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忠一人耳

作者:梨衣不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克扣膳食

      春居早在门外听了声响,而后按照少言起身收拾就要用膳的习惯,几人去膳房端了膳食侯着,而后敲响了门扉。
      
      女子清清脆脆如同雨后春笋的声音传来:“请进。”
      
      春居行前,后头跟了夏居,秋居,冬居几人鱼贯而入,井条有序的摆了膳,然后在案桌旁侯着,出声向里禀道:“王妃,奴婢已将膳食准备好了。”
      
      “好的,马上就好,老远就闻见香味了,饿了~”女子软糯低声应了。
      
      春居就听到一向说话都不带任何温度的王爷,低低爽朗一笑,含着宠溺的声音对着女子说了声:“小馋猫。”
      
      四人听了不由小幅度,私下面面相觑,余光瞧了过去,屏风后面一对模糊但是可以观到轮廓的人影。
      
      男子将女子纤细的身子遮挡了大半,细长的手里捏着状似金镶珠石云蝠簪,束进替女子半挽好的青丝里。
      
      女子对镜比着,摸了摸发簪,扭头对着男子笑着说了什么,尚且听不清楚,模糊几句私语。
      
      声若蚊蝇。
      
      “弯弯可满意”
      
      夙野放下象牙梳篦,从后怀抱住女子娇小的身体,将重量搁浅在少女的小肩上,看着铜镜里绝色的容貌,询声问着。
      
      “很满意,想不到长渊如此厉害,对比之下我有些面羞了…”
      
      自己尚且不会挽发,这优秀的人果然是面面俱到啊~
      
      “弯弯满意则好。”
      
      再摸了摸少女如墨的青丝,牵起她垂放在裙摆上软软的柔夷,带其从软杌起身,再理了理她有些褶皱的裙摆,看着面前这双透亮的眸子,轻声说道。
      
      “我们去用膳吧。”
      
      听到用膳,少言忙不迭得点了头。
      
      “嗯。”
      
      此刻已近正午是真的有些饿了。
      
      两人从内间走出,踱步饶过隔离的屏风,行至案前坐下。
      
      夙野瞧了桌面的膳食,玉莲酥,荷花卷,水晶糕,莲子羹,诸如此类的糕点,居占一半以上,蹙了蹙眉,沉声问。
      
      “为何如此多甜食”
      
      侍立在旁的春居等女婢忙忙跪下,颤着声音回答道:“王爷息怒。”
      
      方才一到案桌便坐下的少言,素手捻起一块水晶糕正低头认真吃着。
      
      听到身边男人微带了怒火的询问,抬了头极其快速的动作咽下口中的酥沫后,观了男子覆了薄冰的俊脸,小心翼翼的开口。
      
      “长渊不喜欢吃甜食么”
      
      自己一向吃得较为清淡,不喜辛辣,再值正午,日头有些炎热,近日来撤了很多如同凤尾鱼翅,爆炒田鸡,八宝野鸭等主食。
      
      让春居与王府膳房说了,一律更换为甜酥软香,入口即化的糕点。
      
      夙野不常来与自己用膳,今日突兀前来,自己倒忘了这茬,没让春居改食谱,谁承想这王爷竟也是不喜甜食的。
      
      不能让春居她们平白担了自己的过错。
      
      “平日里不大喜欢吃主食,倒喜好这口甜的,今日长渊一同用膳,不曾想忘让春居她们改了食谱,长渊莫要恼了可好”
      
      小手扯着夙野的袖子,轻轻来回晃了晃,一双黛眉将蹙未蹙,软了声气,替跪在地上的婢女辩解着。
      
      夙野一听这话,忙回想到自己的担忧可能是被曲解了意思,缓了面上的情绪,拉过少女的柔夷,轻声说。
      
      “这甜糕香口,偶尔吃着也无妨,切不能担了主食,伤了身体。”
      
      夙野吐露心声,心下一念切莫叫她怕了自己,想来脾气一直淡薄隐忍,今日不知为何如此急躁。
      
      少言一听,松了口气,没生气就好,转念一思虑,原来道是担心自己跟不上营养。
      
      心里一阵暖流淌过,回握住男子的大掌,打量着他的神色,试探建议道。
      
      “那让春居她们起来好不好,日头热了,这跪久了…”
      
      期间男子剑眉,未曾有丝毫舒展,少言话语哽咽在脖子里,不敢再发声。
      
      空气寂静了半刻,跪在地上的春居,夏居,秋居,冬居四人腿脚已经隐隐发麻,都不敢有所动作。
      
      王爷近日以来,虽时常春风和熙,鲜少行暴戾之事,但是众人仍然不敢造次,心里仍是惧怕。
      
      大家清楚的明白王爷春风和熙的样子,也只是在王妃面前才会出现,别人面前仍然是一惯的孤逸绝世,冷若冰霜,与人隔离。
      
      “长渊~好不好嘛~”软糯的声音绕了三个余梁,教人听了心头舒畅。
      
      看着春居等人额首已冒了虚汗,少言再次朝着男人虚着声气,撒了娇。
      
      少女嗓音本就软糯,此刻有了几分的轻嗲,向他面前移进了凳子,两人之间的距离瞬间缩短了。
      
      他甚至可以清晰的闻到她身上淡淡又雅致的山茶花香。
      
      近在咫尺的距离,俏鼻端上的砂痣,诱人舔舐。
      
      方才下去的某处有了抬头之势。
      
      侧了侧身体,动了动身体,隐晦遮掩了这气势,第一次不敢瞧着少女的目光,呼出一口灼热的鼻息。
      
      “自去领罚。”
      
