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仙宠妃

作者:闲亚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 章

      徐小鱼惊得差点摔了一跤,但她赶紧稳定心神,冲出内堂,这才看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正站在门外,手里捧着一本帖子,想来便是刚才发出声音的人。
      
      他衣着样式朴素,用料却极为讲究,神情镇定,彬彬有礼。徐小鱼上下打量一番,便猜到此人必是大户人家的仆役——那还能有谁,肯定是那六王爷家的。
      
      如果她刚才没有听错,这老人喊的是“聘帖”,莫非这王爷真想娶了她不成?虽然其中逻辑完全无法理解,但她仍然忍不住在内心感慨一声:原来这“天眼”能力,还真有几分准头。
      
      可惜的是,她绝对不想跟这个可怕的人沾上一丁点关系。早前她就已经打定主意了,这一世,她要离“复仇”这两个字远远的,也要离那个害她家破人亡的皇室远远的。什么预言,什么“天眼”,什么臭屁王爷,她才不要理会呢。
      
      于是她努力摆出一副礼貌的微笑表情,对老人道:“王爷的好意心领了,但我现在年龄太小,还没考虑过婚姻的事情,还请王爷高抬贵手,另寻佳偶……”
      
      她话还没说完,那老人便皱着眉头打断了她,一脸鄙夷:“姑娘说什么呢?你看清楚了,这是工作聘帖,不是婚礼聘帖。”
      
      徐小鱼定睛一看,才意识到这帖子是暗青色的,而不是红色。她懊恼地拍了一下脑袋,感觉脸上烧得厉害。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让她昏了头,一时间没看清楚。否则,这么简单的区别,以她一个半仙的观察力,怎么会看不出来?
      
      她尴尬地咳了一声,红了脸讪笑着,伸手将那张帖子接了过来。打开帖子,只见上面写了几行大字:“特聘半仙堂徐氏为驻晋王府内法师。”下面按了一个红色大印,署名晋王尉迟清嘉。
      
      徐小鱼愣住了:“这是什么意思?”
      
      老人不耐烦地解释:“我家王爷要请你当晋王府的卦师,从此以后只为王爷一人算命卜卦作法祈福。”他见徐小鱼依然怔着没有反应,便补充道:“当然,需要你立刻搬到王府长住,吃穿用度不愁,日常奖赏也是相当丰厚的。”
      
      徐小鱼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一旁的老徐却急了,对老人说:“这位大人,我们先进去商量商量,马上出来,委屈您稍等一下。”说着,便一把将徐小鱼扯进内堂。
      
      “到底怎么回事?”老徐看着她的眼睛,“今天的你完全不像自己了,怎么犹犹豫豫、畏畏缩缩的?”
      
      徐小鱼叹了一口气,道:“舅舅,您知道我刚才开天眼的答案是什么?”
      
      老徐摇摇头:“我一早就问了,你没来得及告诉我。”
      
      徐小鱼道:“是‘嫁入王府’!您说,这‘天眼’之术到底靠不靠谱?这样的答案,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老徐却眼前一亮:“没错,看来这果然便是出路。”
      
      他见徐小鱼仍一脸迷惑,便道:“天眼是不会错的。你可知当年你母亲是如何将你解救出来的?十年前,灾祸发生一个月前,你母亲便一纸书信将我从江北召来京城,却又不许我去高府,只让我在城中找了家客栈住着,也不许我出门。”
      
      他停顿了一下,接着说:“直到灾祸发生那一天,她才让我去高家宅子的西边偏窗候着。你猜怎么着?我刚到那里,你就从天而降,刚好落在我怀里。我便赶紧抱着你跑了,这才救下了一条人命。”
      
      徐小鱼苦笑道:“这些我当然记得,我那时八岁,并不是八个月。”她露出了思索的表情,“难怪母亲一直忧心忡忡,做些奇怪的举动。现在想来,那些莫名其妙的安排,恐怕都是天眼的指示。”
      
      老徐点点头:“这一切指示,都是为了今天——我敢肯定,这便是复仇的关键一步。”
      
      徐小鱼小心翼翼地问:“您的意思是?”
      
