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容王是女郎

作者:植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五章考核

      翌日,又是天朗气清,惠风和煦的一天。
      萧陵容起身之后才发现,今日恰好轮到了书院六艺中射一艺的考核之日。
      
      泓山书院之所以如此盛名在外,一方面也和其对于学子的严格要求脱不开关系。每年六艺都会分别进行三次考核,考核结果都会直接影响本年的书院评定,所以对于他们这群学子来说还是很重要的。
      
      上一世的她虽然年少轻狂,吊儿郎当,但她六艺成绩均是极为出色的,为此还得了父皇不少的夸奖呢。
      
      萧陵容仔细想了想,并不打算缺席此次考核。索性时间还早,便是此时去了宫中,只怕早朝也还没结束,等她考核完了再去也不成问题。
      
      无双不在身边,她托自己院子里的小役去给拓拔嫣带了信,告知她自己可能会晚些时间去。
      
      随后她打来水为自己净了面,做完一番必要的修饰之后,又从衣柜之中取出一套浅蓝色胡服换上。
      镜中的少年郎一扫平日里的温润风流,在干练衣饰的衬托下越发显得意气风发了。
      萧陵容满意地点点头。
      
      用了早膳,她算算时间差不多了,于是去了弓箭去了骑射场。
      
      未到巳时,场内便到了好些人,三三两两地聚集在一起。萧陵容一眼扫过去,首先便看到了那抹出众的白影。
      
      今日谢庭安也着了胡服,白玉冠束发,剑眉斜飞入鬓,半垂下的眼如寒潭般叫人看不透彻,身上带了一丝似有若无的凛冽之气。
      
      她并未察觉那一丝冷气,展颜一笑扬声唤了一声:“谢兄。”
      
      一声“谢兄”叫谢庭安背影一僵,垂下的睫羽缓缓掀起,偏头看她。
      
      萧陵容连忙快步走到他身边,脸上挂着真诚的笑,随口打招呼道:“谢兄,昨晚睡得可好……”
      
      话还未落,她人到了谢庭安身侧,一眼就看到了他眼底淡淡的青影。
      “呃……谢兄,你没睡好?”
      萧陵容话音一转,关切的问道。
      
      谢庭安脸色微不可察的一变,冷声道:“昨晚多饮了些茶而已。”
      
      “那谢兄你可要多注意些。”萧陵容眉眼一弯,笑容明媚,“对了,昨晚分别的匆忙,还没多谢谢兄的帮忙呢。”
      “举手之劳。”谢庭安视线从她脸前移开,面无表情,言简意赅道。
      
      萧陵容只当他一贯如此,依旧笑意盈盈道:“那衣裳我洗净之后会给谢兄送去的。”
      
      “不过一件衣裳罢了,殿下不必如此费心。”
      萧陵容闻言,挑眉道:“谢兄怎么还叫我殿下,书院之中不谈在外的身份,谢兄叫我陵容便好。唔……”
      她拖长了声调,突然想起自己对他的称呼似乎也有些生疏,有些迟疑道:“那,我也不叫你谢兄了,叫你名字如何?”
      
      她顿了顿,唇角一弯,眼神明亮如星。
      “庭安?”
      上一世他们熟了之后她便是如此叫他的。
      
      谢庭安心中一颤,抬眼看她,少年明媚的面容竟渐渐与昨夜梦中人重合,浅蓝衣衫也如出一辙。
      也是,如此唤他。
      他右手倏然握紧,指甲陷入皮肉中的疼痛才叫他清醒过来,语气更冷道:“随便。”
      
      萧陵容当他默认了,笑意更深,转念却想起昨晚一直未问出口的一个疑问来。
      她有些好奇的问道:“对了,庭安你昨晚怎么也去了云香阁呀?”
      
      两辈子谢庭安皆是孑然一身,不仅女色,除了上一世听说他去过一次小倌馆之外,似乎就没有什么桃色旖旎同他沾得上边了。
      那么,他到底什么去云香阁呢?
      萧陵容心想,难道是开窍了?
      
