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忠一人耳

作者:梨衣不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玉刹至尊

      呢喃的一句话飘过耳边,一直在脑中盘旋不散,少言觉得风都静止了,只剩下婆娑的树影在摇曳,但是没有了声音。
      
      她回抱住男子宽实后背的手,脱水般缓缓无力,呈直线的弧度重重垂落,姣好的面容苍白无人色,难以形容。
      
      声如碎玉,字如珠玑,“你在骗我,我不信。”
      
      夙野只能用力紧紧拥住怀里的少女,想要将其融进的血肉里,她颤抖的身子令他数年来毫无波澜的心,恐慌害怕,第一次有了悔意。
      
      时间静止了半刻,少言忽然想到了什么,蓦然用力挣扎了起来,直到脱出夙野的怀抱。
      
      她噔噔退了两步,抬首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瞧着这个自己从未看清过的男子。
      
      从刚开始的遇见,他背着箭羽披着月光,就连当时踩踏过树枝的窸窸窣窣的声音到现在都如此熟悉,时至今日还在泛着回音。
      
      再到后来他许她一个安稳,拥她入怀,告诉她我会护你一生无虞,让自己第一次觉得颠簸流离有了归所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芙蓉帐暖红烛温馨,他挑过红盖,蹲在在面前握住放在双膝紧促不安的手,他对着她许诺。
      
      过去的一幕幕多令人沉醉啊,她沉在蜜罐里,却忘记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情。
      
      新婚前的半月,春居还在时,一起在膳美楼听说书先生讲事,她催促她回府提起夙野时,躲闪惧怕的目光,再到后来整理凤冠霞帔时,刻意不提的话题。
      
      少言瞧着面前这个熟悉,看数千次数万次都令人心动的男子,风光霁月,清冷自持。
      
      他手里有着至高的权柄,掌着无数人的生死,就因为如此他才会视人命如草芥,蝼蚁。
      
      两条活生生的人命啊,他是如何开了口下的了令,让人就这样消失于尘寰。
      
      泪珠悄无声息的落下,呈颗粒状滴撞在同样圆润剔透的铺路的鹅卵石上,砰然击碎。
      
      少言大口呼了气,不愿意睁开眼看他,她是真的怕了再从他口中说出更绝情令自己更失望的话。
      
      手用力握紧,用了凝聚的力气,少言声音破碎的问道:“你将她俩葬在哪里。”
      
      夙野瞧着面前少言倔强的模样,他想伸手抱她又怕她抗拒推开他。
      
      少言紧阖着的睫羽,上面还沾着泪珠,她浑身都在气愤,她在恼他。
      
      夙野的心仿佛被一双巨掌狠狠用力的撰住,它还在紧紧用力着,大口说话都疼,他不想让她对他失望,可他开不了口。
      
      她出现在他的生命,来之不易,忽而倏然,他爱她,紧张她的生死。
      
      今日才成婚的第二日,他自负于给她的保护圈,可是呢,就在他认为最安全的范围,就在他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她还是丢了。
      
      就在今日,还在处理大婚之时出现的意外,追查闯入的人有了线索,自己正在处理,寻找到刺客的踪迹,岂料竟在那人身旁遇见本在逝居院内休憩的她。
      
      并且再次置身危险之中,天知道当他看到她被人禁锢在怀里的时候,他用了多大的力气才能压下心中翻滚的暴戾,才不当场失态砍掉那人的双手。
      
      他害怕啊,她怕他。
      
      从未在她面前袒露过的暴戾偏执,他怕她知道了,远离他。
      
      她出王府之事疑点重重,令人不明内里,毫无根据可查,有人说她可能是别国派来的奸细,底细不明。
      
      但是他见她的第一眼便觉得,她就是为他来的,如何放手,一遍遍问着自己,答案显而易见,不能。
      
      夙野内心翻涌,久久不语,少言看着他面色如常的样子,瞧不见他眸中思绪更不知晓他的想法。
      
      怒火直指中天,生气吼道:“你说话呀,你为何不开口,你真的如此冷血么,你给我解释。”
      
      越说越烈,再也压抑不住想要一个答案,于是她追问道:“你下达这个命令的时候就没有想过么,你的心难道没有一点波澜,没有起伏么你说话啊,你凭什么沉默。”
      
      夙野看着她,眼中尽是排山倒海的狂浪,他不能告诉她,他尽然说了,少言也只会觉得他在骗她。
      
      安排在逝居院保护的,据是自己亲手训练的心腹高手,只有那两个丫鬟,宁可错杀一千,不能放过一人,她不能有任何意外。
      
      少言说着心里更是晦涩难语,泪如同开闸的洪水拦也拦不住,抱臂缓缓蹲下,小声的抽泣起来。
      
      “人人都道夙王冷若冰霜,遇事待物漠然处之,可我却觉得你温暖可亲,你给我带来的阳光,不止一点一滴,而是山洪海啸……”
      
      夙野一句一句的听着,不能反驳他也无从辩解,为了自己所爱之人,纵然如此又如何。
      
      少言一边抽泣一边小声的呢喃,她的眼泪模糊她的双眼,打湿了院内的路径,悲痛欲绝的她消化不了这件事情,终于晕了过去。
      
      夙野叹气,他将少言打横抱起,伸手摩擦掉她还悬挂着的泪珠,怜惜道。
      
      “只要你安好。”
      
      逝居院的院门被打开,九海提剑走了进来,拱手道:“王爷。”
      
