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容王是女郎

作者:植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六章唯你

      是夜,月上柳上头,人约黄昏后。
      萧陵容用过晚膳已经好一会儿了,因着谢庭安的那一封小笺,心绪总有些杂乱,索性在书房提笔练了会儿字,借此来平复复杂的心情。
      
      她勉强写了一页,心情却仍是浮躁不堪,想着一会谢庭安到了,自己又该如何开口?
      问他是真的喜欢上自己了?
      会不会太直白了……
      
      这么想着,笔下一顿,那一笔已乱,浓重的墨色晕染开来。
      萧陵容叹了口气,直接扔了笔。
      
      就在这时,书房外忽然传来一声响动,紧接着无双的声音响起。
      “殿下,是谢公子。”
      萧陵容心中一颤,开口道:“请他进来。”
      
      下一刻书房的门便被打开,那人仍旧一身云纹雪衣,玉冠束发,举止间行云流水的优雅。
      书房门悄然合上。
      
      谢庭安微抬了眼眸看她,她今日衣饰简单,乌发仅用一根红绫半束,眸中仍是秋水分明,整个人看上去随性又温和。
      他想,才一日不见,自己已觉如过去三秋了。
      
      “咳。”萧陵容有些受不住这颇为暧昧的气氛,于是轻轻咳了一声缓解尴尬,顺带起了个头道,“先坐吧。”
      
      谢庭安回了神,一拂衣摆在一旁的木椅上坦然坐下。
      萧陵容这才又开口道:“我……”
      她顿了顿,想起昨夜场景,面对着谢庭安,耳根不自觉染上了一层薄红色,却紧紧抿了抿唇,道:“我找你来,是想问问,昨晚你的话……是何意?是不是因为醉酒的缘故才……”失态的?
      
      谢庭安自然明白她未尽之意,微微蹙了蹙眉,目光却依旧澄澈。
      “我昨夜所为所言,皆是处于本心,并无醉酒原因。”
      
      萧陵容扶额:“庭安,你知道你那话是什么意思吗?你我二人可是皆为男子。”
      虽然她面上不显,心中却因他的话越发沉重。若谢庭安两世皆是因自己而弯,这份感情如此诚挚,叫她如何承担得起?下意识的,她选择了逃避。
      
      他眼中浮上一丝疑惑。
      “自然知晓。殿下先前诸般所为,不就是为了引我入你掌中?”
      如今他已明白自己的心意,做出了决断,她此话又是何意?
      
      “我何时……”萧陵容张口,更加无辜茫然,忽然脑中一闪,瞬间福灵心至,莫非谢庭安将她示好之举全然当做了引诱?
      
      她按下心中的荒谬,面色诚恳道:“庭安,你想要什么,我必倾力为你寻得。或者,你若真是不喜欢女子,那我送你一个公子如何?”
      
      莫非自己上钩了,她便失了兴趣,想要弃之若敝履?
      绝无可能。
      心底一阵抽疼,谢庭安袖中手捏紧,面上却不动如山,眸色黑沉:“我所愿,唯你一人而已。殿下如今所言,可是后悔撩拨我了?”
      
      这话听着……她怎么这么像调戏了良家女却不愿负责的纨绔子弟呢?
      萧陵容因着他的话心下漏跳一拍,口中仍是道:“可是,我记得你有一未婚妻?”
      
      “我既已明志,便不会再去祸及她人幸福。”谢庭安神色平静,“况且只是幼时父母的口头约定,做不得数,我也会尽早同王姑娘说清楚。如此,殿下还有何顾虑?”
      
      “可、可是……”萧陵容眼睛游移,脑中快速想着借口。
      谢庭安直视着她的眼睛,仿佛她再找千百个借口,也能替她找到答案。
      
      萧陵容眼神终于不再游移,像是下定决心:“你如何确定你是只对我动心,而非天性.爱的便是男子?”
      
