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忠一人耳

作者:梨衣不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吾心为聘

      仲夜床前烛光微,铜壶滴尽晓钟迟。
      
      残光欲灭还吹着,年少宫人未睡时。
      
      明日便是大婚之日,素来喜眠的少言却未曾入睡,呈大字躺在尚书府给自己布置的闺床上,偏头看着春居正在整理的大红嫁衣。
      
      凤冠霞帔,黼黻文章,华丽非凡,光彩夺目。
      
      不可思议的是,自己就要成亲了,第一世的时候自己连对象都没有谈过。
      
      说到这对象,因为古代的婚嫁礼数,自己已经半月有余未曾见到夙野。
      
      想要打探之事也毫无进展。
      
      春居整理好嫁衣,回头转身看见少言还未入睡,询声问道:“王妃很紧张吗?”
      
      少言思及过往,点点头,轻言道:“是有一些。”
      
      春居开导劝说:“王妃紧张也是情有可原,不过还是需得赶紧睡觉了,明日需得赶早,到时候王妃赖床,错过了时辰可不好。”
      
      “春居,你有没有中意之人”
      
      春居整理嫁衣的手顿了顿,一脸平淡道:“奴婢自幼被爹娘卖进王府为奴,接触之人少之又少,那来的中意之人啊~王妃快些安睡吧,不然明儿个可该起不来了。”
      
      “春居,我有没有说过你转移话题的能力越来越强了。”
      
      “可是王妃,奴婢所说的都是真话。且王爷可是人中龙凤,王朝女子无一人不想嫁给王爷,多少人羡慕王妃呢。”
      
      “那你想吗”少言玩心昼起。
      
      春居闻言惶恐,慌忙摆手解释:“王妃快别打趣奴婢了,王妃和王爷天作之合,岂能这般妄言。”
      
      看到春居惊慌失措的样子,少言顿感心下没趣。
      
      梳洗净面,闻着紫檀木散发出来的淡淡幽凉香味,幽幽睡去。
      
      夜深人静,有的人人安详入睡,有的人却……
      
      “小姐,不要做傻事啊!小姐”绿屏抱住疯狂吼叫的凤之舞。
      
      小姐已经被老爷关了半个月,整天以泪洗面。
      
      披头散发,妆容混乱,面色枯黄。此刻的她那里还有众人眼中的窈窕样子。
      
      “滚,我才是夙王妃,我才是,我才是,为什么。”
      
      疯狂吼叫过后,瘫软在地,面色悲痛欲绝,潸然落泪,逐渐成河。
      
      卯时
      
      少言就被春居,夏居,秋居,冬居,从锦被里叫唤起来,困极的不愿睁眼,便闭目仍由她们摆弄。
      
      梳妆到换上嫁衣已经是两个时辰以后。
      
      听到春居的惊呼,少言终于舍得睁开美目。
      
      看到铜镜里的自己,长长的头发挽起,庄重精致的凤冠,火红色的嫁衣显得皮肤更加娇嫩,红唇皓齿,俏鼻挺立,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不由得有些怔愣。
      
      春居由心而发:“王妃太美了。”夏居,秋居,冬居纷纷点头赞同。
      
      尚书夫人杨术推开门扉,顿在门口,看到如此动人的少言,眼角有些湿润。
      
      这些日子的相处,少言的心思单纯,自是看在眼里。
      
      自己膝下无子,早已把少言当做自己的女儿,短短半月,时日不长,感情却……
      
      半响调整好情绪,杨术走过去拉着少言的柔夷,看着少女倾国倾城的模样,轻言道:“言儿真漂亮。”
      
      短短一句,语重声长,叮叮咛咛。
      
      少言看着尚书夫人杨术,眼角微微发烫。回想自己初穿,为狐修炼千年,千年来未曾体验过人间冷暖,亲情与之更是奢望。
      
      于尚书府半月,尚书李纪尚书夫人杨术对自己倍感关怀,呵护有加。
      
      思及此,少言对着杨术哽咽唤道:“我会常回来看您的。”杨术闻言,喜极而泣忙应道:“不要哭,哭花脸就不好看了,尚书府虽然不及夙王府显赫,但是能护一方宁静,若觉委屈便回来,这儿永远是言儿的家。”
      
      少言感动点头。
      
      红披盖下,杨术牵着少言,亲自送到尚书府门口。春居搀扶着少言坐进夙王府前来结亲的花轿。
      
      十里红妆,锣声,鼓声,鞭炮声,声声震天,孩童奔走嬉闹。
      
      夙王府外,夙野身着婚衣,丰神俊朗,素来清冷的脸上今日挂有浅浅的弧度,耀眼得令人心神一晃。
      
      花轿刚落地,夙野便大步行至花轿前,踢了踢轿门,掀开轿帘,攥握住少言的嫩白柔夷,双臂托住公主抱起轿中人。
      
      众人见此,纷纷出声起哄。
      
      迎亲女眷却不由心下酸涩,夙王妃可真有福气,这嫁的是最尊贵的夙王,况且如此受宠。
      
      九海在旁惊呼:“王爷,这不合礼数。”话语未落,只见自家王爷抱着王妃踩过瓦片,跨过火盆。
      
      一时无语,抚额叹息,只好跟上。
      
      少言听到哄闹,九海的惊呼,心下有些紧张,柔夷不禁之间微湿。
      
      夙野察觉到怀中人的紧张,俯首倾耳,低语道:“别怕。”
      
