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忠一人耳

作者:梨衣不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风波逐现

      “满意。”
      
      想来是给自己个身份,不至于让天下人挑出错处,寻找了饭前闲话。这般如此倒也稳妥。
      
      “对了,我的钢琴和吉他呢?”昨日宴会结束已经是困极,也不知道被收到什么地方去了。今日也未在逝居院内看到。
      
      “钢琴?吉他?”夙野细嚼慢咽这四个词语。
      
      少言听到头顶疑问的语句,顿时激动从夙野怀里挣出来,完全没有注意到某人因为自己突然离开而不悦的神色。
      
      激动科普道:“钢琴就是昨天我弹的那个乐器,吉他是另一个类似琵琶的,但是它叫吉他。钢琴是西洋古典音乐中的一种乐器,有‘乐器之王’的美称呢,由52个白键,36个黑键和经书弦音板组成,意大利人巴托罗密欧.克里斯多佛利发明的。吉他呢又叫六弦琴,它的来历就更厉害了,可以追溯到公元前古埃及的耐法尔,古巴比伦和古波斯的各种古弹拨乐器。”
      
      少言说完看到夙野迷蒙的眼神,暗道糟糕,自己穿越到的这个架空时代,这里的人自然是不懂古希腊和欧洲文明,看来得换个说辞。
      
      正色道:“这些呢也是我以前的师傅告诉我的,至于吉他和钢琴也是他去世之前传给我的。”
      
      不知道他相不相信,可别被察觉。
      
      夙野闻言,眸光微闪随即隐去。
      
      半响后思虑道;“钢琴和吉他被母后暂时收走保管了,弯弯明日进宫便可取回来。”
      
      “如此甚好,到时候吉他拿回来了,我弹吉他给你听,我听春居说你精通各种乐器,但是吉他未问谙世事,你定是不太了解。”
      
      面前的少女闻言顿时心气渐松,完全没有注意到某人的异常。
      
      夙野看着面前小人儿,双双眼眉如弯月,两潭泓瞳似星辰,琼鼻娇俏红砂痣,丹唇含朱赛樱桃,声音笑貌露倾城。
      
      宠溺道:“好,长渊等着弯弯。”
      
      次日。
      
      露珠,沿着蒲公英和花草的叶茎纹路滚落,刚刚诞生的黎明在这浓浓的朝露中宛若缓缓蒸蒸的酒气,将一种无限醉意酣畅散开。
      
      春居正在纳闷今天王妃为何起得如此之早,便听到少言打着哈欠道:“春居,今日我要进宫。”
      
      春居恍然,立刻帮少言认真的梳妆。
      
      梳洗完毕,片刻之后,已经随着夙野坐在进宫的马车里。
      
      夙野打量着不停掩唇打着哈欠的少言,怜惜的揽过少言拥进怀里,少言寻了个舒服的体位,闭眼睡着回笼觉。
      
      行至宽巷处。
      
      突然,马车一个急促停了下来,外面传来兵器碰撞的声音。
      
      夙野观察到怀中人还在熟睡状态,放下心来。
      
      厉色询问道:“何事?”九海听到自家王爷愤怒的语调,顿时怂了,硬着头皮道:“王爷,前方两股势力交战,堵住了路。”
      
      “清路。”
      
      得到指令的九海,带着隐藏在暗处的影卫前行加入混战。
      
      片刻后,提着染血的长剑复命:“王爷,已清理干净。”
      
      夙野嗯声应后,马车飞速驶离。
      
      第一杀手组织,兰刹门。
      
      一个面带银色面具的男子依在软椅上,一身红衣,身姿欣长。
      
      眼神却专注于修长的手指把玩着的一块剔透的玉佩,玉佩质地上乘,上面赫然刻着一个夙字。
      
      倾刻,薄唇吐出两个字:“夙野。”
      
      软椅台阶下,一个黑衣男子拱手禀报:“主子,我们的人赶到时,已经晚了,只留有这块玉佩。”
      
      红衣男子嘴角勾起一丝阴沉的诡笑,不带一丝感情的声线开口道,“夙王大婚,本尊焉能不送一份大礼?”
      
      时光逐渐。
      
      京都百姓近来津津乐道,茶余饭后,口口相传的两件大事。
      
      第一件大事就是咱们英明神武的夙王殿下婚期将近了,另一件大事就是上元节宫宴打败月王朝第一美人成为夙王妃的女子。
      
      休闲午后。
      
      膳美楼大厅内,宾客络绎不绝,热闹非凡。
      
      “话说这女子容貌那叫一个绝世,真正的惊为天人呐,连号称第一美人的凤之舞都给比了下去,碾成渣咯,这不光人美,才气也十分了得。在那上元宫宴上一曲惊鸿,如余音绕梁,赢的太后赞许,简直就是九尾狐仙转世……”
      
