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忠一人耳

作者:梨衣不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生了间隙

      进门之后,银眸视线中,屏风后一灯如豆,摇曳灯影旁,雪白绡帐伊人坐立,柔桡轻曼。
      
      夙野最开始的踱步缓缓变了速度,他快步绕过画花屏风,一边开了口道。
      
      “弯弯醒了。”语气里带了自始至终便一直有的宠溺。
      
      “长渊”
      
      她抬首看他,眼里残余着刚睡醒的迷离和懵呆,虽是这样,却依然有着吸引人的魅态。
      
      方才在夙野进门之时,推门的吱呀声并未引起她的关注,熟睡过后醒来,双眼微有些浮肿,不能适应光线,嘴里还呢喃着呓语。
      
      听到他在说话,顾自问去,生怕自己还处在梦中。
      
      少女一头青丝未着任何的饰物,以至于披散开来包裹住她娇小的身躯,因为过于密长,其余的铺在了软榻上。
      
      他只一眼,眸光溢满了柔和,心就软的不成样子,语气也是溺到一塌糊涂。
      
      快步走近挨着床榻坐下,将她拥进怀里,贴着娇嫩的玉耳低语问:“是不是饿了,叫人传膳进来可好。”
      
      “嗯。”
      
      少言嗅着身后人身上的檀香味,扭了身子,调整了姿势,环抱住他健壮精瘦的腰身,娇声回道。
      
      夙野以隔空传音吩咐了守在门外的九海,才过了半柱香的时间,夙王府的膳房便做好了膳食,鱼贯而入,整齐有序端进门的摆上了桌。
      
      少言拥着夙野温暖的胸膛,本就没有多少清醒过来的意识,刚要迷糊中昏沉睡去,便闻到了一股饭菜的香味,眼睛蓦然睁开。
      
      眸光透亮,就像装满了星星一般,起身下榻趿软拖,鼻尖一耸一耸的嗅着朝着膳桌跑去,整个人可爱到犯规。
      
      夙野看了她稀罕人的模样,禁不住眼里的讶意,摇了摇头,也起身跟着去了。
      
      少言瞧着桌上冒着腾腾热气,袅袅生烟的药膳八宝鸡,闸蟹桂鱼,凉拌藕片,莲子羹,饥饿的感觉增添不止一份半点。
      
      她咽了咽口水,拍了拍手,拉开软杌就坐下,拿起银筷伸向那看起来十分诱人,来回勾引着自己馋虫的八宝鸡。
      
      挑了银筷,颇开它的嫩皮,夹起一块鸡丝,张口已至嘴边,恍然想起什么,又把鸡丝放回了白瓷小碗里。
      
      面色飞上了可疑的绯红,倏然从软杌起身,转身要进内间,就看到不远站在画花屏风旁战立的夙野。
      
      他俊美如铸的脸上挂着笑意,饶有兴趣的看着少言。
      
      见她踌躇不前,有些左右为难的样子,紧张问道:“怎么了”
      
      “我……”总不能说自己饿过了神识,忘了洗漱梳洗吧,这很丢人。
      
      “怎么了”夙野收起了笑容,他慢慢过来至少言的面前,抬手温柔提她拂理了鬓边的不服贴的绒发,轻声问着。
      
      “怎么不吃,不合胃口吗,若是这样,叫人换了便可,但是甜食是万万不能再吃了。”
      
      末了又说,“弯弯想吃点什么”
      
      正要传唤九海,少言也顾不上面热心羞,立刻说了。
      
      “饭菜很好,我很喜欢,不必再叫人重新做了。”
      
      还是开不了口呀,不说又找不到什么借口打发。
      
      仿佛下了很大决心,做了重大决定的她,在夙野关怀灼热的眼神之下,憋出了几句话。
      
      “只是……我……我还没有洗漱。”
      
      最后已经声若蚊蝇。
      
      “不要笑我。”
      
      夙野一听怔神过后,又好气又好笑,也只能心下叹气,爱怜摸了摸她的头发,唤了九海,片刻之后秋居和冬居端着鱼洗和干净的面巾进了门。
      
      拂身行礼喊道,声音微有些颤意:“王爷,王妃。”
      
      夙野额首示意,面色再看之时哪还有对着少言时的宠溺,只有清冷如冰,教人听了心有凉意。
      
      “侍候王妃梳洗。”
      
      低声吩咐着立于旁边的两人,含冰的视线另秋居端着鱼洗的手指骤然收紧,指尖发白。
      
      “是。”颤音更甚。
      
      少言面上还留有方才的臊意,发烫未褪,并未发现她俩的异常。
      
      她垂着首,含糊道:“长渊等我片刻好不好,很快的。”
      
      夙野声音已经不存了刚才与人隔离的语气:“去吧。”
      
      少言应了,快速走进内间,秋居和冬居跟在后面,梳妆台旁立着铜镜,少言却不敢直视。
      
      迅速快捷的洁了面,再用清爽的面巾擦拭干净,趁着秋居正在倒水,冬居探身去拿簪子。
      
      少言的柔夷在状奁角下的遮掩下,捻诀变了一个头绳,以掩耳盗铃之势在冬居之前拿了出来,快速拢了长发将它扎了起来。
      
      “王妃……这……”两人惊讶瞧着,为何从未在妆奁里见过这个能将头发束起来的玩意
      
      少言看着铜镜中爽朗的自己满意笑了,不施粉黛,不自恋的说且算出水芙蓉,还是这样比较清爽嘛,衣裳就不换了。
      
      “怎么啦我好饿呀,就先这样吧,我们去吃饭吧~吃过饭再说嘛。”
      
