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容王是女郎

作者:植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四章执意

      萧陵容整个人都愣怔住了,她长长的睫羽颤啊颤,那双平日里澄静如许的眸子里满是茫然。
      谢庭安方才……做了什么?
      
      直到那片微凉的薄唇稍稍退开,耳边也听到了谢庭安那带着低哑的询问声,她的脑子仿佛才开始转动,只是仍然迟缓的吓人。
      “你……”萧陵容轻启唇,整个人呆若木鸡,眼神无辜又懵然,“你刚刚说什么?”
      
      “方才和你在一起的那个男人,是谁?”谢庭安又重复了一遍,漆黑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她,执意要找出一个答案。
      
      “噢,他叫楼景棠,是我的一个朋友。”萧陵容仍是呆呆的,口中却顺着大脑最诚实的反应给出了答案。
      “只是朋友么?”谢庭安沉声问道,声音暗哑,目光晦暗不明。
      她神色呆滞地点了点头。
      
      “萧陵容。”
      下一刻她就又被拥进了谢庭安温暖的怀抱中,他的下巴轻轻地搁在她的头顶上,她能听见头上传来一声极轻的叹息声。
      “我已经栽到你手中,再也爬不出去了。”
      
      他的声音低沉悦耳,极尽温柔,叫她又有片刻晃神,愣在原地不知作何反应。待她彻底回过神来时,那道温暖的怀抱早就消逝无踪了,卧房中哪里还有谢庭安的身影?
      
      清凉舒适的夜风透过大开的窗户吹拂进来,也吹醒了她黏作一团浆糊似的脑袋。
      萧陵容:?!!!
      刚刚是我在做梦吧!
      
      她双瞳放大,脸上浮现出震惊至极的神色。
      谢庭安刚刚来过,还强吻了自己?还问了楼景棠的身份?还说了一些奇奇怪怪的话?
      
      若是没记错的话,谢庭安不知道自己的女子身份,那他说那些话什么意思?
      七殿下不知怎么心中生出了一个很可怕的想法,莫非是自己无意间把这位上一世恩人、名动京城的谢家玉郎给掰弯了?
      莫非他去南风馆也是为了自己?
      莫、莫非上一世的断袖之癖……
      莫……
      
      萧陵容只觉得自己的想法越来越恐怖,心声也越来越小,连忙强压下自己纷乱的心绪,迫使自己不再去想那些,不由得努力安慰自己。
      她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魅力,惹得谢庭安为自己两世断袖呢,这可是一向清冷如云上仙的谢庭安啊。
      不可能,不可能的。
      
      只是,她的心里越来越没底。上一世谢庭安对她的态度莫名其妙的恶化,后来的断袖传闻以及不告而别,似乎都因为这胆大包天的猜测而有了解释。
      
      本来打算小憩一会儿的七殿下脑中浑浑噩噩,一夜未睡,第二天盯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去了假山的密室,在发现楼景棠度过了毒发却昏迷过去之后,吩咐了暗卫好好照顾他,自己出发去了驿馆,去见了西夷使团。
      
      “容王殿下,殿下……”
      符相看着萧陵容,皱眉喊道。
      
      “嗯,何事?”萧陵容回过神来,还有些神思不属的样子。
      “在下方才说,关于贡品的礼单已经着人呈上了。”符相说完,眼中露出一点疑惑的神色,视线落在萧陵容面上,“容王殿下昨夜没有休息好?”
      
      “哦,尚可。”萧陵容掩饰性的笑笑,有些不好意思。
      她怎么在这种时刻也能走神,果然还是没休息好,她微不可察的蹙了蹙眉,心中暗暗告诫自己还是将昨夜之事当做没发生为好。
      一向情绪理智的七殿下,心中下意识选择逃避。
      
      “若是无事,那我便先离开了。我大梁京城还是十分有风土人情的,贵使团在京的这些日子,不妨好好逛逛。”萧陵容颔首笑道。
      
      她转身正欲离开,谁想刚刚一直充作背景板的拓拔嫣却开口唤住了她。
      “容王留步。”拓拔嫣看着她,面上闪过了一丝犹豫之色,却还是咬着唇道,“我有些事情想单独同你说。国师你先下去吧。”
      
      符相视线在他二人身上转了转,给了拓拔嫣一个眼神,然后带着守在一旁西夷的人先离开了这里。
      
      萧陵容望着拓拔嫣,开口道:“公主有何事?”
      这几天她忙着安排和西夷使团接洽的事,主要注意力放在了能主权的国师符相和贡品之中的通天草上,对于拓拔嫣倒分不出更多注意力去关注了,只让人留意了萧岐和她是否有过多的接触。
      萧陵容依稀能想起来,似乎从百花宴之后这位娇蛮的西夷公主便不再那般“热情”的纠缠着自己了,当时她还松了口气,只是现在她叫住自己又有什么事要说呢?
      
      可千万别是感情之事了,她从心底里暗暗祈祷,她只想先解决了萧岐这个大隐患再说,谁知这一个两个都莫名其妙的对自己产生好感,快要叫她烦闷死了。
      
      拓拔嫣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我听说你喜欢男子,不喜欢女人,这是真的吗?”
      嗯?
      萧陵容蹙了蹙眉:“谁告诉你的?”
      
      “是周采薇跟我说的。她说她是你表妹,当初也想要嫁给你,是你亲口和她说你喜欢男人的。”
      萧陵容了然,原来是采薇。
      她心中略一思索,拓拔嫣如此问,约摸是同采薇一样,听了她关于断袖的论调之后打算退却了吧,那倒也好,这个理由还替自己解决了第二个麻烦。
      
      想到这里,萧陵容面上表情顺势而变,十分迅速,一连做出震惊、懊恼最后合理转化为决定坦白的坚定之色。
      “没想到采薇竟然……”她先是低声喃喃一句,接着抬头看向拓拔嫣,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沉痛道。
      “没错,我确实是喜欢男子的。我当初告诉了采薇却没告诉公主,实际是因为此事在我大梁实在算不得光彩之事。采薇同我自幼长大,我熟悉她的性子,一般是不会将这个秘密泄露出去的。如今公主也知道了,希望公主能替在下保守这个秘密。”
      
      拓拔嫣最初刚知道的时候,确实一连震惊失意了好些天。可是经过了这些天的冷静和对自己心意的了解,她还是做下了一个决定。
      “你放心,秘密我会替你保守的。”拓拔嫣也神色坚定,“但是陵容,我说过我不会放弃的。就算你喜欢男人,但你却不能娶一个男人做王妃。”
      
      她微昂起下巴:“但是我可以。我乃西夷公主,与你身份极为般配。待我嫁于你之后,你迟早会发现我比你喜欢的男人们更好。”
      完全没想到拓拔嫣这么不屈不挠的萧陵容一脸呆滞:……
      ……发现你比男人更好那才不正常好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庭安(兀自表白):你引诱成功了,我已经逃不出你的魔掌了。
    当机的萧陵容:……(他刚刚做了啥,这话啥意思?)
    公主(想强行掰直):女人,你迟早会发现我比臭男人更好的~
    抱歉今晚更新晚了呜呜呜,我本来想看完创造营再补完这章的,谁知道它辣么……长!
    于是……嗯……所以……都怪它不管我的事!
    现在九号零点四十多,姑且就算做八号的那一更吧哈哈哈。
    另外万分感谢上章小溪涓涓0835小可爱的雷,呜呜呜爱你萌~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