      老徐眼睛发亮:“当然是答应下来,进入王府。毕竟害整个高家覆灭的罪魁祸首,就是当年篡夺了皇位,此时坐在龙椅上的那个人!”
      
      “接近王爷,也便是接近了你的仇人。”他补充道。
      
      徐小鱼愕然——是了,她倒是没想到,这六王爷不管怎么说也是皇帝的亲弟弟,便也可以算作仇敌那边的人了。
      
      不知为什么,她不由自主地在内心替他开脱,按照年岁看来,当年事情发生时,他也不过是个孩童,与阴谋大概没什么关系。
      
      但不管怎么说,如果能够接近王爷,那么距离真正的仇人,也确实更近了一步。
      
      她心乱如麻地想着,问题的关键是,她根本不想复仇,只想珍惜这来之不易的重生机会,好好地过自己的生活啊!
      
      老徐见她表情阴晴不定,便知她又犯了习惯性逃避的毛病,便嘴角一瘪,面上立刻显出了愁苦表情,眼中盈起泪花。
      
      “唉,我命好苦啊,亲妹妹被人害了,亲外甥女又不听我的话,这血海深仇,到底啥时候能报啊!”他呜呜咽咽地说着,眼看就要抹泪,哭天抢地一番。
      
      徐小鱼最怕他来这一套,但这一套也最奏效。她无奈不已,只好赶紧好言安慰:“好了好了,舅舅,我答应去还不行嘛。”
      
      几乎是一瞬间,老徐已经破涕为笑,擦了擦眼睛,便立刻像没事人一样,笑嘻嘻道:“我就知道,我们家小鱼最疼我了。”
      
      徐小鱼翻了个白眼,舅舅这一套屡试不爽,她再熟悉不过了。
      
      于是两人走出内堂,徐小鱼对那老人恭敬地行了个礼,道:“多谢王爷抬爱,我们便是却之不恭了。”她指了指老徐:“只是有个条件,这位是徐老半仙,我的半仙之术全是他教授的,如果王爷要聘我,那得把他一起带上才行。”
      
      老人道:“这倒无妨,王府地方大得很,多一两人也不算多。”他见二人点头应允,便道:“如此甚好,我便回去禀报,不出意外的话,明日一早有车来接二位入府。”
      
      徐小鱼赶紧行礼:“有劳了。”
      
      看着那老人上了马车离去,老徐美滋滋地哼着歌进了内堂,道:“走,收拾行李去了。”
      
      徐小鱼看着他的背影,心想:“先进去混一段时间,等捞够了钱就跑,管他什么复仇呢。到时候拉着舅舅一起出来享福,他才不会反对呢。”
      
      片刻之后,晋王府内。
      
      老人步伐匆匆穿过回廊,来到府东侧的一间书房,轻轻敲了敲门。
      
      门内传来一个阴沉的男声:“进来。”
      
      老人毫无声息地闪身进去,恭恭敬敬地对着坐在书房正中座椅上的人行了个礼。
      
      “帖子送过去了?”那男人站起身来,走到了亮处,显出真容,原来正是年轻的六王爷,尉迟清嘉。
      
      “是。”老人答道,“那个半仙答应得很痛快,明天就会搬进来。”
      
      “我就知道。”王爷冷笑一声,“市井小民,贪图钱财富贵,肯定巴不得有攀上王府的机会。”
      
      老人试探着问:“王爷,那封匿名信……”
      
      王爷并不答话,而是走到桌边,拉开抽屉,从中拿出了一个信封。那信封表面什么也没写,王爷从中抽出了一张信纸,摊开来看。
      
      “城东徐氏半仙堂,欲成大事,必除之。”他念了出来,然后对着老人说:“此信必有蹊跷。其一,写信之人知道我在谋划大事;其二,这徐氏半仙堂,倒还真的有两把刷子;其三,写信之人并未透漏任何信息,却悄悄将这信放在王府门口,他的目的是什么,还未可知。”
      