      少言闻此,慢慢的放下心来……
      
      越过长廊,绕池堤。
      
      夙野抱着少言,身后跟着尚书府送亲的队伍及其夙王府的一干人等气喘吁吁追着。果然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这殿下抱着王妃这么快。
      
      直至正厅,坐在首位的皇上夙独和皇后孙凝以及居于身旁的夙趟和夙争,朝中重臣,看到丰神俊朗的新郎亲自抱着新娘子,皆不由得目瞪口呆。
      
      而后纷纷打趣道:“王爷还真是一会都等不及了。”
      
      孙嬷嬷被太后派遣来做傧相,连忙招呼夙野将少言放下。
      
      少言听到大厅哄乱,脸红的如同红墨染了一般,也幸得盖头盖住无人看见。
      
      夙野将少言放下,傧相交付牵红,两人手里各持牵红的一段。
      
      孙嬷嬷清嗓喊道:“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送入洞房。”
      
      走完冗长的一切流程,少言就被春居,夏居,秋居,冬居,孙嬷嬷送入逝居院内间等候。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
      
      周围突然寂静了下来,少言此时已经饥肠辘辘,但是不敢拿下盖头,毕竟这也是自己新婚,仪式感些好。
      
      回想刚来的时候,想着帮长渊占住王妃之位,待他寻到中意之人,自己便功成身退。
      
      后来种种,日渐相处,谁却能料定自己的心……
      
      两人唇齿相依的模样,相拥而依的模样,一幕幕浮现于脑海中。
      
      长渊似乎从未允诺过自己什么。
      
      正当冥思当时,门扉突然被人推开。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步伐沉稳,婆娑风中带来的涩味却是龙涎香。
      
      不对!
      
      这人,这个人不是长渊。长渊身上素来惯用檀木香。
      
      脚步声渐渐近了,少言屏住呼吸,直到视野看到一双红色流云靴。
      
      下一秒盖头被人大力掀开,少言倏然起身凝神施法瞬移到案桌旁,看向面前的男子。
      
      目光所及,两人皆惊愕。
      
      这是一张极近妖孽,美到异常的面孔,不似夙野的清冷高贵,不似夙趟的隽秀阳光,却别有一番观瞻。
      
      妖邪嗜血,嚣张狂妄,不可一世。
      
      对面的少女,凤冠霞帔,步摇轻晃,面若凝脂,唇若点樱,俏鼻红痣,由于惊愕,小嘴微张,娇嫩欲滴,本该怪异的纯洁与风情,共存一起,在她身上竟然意外和谐,说不出的魅惑力,该死的诱人。
      
      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正欲出手,突然一股凌厉箭风袭来,足下生力避让。还是被箭气所伤。
      
      弑均箭!
      
      院外传来渐近的脚步声,均是高手。
      
      看来夙野还真的是果如外界所言很疼他的小王妃
      
      此地不宜久留,随即掠窗离开。
      
      少言顿神期间,已被人拥进怀里。淡淡的熟悉檀木香,令人无端心神安稳。
      
      “弯弯可曾伤到”抬头映入夙野清冷矜贵的面孔,琥珀色的双眸,溢满了紧张。
      
      “不曾。”
      
      夙野将少言从怀里捞出来仔仔细细的将检查了个遍。确认安好无颐,方才发下心来。
      
      “九海!带啸影快速追查!”夙野面色阴沉。九海闻言拱手快速退下,捡起地上的弑均箭出了房门。
      
      少言捡起地上掉落的盖头,擦拭干净,重新披上。
      
      坐回内间榻上。
      
      何如花烛夜,轻扇掩红妆。
      
      夙野隐藏好情绪,修长有力,笔直分明的手拿过秤杆挑起红盖。
      
      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四喜非喜含情目,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少言看着面前这个男人,面若冠玉,银眸精致,长身玉立。
      
      这是要和自己携手一身的人。
      
      突然面前阴影笼罩,夙野俯身踞在在床榻面前,倏而回神,四目相对。
      
      这个姿势好像单膝下跪……
      
      夙野静思半刻,琥珀色的双眸诚恳盯着面前的少女,仿佛托了山河,拨开了层层涟漪,慢慢开口。
      
      “弯弯,吾心为聘,携手相持,汝可愿意”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