      “王妃…”春居正要说话,却被正在认真听说书人,天花乱坠,如何云云自己事情的少言抬手打断。
      
      这说书先生,胡编乱串,到是歪打正着。
      
      如果让他知道我真的是狐狸魂穿来的还会法术,不知道作何感想。至于九尾狐仙嘛,遗憾的是我只有一条尾巴。
      
      嗯…想想就很有趣啊
      
      看到少言一手托腮一手品茶,听的兴趣正浓,春居只好噤声。
      
      王妃今日出府到膳美楼尝新出的糕点,结果遭遇这厮,可偏偏王妃还一脸兴趣认真听着,气氛高涨时还随着群众给说书人鼓掌。
      
      好不容易熬到说书结束,春居催促着少言回府:“王妃,我们赶快回去吧,王爷进宫也快回来了,到时候听汇报的人说王妃不在府中,这可如何是好。”
      
      为了顺应古代的繁文礼节,少言自从跟着夙野进宫回来后,便一直住在尚书府,美名曰尚书之女李少言,从娘家出嫁。
      
      “春居我都说多少次了,在外面就不要叫我王妃了,你这么聪明咋就是记性不好呢。”
      
      “是,小姐。”这不是喊顺口了嘛。
      
      “嗯~孺子可教~”
      
      少言闲适的品着蒲悦茶,入口清幽,冰冰凉凉,香而不浓。
      
      察觉到身旁小声嘀咕嘟囔的春居。
      
      半响搁下茶杯,满足道:“还有啊,你另一个缺陷,胆子太小了,得练练,我们才出来多久能有什么事儿,快尝尝这儿的茶,真的很好喝,嗯~~满足。”
      
      少女眉眼弯弯,一口软软的糯米牙,肤若凝脂,美人若兮。
      
      引得邻桌多名男子意乱神迷,心思飘忽,却不自知。
      
      春居看着安逸悠闲的少言,委屈道:“王妃不怕王爷,可是奴婢怕啊,王爷对着王妃如沐春风,但是对着别人就是千年寒冰。”
      
      少言掩唇吃吃笑道:“长渊这么厉害吗?说到底我还真的不怎么了解他,你且说与我来听听长渊的从前。”少言话音刚落,春居已经吓得哭出来。
      
      “去…去年在背后嚼舌根的丫鬟被王爷命人…拔…拔了舌头,扔进了军营充当军妓。”
      
      少言看到春居声泪俱下的模样,不禁嘴角抽搐。
      
      没理由啊……
      
      少言摸着下巴,思索片刻,呢喃开口道:“不对啊,他以前……”
      
      正在凝神思考的少言被春居肝肠寸断的哭喊生生打断了思绪。
      
      再看其他人已经神色各异的看向自己这桌,那眼神仿佛就像看见虐待丫鬟的娇纵女。
      
      ……
      
      “好啦好啦,我开玩笑的,不说不说,我不问了。别哭成吗,你又不是林妹妹,这般娇柔不禁吓。”少言面露无奈,素白的柔夷轻柔替春居擦着眼泪。
      
      遥想自己刚来的时候,春居动不动就下跪的性子和现在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不过这喜欢哭的毛病得改改,不哭的话就可爱了。
      
      见春居越哭越厉害,豆大的眼泪是越擦越多。果然,女人都是水做的。
      
      少言只好松口,“好啦 我回去回去,现在就回去,咱别哭了成吗?”春居闻言,方才停住眼泪。
      
      从袖口掏出银两放在桌上,这期间不过一瞬的时间。
      
      少言再次嘴角抽搐。
      
      这是将善变演绎得一流啊。
      
      本来还想再听听说书人讲自己故事来着。毕竟这也是第一次被当成明星的一样的感觉,挺微妙。现下也只能无奈起身。
      
      整理了衣摆,往门口行去,春居紧随其后。岂料刚跨出门扉就人大力撞到在地。
      
      春居回神连忙扶起少言,焦急询问:“小姐,您可哪里有事?”行即看向对面与自己一般打扮的绿衣少女,大声道:“你这人是怎么回事,这般不长眼睛,撞坏了我家小姐担待的起吗?”
      
      少言捂住差点被撞出内伤的胸口。
      
      小脸皱成一团,泪含目光道:“胸口疼。”
      
      看到捂住胸口的少言,深知自己闯祸的绿衣少女,连忙慌不择言道歉:“对不起,我着急赶路,你没事吧?”
      
      料想对方也不是故意的,即言辞恳切的道歉,也只能算自己出门没有看黄历了。少言软着语气开口道:“没事没事,你且忙去吧。”
      
      说完扶着春居便回尚书府了。
      
      因为胸口被撞伤,一连数日,少言在尚书府中静静养伤,未曾出门。
      
      夙野得知此事,火速前来尚书府,却被尚书夫人杨术拦在门外。
      
      登门不得,只能一连派人送了治疗的药,各式不同寻常见的补品,几乎要把尚书府堆满才能罢休。
      
      少言看着房里夙野给自己搜罗解闷,所堆积的吃食以及各式新鲜玩意。
      
      对着春居以及门口的丫鬟说:“你们要是有喜欢的,只管挑去。”
      
      这怎么也不像春居所述的暴戾之人啊。
      
      拔丫鬟舌头以及发配军营?
      
      他以前救我的时候,心怀和行径如此柔软。连小动物都不忍心伤害的人,怎么会呢?
      
      看来得留意留意。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京都民政局
    夙野 李少言{戳章}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