      谢庭安顿了顿,抬眸看她,唇边微微勾起,只是带着一些凉意。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在下自然也是俗人一个,不比殿下。”
      说完,他拿起自己的弓箭,走远了。
      
      萧陵容便是再迟钝也反应过来他的语气不对了,她愣在原地,有些摸不着头脑。
      怎么回事,明明昨晚他还是对她很好的,怎么睡了一觉起来,又回到以前的样子了?
      
      那句不比殿下又是什么意思?
      等……等等!她刚想起来,好像忘记向他解释楼景棠的事了!
      萧陵容扶额,正欲追上去解释一番,却见负责考核射艺的师父来了,只好停下了脚步,暂且作罢。
      还是之后,寻个合适的时机再同他解释吧。这次一定要把之前的误会一次解释清楚,她暗暗下定决心。
      
      这次射艺考核分为长垛①和骑射两个项目,萧陵容上一世本就箭法出众,再加上后来去西山大营的一番历练,更是更上一层楼了,最终两项她都取得了顶尖的成绩。
      
      谢庭安自不必说,别看他一副温润如玉的样子,骑射场上露出的压迫却是十足的明显,萧陵容比试之中偶尔瞥上一眼,都会被他的表现所吸引折服。
      
      考核比试告一段落,萧陵容翻身下马,一边接过小役递过来的巾子擦汗。
      常云修和她几乎是先后脚,比完之后就过来找她了。彼时萧陵容正在拭汗,运动过后她的脸色红润极了,连耳尖都冒着绯红,常云修一愣,开玩笑道。
      
      “陵容,这么看你可真像个姑娘家。平日里皮肤白的很,一旦动上一动就变得通红。”
      谢庭安离他们不远,他的耳力极好,自然是听到了这句话,闻言目光在萧陵容面上流连了一下。
      
      萧陵容擦拭的手顿了顿,却很快回过神来,她咧嘴一笑:“瞎说什么呢,是不是讨打?”
      “我就这么一说嘛。”常云修撇撇嘴,“再说了哪有你这么彪悍的女人啊,整个书院里骑射能比过你的就没几个。”
      
      萧陵容:……
      我可真是谢谢你了,萧陵容心中咬牙切齿。
      
      “不说了。”常云修把胳膊搭她肩膀上,“考核完了,时间还早,出去玩吗?”
      萧陵容嫌弃地推了一下他胳膊:“一身臭汗,你手拿开。”
      
      “男人哪有那么多讲究……”常云修满不在意的说道,拦住她肩的手岿然不动,两人勾肩搭背地渐渐离开了骑射场。
      
      谢庭安将这一幕收入眼中,面上冷意越发明显了。
      招蜂引蝶。
      
      王昀之凑过来,一瞅见他这神色好奇道:“摆一副冷脸,谁惹着你了?”
      谢庭安面无表情:“你。”
      说完也干脆利落的离开了。
      王昀之:???
      喵喵喵?
      
      萧陵容谢绝了常云修那小子约她去玩的打算,准备带拓拔嫣进宫去面见父皇。
      她依旧是租了辆马车,直奔在白虎大街的宅子。甫一进门,拓拔嫣迎了上来,连眼神也亮了几分。
      
      “萧……”她顿了顿,“你终于来啦!”
      “公主唤我名字便可。”萧陵容转向无双,“一切可还好?”
      无双点头。
      
      拓拔嫣的侍女阿琼朝萧陵容行了一个西夷的礼,面带感激道:“多谢七殿下救我家公主。”
      她今日才醒过来,公主便把一切都跟她说了。没想到那晚在夜市中遇到的公子竟然就是大梁的七皇子。
      