      老人道:“下属认为,对那所谓半仙,还是不得不防。”
      
      王爷点点头,道:“这我自然是知道的。”他转过身,重新在座椅上坐下,双手撑住下巴,陷入了思考。
      
      “我本想找个理由将这二人投入狱中,暂时控制起来,却没想到被那小丫头戳穿了。”他说,“不过倒是让我有了新的办法——不如直接放到府中看管,也省得再生事端。”
      
      他对老人说:“阿忠伯,你在晋王府服侍甚久,也跟随过先帝,我对你自然是信得过的。”说着,他把那信放在油灯上方,看着那纸燃烧起来,慢慢地变成了灰烬。
      
      老人道:“王爷放心,此事不会再有第三个人知道。”
      
      王爷点点头:“你在府中管事,记得对那一大一小两个半仙严加监视,如果发现什么异动,便来汇报于我。”
      
      老人行礼道:“下属明白。”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王爷看着桌上的灰烬,脸色一如冰霜,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翌日清晨,半仙堂里,徐小鱼已经和舅舅收拾好了行李,等待着王府车来。这舅甥二人生活清贫,半仙堂的收入也就勉强温饱,自然是没什么积攒,行李也少得可怜。
      
      徐小鱼的心里十分忐忑,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那个晋王府可怕得很,不知道藏着怎么样的危险。但老徐显然很兴奋,一边搓着手,一边不断踱步,看着门口,道:“怎么车还不来?”
      
      徐小鱼翻了个白眼:“舅舅,你要不要这么迫不及待啊?”
      
      老徐嘿嘿笑道:“拜托,咱不说复仇之事,荣华富贵就在眼前,总算要脱离这苦日子了,怎么能不激动?”
      
      徐小鱼心想:“也好,舅舅还是爱钱的,等我积攒够了,逼着他跟我逃跑,估计他也不会反对的。” 便敷衍地呵呵笑了一声。
      
      就在这时,晋王府的马车来了。别说这两个穷酸半仙平时没怎么坐过车,就算是普通的马车,也远远比不上此时二人眼前的华丽大车,看得二人瞪大了眼睛。
      
      那赶车人看这俩人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不免嗤之以鼻,催促道:“行李要不要搬?”
      
      两人赶紧手忙脚乱地提起行李,徐小鱼摆了摆手:“不用,没多少。”
      
      等上了车,老徐捅了她一下:“我自己露怯就算了,你小时候不是住在将军府吗?怎么也这么失礼。”
      
      徐小鱼撇了撇嘴:“那可是十年前啊,我哪记得那么清楚。”
      
      “你说你也是,半仙之术我教了你不少,怎么就赚不到钱?”
      
      “哇你还说,你教的那些都是什么看人神态啊,察言观色啊,坑蒙拐骗啊,胡搅蛮缠啊……”
      
      “半仙之术可是很玄妙的,你天资不行,不怪我……对了我不是传给你天眼了?证明我还是很有实力的!”
      
      “那有屁用嘞,那么耗费精力,还没赚几个钱,我就累死了!”
      
      两人就这么一路斗着嘴,直到大车在街道上拐了好几个弯,最终在晋王府门前停下。
      
      等进了王府,两人才真的被王府的气势镇住了。即使徐小鱼还有些小时候在将军府生活的记忆,但她也不得不承认,王府比将军府真是高级了不知多少,更大,更宽敞,也更华丽。
      
      不知道为什么,她感到了一丝威胁,便幽幽道:“舅舅,这王府,恐怕并非你我想象得那么简单。”
      
      就在此时,她的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轻蔑的女声:“头脑简单的乡巴佬,当然没见过世面。”
      
      听见这话,徐小鱼只觉得一阵火冲上心头,但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丝疑惑:这六王爷是京城闻名的黄金单身汉,怎么府中倒像是有个女主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徐小鱼:复仇NO!赚钱YES!早点摆脱那个臭屁王爷才好。
    尉迟清嘉:可疑的小半仙,我得防着你,别破坏我精心谋划的大事。
    作者:嘿嘿,早晚真香:D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