      此事有些难以启齿,但谢庭安含糊道:“自然是验证了一番。吾,只对你的触碰不反感。”
      而且心下还会有些抑制不住的欣喜。
      
      萧陵容心中一动,莫非那日撞见他在南风馆,便是……
      那上一世他被撞到去南风馆,也是因为对自己动了心,于是去……验证的么?
      大抵是面对不了自己是断袖的事实,上一世他才会对自己如此冷淡以至于后来离开京城前去游学,如此一来,她死后他匆匆赶来,悲痛欲绝地为她殓尸也也能解释的通了。
      
      她还以为是心照神交之情,今世还想好好报答他。却因刻意的示好,引得他重走了上一世的老路。只是今世不知是何缘故,他并没有离京,反而却像自己表明了心意。
      
      萧陵容想通了此事,心中不由得问自己。他待自己情意深重,那自己对他呢,又是什么感情?友情,感恩,亦或是爱慕之情?
      没有答案。
      她的心里因为这个事实乱糟糟的,像一团理不清的线,缠绕在一起。
      况且,她还有个身份的秘密。且不说这秘密能不能让他知晓,他接受自己喜欢她一事肯定花费了许多时间,若是让他知晓她其实是个女子,这么一来二去,她怕他会受不住。
      
      萧陵容有些艰难的缓缓开口:“庭安,我……”
      谢庭安看向她,等待着她的答案。
      萧陵容抿抿唇,还是决定同他说清楚为好。
      “我尚不知自己心意,无法给你答复。”
      
      谢庭安蹙眉,果然,自己上钩的太轻易,便觉得兴味索然了么?
      “萧陵容。”他起身来,长身玉立,眸色深沉,连殿下也不叫了,“你还想要其他男子吗?”
      
      她一怔:“啊?”
      谢庭安沉声道:“昨夜我们已有逾矩之举,你这么说,是想当做从未发生过,再去找别人么?”
      “我……”提及昨夜那个吻,萧陵容心头沉重也顾不上管,面上不由浮起一丝薄红,呐呐道,“那明明是……”你主动的好吗,不是她强迫的!
      
      “我说的对吗?”谢庭安缓缓走近,眉眼沉静的看着她,执意寻找一个答案。
      “我没有……”萧陵容因为他的靠近微微后退了一步,谁想他却越走越近,直到把她逼得靠上书案。
      
      “若是殿下不想承认也没什么关系。”谢庭安半垂着眼,长睫如羽,面上神色淡淡,看上去仿佛又恢复了那个宠辱不惊的谢家玉郎。
      “那么,在下自当每日带着殿下回忆一番,如此殿下或许才不会忘了罢。”
      什、什么?
      
      萧陵容还未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他已微微倾过神来,覆上了那片叫他爱恨不能的绯唇,辗转反侧。
      萧陵容瞪大了眼睛,又、又来?
      这一次她不像上次那般震撼呆愣,两人唇不过相贴了片刻,她便猛力挣开了他的怀抱。
      
      “谢庭安!”
      她也连一向客套的“庭安”都不叫了,直唤他名字。
      她都说了需要时间想一想,这人直接上嘴是怎么回事?
      要知道她历经两世,也不过这两个吻而已。而且自己完全没有防备,简直混账!
      此时此刻,什么恩情爱意,她通通不想管了,爱怎么怎么去吧。
      
      萧陵容双眼圆瞪,面带薄怒,想对他动手却又想起自己两次皆不是他的对手,于是只能忍下,导致怒火更旺,只怒气冲冲地指着他。
      “你给我滚出容王府!”
      
      谢庭安被她推开,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望着那唇心下仍有些遗憾,只沉声道:“那在下明日再来。”
      萧陵容:……
      滚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萧陵容(纠结又纠结):我不知道自己对你是个啥感觉,所以暂时不能给你答复。
    谢庭安:?不是你招惹的我吗?现在成功了不负责就想走?没门!
    不知道为啥这章写的有点不顺畅,花了好长时间,果然感情之事不是我一个单身狗能参透的,仰头望天。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