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忠一人耳

作者:梨衣不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蹊跷之事

      纵使百般的不愿,胸腔有着难平的怨气,想要为手足兄弟受伤之事讨一口气更是为了夙王府的面子。
      
      听了这话也只能压下自己的义愤填膺,拱手拘礼,闷着声音回了驾于黑色马匹上的夙野。
      
      “属下遵命。”
      
      然后回到旁边站好,动作不再见了,只是眼神夹杂的恨意,一时之间难以消去,让人瞧了胆怯,亦或而有些难受。
      
      少言瞧了,替九海叹了一口气。
      
      微微扭了身子,一双娇嫩的柔夷熟门熟路的探过男子的外袍,向内衣裾伸去,环抱住夙野精壮的腰身,手感好到发出舒服的呜咽。
      
      夙野察觉到她的动作,一手持马缰绳,一手腾空出来怀拥住她的纤腰;本有些气恼她独自出府,将自己生死不加以理会的行为而气恼在心。
      
      此刻也能百丈钢铁转化为绕指柔,嘴里包含了无边宠溺,哪里再舍得说她半分。
      
      只道一句:“困就睡。”
      
      少言听到这话,毛茸茸的脑袋搁浅在他的肩窝处,闻着熟悉的檀香味,嘴里懵懂回了一句糯语,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所有人的目光都瞧着这个居于包围圈中间的红衣男子,不曾注意到夙野和少言的动作。
      
      他面容精致过分到一种妖冶,瞧久了会令人窒息,但是又会忍不住瞧着他的脸。
      
      如同吸食罂粟一般,会上瘾。
      
      一袭妖娆红衣的顾欲还,唇畔扬起的依旧一贯是似笑非笑的弧度,众人的目光在他身上,他的目光却只专注于全身黑亮,通体健肉的黑马背上的两人。
      
      没想到,素来以清冷矜贵闻名京都的夙王,面上挂着越来越宠溺的笑意,眼波里荡漾着让人迷醉的柔和。
      
      少言依赖性的动作,让他眼底划过一丝阴戾,但是又很快速的掩去了,根本让人察觉不到,他拂开方才因为打斗而翻飞的衣摆,漫不经心道。
      
      “王爷的待客之道。”停顿了半响,轻笑一声又继续了下半句,“真是教人受宠若惊呢。”
      
      骑兵及藏匿在身后的百姓皆一字一句听着,但无人发出一语,夙野面色再看向顾欲还时候,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宠溺,抿着唇不答一言。
      
      目光冰冷,凛若冰霜。
      
      他接着道:“初来贵土,这里的风土和人情也领略得不差,这便不扰了。”话语刚落,提步掠步,众人只感觉到一阵劲风拂过。
      
      再看之时,哪里还有红衣妖孽男的身影。
      
      九海正要追去,夙野出声下令喝止:“回府。”
      
      说完之后,扯了马缰绳调转马头,离开了丰和路。
      
      九海得令应声道是,再瞧了瞧男子消失方向的檐梁,挥手撤退,带了骑兵营返回。
      
      马蹄声渐行渐远,藏匿与红柱后的百姓才敢探身出来,人群议论纷纷,手上在收拾着方才打斗所震碎的一些具物。
      
      夙野骑着马,怀里拥住已经熟睡的少言,速度不似来时那样的飞快。
      
      但不一会儿也到了夙王府门口,不曾惊扰到怀中人半分,他翻身下马。
      
      小心翼翼的将少言从马背上抱了下来,摘了她碍眼的的狐狸面具,朝旁边递了过去,守在门口的侍卫忙不迭接着了过来。
      
      控制音量,低声吩咐着:“将追风牵回。”
      
      侍卫得了令,随即躬着腰应声是,这才敢靠近追风,小心翼翼将它牵回了马厩。
      
      追风向来桀骜不驯,难以制服,但是它好像能懂王爷的话,只要王爷发了令下来,你去牵它,它便会不闹。
      
      夙野瞧着窝在自己怀里的少言,俨然一副熟睡的样子,摇头无奈一笑,抱着她大步流星履伐平稳,去了逝居院。
      
      踏进逝居院门槛时,守在门口的春居和夏居垂首福礼喊了:“王爷。”
      
      夙野低低应了声‘嗯’。
      
      因着少言整个人窝在夙野怀里,教人看不清样貌,春居和夏居对视一眼,颇有些面面相觑。
      
      王妃还在屋里睡着,这女子……
      
      “打开。”
      
      再听吩咐,只能压下疑惑和一些替王妃恼怒的情绪,推开了房扉。
      
      夙野抱着人直奔向内间,春居和夏居跟在后面到达床榻之时。
      
      再看幔帐后面锦被平铺,哪里有少言的身影,两人唇色都发了白,大惊失色。
      
      这时候夙野调整了动作,一张出水芙蓉又熟悉的脸便露了出来。
      
      夙野掀开幔帐,将少言放在床榻上,替她褪去靴子,再盖上锦被。
      
      附身伸手轻轻抚了她蛋剥般的脸颊,这个角度甚至能够清晰看到她羽扇投下的剪影。
      
      夙野轻步出了内间,春居和夏居战战兢兢提着心神,胆颤心惊跟在了后面。
      
      房门阖上之后,正要下跪请罪,九海一身劲装身侧手里提着剑走进院内。
      
      躬手拘礼:“王爷。”
      