      说时迟那时快,少言立刻从奁台前起身,朝外间奔去。
      
      夙野端坐在膳桌前听到动静回身望去,少言不顾他的目光,径直坐下拿起自己刚才使用过的银筷,夹起白玉小碗里的鸡丝送进嘴里。
      
      看着少言温柔小意的样子,夙野端起还有余温的莲子羹,用莲花样式的调羹搅了搅,递过来放在她旁边。
      
      少言津津有味的吃着,顺手接过莲子羹,咽下口中的食物,捏着勺柄舀了一勺尝了小口。
      
      莲子羹的清香柔软和芬芳四溢,令少言舌头都快馋化了,满足的弯了眉眼,大力点着头道。
      
      “嗯,好吃,太好吃啦。”
      
      秋居和冬居在旁边侍候着,王爷清冷孤逸,风霜高洁的俊脸上,琥珀色的眸子,含情脉脉看着他身旁正在大快朵颐的少女。
      
      五味杂陈,春居姐姐和夏居姐姐就这样没了啊。
      
      嘴边苦涩,鼻头一酸,险些滚落下泪来,意识到这时的场景,又按捺下了情绪。
      
      少言吃到一半已有饱意,她瞧着夙野缓慢进食多数都在给自己夹菜添汤,颇有些不好意思道。
      
      “长渊不用太顾及我,你也快吃呀。”
      
      越说越发面羞,伸筷夹了鲜嫩的鱼肉放在他的碗中。
      
      “这个也好吃,你尝尝。”
      
      夙野勾唇一笑,伸筷夹起尝了,赞同她的说法道:“确实不错。”
      
      少言瞧见了他展颜笑了,姿容似雪,月华如练。
      
      有些痴呆,片刻回神过来对上夙野含笑的银眸,褪下不久的红云又上薄面,她躲闪垂眸低首专心致志扒着饭。
      
      当真是悦怿若九春,罄折似秋霜,美男下饭,下饭。
      
      夙野瞧了少言的反应,笑意更浓,他也不戳破此时气氛的微妙。
      
      银筷碰撞之中,风吹夜深露重,就这样时间悄无声息的过去了,用膳结束之后,两人漱口净手,女婢很快收拾撤了碗筷下去。
      
      吃饱喝足,方才也睡得踏实,少言此刻不觉有困意,但是夜深了也不能出府去,便在逝居院中和夙野一起散步消食,还有赏月。
      
      说了奇怪,自从睡醒后,便未见到春居和夏居,少言心下疑惑,此刻就开口问了。
      
      “长渊,春居和夏居去哪了,你给她们派遣了什么任务么,自我醒来后便从未见过她们两人。”
      
      说起这事,今日出府,也有疑惑长渊是如何认出自己,并且及时出现。
      
      夙野眸光闪了闪,顿了片刻启唇答道:“弯弯,以后会有新的女婢来逝居院内。”
      
      少言更加疑惑了,直接停下了脚步,仰头看着比自己高了半个头颅的男子,皱眉摆手道。
      
      “为什么要有新的女婢呀,她四人就挺好啊,也无任何不妥之处,人多了我也不太适应,不用浪费人手啦。”
      
      夙野也停了脚步,转身正对着少言,眸光复杂,面色有些严肃谨慎,须臾之后,他将面前少女带入怀中,紧紧拥住。
      
      “长渊。”少言抬手回抱住他,“怎么了”
      
      “弯弯,长渊这样安排,你不高兴么”
      
      少言头顶传来几声闷音,她听了立刻解释道。
      
      “不是这样的,我只是没有见到春居和夏居她们,有些奇怪就问问。”
      
      风声虫鸣,月光照在绿叶上的浓度更深了,就在少言以为等不到答案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个令她不能够接受的晴天霹雳。
      
      “死了。”
      
      不解发问,“谁死了”
      
      “那两个女婢。”夙野的声音传来,少言觉得仿佛在开玩笑,就睡了一个觉,人怎么就没了,一定是一个玩笑。
      
      “长渊莫要胡说,她俩怎么可能死了。”顷刻又呢喃呓语,不相信的一遍遍说着。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怎么可能呢,开个玩笑嘛,她们是不是偷偷去给我准备了三花卷。”
      
      夙野只能用力拥紧怀中已经有些颤抖的身子,第一次心里莫名的恐慌和不安,并且这种感觉越来越浓烈。
      
      他举措不安,只能开口轻唤,“弯弯,弯弯,弯弯……”仿佛这样能够消解心中不安。
      
      “怎么能随便开玩笑呢,明日她们就会依旧叫我起床用膳了,如同往日一样,长渊不要胡说。”她还在顾自说着,在他怀里挣扎摇头不信。
      
      夙野阖目许久又睁,唇畔轻启:“是真的,是我亲自下令杀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
    早睡
    乖。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