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容王是女郎

作者:植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三章 怦然

      谢庭安半垂着眼,清冷的眼神带着探究之意落到了面前之人身上。
      乌发盘成一个简单的发髻,仅用一点茉莉银钗作为点缀。眼前人墨发雪肤,瞳眸黑白分明,如一泓清泉,配上这一身浅蓝色的罗裙竟然丝毫看不出违和之感。
      
      谢庭安晃神了片刻,才认出这人竟是萧陵容。
      从来不知,他,竟生得一张如此雌雄莫变的面容。
      
      认出了马车里的人竟然是谢庭安之后,萧陵容心中不知道怎么,骤然一紧,连忙放开捂住他薄唇的手。
      “你……”他蹙了蹙眉,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萧陵容分神慌乱之际,耳朵蓦地一动,听到一阵杂乱无章的脚步声正从楼中慢慢靠近门口。
      
      萧陵容方才刚装病摆脱龟公不久,就被他们的人发现了。她只好随便破了一个空房间的门,打开窗子从二楼跳了下来。谁承想会落到这辆马车上,还是谢庭安的马车?
      
      云香阁的人将要追出来了,发现她在这辆马车上也不过只是时间问题,须得尽早离开。
      
      她长睫一颤,当机立断道:“这其中具体情况,我稍后再和谢兄解释,现在谢兄可否让车夫先驾车离开这里?”
      
      车夫看向谢庭安,他心神方定,又深深看了萧陵容一眼,这才挥手示意车夫驾车。
      
      马车缓缓的驶离这条花红柳绿的街市,萧陵容掀开车帘向外看去,只见云香阁的一群龟公追了出来,在门口搜寻片刻后却一无所谓。
      
      她稍稍舒了口气,安然坐回马车之中,却正好对上了谢庭安的眸子。
      “呃……”萧陵容心道不好,她现在身着女装,若是落到了陌生人马车上,完全不用担心身份会被暴露的问题,现在竟然叫谢庭安撞见了,自己又该如何向他解释?
      
      万一他误会自己是女装癖怎么办?
      还有之前和楼景棠在一起的时候被撞见的那种十分具有误会性的场面……
      萧陵容顿时感觉到了一阵头痛,真是,有嘴也解释不清楚啊……
      
      不知道该从何说起,萧陵容舔了舔唇,尴尬笑道:“咳咳,那个……谢兄你还没走啊?”
      
      谢庭安清凌凌的目光看了她一眼,淡淡掀了掀眼皮,不答反问道。
      “殿下怎么如此打扮?”
      
      “我……此事说来话长,总之谢兄你不要误会。”萧陵容讪讪道。
      
      “在下没有什么可误会的。”他神色疏离淡然,“不过如果殿下想要解释,那在下也洗耳恭听。”
      
      “我……其实……”萧陵容支吾了一下,想了想如果让他知道拓拔嫣的事似乎也没什么大碍,于是便道,“我是为了救人才这么穿的。”
      
      谢庭安缓缓挑眉,探究的眼神落到她身上。
      “救人?”
      
      于是萧陵容便把拓拔嫣被关在云香阁里,自己恰好撞见决定救她,并且同她换了衣衫的事说了出来。
      
      西夷公主?
      谢庭安面色清冷,琉璃色的瞳中有什么情绪一闪而过,宽袖遮盖下的手在扶手上点了点。
      “既然是西夷公主,那此事便非同小可了,殿下打算如何安顿她,是否要同圣上言明?”
      谢庭安微微抬眸,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萧陵容摇了摇头:“此事还是等见到公主问一下她的意见再做决定吧。”
      
      “对了,麻烦谢兄在朱雀大街停下,我好去同西夷公主汇合。”萧陵容还记得叫拓拔嫣他们在朱雀大街等着自己的事情,于是连忙道。
      
      谢庭安淡淡“嗯”了一声,吩咐车夫道:“在朱雀大街停一下。”
      车夫恭敬地应声道:“是,公子。”
      
      安宁街同朱雀大街离得并不远,马车里沉寂下来没多久就到了。
      萧陵容跳下马车,一眼就见到无双和拓拔嫣主仆站在朱雀大街上最显眼的摘星楼前,连忙朝他们走过去。
      
