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忠一人耳

作者:梨衣不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上元佳节

      夙王府 书房。
      
      申时,火红的晚阳光照,怏怏显在树上,树影逐渐拉长。
      
      九海着手点上油膏灯,书房一片静谧祥和。
      
      夙野端坐于书案前,修长的手里拿着一本书籍凝思观看。
      
      眉目如画,丰神俊朗。
      
      九海推开门扉,少言踏足入目这样一幅唯美的画面。
      
      当真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果然,好看的人无论做什么都赏心悦目这话说的没有一点毛病。
      
      许是少言的目光太过于炽烈,自己入了迷也不知道。
      
      夙野半响没有感知到对面小人有所动作便放下书籍,顿时,两人目光交汇。
      
      不知为何,绵延悠长,弯弯转转。
      
      琥铂色眼瞳中倒映着少女痴迷呆愣的模样,半刻少女清醒过来,脸却渐渐红了起来。
      
      太没出息了,居然看美男看入迷,捂脸转身,好丢人是真的。
      
      夙野见少言留一个窈窕倩影给自己,随即不由轻笑出来。
      
      男人音色低沉,笑声爽朗,少女听闻更是涨红了脸。
      
      放下书籍,起身至少女面前,俯身握住少女小小的柔荑慢慢拿下,慢慢露出一张芙蓉秀脸。
      
      双颊晕红,星眼如波,俏鼻上一颗小小的红痣,清尘出丽中更增入骨的俏媚。
      
      端的是云袖轻摆招蝶舞,纤腰慢拧飘丝窕,令人意乱神迷之态。
      
      他身穿一件月白色锦袍,腰间绑着一根白色虎纹腰带,一头乌黑光亮的头发,一双琥珀色双瞳,身躯挺拔,当真是玉树临风,风光霁月。
      
      “王爷,您叫我取……”
      
      听到声响,少女霎时清醒过来,只觉指尖灼热的温度,挣脱男人的手掌,再顾不得其它,落荒而逃。
      
      ……
      
      空气的微妙,令顿在门口的九海,后襟一凉。
      
      自己是不是打扰王爷的好事了,蓦然,夙野眼神一凛如同凌厉的箭射向九海。
      
      果然。
      
      独处被打断,心情不爽的夙野,不悦道:“何事?”
      
      长腿挪步行至案前,坐回位置,靠回椅背,面容恢复清冷,语句薄凉。
      
      “回王爷,方才你吩咐属下去取的服饰,属下已从万玉阁取回,送到逝居院。”
      
      九海低声回禀道,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望能翻篇刚才发生之事。
      
      “九海,本王已有些时日未去看望追风,你便以本王名义前去探望几日罢。”
      
      座上男人,手里把玩着精致的五彩花神杯,完美雕刻的唇线轻启,说出来的话令九海的心沉到谷底。
      
      追风是谁?
      
      追风是夙野养的一匹汗血宝马,骁勇善战,桀骜难训,极具灵性。
      
      当日追踪围猎追踪,速度不亚□□.捷的狼王。
      
      但它的性子傲娇,平日里让人给它净身都要夙野在旁陪同,以免它不见夙野而伤人。
      
      思及此,再结合刚才所犯下的罪孽。
      
      九海根本不会觉得王爷会陪自己去洗马,绝望躬身行礼道:“属下遵命。”
      
      算了,自己还是去找坎神医提前预约好病号吧。
      
      少言一路低头狂奔回逝居院。
      
      专注奔跑低头思考的她未见前方迎面而来的人影。
      
      直面撞上,额面痛极,正要开骂。
      
      耳边骤然响起一道温和的声线:“姑娘没事吧?”
      