      “不用多礼。”萧陵容道,“公主既已到我大梁,保护公主的安危自然是我们义不容辞的事。”
      她转向拓拔嫣,面带笑容道:“公主可准备好了?稍后我便带你入宫。”
      拓拔嫣点点头。
      
      不多时,一辆马车就从正阳门驶入了皇宫之中。马车中拓拔嫣不时偷偷觑一下萧陵容,萧陵容虽然有些疑惑,但也偶尔同她攀谈几句,气氛倒也还算融洽。
      
      过了不久,马车停了下来,紧接着宫人便通报说已至内城了。内城之中禁止任何车架通行,索性离御书房不远,萧陵容便同拓拔嫣说了一声,两人一同步行。
      
      宽阔的宫道上只有几个宫人,拓拔嫣第一次来大梁,见了什么都很新奇,不时看看这儿悄悄那儿。而萧陵容心中则是想着事,两人默契地都没说话。
      待把此事禀告父皇之后,云香阁想必是会开不下去的,如此便能给予萧岐一击了。
      
      到了御书房待宫人通禀之后,大太监曹进忠便出来对他们说道:“圣上请二位进去。”
      他脸上带着笑,目光端正,并不过多落在拓拔嫣身上。
      
      萧陵容把他的样子收入眼中,目含深意。
      上辈子这狗奴才背叛了父皇,投靠了萧岐。她不知现在他是否已经变成了萧岐的人,但看他这滴水不漏的样子,果真是个人精。
      不过,她暗中在父皇身边安排了自己的人,若是他有什么动作,迟早会暴露出来的。
      
      她收回目光,和拓拔嫣一起进去。一进门,坐在龙椅上的庆元帝便露出笑容道:“老七来了,你不是在泓山书院待的好好儿的吗,今天怎么回来了,是不是又闯祸了?”
      
      他话音落下,这才看到萧陵容旁边的人,微微眯起眼来:“这是?”
      萧陵容道:“父皇,这是西夷公主。”
      
      “西夷公主?”庆元帝打量的眼神落在拓拔嫣身上,有些锐利。
      拓拔嫣朝庆元帝行了一个西夷礼节,开口道:“圣上,我确实是西夷公主拓拔嫣。之所以会先于使团之前到大梁京城,都是因为我太贪玩才偷跑出来的。”
      说完,她把脖子上带的一条项链摘下,双手捧着示意道。
      “这是我西夷皇室的信物,圣上可凭它来确认我的身份。”
      
      宫人接过项链呈上,吊坠是一方小印,庆元帝仔细看过之后缓缓开口:“这是怎么回事?”
      这便是确定信物为真的意思了。
      于是萧陵容便把云香阁一事说了。
      “竟有此事?”庆元帝面上有些怒气,转向拓拔嫣,“公主放心,我大梁必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萧陵容心中勾唇一笑。
      有了父皇这话,云香阁必然是保不住了。如此,也不枉她费尽心思地救了拓拔嫣了。
      
      “既然使团未到,公主便先住在驿站之中吧。朕会派人陪同,公主这几日可以现在京城中游玩一番。”庆元帝道。
      
      拓拔嫣笑道:“多谢圣上,只不过我初来大梁,对陌生人熟悉不起来。陪同的人,可否由我指定?”
      庆元帝挑眉:“你想要何人?”
      
      萧陵容心中有点不太好的预感,果然接着便见拓拔嫣莞尔一笑道。
      “我想要,七殿下陪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①长垛:指远距离的箭靶,也指远射。(刚刚忘了标QAQ)
    今日更新达成~还有上章男主梦到的称呼也小修了下~
    另外暗暗吐槽一句,我想让男女主快点谈恋爱啊啊啊
    今天晚上跟小姐妹去夜市大吃了一顿(变肥警告),于是更的有点晚了(不要打我呀~)
    另外,最近女神的新文肥了,我今天去看超级快乐。然后我忽然想到自己以前不写文还是读者的时候,追的大大有些更新不稳定,现在想想有的是不是也去追文了哈哈哈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