      拓拔嫣一眼就看到了她,面色一喜连忙迎上来道:“你终于来啦。”
      
      萧陵容点点头,眼神扫过无双。无双正搀扶着仍在昏迷中的侍女阿琼,站在那里面色沉静的朝她微一颔首,示意他们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萧陵容这次转向拓拔嫣,道:“公主。”
      拓拔嫣胡乱点了点头,担忧地看着她:“你没受伤吧?”
      天知道不过是一刻左右,她感觉像是过了很长时间一样,等的很是心焦,生怕眼前之人为了救她出什么意外。
      
      “无事。”萧陵容微微一笑道,“公主,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大梁的七皇子萧陵容。”
      “啊,你……”拓拔嫣微微瞪大了双眼,有些吃惊。
      她早就看出萧陵容出身名门世家,没想到竟然是皇子么……
      原来他叫萧陵容啊。萧陵容,萧陵容,真是个好听的名字。
      
      想起自己前来大梁的目的,一丝欣喜漫上拓拔嫣的心头。
      那她岂不是可以……
      
      萧陵容继续道,“公主既然先于西夷使团到了京城,身边又没有得力的人保护,那我大梁就务必要负责公主的安危。还有在云香阁让公主受的惊吓,待我明日带公主进宫面见父皇,定会为公主讨回一个公道,公主意下如何?”
      
      拓拔嫣眨眨眼,乖顺地点了点头。
      他话里的意思都是为了她好,她当然要同意啦。
      
      “那便好。”萧陵容展颜一笑,“之所以今日不带公主进宫,全因为天色已晚,宫门早已关闭了。我找人将公主安顿好,今日还要委屈公主一晚了。”
      
      “没事的。”拓拔嫣摇摇头。
      他安排的地方,定然不会差到哪儿去的。再说了,有他在,她就安心多了。
      
      萧陵容看向无双:“无双,带公主去我在白虎大街的宅子暂住一晚,务必要好好保护公主的安危,公主有什么需求也要尽量满足。”
      
      “等等,你,你不和我一起过去吗?”拓拔嫣越听这话越不对,连忙出声问道。
      
      萧陵容一怔,有些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我如今在书院中进学,晚上有宵禁必须回去的。公主放心,我的贴身护卫无双会保护你的安危。”
      就算不论宵禁,她一个皇子同她外邦公主住一个宅子里,若是传扬出去也于理不合。
      
      面对着她的脸色,拓拔嫣脸色通红,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有些懊恼的由无双领着走了。
      她,她在想什么啊……
      
      白虎大街离此不远,走约摸一刻钟的时间就到了,再加上有无双在,萧陵容还是很放心的。
      目送着他们的身影消失在街头,她转身想要随便租辆马车回去,却见那一辆简朴的马车依然停留在原地。
      
      谢庭安他,还没走?
      萧陵容抬步往回走,走到马车近前正欲出声问询,一道清浅的声音却在她之前从马车里穿了出来。
      “宵禁快要到了,殿下上车罢。”
      
      她一愣,顿了顿反应过来,面色一喜。
      他这是在等她?
      
      萧陵容手脚利落的上了马车,却见谢庭安半合着眼靠在车壁上,即使是在假寐也显出了那一丝不苟的优雅。
      
      连带着萧陵容进去之后也正襟危坐,姿势不敢有一丝歪扭。
      
      谢庭安慢慢睁开眼,露出那一双寒潭似的眸子,扫过萧陵容一眼,这才缓缓道。
      “殿下安顿好了?”
      
      “嗯。”萧陵容唇边带着笑,“多亏谢兄等我,要不然我还得自己去找辆马车呢。”
      
      谢庭安仿佛对她的感谢并不放在心上,眼神一直落在她身上,却一言不发,脸色有些肃冷。
      
      萧陵容顺着他的视线看过来,发现自己身上竟然还穿着那身罗裙。
      坏了。
      她着这一身女装,该如何进书院啊?
      
      “我……”萧陵容心中一急,叫谢庭安撞见自己穿女装还不够,还要让其他人也看见吗?
      自己只顾着拓拔嫣了,竟忘了身上的衣裳,这该怎么办啊?
      