      寻声抬首见一个翩翩公子。
      
      内心直发感叹,古代养眼的小哥哥也太多了吧。
      
      对方身着栗色玉锦袍子,腰间着鎏金涡纹带,如风般的长发,一双古谭般的眼眸,身材比例完美,气质温文尔雅。
      
      身后跟着一个侍卫,一身黑衣,面瘫脸。
      
      无情中自带点凶像,目测武力值不详。
      
      这里是夙王府,能进来的肯定也不是一般人,还是走正常程序。
      
      “没事,那个,不好意思啊,有点急事,方才跑太快了,没注意看路,没撞伤公子吧?”
      
      伏低做小状态,面带讨好意味的看向面前的儒雅男子。
      
      俗话道,伸手不打笑脸人。总归不会叫你的侍卫抓人吧。
      
      面前的少女,面若惊鸿,袅娜娉婷。
      
      冠以在旁人面上的献媚,自己向来反感,奇怪的是,此时此刻却没有任何的不喜。
      
      半响,轻言道:“无妨,姑娘安好便可。”
      
      正在前往书房寻找夙野议事,行过荷花池长廊,措不及防惊愕期间,怀里闯入一抹馨香,低头瞧见一抹雪白的脖颈。
      
      惊愕之余,待怀中人退步抬首,便见到一个天人之姿的面孔。
      
      冶容多姿鬓,芳香已盈路,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仿佛,普天壤其无俪,旷千载而特生。
      
      薄厚有余,精致诱人的樱唇微启,竟是在询问自己伤势有否。
      
      这般容貌与言径,莫非就是夙野要娶之人正要开口打探云云。
      
      少女先开口道:“公子若是无事,小女子便先行一步了。”
      
      而后拱手做礼:“告辞。”
      
      闻此,夙争额首,正要开口回辞,已然不见少女娇俏的倩影。
      
      带着行端前往书房,到达之际,门口未见一人,径直推开门扉而入。
      
      正见书案前认真看书的夙野,不禁打趣道:“夙王这书房如今也不让一人侍候,真如外界传言夙王寡欲。”
      
      夙野闻言挑眉,放下兵书,回怼:“也没听说争王殿下竟有如此八卦的另面。”
      
      继而拿起兵书,继续观看,话语接问:
      
      “何事需得争王亲自来我王府?”
      
      夙争闻此言,话锋一转,戏谑:“你我兄弟之间,情谊往来,何须说得如此薄凉?”
      
      言过半响,夙野置若罔闻,不言半句。
      
      夙争不再打趣,正色道:“母后担心你,派我来打听打听究竟是哪方女子,竟然能让你亲自请旨父皇赐婚?”
      
      夙野的生母与夙争的生母乃是闺中密友,及笄之年,同入后宫为妃。
      
      夙野生母路纯生下夙野后血崩,抢救无效,撒手人寰,与世长辞。
      
      皇帝故将还在襁褓里的夙野交由夙争生母当今皇后孙凝抚养。
      
      孙凝陆纯姐妹情谊,心疼其余,更疼爱些。
      
      继而,夙野和夙争虽非同一生母,自幼一同长大,却也感情深厚。
      
      听闻对方所问,男人脑海里浮现出一张,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小脸。
      
      再度放下书籍,勾唇轻笑:
      
      “明日便见分晓。”
      
      翌日,清晨鸟鸣钟,暖阳初升起。
      
      “都说了再睡一会,就一会,现在才何时?”
      
      少言扯着被春居拉拢的被角,不满嚷嚷道。
      
      春居不敢用力,衾被一会就被少女抢到,后者用蚕丝被捂住脑袋,裹成一个蝉蛹,翻身里侧接着入眠。
      
      只余春居,夏居,秋居,冬居面面相觑,只能心下着急。
      
      王妃再睡的话可赶不上进宫,这错过了时辰,王爷怪罪下来,可如何是好?
      
