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忠一人耳

作者:梨衣不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来旨赐婚

      夙独看到太后失魂落魄的样子,心下担忧,便开口道:“今日上元节宴便到此吧。”
      
      随即领着皇后孙凝朝着沉吟殿太后居所前去。萧妃跺脚气愤,随即片刻也带着宫女婢子跟上。
      
      凤戴和蒋媛带着不甘愿的凤之舞离席而去。
      
      众位朝臣带领自家女眷逐渐散去,清河殿顷刻人烟顿静。
      
      回夙王府的路上。
      
      尊贵祥瑞的马车内,少言已经抵挡不住困意的袭来,伴随着马车舒适的摇晃频率,不停的点着小脑袋。
      
      夙野叹了口气,将面前的人儿捞进怀里,少言寻了个舒适的位置,双手穿过夙野的外袍环住精瘦的腰身,毛茸茸的脑袋搁搭在夙野的脖颈窝,发出一声舒适的呜咽,便沉沉睡去。
      
      怀里的少女,密而卷翘的睫毛,小巧挺直的鼻尖,细腻白皙透红点缀的砂痣,娇艳欲滴的红唇,绵长清浅的气息,淡淡的山茶花香。
      
      夙王府,逝居院
      
      阳光透过窗桕外,随风婆娑的树叶,斑斑驳驳照进房间内。
      
      床上的绝色少女,睫羽轻颤,迷糊睁开眼睛。
      
      随时在外候着的春居听到动静,立刻推开门扉走进来内间榻边,挂起帘幔,低声询问道:“王妃可是要起床洗漱”
      
      “现下是什么时辰了?”少女嗓音带着特有的软糯,夹杂些许起苏醒的茫气,软声询问道。
      
      “回王妃,巳时了。”春居扶住下榻的少言,缓缓搀至铜镜前,洁面后。拉开妆奁拿出梳篦开始梳妆。
      
      片刻之后,青丝半半挽,妆容淡淡成。
      
      只是寻常可见的装束,却觅天人之姿。
      
      春居呼声传膳,夏居,秋居,冬居鱼贯而入摆置好膳食。
      
      少言闲适悠然的享用着早膳。
      
      一派安好。
      
      突闻外边传来旨意,中黄门端着明晃晃的圣旨已到逝居院中,少言只好放下碗具,出门迎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闻尚书李纪之女李少言,性格娴熟大方,且秉性端淑,持躬淑慎。温脀恭淑,有闲柔之质,柔明毓德,有悦乐之美,静正谦虚,动谐珩佩之和克娴于礼。敬凛上元宫宴、曲动京城,与夙王堪称良缘美配。太后与朕躬闻之甚悦,特将汝许配夙王为正妃。一切礼仪嫁持,交由礼部与钦天监监正,择下月中完婚。钦此”
      
      宣读完毕,将圣旨交给少言,道了道贺喜词,辞了春居的谢礼,便拂尘甩袖而去。
      
      语气恭敬,这宫里的宦官倒是挺处事。话说回来这宫里的人这般会察言观色,自己以后成了夙王妃,也少不了一番虚与委蛇,声色犬马。
      
      “可叹,可叹。”
      
      “王妃可是有疑问?”
      
      少言摆摆手,进房继续用膳,春居众人虽有疑问却也没再发问,跟在旁边侍候。
      
      与此同时,丞相府一干人等也于院中跪地听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丞相凤戴之女凤之舞,琴技优越,其秉静容温婉,丽质轻灵,风华幽静,淑慎性成,柔嘉维则,深慰朕心,特赏赐黄金万两,珠玉百箱,绫罗千匹,以示嘉奖,钦此。”
      
      “之舞谢皇上赏赐。”
      
      躬身接过圣旨以后,凤戴送中黄门出丞相府,回即看向凤之舞,欲言又止道:“舞儿…”
      
      凤之舞面色苍白,呼吸急促,下一秒豆大的眼泪倾泻而下,眼神绝望看向凤戴,扑哧跪下,扯着凤戴的袖口宛若久逢甘露的人,哽咽道:“爹爹,舞儿自幼听从您的教导,从未懈怠。爹爹帮帮女儿好吗,求求您……求求您。”
      
      “小姐。”绿屏等一干丫鬟皆掩面随着凤之舞跪下。
      
      蒋媛看着自家女儿肝肠寸断,泪如泉涌的模样,心下一紧忙将人从地上扶起,心疼拥到怀里,安抚着凤之舞的情绪。
      
      求助看向凤戴开口道:“老爷。”
      
      “舞儿,皇上圣谕,此事已成定局。”凤戴沉声吩咐绿屏:“将小姐带回房去,没有我的指令不让小姐房门。”说完拂袖离开,不再看凤之舞与蒋媛一眼。
      
      黑,蔓延布满天空,无数的星挣破黑夜的帘幕探出来。
      
      夜深人未眠,灯火影阑珊。
      
      “老爷,真的没有转机了吗?”凤戴看了看自家夫人,眼角已有了隐约的纹路,年轻时乌黑的头发,已有了秋日的第一道霜雪,若隐若现,眼中饱含担忧。
      
      微微叹了口气,拉过蒋媛的柔夷,到床榻前坐下,两两想看,眸色厚重,好像一波三折的往事。
      
      轻轻开口道:“媛儿,我们成亲已有多久,快二十年了吧,如今,舞儿已经亭亭玉立,思及此,宛若看见媛儿当年灼灼芳华,与我携手之时,当年的我位不置丞相,一腔勇力,热血奋发,常无闲暇,未曾好好照顾你与舞儿,实乃我之过。”
      