      他瞥眼瞧了因为害怕,身子已经隐隐在发抖的春居和夏居。
      
      “书房。”夙野此言一出,春居和夏居险些支撑不住失重瘫痪在地上。
      
      到达府邸书房之时,夙野在前大踏步行至书案前坐下,春居和夏居冷汗浸透衣襟,待九海关上书房门扉之时。
      
      她两人双膝跪倒在地上,面无人色,声音已经破碎不成了连贯。
      
      “奴婢……实在不知,王爷饶……饶……命啊。”
      
      “哦”
      
      夙野靠向椅背,目光冰冷瞧着地上二人。
      
      语气一波平缓,匍匐在地上的春居和夏居却更加的害怕。
      
      她俩至今能够记忆犹新的回忆起,当时被处刑的丫鬟,舌根都被拔了,血飞溅起来沾到府内养着的花树上,最后生生疼死过去的场景。
      
      一切都历历在目。
      
      “抬起头来。”主位上的人声音不带一丝感情。
      
      因为惧怕,冷汗已经遍布了全面,湿了的鬓发粘沾在鬓角,身子已经剧烈颤抖了起来,缓慢抬起了额首。
      
      手肘尽力握成了拳状,想要得到一丝力量,喉咙干透了不敢发出一丝声响,竖耳倾听。
      
      “尚且回答本王,王妃是何时出的门,如何出的门。”
      
      九海察觉到主位上的男子已经隐隐带了怒气,垂下了眼帘。
      
      匪夷所思,逝居院王爷安排了啸影里武功最强的暗卫保护,夙王府内更是守着戒备森严,况今日也问过了府门守卫,未见过王妃出府。
      
      这王妃是如何出去的,如何避过守在门口的丫鬟,暗处保护的啸影暗卫,府内的守卫,不被任何人察觉出了王府。
      
      观看这新王妃,平日里也不像一位会武功的女子,身体端看软绵,听下人述说性格更是软糯。
      
      今日战局被人挟持,也不见有动作反抗,想来这事真是奇闻,莫非有外人相助。
      
      “今日午时王爷走后,王妃与奴婢翻瞧了一些贵臣送的礼品,片刻便说乏了要休憩,奴婢等人就一直守着门口,未曾离开过。”
      
      “未曾离开过。”银眸闪过一丝疑惑,而后更甚。
      
      夏居斗胆颤着声音开了口:“是的,隔了一个时辰,奴婢进去添香,王妃还在睡着,后来不知为何王妃就不见了。”
      
      听到这话,九海面色突变,根据万玉阁掌柜传来的消息,这个时辰,戴了狐狸面具的白衣少女和凤涟漪正进阁内!
      
      两个时间点重合,假设王妃在万玉阁,同一个时辰点,躺在逝居院内的人是谁呢。
      
      啸影传来的消息再加上这两个守门女婢的言辞,皆说王妃从未出过房门。
      
      还是什么地方出来纰漏。
      
      相对于九海的大惊失色,夙野心有疑惑,面上不动声色。
      
      他看着地上栗栗危惧的两人,眼里闪过今日被顾欲还怀拥的少女的画面,怒火中烧,不耐摆手道。
      
      “看护主子不力,乱棍打死。”
      
      春居和夏居一听,支持的手肘顷刻松开,全身的力气仿佛都在一瞬间被抽干了,眼神空洞无神,泪珠划过面孔,犹如一摊软泥。
      
      书房门被打开,两个侍卫进来了将两人犹如破布扫地,毫不怜惜拖了出去。
      
      九海瞧着,纠结着神色,犹豫再三还是开了口:“王爷,这两个女婢素得王妃中意……”
      
      夙野的眼神冷不丁横扫了过来,九海立刻闭上了嘴,不再言语。
      
      空气一时之间针落有声。
      
      须臾了片刻,夙野拿过案桌上的手札看了起来,目光盯着上面的内容,薄唇轻启道。
      
      “啸一情况如何。”
      
      “回禀王爷的话,经过大夫诊治,已无性命之忧,只是内伤颇重,需要修养时日。”提起这事,九海想到嚣张的作风,又有些恼怒。
      
      “嗯。”夙野低低回了,顷刻又问,“凤涟漪呢。”
      
      “在京都医馆医治之后,便派遣人送回了。”
      
      “最近几日,由你亲自保护王妃。”思虑了片刻,夙野开了口。
      
      “诺。”九海拱手应了声,保护王妃这件事情落在肩上,定不能出半分差错。
      
      银烛渐细,莲花漏尽,黑夜已至,夙王府内灯火通明。
      
      夙野放下手札,离椅起身,踏步去了逝居院。
      
      绕过长廊荷池,到达逝居院门口,脚步顿停,瞧着院内各式繁花被月光披上一层皎洁。
      
      掩盖过思绪,提步去了进院,行过鹅卵石铺就的小路,到达门口,被派遣守在门口的九海拱礼喊道。
      
      “王爷。”
      
      夙野应了声嗯,推门进去,九海立刻阖上了房门,继续在门口守着,暗处还隐藏着啸影的暗卫。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寒江老叟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