      自从少言答应“任职”后,夙野吩咐王府采办聘礼,王府内一律改口称少言王妃。
      
      春居顿时心生一计,低声在少言耳边轻语道:“王妃,您要是再睡的话,王爷就要被人抢走了。”
      
      半响,脑内思绪挣扎过后,锦被里的少女终于缓缓伸出小脑袋。
      
      目光惺忪,看向塌边焦急等待的春居,夏居,秋居,冬居。
      
      迷糊不情愿开口道:“行吧。”
      
      被人搀扶着缓慢下榻,趿了鞋,仍由四居簇拥到铜镜前给自己梳妆打扮。
      
      春居见少言起床,且无面色上并无不喜,终于放下担忧。
      
      内心暗叹,爱情果然伟大,王妃终于不再赖床。
      
      是什么促使王妃不再贪睡,是爱情。
      
      要是少言知道春居内心所想,一定会倒头继续接着睡。
      
      要不是为了报恩,替你们的王爷挡桃花,至于浪费宝贵的睡觉时间吗,事实再次有力证明,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将近末时,终于捣腾好了,少言看着面前欣喜雀跃的四只,觉得又饿又困又心累。
      
      “王妃定是今晚宫宴上最美丽之人。”
      
      四人看着面前的少女,越发觉得不似凡尘中人。
      
      淡扫娥眉,腮凝新荔,鼻腻鹅脂。
      
      少言看着铜镜中的自己,无力道:“我好饿。”
      
      好看能当饭吃吗。
      
      想想自己今天晚上可能还要对应对一堆妖艳货,好心累。
      
      不填饱肚子怎么行,打怪也是需要能量的。
      
      看着春居一脸吾家有女初长成的神色,无语开口道:“能不能别盯着我了,我好饿呀,有东西吃吗?”
      
      仿佛又回到了以前当狐狸的时候,吃了上顿无下顿,生无可恋脸。
      
      春居眼瞅着时辰快到了,便在少言的手里塞了些许水晶糕,歉意道:
      
      “都怪奴婢动作迟缓,眼下时辰快要到了,王妃先吃些糕点垫垫肚子,到了宫里,宴上有许多吃的,时间也来得及。”
      
      少言立马吃着糕点,大口咽下,语气轻快:“没有没有,都是我自己赖床,耽搁了时辰,何况你们还帮我化了美美的妆,应该是我感谢你们才对。”
      
      有吃的什么都好说。
      
      春居,夏居,秋居,冬居闻言,纷纷内心感慨,如若是别的主子怕已经降罪丫鬟办事不利。
      
      可是王妃却反过来安慰自己,此外,日常相处中,也从未刻意刁难,一点架子也没有。
      
      真是人美心善。
      
      外界传言王妃是村姑的,真的是瞎了眼睛!还说此次上元节宫宴,乃是为了王爷重新择妃。
      
      上天保佑王妃一定要是夙王府永远的王妃。
      
      一派温馨,被清脆的敲门声音打断,九海在门外道:“王妃,王爷已等候多时,特命属下前来接王妃。”
      
      春居走过去打开房门,回话:“王妃已经准备妥当。”
      
      语毕,一行人便送少言到达王府门口,再想到今晚之事,心下担忧。
      
      “好啦,没事,回去吧。”
      
      少言出声安抚,挥手道别后,便放下马车的帘子。
      
      九海一声清脆的吆喝,扬鞭抽去,棕马鸣声抖鬓。
      
      辘辘的马车声如同雨水敲打着晶莹的汉白玉,向着皇宫驶去。
      
      富丽堂皇的内饰,软垫之上,少女和男子相对而坐。
      
      实在是太饿了,少言继续吃着春居塞给的水晶糕。
      
      刚咬一口,顿时想到身边还有个活人,“王爷,你要不要也来一块?”
      