      听此言,蒋媛缄默。
      
      当年的凤戴还只是一个小小的文部侍郎,人之清秀俊逸,惊鸿一瞥,一见钟情,再见倾心,后顾追随。
      
      但是蒋媛将门名媛,府第高亲岂会同意这门亲事。后来蒋媛不顾家里反对,执意追随凤戴,伴随他多年,一个位置一个脚印往上爬。凤戴也不负期望,官拜丞相,与蒋媛举案齐眉,从未纳妾,两人中年得女,生下凤之舞后,自然如同掌上明珠,仔细疼爱。
      
      “媛儿,夙王固然优秀,但于舞儿实非良缘。况圣旨已经颁布,岂能抗旨,太后之意已经是默许此事,为夙王中意之女衔上尚书李纪之女身份,这尚书李纪乃太后后家,今日我坦言于媛儿,就是希望能劝劝舞儿,我们的女儿资历优秀,容貌出众,何愁无有良人。”
      
      凤戴语毕,蒋媛声色一凉,少许道:“老爷为舞儿的顾虑,我会一一传达。”凤戴满意点头。
      
      “王妃,夜露寒重,当心风寒快下来。”春居焦急在逝居院中,朝着坐在屋顶上赏月的少言焦急叫喊着。同时低声吩咐着身旁同样焦急的夏居:“快去通禀王爷。”
      
      自己才出门取个糕点的功夫,王妃不知怎么已经跑到屋顶上面赏月。万一有个闪失可如何是好。
      
      “可是王爷还未回府,王,王爷。”夏居正欲回话,却见迎面而来的夙野。
      
      “下去吧。”
      
      春居和夏居见到夙野出现,接到指令,终于放下悬着的一口气,福身退下。
      少言听到声响看到院中,长身玉立的夙野,月光照在他那张雕塑般的俊脸上,将他的每一个轮廓刻画精致,更显得他清冷孤傲。
      
      琥珀色的双眸似两个令人深不见底的深潭,下一秒就要把人吸进去,神秘莫测,宛若仙人。
      
      有钱又有权,又这般好看。这人真是上帝的宠儿……
      
      正当少言盯着夙野失神的瞬间。
      
      夙野足下施力,劲风掠过,飞身已至少言旁边挨着屋檐坐下。
      
      少女回神男人瞬间已至自己身旁,不由得瞠目结舌。
      
      轻功!
      
      以前在手机上看武侠片的时候各种羡慕,如今总算亲眼见到。这速度简直堪比自己的瞬移术。
      
      看来,自己未来的夫君不仅仅,权势手握,天人之姿,还武功高强。
      
      “弯弯在想什么?”夙野察觉到少言看着自己发呆,询问道。
      
      正脱下身上的外袍给眼前的小人儿披上。岂料少言已经熟练的穿过夙野的外袍,柔夷环住夙野精壮的腰身,小脑袋靠在宽厚温暖的胸膛。
      
      嘟囔道:“天凉,我们抱团取暖吧。”
      
      夙野怔愣片刻,随即不由失笑,收紧怀抱将少言更深圈进怀里。
      
      “你抱我太紧了…”
      
      少言抬起脑袋,却不小心亲到了夙野的下巴,惊呼期间,舌头还不小心舔了一下。察觉到自己做了什么以后,少言顿时埋下脑袋,青丝未遮住的耳朵异常绯红,出卖了她的心跳。
      
      空气微妙的安静,夙野仿佛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一时之间喉嗓发痒,口干舌燥,眸光逐渐加深。
      
      鬼使神差间,他抬起她红扑扑的小脸,少言闭着眼睛,密而卷翘的睫毛轻轻颤抖着,如玉的小脸此刻红霞满面,面若桃花,少女淡淡山茶花的软香,俏鼻尖头的红痣宛若夙野心头的朱砂痣,最后,终于控制不住诱惑,唇落于她的鼻尖上,浅浅深深,慢慢向下,吻上了那令他朝思慕想的柔软之上。
      
      浅浅的吻,逐渐更深入的探索,呼吸逐渐加重。
      
      好久之后,少言的唇已经红肿不堪,夙野看着自己的杰作,嘴角扬起浅浅的弧度。
      
      “下次…下次不许这样了。”
      
      夙野闻言,微微挑眉,将人拥紧,仿佛要把少言契进自己的身体里。
      
      少言再也不敢挣扎,唯恐发生刚才的惨案。
      
      时光静静流淌,倒有些岁月静好的样子。
      
      “祖母唤本王明日携手弯弯进宫,弯弯可愿意?”夙野低沉的声音在头顶传来。
      
      “你会陪我去吗?”少言思忖片刻,幽幽开口道。
      
      “长渊自当陪同。”
      
      “对了,今天宫里传来的圣旨,上面写着尚书之女李少言,却是给我的圣旨,为何?”
      
      回想到今天的圣旨,心生顾虑,却也不好询问春居,但是夙野一天都未曾在王府,看来做王爷也不容易啊,事务繁忙。
      
      夙野闻言,开口道:“太后为弯弯安衔了一个身份,尚书之女。尚书李纪为人循规蹈矩,稳实厚重,且膝下无子,这般安排弯弯可曾满意?”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