      她面上的焦灼之色全都落入了谢庭安眼中,他眉头一蹙,声音清冷。
      “我这里有一套多余的衣物。”
      这辆马车是他除了谢家马车之外用到的次数最多的马车,上面备了好些常用物事,以防万一,衣物自然也是有的。
      
      一套崭新的白色锦袍被递到了萧陵容面前,她惊喜道:“多谢谢兄了。”
      
      只是接过之后,她顿时又想起了什么,有些犯了难的看向谢庭安。
      她可是真正的女儿身,一脱衣服这个秘密就会立刻暴露,根本不能让他知道的,可是马车空间就这么大,总不好叫他出去吧。
      
      谢庭安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脸色有些发沉,看了她一眼之后半侧过脸去,闭上了眼睛。
      
      萧陵容见状,咬咬牙只好开始换衣服。
      这应该是他能做的最大退让了。不过她相信谢庭安,他是个君子,应该不会做偷窥的事的。
      
      虽然心里这么安慰自己,可萧陵容根本没在寒枝之外的人面前换过衣服,她只好尽量加快速度,让这一段尴尬的时期尽快过去。
      只是在这狭小的空间里,温度似乎有些渐渐地攀升了。
      
      呼,她长舒一口气,捂捂有些发烫的脸颊和耳根,终于换好啦。
      “我好了,谢兄。”萧陵容整整衣摆出声道。
      
      耳边窸窸窣窣的声响终于停下,谢庭安缓了半刻之后才睁开了眼睛,接着映入眼帘的便是萧陵容那原本白玉一般的脸色渐渐染上一丝薄红色,看上去竟然有些奇艺的美感。  
      尤其是,她穿在身上的,是自己的衣服……
      
      他长睫猛的一颤,半垂下眼睛遮去了眼中的情绪。
      “嗯。”他淡淡应了一声,声音沉沉。
      
      萧陵容瞅瞅他的神色,似乎并不愿同她再多聊些什么,只好乖乖的保持安静。
      更何况经历了这么一段有些尴尬的插曲,她也需要调整一下自己的心绪。
      
      马车行驶在宽阔的街道上,平稳得很,一点也不感觉颠簸。她靠着车壁上,竟然渐渐漫上了一丝睡意。
      唔,这一天可真累,她好困啊。
      可是,这么睡过去,又好像不太好的样子……
      萧陵容半睡半醒,始终保留着一丝理智,看上去同周公挣扎斗争的十分艰难。
      
      谢庭安余光瞥见角落里的她神色迷蒙,却始终不愿入睡的样子。不知怎么竟然鬼使神差地慢慢靠了过去,长指伸出点在她脖颈后的一处上。
      那个穴位是睡穴之一,可让人安然入睡,于身体无碍。
      
      这个动作做完之后他才反应过来,触电一般的收回了手,一向冷清的神色也被懊恼取代。
      他在,做什么?
      
      那种酸软不堪的情绪又溢满他整颗心脏,谢庭安垂下眼去,视线落在了萧陵容面上。
      
      被点了睡穴的她安然陷入了睡眠之中,面色红绯,五官看上去竟然少了一丝男子的凌厉,多了一丝女性的柔和。
      
      谢庭安不觉有些失神,心中竟然怦然一动。待到视线下移落到她喉间凸起之时,才猛然回神。
      该死,他在想些什么?
      
      萧陵容这个才认识不久的人,竟然能一再影响他的心绪?
      他袖中手渐渐握紧,面色越来越冷。
      萧陵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日更新√,快夸我嘿嘿嘿~
    男女主糖渣达成(应该是糖渣叭哈哈哈)
    最近因为天气多变的原因,作者君宿舍变成了感冒重灾区,一人还好两人轻感三人重感(包括本鸽鸽),惨兮兮~
    这两天因为这个重感冒,仿佛睡神附体。一天二十个小时在床上,能睡十八个小时,不过还是挤出时间码完了今天这略肥的一章,二次求夸QAQ
    今天精神头稍微好点了,不过还有些咳嗽和流鼻涕嘤嘤嘤。这章码的有点仓促,如果有错别字和语法不通的地方,欢迎小可爱指正捉虫~啾~
    (我好能bb啊哈哈哈)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