      声音里藏了让人察觉不到的情绪,听着只有惯让人不寒而粟的威严和压迫。
      
      “诺。”春居四人起了身,皆心口不由得放松了一口气,王爷没有像往常一样的直接宣布了罚令,这另一个层面相当于放过了她们,这点多亏了王妃求情。
      
      心中思虑着,余光带有感激悄悄瞟向仍然在盯着夙野的少言,然后退出了房间。
      
      门外,夏居对春居压低了声音,轻言说着:“这王爷对王妃可真的是好啊。”
      
      “谁说不是呢,这伺候不好主子,本就有重罚,何况这人还是王妃,春居姐姐,方才我真的快被吓死了,料想自己如同那被拔了…”年龄最小的冬居越说来起劲,声音竟有拔高之势。
      
      “好了,王爷和王妃之间的事情,岂能容许旁人嚼舌根,莫因为有了王妃的庇护而忘了自己的身份。”春居听着,忍住心中的恐惧连忙沉声打断。
      
      三人听了也心中有忌惮,阵阵后怕,方才莫不是魔怔了,再听,顺了眉眼开口道:“谢过春居姐姐教诲。”
      
      “走吧。”春居略过三人有些乖巧的神色,终不再说什么。
      
      几人朝着王府领罚的方向去。
      
      屋外几人的对话自然被屋里的两人听在耳朵里,夙野常年习武听力自然不同于常人,少言则是因为担心而施了一点小法术窥听。
      
      “不是饿了吗么怎的不吃东西。”
      
      隐去了身体变化的异样,夙野牵引过少女的姿势,让她面对着案桌,用银筷捻起一块荷叶鸡放在少女面前的秀气的小碗里。
      
      “待吃了主食才能吃甜食,这样对身子好些。”
      
      拿过少女手里未吃完的酥点,顾自放进自己的嘴里,咀嚼着。
      
      少言看着夙野的一系列动作,缄默不言,脸有些微微发烫。
      
      那块糕点是她吃过的,这算是间接接吻了吗……
      
      不是说清双高洁的夙王,向来有洁癖吗。
      
      讹传不可信啊。
      
      夙野把少言案桌前的一系列酥点都挪往边上了,换上了八宝羹及一些主食,回头瞧见低头不语的少女。
      
      “为何不说话”
      
      “没事,没事。”少言回神,拿起银筷埋首小口吃着荷叶鸡丝。
      
      一顿饭吃的异常安静,少言瞧着夙野吃饭不发出一点声响,并且动作优雅,举止大方。
      
      心下有些羞愧,这简直堪比京都大家闺秀的典范了,况且对方还是个异性。
      
      清风无力屠得热,落日着翅飞上山,这暑气越发重了
      
      午膳过后,少言趴在内间的白玉桌上,把玩着一块精巧的玉佩,瞧着外头炎热的太阳,有些兴致怏怏。
      
      夙野用过午膳以后便去书房处理政务了,临走之时又给自己带上了这块玉佩,嘱咐不允许再摘下来,自己倒喜欢这些精巧的物什,开心的答允了。
      
      然后他带着九海出了逝居院。
      
      这外头日晒如此,果真出了门还不被晒化了,自己一向是惧怕炎热的。
      
      “这春居啊,也不知道去哪儿了,还不回来,好无聊呀。”
      
      少女甩着玉佩的吊穗,一张白玉小脸上,此刻满是愁容,虽如此,但偶尔婉转的风情却能一眼摄人心魄,教人难耐。
      
      “谁”下一个瞬间,只听闻门口传来一道惊呼,少言蓦然起身,跑了过去打开门扉,瞧见端着酸梅汤的春居和后首怀里抱了很多锦盒的夏居。
      
      “你们终于回来了,我都快无聊死了,怎的不见秋居,冬居她们”
      
      “让王妃久等。”
      
      “快进来。”少言打开门扉侧身让两人走了进来。
      
      “这暑气配上酸梅汤,倒正正合了我的心意,还是春居最懂我啦~”
      
      少女忙接过春居手里的酸梅汤,踱步至案前坐下,拿起银勺小口啜着,眉目弯弯,不时露出满意的笑容。
      
      “王妃需得少喝些,王爷嘱咐了今天的只有这碗。”
      
      “咳咳…咳…什么?这糕点不让多吃,如同汤水也不让喝了,这锦玉碗才这么大,如何能够,不行不行。”
      
      看到少言被呛到,春居连忙放下和夏居整理的锦盒,帮着少言顺了顺气,不禁略带了责备埋汰道。
      
      “王妃怎的也不小心些,若真的出了什么意外,奴婢如何向王爷交代。”
      
      “但也不能如此克扣我的口粮呀,以前怎的没发现长渊是如此小气之人。”
      
      少女听着努了努嘴,这侵害到自己利益之事当然要据理力争,不能退让。
      
      “噗…王妃一脸认真倒教奴婢都信了这般说辞。”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早~和你们分享一件囧事吧
    昨天大学语文的课取消了
    我没看到通知,今天跑去上课发现一个人都没有。。。。。。。。。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卷耳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