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忠一人耳

作者:梨衣不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太后失仪

      夙趟看见此杯盏被震碎。只觉后襟一凉,立刻正襟危坐。饮茶不敢再多言半分,生怕自己的下场犹如此杯。
      
      这小美人赢了,为什么感觉三哥不是很开心呢?看来这不止女人的心思难猜,这男人也归如此。
      
      啧啧。
      
      夙独意外瞠目结舌,感此局势,看向孙凝,开口道:“这女子文采倒是不亚丞相之女,更言胜一筹或之。”孙凝轻轻额首,面露满意,表示赞同。
      
      不吝其言道:“臣妾也觉得不错,况张师长也出言赞誉。”
      
      “皇上,臣妾也觉得很不错呢。”箫妃见到,夙独与孙凝只言。不甘无视,嗲声开口道。口口期间,身体柔弱无骨的攀过来,胸前两团不时蹭着男人手臂。
      
      “是吗。”箫妃闻言面色一喜,却被人大力拂开。
      
      回神只见,男人不为所动,冷脸浮冰,仿佛碰到了什么脏东西似的顺了顺袖子。
      
      顿时面色难看,磨牙凿齿,不发一言。
      
      殿中众人纷纷不敢言语,生怕后宫秘事,东引自身。
      
      “方才朕与皇后已经进行商议,以月题诗,少言姑娘更胜一筹,下一题便由太后来出题。”夙独调整情绪后,宣布结果后,随即将话锋引向下一个题目。
      
      众人所有的目光皆凝向太后。
      
      太后鲜少出席宫宴,如今这上元节为夙王殿下选妃,也不知道会出什么样的难题呢?
      
      殿中一片宁静,少言的目光也随之看向主位的太后。身着一湘红色九凤朝阳宫袍,手戴寒玉所致的护甲,雍容华贵,未见双鬓斑白,眼神不见方才的沉寂只允人一种压迫与犀利,精神气十足。
      
      这李太后不知道为什么总给自己一种异样的感觉,先是冰凉幽静,继而压迫强势。
      
      难道常年礼佛的人对于这个双穿的人有排斥?但是一个人怎么会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
      
      奇怪。
      
      正当少言思考期间,李太后缓慢放下茶盏,幽幽开口道:“夙儿的音律乃我月王朝一绝,两位姑娘,无论其一人嫁入王府,琴瑟和鸣,必定是极好的。如此一来,这题便考音律吧。”
      
      李太后题引一出,凤戴和蒋媛便觉心下松了一口气,舞儿的琴技是由名满京都的第一琴师清月,亲自指点传授,虽不及夙王殿下,却另有一番造诣。京都女子同龄中尚,无人能出其右。
      
      凤之舞自请先行弹奏,含情脉脉看向夙野,嗲声道:“不知夙王殿下可愿将寒玉琴借与之舞?”
      
      “不愿。”
      
      夙野眼神盯着少言,缓缓吐出两个字。
      
      面若冠玉,目光一直凝视殿中亭亭玉立,不发一言的少女,未曾移目,低缓的语调不带一丝温度。
      
      殿中众人缄默,这夙王殿下还真是不给美人一点面子。
      
      少言眼神接汇到琥珀色眸光的专注,心下一阵茫然。
      
      他怎么了?
      
      夙独见气氛如此尴尬,为了缓解场面,招手对着身旁的中黄门说道:“去把国库里邦国上贡的倾以琴取来。”
      
      接着看向凤之舞,带有些许劝慰打着圆场道:“夙儿的寒玉琴未曾在此,便用番邦进贡的倾以琴弹奏吧。”
      
      凤之舞接过中黄门取来的倾以琴,压下心中的不甘和落寞,施礼言:“之舞谢过皇上赏赐。”语毕,嫣然施施入座于大殿中央,婢女准备的软垫上。
      
      素手抚上琴弦,纤纤玉指,轻拢慢捻,潺潺天籁倾泻而出,似一汪青峦间的清泉,清幽透凉,清逸无拘,仿佛让人置身于林间漫步,鸟儿呢喃,翩然蝴蝶,轻柔绚丽。
      
      突然曲风一转,琴声变得铿锵刚毅,宛若山洪海啸,惊涛拍岸江河入海,幽幽怨怨,时而高耸如云,时而低沉如呢语,时而缥缈如风中丝絮。
      
      久久静止。
      
      凤之舞抱琴起身,嫣然一笑。太后微微额首。
      
      夙独拍着手掌,爽朗笑道:“丞相之女果然名不虚传,琴技一流,这曲《凤求凰》美妙至极,赏黄金万两。”
      
      少言听到这么多钱顿时两眼放光,行吧,帝王有钱任性。
      
      “之舞拙技,皇上赞誉,不知少姑娘擅长什么乐器呢?”话锋一转,看向少言,眼角是掩饰不住的得意与自豪。
      
      方才让你赢了是侥幸。
      
      少言思虑片刻,这古代乐器好像自己真没有什么擅长的。
      
      便如实回答道:“没有什么擅长的,准确的来说,民女不会弹琴。”
      
      此言一出,嘲笑声四起,不知是谁在人群中说了一句:“山野村姑,指不定刚才的诗句也是通篇抄袭而来。”
      
      凤之舞听闻,面讽讥笑。
      
      毫不掩饰自己的得意,故作为难的开口道:“那这可如何是好呢?”
      
