏远乃至后来离开京城的时候,她心中是有些难受的,只是连自己都不知道在难受些什么。
      并且,现在明确拒绝他才是更好的选择,可是,她心中竟然有些不舍……
      自己,恐怕也对他生了情的吧……
      
      她仍有些犹豫:“可是,我的身份……”
      “殿下。”寒枝眼神澄澈,对上她的眼睛,“身份不是问题,若情到深处,是没有什么秘密能藏的住的。我观谢公子其人,皎皎如月,光明磊落,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
      
      萧陵容望着她的眼睛,似乎也被寒枝的话所打动了。
      或许,自己应当试一试……
      
      寒枝看着她的神色,目中缓缓露出笑意。
      她还是由衷希望,这个她看着长大的殿下,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一顿快要至午时的早膳就这么过去,晌午没过多久,萧陵容便接到了两封小笺。
      一道是来自宫里父皇召自己进宫的口谕,另一封则是拓拔嫣写给她的。
      
      拓拔嫣找她,又有什么事?
      萧陵容拧眉,随手拆开,信笺上拓拔嫣给她写了几句话。
      陵容,有要事商量,明日巳时京郊十里长亭一见。
      
      萧陵容合上手里的信笺,若有所思。
      “寒枝你去问问无双,最近驿馆拓拔嫣那边发生了什么事?”
      “嗯。”
      寒枝不一会儿就问了来,面色有些凝重。
      
      “殿下,公主她今日罚了两个驿馆的下人,是因为他们谈论关于殿下的传闻。”
      “关于我的传闻?”萧陵容疑惑道。
      “是……”寒枝犹豫了一下,“你那日去南风馆,好像被一个前去那儿的纨绔子弟撞见了。这个传闻正是他宣扬出来的,说你和谢家公子一同去那儿找小倌寻乐。”
      
      还有谢庭安?
      萧陵容眼神暗了暗,寒枝说的隐晦,她心里却明白外边传的肯定比这个难听了许多。他上一世就因为这个不知道背负了多少骂名,这一世还要再来一遍么?
      她不允许。
      
      “那个纨绔子弟是哪家的?”她嘴角噙着冷笑。
      “他父亲是朝中一四品官员,属于谢家辖下一个中等世家。”寒枝道。
      
      “若仅是庭安,他或许还有理由这么做。”萧陵容目光清冷,“可传闻的主角还有我,他一个小小的四品官员之子是哪里来的胆子传皇室的传闻。他后面有人,去查查。若我猜的不错,应该是萧岐。”
      
      安分了这么久,终于开始动作了吗? 
      萧陵容微微勾唇,可是只搞出这么点小动作,似乎不像是他的作风。
      
      那么,拓拔嫣约她,或许就是想来商量这个传闻的事,她想怎么做,似乎不言而喻。
      只是驿馆之内,难保不会有萧岐的耳目会知道。
      
      “对了,驿馆里萧岐安排的那些人查出来了吗?”萧陵容问寒枝。
      她重生一世,早已洞察了先机,或许现在萧岐还在恼怒自己的挡路,却不想她已经开始着手对付他了。况且这西夷使团自来到京城,一直都是她在接触安排的,查出萧岐的人简直是轻而易举。
      
      寒枝从怀中掏出一个密封的小竹筒,递给她。
      “这是刚刚无双交给我的名单。”
      萧陵容打开,目光落在纸上。而最上面那个名字,赫然是……
      萧陵容半眯起眼睛,眼神复杂。
      看来这个约,还是得赴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来啦姐妹们,明后两天我要去邻市考试去,所以周天的更……
    哈哈哈,开个玩笑。你们以为我要鸽,实际上我不鸽。
    关于剧情,容不会再纠结啦,她心里是有男主哒,两人接下来不会有太大变数啦,因为作者想写甜甜甜哈哈哈。另外,小透一哈,快掉马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