      方才在院外守着,自然听见了王妃对于王爷的质问,他吃惊却不敢说什么,主子且不言,自己何来语。
      
      “传府医。”
      
      夙野说完,便抱着少言朝房间走去,夜寒露深,他用身影替怀中人掩住了大半的凉风。
      
      涯边依旧风声呼啸,如同狼嚎鬼叫,来回的风,将藤条吹的大力胡乱撞击镶嵌在涯壁上,蔓叶已经被打烂,枝条能看出嫩白的茎。
      
      外面春风凛冽,玄铁铸造的洞门后香气氤氲。
      
      黑衣人提着长刀呈两排并列站在殿中,约莫一排十人,每个人的面上都覆带了黑色的猛鬼面具。
      
      倏然间他们一同手转握刀柄,垂首抱拳跪地,朝着坐在主位上的男子长声喊道。
      
      “主上。”声音震耳,在飘浮了玉兰花香和栩栩如生的玉兰花柱壁的对比下,异常令人震慑心魂。
      
      寻着两三台阶上去,用玄铁打造的主位座椅上坐着一个面容妖冶逼人的男子,他身姿欣长,一手杵着膝盖,一手食指轻点着座椅的把手。
      
      把手上雕刻了精致的玉兰花纹,他听到众人的呼声,改食指的轻点为摩挲。
      
      台阶上众人未听到他说话,只是静静跪着,站在主座旁边的一左一右的黑衣劲装男子面色如常,他忽视对面橘衣少女频频投来的目光。
      
      行烟见暗示末期不成功,美目怒瞪了他一眼,只能自己俯身,提醒着座上正在出神的男子,轻声唤道。
      
      “主上,主上。”
      
      顾欲还终于回过神来,他轻瞥过姿势行云流水的众人,郎着声音说道一声。
      
      “嗯。”
      
      听到了回应,兰刹门的杀手这才纷纷起身。
      
      行烟瞧了,不由得心中冒火,又有嫉妒,主上不知怎么了,自从给夙王送礼受伤回来之后,便喜欢顾自走神。
      
      今日更甚,也不知道是第几次了,今早吩咐末期与自己召集,殿中不久前提取起门中武功最出色的二十个人,前来议事。
      
      待出了任务的杀手纷纷集结来到,主上却姗姗来迟,又是在走神。
      
      听守门杀手说,主上今早便出去了,一定要查查,主上去了哪里,见了何人。
      
      行烟没有忘记给夙王送礼之后,顾欲还吩咐末期找雪楼查人之事,她摸了门路,依稀知道查的这人一名女子,但是雪楼结果送来,却没有得见。
      
      趁着顾欲还不在的时候,行烟寻找了阁房四处,却未果,想必是看过之后便给毁了。
      
      思及此,她目光痴迷瞧着座上男子妖冶令自己魂牵梦萦的面容,如果这人真是一名女子,万万不能让她存于世间。
      
      必杀之,除后患,方能够放心。
      
      末期看着行烟面孔一会由痴迷变为阴狠,自己也能大概察觉出些来龙去脉,他心里微黯然,这时听见。
      
      顾欲还看着台阶下,战立于殿中的众人,徒然发声道:“诸位皆是门中翘楚,今晚本座清了你们手中任务,召你们前来聚集,至于来由清楚么”
      
      戴着面具的众人心知肚明,武林大会在即。
      
      各方势力争夺独大多年,其中风起云涌波诡云谲,死伤可谓是无数,损失各有。
      
      为了平衡势力偏颇,便有了此次的争霸召开,皆是为了夺到主位统领江湖,手拿权柄号群雄。
      
      这召开地点在四国都有猎及的涉山,各门派乃至各国朝廷皆派了人来参与,兰刹们作为江湖第一杀手组织焉能有不去之理。
      
      众人气氛高涨,仿佛势在必得,高身回道。
      
      “属下清楚。”
      
      顾欲还听了,微微额首,他踩着上好的羊毛毯从座上站立起来,同样的一身黑衣,衣襟和袖口边用墨红色的丝线滚了边。
      
      双手背后,衣冠楚楚,气宇轩昂,在定位的他整个人显得异常的出众。
      
      等到众人的声音散去,顾欲还才开口一字一句说道。
      
      “此行由本座带领,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坐稳这江湖至尊,壮我玉刹之门。”
      
      说罢,眼里张扬的是挥之不去的野心勃勃和势在必得,众人听了这话眼神带光,抬高手中长刀又放下,嘴里跟着高呼起来。
      
      “玉刹至尊!玉刹至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各位可爱,午安。
    稍后还有18点,21点有更新
    收藏作者不迷路哦~
    推一下我基友的预收
    《祈氏公主》by冬季的雪(贼好看)
    祈氏王朝危难只在朝夕间,父皇暴虐,幼弟年幼。
    她身为祈氏公主,应该何去何从?
    听了皇命,嫁了安国公府世子?
    世子爷的娇妻公主:这个安国公府世子好像不太一样....
    公主殿下的驸马世子爷:这个祈氏公主好像不太一样....
    咦,江山要换人了?她要从公主变成皇后吗?
    她夫君笑意清浅,你不是不稀罕吗?长公主就挺好,我继续做驸马。
    幼弟的帝王日常:骗子,就知道让我当皇帝,喂,那个混蛋,说的就是你!你抱着我阿姐,想干什么呢?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