      眉目中,据是胜利者的宣示主权,仿佛自己天下第一,无人能与之相媲美。
      
      胜过少言不过碾死一只蚂蚁这么简单。
      
      “行端,你觉得谁会是胜利者?”
      
      一直静默在旁饮酒不曾言语的夙争,把玩着手中的精致浅口杯盏,淡淡开口询问站立于身后的行端。
      
      “属下不知。”
      
      “是吗?”
      
      嘴角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杯中美酿一饮而尽。
      
      夙趟正要开口,便见少言拱手向皇上请示寻取弹奏所需乐器,走出了殿门。
      
      急忙开口呼唤一旁的夙野,不忘胡言道:“三哥,你看小美人去哪?她莫不是放弃了?”
      
      夙野不待夙趟说完,倏然起身,朝着少言出殿的方向大步追去,健步如飞,转眼不见身影,快的令人看不清。
      
      只剩殿中一片疑问。
      
      这夙王殿下真是还半刻都离不开这位姑娘,自前者离开身旁至殿中,不过几步之遥,眼神从未离开半响,露骨直白,眸含深情。这不,才片刻取乐器的时间,竟直接追了出去。
      
      看来真是情根深种。
      
      少言出了清波殿,施展瞬移术来到清河殿后一个颇为隐蔽的死角,凝指施法,面前便出现了一架雅马哈的钢琴和面单吉他。
      
      看着自己想要的乐器出现,少言满意的拍拍手,意寻宫人帮忙搬走殿中
      
      措不及防间,耳边呼啸,风向急转,突然被人大力捆住束缚进怀里。
      
      待反应过来,抬头看见一双熟悉的银眸。
      
      “夙…”
      
      下一秒,未尽的话语声被淹没在铺天盖地的满是怒气的吻里,微冷的舌滑入口中,贪婪的攫取。
      
      夙野开始只是略带惩罚的吻,此刻,已经被甜美摄住,只想用力探索过每一个角落。
      
      这一瞬间的悸动,周围都寂静了……
      
      少言和夙野回来的时候,殿中众人皆发现了气氛的怪异。
      
      夙王殿下剑眉轻扬,好看的侧脸棱角分明,长身玉立,薄唇微勾。而旁边的少言芙蓉秀脸,双颊晕红,星眼如波,娇媚动人。
      
      理了理少言不服帖的额前绒发,轻声道:“去吧。”
      
      少女看着男人宛若酿满醇香酒醉的银眸,红了耳朵。
      
      呢喃道:“嗯。”
      
      夙野宠溺的揉了揉少言的小脑袋,随即回到座位,眼神却片刻不曾离开站立的小人儿。
      
      凤之舞在旁边,眼里早已怒火中烧,翻江倒海。蒋媛在旁边低声劝导:“舞儿无需动气,此局胜负已分,需得沉住心思。”
      
      凤之舞委屈道:“娘,女儿自持,岂料这狐媚三番五次勾引殿下,不过取个乐器的时间。”
      
      蒋媛一听,厉气严明开口训斥:“此乃宫中,需得谨言慎行,此话若被有心人听去,岂不是平招祸端。”
      
      凤之舞委累,低声应道,便不再言语,一双宛若淬毒的眼神,尽数射向少言。
      
      夙野刚刚入座,夙趟忙凑过来,好奇问道:“三哥,你心情愉悦??”夙野闻此眼神一凛,夙趟顿时噤声。
      
      心下却暗暗腹诽,行吧,这瞬间寒冰与燎焰也只有小美人能受得了你。
      
      “少言姑娘,你的乐器可曾…”孙凝还未说完下文,便见宫女和太监抬进来一个类似乐器的物件,一个形似琵琶却不是琵琶,至于另一个,从未见过。
      
      心下疑问道指着钢琴和吉他道,诧异道:“这便是你的乐器?”
      
      少言轻声应道是。“回娘娘的话,这确是民女演奏所需用乐器。”
      
      李太后在一旁早已不耐,不悦开口道:“那便开始吧。”
      
      少言微微福身,看向夙野示意让他放心,婉婉入座到钢琴前,凝气深思。
      
      玉手轻佻。
      
      只见那纤纤玉指在琴键上飞快的演奏着,行云流水般从指间倾泻,琴声徒然在大殿中响起,蜿蜿蜒蜒,百折千回,形似一对爱而不得,潸然泪下的恋人,细腻颠沛,慵懒悠然,苦涩甜味,黄粱一梦,汩汩韵味……
      
      银眸时时刻刻盯着少言,闻此曲。
      
      心魂皆震撼。
      
      半刻后,众人宛若从梦中惊醒,气氛乖张的静默。
      
      这个从未见过的乐器,它的声音也是闻所未闻,为什么会…会如此扣人心扉,为何会如此难受……
      
      “这首曲子唤何?”李太后目含泪光看向少言,
      
      声音颤抖,字如珠玑。
      
      众人惊觉,孙凝和夙独正要开口,却被李太后抬手打断:“你说。”
      
      “这首曲子名唤梦中的婚礼。”少言慢慢开口。
      
      李太后听闻后倏然起身,竟不顾宴会礼仪纪度,步履阑珊离席而去,其神色落寞,孙嬷嬷若干宫女连忙跟上。
      
      “这?”
      
      只剩殿中哗然倾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早安
    每一天都是自己的小锦鲤
    求收藏哎~~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