      随即伸出柔夷递过去一块,软声询问道。
      
      “本王不饿。”
      
      夙野哑声回,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少言。
      
      青丝半挽半披,挽住的青丝,簪着一只珠花的簪子,上面垂着流苏,少女吃东西时,流苏就摇摇曳曳。
      
      白白净净的脸庞,肌肤胜雪,腮帮鼓动,若隐若现的糯米牙,娇美无比、长长的睫羽,忽闭忽合,眉目流转,说不出的柔媚细腻。
      
      俏鼻上的一颗红痣空气中飘忽弥漫着淡淡的少女山茶花香,无端勾人心神。
      
      少言垂眸吃得正香,突然一只修长的手伸过,碰及嘴角冰冷的触感,顿而听觉一个沙哑的声音道:“沾到了。”
      
      大手慢条斯理帮少女,拂去嘴角的糕沫,而后收回。
      
      只余少女越来越绯红的面孔,以及某人嘴角逐渐加深的弧度。
      
      空气静到清脆的马蹄声,声声入耳。
      
      皇宫,清河殿
      
      殿内金碧辉煌,尊贵华丽,山珍海味,应有尽有。
      
      朝臣携带家眷应时而来,径相入座。
      
      少言和夙野到达殿外时,中常侍观觉少言脸色潮红,开口询问是否安好?
      
      这可是近日以来令人最好奇的女子,不出意外则是夙王妃,自然不能怠慢。
      
      少言闻言迅速摆手道无碍,话虽这样,只是面色愈发红了。
      
      中常侍片刻引领二人进入殿中,少言进殿后便被桌上的各类精美的糕点,吃食吸引住了。
      
      全然忘记方才尴尬以及忽略别人落在自己身上的各种目光。
      
      夙野瞧见少言贪吃的小模样,不由心下发笑。
      
      果真是单纯性子,这般爱吃爱睡,倒是无端喜人。
      
      殿中所有的人,则被这一对璧人深深震惊了。
      
      这是什么神仙颜值!
      
      夙王身姿挺拔,一身深紫色兽纹锦袍,越发显得尊贵无双,面容俊美,琥珀色的双瞳满含宠溺,令在座的妙龄女子娇羞面潮。
      
      他身旁的女子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香娇玉嫰秀靥艳比花娇,指如削葱根口含朱丹,集清纯与妩媚与一身,一颦一笑皆动人心魄。
      
      左下侧位置上的夙争观见少言,内心微讶暗道,果然是她。
      
      随即与夙野额首,意语示见。
      
      夙野带着少言到达位置上做定,少言柔夷着面前的精致盘端中,捻起一块晶莹雪亮花生酥,津津有味的吃起来。
      
      夙野在旁替她端茶倒水,失笑道:“慢些吃,没人与你抢。”
      
      语气温柔,仿佛怕吓到面前的人。,更引得旁人倒抽一口冷气。
      
      这还是清冷孤傲的夙王吗
      
      “天哪,小美人你是多久没吃上饱饭了。”
      
      早就对着少言和夙野招手的夙趟,待他俩入座后,正要打招呼,便见少言忙择吃起食物来,瞠目结舌道。
      
      “是不是三哥亏待你,啧啧,本皇子这三哥也着实小气了些,小美人不如你与本皇子去皇子府同住吧,本皇子的皇子府有好多好吃的…”
      
      话未说完便被夙野一个凌厉的眼神,顿时噤声。
      
      眼神暗示,好的,我闭嘴。
      
      您这还没娶呢,就这般宠溺?
      
      不远处,凤之舞几乎把手里的丝帕绞碎,姣好的面容上,嫉妒的有些扭曲。
      
      蒋媛察觉自己女儿的失态,出言安抚道:“舞儿莫急,切勿失了方寸,那女子莫过容貌占些优势,礼仪全无,想来也是只个花架子。”
      
      凤之舞看着大口吃美食的少言顿时心下安稳,哼,山野村姑!等会看你怎么和我斗,等着被我踩在脚下吧!
      
      温声谢诲道:“娘亲教训的是。”
      
      蒋媛闻言,拍了拍凤之舞手背。
      
      炷香时辰后,除主座外,殿中其位无一空虚。
      
      中常侍,在殿口尖身高呼:“皇上驾到,太后娘娘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众人纷纷起身跪地行礼道:
      
      “恭迎皇上,恭迎太后娘娘,恭迎皇后娘娘,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